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96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96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1
了一个老大狮鼻的叫髯面孔,辩白似地说道:“这可不一定吧?再怎么说,你看宗主他们不是还有一抗之力……”
风帅身边,-位水色战裙,青发束在凤翅战盔后的女修则是叹了口气道:“狮将,你大约忘了宗主是甚么个性吧?依他倔强自负的性格,如果不是真的有那种全派覆灭之危,他是绝对不会这么急就硬要叫咱们后撤的……”
骑狮将军想了想,还是有些勉强地说道:“水妃说得是,只不过我们真人界难道就真的这么不堪一击吗?”
水妃身边的另外一位云妃,战裙之上彩绘着朵朵白云,身材比水妃要丰满许多,这时也接口道:“恐怕真的是这样,否则宗主也不会如此地赶我们,连“暗谋宗主”这样的帽子都扣了下来……”
风帅旁边的火帅,全身红焰般的战甲下但腥艳刺目,强健而又充满爆发力的身材更是比众人要高出了一个头,此时也叹气说道:“狮师弟,你没看到那个甚么‘阿镰摩’,刚从‘异变空间’窜出来时的模样?简直就跟座小山一样,近三十丈的庞大身躯,别说打了,便是压也足以把我们压扁……”
被火帅这么一说,众人又想起了阿镰摩那完全非人的恐怖模样,都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泛起一阵原始的惊惧。
面对这样骇人的巨大妖魔,实在连面对它的勇气都不容易维持,更别提还要与之对抗了。
裂虎将军只觉得那种巨压临身,几乎完全无力的感受,实在是令人难过至极,忍不住叉说道:“其实也不一定这么巨大吧?后来那个‘阿镰摩’不也变得和角魔魈差不多了吗?说不定这里面有些什么关连呢……也说不定妖魔界的妖魔们并没有我们现在想的这么强悍……”
风帅对于裂虎将军的这一丝希望,只是有气无力地回道:“妖魔界和我们真人界,根本就是不同层次的等级,我们对它们实在是没有甚么了解,所以真的互冲时,只凭我们大概是想不出甚么高明的主意的……还是等宗主们回来再说吧……”
众人听了风帅虽然令人泄气,但实在也是实情的话,都不由得心中沉郁加重,萧索更甚,也没甚么其他的话好说了。
就在众人意气消靡时,眼前迷离的云气突然像是滚沸了的开水那般,咕噜咕噜地猛翻剧滚了起来。
云气的滚动方现,紧接着就叭然开裂,里面现出了一个头戴光明环,身穿雪白亮银袍,肩清目秀的修真身形。
这人头上的光明环,和身上的银光衣,马上就让裂天众人一眼便认出了正是西方“光神宗”的代表服饰。
风帅立刻对着这人抱拳说道:“裂天剑宗敬谢使者开法引路……”
那位光神宗的“光明使”,也很客气地抱拳说道:“风帅太客气了,本人是光神宗‘天芒亮源,华带彩润’八使之中的光源使,原本就司职开法引路,不敢承谢。”
光源使眼神带笑,轻轻地又问道:“贵宗门下都还无恙吧?”
“多蒙使者关问,本派门下弟子俱皆无恙……咦?”风帅这时也回头望了身后的弟子们一眼,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发现原本应该跟来的红菱,竟然没有看到任何踪迹,连忙大感意外地问道:“红菱呢?”
裂天诸人一路上愁郁缠心,也没甚么精神多看多说,只是闷头猛飞,直到这时才被风帅一言提醒,转头互相一望,才发现红菱居然不知道甚么时候不见了。
红菱是裂天剑皇族血直亲,在这个节骨眼儿突然不见了,众人都不由得有些心慌了起来,裂虎将军赶忙就问着弟子辈中一位浓眉大眼,身材粗壮,颇有奇气的弟子说道:“裂胆,红菱呢?”
那位弟子“裂胆”见问,有些嗫嚅地说道:“禀虎叔,菱妹子之前和天池剑宗的绿霓仙子谈了一阵之后,叉跟着我们飞行了约三、四百里,就自己悄悄地降行而去了……”
裂虎将军闻言大骂道:“混帐东西!现在是甚么时候?还敢这么自己独自行动?要是遇着了妖魔界的魔物,红菱该怎么办?你是猪呀?也不立刻告诉我们?”
裂虎将军言毕,就“混帐”、“笨蛋”、“蠢货”地骂个不停。
裂瞻被裂虎将军叱责,只是涨红了脸,低下了头,嗫嚅着没说甚么话反驳。
水妃的个性比较柔稳,见裂虎只是在那儿痛骂裂胆,连忙便拍了拍裂虎的厚肩说道:“裂胆性子厚实,对菱儿一向又爱又怕,真的让菱儿知道他在扯腿,以后还会给好脸色看吗?”
