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0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00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3: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1
能力有所怀疑,但还是忍不住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三眼狻猊这么叼着个断裂都快变成两半的蛟头进洞,是打算干甚么?”
巫王沉吟了一会儿,方才回答说道:“三眼狻猊生性最重感情,蛟头魔人之前在这儿立形驻体的根源,就是我们以前的四神兽之首,独角飞翼螭龙蛟,而且他们这种兽类,临死通常都会有一种躲开一切,自行埋骨于荒山深岭的天性,因此说不定它是发现了蛟头魔人残破的尸骸,以为就是它以前的螭龙蛟老大,所以兴起了伤类之心,和替它埋骨的念头……”
旁边听着巫王说话,整个人都缩在石缝里的黑天禽宗主这时也以一种不以为然的语气说道:“巫王,我看恐怕不只是这样,之前的蛟头魔人是那么残忍阴沉,我们何尝听过或见过任何一个和它在一起的人,不被它用摄魂蛊虫控制?后来出现的那些正派原先围剿它的甚么大肚如来、飞霞真人、四唯先生等人,哪个不是眼冒紫红,根本就是连神识都已被制……蛟魔唯一放过的,就是这只三眼狻猊。这里面难道没有甚么特殊的意思?会不会弄到最后,三眼狻猊反倒是蛟魔唯一信任的生物?”
“蛟魔唯一信任的生物?”巫王沉吟着重复黑天禽的话。
刑无肉宗主也趴在地上很同意地道:“有道理,看来蛟魔以兽类立胎,连我们最灵慧的人类也不信任哩……”
生苗王想了半天,咕哝着说道:“蛟魔死都死了,还管它甚么不信人类信畜类?这有甚么鸟关系?瞧着三眼狻猊不顺眼,冲上去宰掉也就罢了,干甚么像作贼似的躲在这里……”
巫王摇了摇头:“生苗王,你别老用这套来诓我们,蛟魔身上的宝贝别的不说,那个奈何珠大家都想要,如果你有个最信任的手下,你会下会将一些重要的宝贝交给他收藏?或是要他去守护?”
生苗王又思考了一会儿:“如果是这样,那么咱们何不干脆这就冲进去?”
巫王还没回答,刑无肉宗王已嗤地说道:“萱萱小姐带着无形九部,去支援九鬼姑婆,直到现在还没有她们的消息,也不晓得在那一阵混乱之中是生是死…
…但那个怪谷周围死的人可不少,有几个我看就是九部之人,可见蛟魔原先的那个巢穴,也绝不简单,如果现在三眼接猊叼着蛟头魔人的裂头进去之处,真的就是藏奈何珠的地方,你又怎么敢说没甚么布置?不管这个裂洞是三眼狻猊临时找的,亦或是原先就预设好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如果你真的急,不然你先上……”
生苗王听到刑无肉这么一说,倒也不再坚持急上,只是悻悻地又道:“行吧!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一直都缩在这里吧?说不定三眼狻猊进去里面正在睡觉哩……”
巫王这时忽然回过头来:“生苗王,叫你的人一个上去,从洞口南方四十步外急奔而过,让我看看三眼狻猊的反应……”
生苗王闻言之后,立刻就转头向后,轻快但急速地哇哩哇啦说了一阵苗话,立即就有个声音在后方应了一声。
四人等了一阵,果然就看到一个裸身花纹的生苗,从洞口南边叭哩叭啦地急跑而过。
那个生苗还没完全奔离,洞中忽然唰啦一响,三眼狻猊已是飞窜了出来,在洞口伏地而卧,长鬃贴体,兽头前伸,矫健的身躯压得极低,就好像是一支拉紧待射的利箭那般,隐晦中蕴藏着致命的力量。
“藏击势……主侧右位……劲道直拉不隐……”巫王边双眼凝视着三眼狻猊的每一个最细微的动作,边喃喃低语着玄灵万兽洞的驯兽应变诀。
其他三人也搞不清楚巫王在念甚么,只好静静地听着。
巫王又沉吟了一会儿,才回头对着三人说道:“玄灵万兽洞所豢养的神兽,虽然灵慧敏锐,但总还是不像人类这样能自行判断复杂的情势,因此临时应变的反应方式也不能太复杂,只分成了‘急紧中松放’五诀……三眼梭猊现在的姿势是‘藏击势’,方位是主位偏侧右,劲力直接而不隐藏,表示在必要之下,得直接攻击,不管潜藏的位置会不会暴露,这正是五诀中‘急’诀之令……它一定认为很紧急……”
生苗王急急打断道:“玄灵万兽洞已经被咱们给灭门了,还说这些做甚么?那只三眼畜生摆出这么个要扑不扑的模样,到底代表甚么意思?”
巫王又回过头没有马上回答生苗王的问话,反倒是神遁宗的刑无肉宗主瞪了生苗王一眼道:“见微知著,方能趋吉避凶,这又不是地痞斗气,横眼互击,生苗王你莫这么急行不行?”
巫王头没转回,只是语气显然是对着生苗王又道:“叫你的人再跑一回,不过这一次得多个叫骂,边跑边叫骂……”
“多个叫骂?”生苗王愣了愣:“难不成那只畜生还会像人一样,被激得追出来?”
“三眼狻猊是远古异兽,不但能分辨语中含意,而且性情凶悍,你叫你的人照做就是。”巫王头也不回地说道。
生苗王也不再多问其他,转头又叽哩咕噜地说了一阵。
一会儿之后,又一个生苗从洞口南边急奔而过,边跑还边哇哩哇啦地大声呼喝着,虽然以那个生苗的眼力瞧不见树丛山岩后伏身的三眼接猊,但是距离不但超过了四十步,简直连五十步也不止。
“巫王……”黑天禽宗主有点怀疑地道:“这生苗在骂甚么连我也听不明白,难道三眼梭猊会懂?”
生苗王则是咕哝地骂着那个手下:“混蛋东西,这有甚么好怕的?离得这么远搞哪条腿呀……”
二人的语音方歇,忽然就见到三眼狻猊伏贴的身躯轻轻一滑,就往前毫无声息地连连窜前。
“四丈……五丈……六丈……”巫王紧视着三眼狻猊的动作。
三眼狻猊的窜前突然停了下来,轻灵无比地一转,就转到了另外一个方位,颈上的火鬃猛然前竖,波地一阵轻动,随即停了下来。
那个远在五十步外叫骂的生苗,突然“噗”地一声,毫无预警地就软趴了下去。
“用火鬃长射灭击……可见三眼狻猊在守护甚么极为忌人发现的东西……”
巫王眼中精芒爆闪地说道:“而且前窜到了六丈就停下不进,正是一跃返回的最快距离,所以那个东西必然是毫无自防力量,必须完全倚靠三眼狻猊随时守护……”
“奈何珠……奈何珠……一定就是奈何珠……”生苗王立刻就兴奋无比地说道。
黑天禽宗主立即嘿然回嘴道:“你怎么能这么确定就是奈何珠?”
生苗王肯定地道:“这不是废话?不是奈何珠,难道这畜生守的是那个烂蛟头?”