裂虎将军虽是在水妃的拦阻下,停止了痛骂,但依旧很生气地说道:“他也太分不出轻重了,现在的时机非常,要是菱儿出了甚么差错,哪里还有甚么以后?”
水妃没有再对裂虎将军说甚么,只是转头对着裂胆问道:“菱儿会中途飞离,一定和之前绿霓仙子所谈的话有关,你知道绿霓仙子和菱儿说了甚么吗?”
裂胆还是有些嗫嚅地低着头说道:“绿霓仙子是天池剑宗的前辈,来找菱妹说话,弟子总不好太过靠近,所以弟子并不知道她到底和菱妹说了些什么……”
裂虎将军则是依旧怒道:“我们尊重绿霓仙子,所以当她拦住我们要找红菱说话时,也没多问甚么,没想到居然会蛊惑菱儿,脱离我们私自行动……”
水妃见光神宗的光源使仍然在侧,裂虎就说了这些不大适当的话,连忙就轻叱说道:“现在还不知道绿霓仙子和菱儿说了些甚么,如何能下这种断语?你也不怕光源使听了笑话吗?”
裂虎将军被水妃一言提醒,尽管心中着急,也只好收口不再多说甚么。
水妃身旁的云妃则是想了想之后接口道:“天池剑宗一向和我们裂天剑宗还算友好,但是五色护剑中的绿霓仙子,照说应该是和菱儿没有甚么瓜葛,加上菱儿根本还未出师,如果不是那个神秘的“飞龙联主”,说不定连认得她的也没几个人……”
云圮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旁边听到她话的人,也不由得变了脸色。
因为即便是裂虎将军,都想到了绿霓最有可能和红菱说的,是甚么事了。
当红菱逐渐将自己飞行的高度降下,脱离裂天剑宗门人约有四、五十里时,方才调转气机,往回飞行而去。裂天剑宗的其他人,竟因心头沉重,没有注意到红菱已经暗中脱飞离队。
当她发现前方出现一团隐晦的剑气芒光时,以为就是约好了等她的绿霓,便也立刻加元调气,往那个方向冲飞了过去。
但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那一团隐晦的芒气,在发现红菱驭气飞行之际,气罩外侧的裂裂剑芒时,立即往地面上倏地沉了下去,竟好像是有些刻意回避的模样。
红菱见到那团芒气的反应,一下子还弄不清楚绿霓是不是有意叫她跟去,便也立刻垂元竖罩地紧跟而下。
当红菱接近那个芒气大约四、五十丈时,她才突然发现那个气芒的色泽和她之前所看到的绿霓很不一样,方明白是跟错人了,便即想要往上回飞。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之前隐晦收敛的那团芒气,陡然由藏转显,从其中如飞贯来一道光色有异的暗青剑芒,嘶然的破风气音噗噗闷响,和一般的叭叭亮音完全不同。
红菱本来往前飞窜的速度就已经是很快了,加上那隐晦的芒光反迎中还放来了这么一道剑诀奇特,速度飞快的剑光,使得红菱想要上拉的飞行路线立刻就有点来不及避开,只得气聚剑身,唰啦一响,带着劈叭爆震的宝剑即刻出鞘,剑力斜崩,对准那道暗敛的剑光封了出去。
两剑相击,蓬然爆出一大串看起来有点怪异的精亮烈芒。
这一团爆起的烈芒,之所以会有点怪异,是因为红菱质性外放的裂天剑气,和那柄光色隐晦的剑气所炸射开裂的气机,宛如是被甚么东西包覆住那般,发出了噗噗噗的闷响,和红菱这边的散亮气机,那种叭啦叭啦的脆响迥然不同。
红菱身为先天修道胎,气性又经过飞龙改造淬炼过,从那时起,她的功力不但是裂天剑宗弟子辈的第一人,甚至连著名的三将军,在功力的纯厚上都还差她红菱一两分,几乎可以和裂天二帅相捋。
因此红菱的这一封,虽然并没有用上全力,但是裂天剑气本就极为外爆强劲,所以尽管红菱的这一剑是以守势为主,真人界稍微差一点的修真,恐怕也不容易稳当地接得下来。
但是红菱在气机与对方相冲的瞬间,就发现这个射来剑光的人,气路之复杂显然也绝对不是一般的诀性,尤其在两干道剑劲,分二十六方外崩时,所有窜向出剑那人方位,将近一千一百条的裂天剑气,都被这人沉郁的真元化劲所封,以致于一个三十六方开炸的剑光,几乎有半边被完全锁收,没有外爆出来,因此才会有这种好像只有一边亮起来,另一边却没点着的怪异爆芒出现。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次交手,但红菱却已经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出剑人的真气质性,绝对不简单。
两人在剑击之下,身形同时挫退,红菱这才看清楚那位出剑人的长相。
出乎她的意料,那位出剑人,居然是个头梳角髻,身小形娇,看起来就像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
一个小丫头,居然身具这种复杂程度,并下逊于裂天剑气的功力修为,这实在是红菱所没有想到的。
那位小丫头显然也没有想到红菱这看似简单的一封,就将她突然损来的当面一剑,后续十七剑的一击给密密地束住,连爆的震动使她布好的后着完全偏栘,因此脸上的讶然也没有比红菱少到哪里去。
只是那位小丫头脸上的讶然转瞬即消,看起来好像也没有想那么多般地对着红菱嘻嘻笑道:“咦?这位姊姊的气路外爆极强,震得我手麻麻的,好似被电着了那般,好厉害哩……姊姊是哪一宗的呀?”
红菱见这小丫头神情纯然,清丽可爱,便即收了宝剑,也友善地笑道:“我是裂天剑宗的红菱,小妹妹你的这一剑可也并不逊色呢……小妹妹又是哪一宗的呢?”
那个小丫头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神色,还是嘻嘻笑道:“原来你就是裂天剑宗的红菱姊姊呀!现在天色晚了些,一下子没认出你来,实在不好意思,我叫归萱萱,我师父叫妖剑魔王……”
红菱一听就轻哦了一声说道:“原来小妹妹是魔剑妖宗的门下,难怪方才那一剑气路特异,竟将我的剑路化去了大半。”
萱萱脸上还是笑嘻嘻的,但是却对着红菱摇了摇头说道:“红菱姊姊只猜对一半,方才我那一剑的气诀可不是师父教我的,而是我义父教我的……所以剑形虽然是我们派中的“剑气”,但内诀可是不大一样呢……一红菱从来也没有和魔剑妖宗的人交手过,因此也不晓得萱萱话中所说的有何不同,但是这位小妹妹心无城府,把内诀这就说了出来,红菱反倒不好再问甚么,只是有点歉然地说道:
“方才我把小妹妹你运的气芒误认是我的一个朋友,所以冒然地跟了过来,是我的疏忽,还请你别见怪……”
萱萱听了只是哈哈一笑道:“那有甚么关系,我早就想去见见红菱姊姊了呢,所以红菱姊姊认错了正好……”
红菱有点奇怪地问道:“方才我听你说,你没有认出我来,难道小妹妹你认识我吗?”
萱萱没有回答红菱的问话,只是轻嘟着嘴儿说道:“红菱姊姊,你不要一直叫我小妹妹嘛!我一点也不小,你叫我萱萱就行啦……”
红菱闻言微笑道:“是了!真人界很难用外表评估年岁,这又是我的一个疏忽,那么萱萱,你以前见过我吗?”
萱萱又是嘻嘻一笑道:“我是跟着师父参加邪宗大会的,我们飞龙联主和红菱姊姊的对话,我们邪宗的人差不多都亲眼瞧到的,难道红菱姊姊你忘了吗?”
红菱一听,才有点脸红地回答说道:“玄空飞讯能够看到的范围并不大,除了对话的人之外,并不能多看到甚么,所以你说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萱萱脸上叉浮起了天真的好奇:“红菱姊姊你和我们飞龙联主是甚么关系呀?
我看飞龙联主像是很喜欢你呢……在和光明盟对话的时候还非和你见见面不可?”
红菱的脸儿更加地绋红如晕:“我只是凑巧之前就认识飞龙而已,哪里有甚么喜欢不喜欢?”
萱萱的好奇显然并没有被红菱的话所满足,反而更振振有辞地说道:“虽然师父他们说得我也听不大懂,但是我听他们说,飞龙联主是阴阳宗的前辈,专修阴阳交合密法,他这么看重红菱姊姊,说不定姊姊是他的甚么交合之侣呢……”
红菱被萱萱的这么一番直接的话语,说得连脖子耳朵都红了,心中暗想邪派狂佞之处,实在难怪正派如此排斥,这样的话,居然也让这么一个小女孩给听下去,一点忌讳也没有。口中则是连忙否认道:“你师父他们都是乱猜的……这种事,你也不是阴阳宗的人,说了你也听不懂,我和飞龙不是这样的关系……”
萱萱暗中细察红菱的反应,脸上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不是这样的关系?
那红菱姊姊你和飞龙联主是怎么样的关系呢?我其实懂的也很多的……”
红菱面对着她认为天真无邪的萱萱,实在不想在这个尴尬的话题上继续下去,因此只是摇了摇头道:“这些说起来可会费不少时间,我现在还得去找我的那个朋友,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下回我们见面,再告诉你,好不好?”
萱萱心中念头频转,口里却像是很舍不得地问道:“我一直都好想见到红菱姊姊呢,怎么姊姊这就要走了?姊姊的那个朋友是谁呀?说不定我方才见到的几个人里有他呢……”
红菱一听萱萱的话,就连忙问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