生苗王语音未完,三眼狻猊哪儿已生巨变。
一条矫健的人影,自三眼狻猊侧面飞扑而出,身形才现,一道宛如光浪的芒潮连叠十七层,哗哩哗啦地对准三眼狻猊冲出。
“妈的!是仁义王!”刑无肉宗主大喝一声,立刻纵身前飘,唰啦窜飞。
“混帐家伙想抢便宜夺奈何珠!”巫王也边急叫着,边振气掠行地从石后前射而出。
三眼狻猊被仁义王猛然偷袭的这一刀浪所逼,巨大的身躯想要立即后缩护洞,却正被仁义工分化四位的层层刀浪压住,临时之间一下子退不回洞口,狂吼一声,扭头甩鬃,三眼赤红亮起,轰地放出了火鬃烈芒。
仁义王刀气化分四方,三小一大,直击三眼狻猊的那一大方,压住它缩位的刀力倒有三小方,在三眼狻猊被他刀气压得不得不顿住的刹那,仁义王整个身子已是缩成了一团,从三眼狻猊布力的空隙中钻了进去,直朝它守护的洞口飞进。
不料三眼狻猊轰然放出的火鬃烈芒,竟不是冲向对其直击的那一刀,而是那个寻隙飞入的仁义王,完全置一芒直来的刀气于不顾。
就算是仁义王,也不敌对三眼狻猊倾力集出的强亮火鬃烈芒太大意,怒喝一声,反手十六刀,每一刀聚合四十九道气浪,哗啦在身后现出了一重重的金潮,“轰”地一声,正要窜进洞口的身形不得不被斜冲而歪,呼地闪向了左侧。
三眼狻猊双爪前拍,仁义王对准它放出的刀气爆敌,“蓬”地一声,光芒中血肉溅飞。
三眼狻猊的两只前爪,本来就有抓聚气芒的力量,只不过一则仁义王这一刀,内蕴功力之强和一般的修真可是完全不同。二则三眼梭猊抓芒之际,正是倾力放出火鬃烈芒拦阻仁义王的那一刹那,两相抵消下,三眼狻猊一双天生束气握芒的前爪,已在仁义王这一刀之下,血肉爆裂,立时粉碎,顷刻间少了两截……
三眼狻猊三眼尽赤,前爪断裂的剧痛让它厉吼一声,巨大的身躯翻转后弹,立即稳稳地守在洞口。
仁义王在一线之间,差一点点就可以冲进洞中,没想到三眼梭况这只畜生居然拼着断去两爪,也下肯让出空间,气得他大喝中就要一刀趁隙结果掉因为前爪已碎,正在摇摇晃晃以断爪忍痛支地的三眼狻猊……
刀劲正要劈出,身侧猛然嗤嗤轻响,一条一条带着青芒的铲形强光就像是长射的流星般,对准了仁义王射来,其势之急,使得仁义王已来不及趁三眼狻猊未站稳时再次偷袭。
仁义王在不情愿中,只得将海啸龙王刀直竖在身前,双手握柄,猛然连震九十七次,一波波的震动中哗然响起了潮浪相击的亮响,刀身上就像是喷出了金光般暴涨重重的金浪,刀铲利气相击,轰轰隆隆地炸出了一条又一条的长长爆光,声势惊人。
巫王和刑无肉宗主同时急扑而出,速度反倒还稍微逊了以快速狙击为主的黑天禽宗主一些,但见黑天禽宗主的身形就像是一只飞窜的老鹰般,“呼”地一声就从旁前冲,对准仁义王而去,顷刻间就缠战在一起了。
刑无肉宗主前飙的势子在黑天禽宗主超前之际,马上就转为回掠,从空中牵制着仁义王,那种不让他越过的味道已是无需多说。
巫王心头一转,原本冲向仁义王的身形立刻侧飞而出,倏然落在洞口,对着死命护守洞口的三眼狻猊叫道:“三眼儿,本王来啦!不用担心再被恶人所侵……”
三眼狻猊前爪断裂,比起后腿明显地矮了一截,裂开的皮肉咕嘟咕嘟地猛冒着鲜血,偏偏兽性忠执,断折的碎骨依然不顾剧痛地硬是插在地上,其形象之惨厉,令人瞧着手腕都忍不住跟着疼了起来。
三眼狻猊已是尽赤的眼珠,悍光强放,听到巫王有些熟悉的腔调,赤红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宽慰,身后那条绷然直竖的长尾终于稍微放松了些,还左右地摇了摇,显然对于在这个紧要关头乍见熟人,依然表达了亲昵的回应。
巫王从三眼梭猊身后的摇尾动作,确认了三眼狻猊果然还是将他认作自己人,于是心中毒念立生,边一步一步地朝洞口走近,边语气温柔地说道:“三眼儿,别担心,这个家伙交给我来处理就可以了……这个洞我们一定誓死守护到底……不容任何人来侵入……”
三眼搜猊身后的尾巴摇得更厉害了,巨大的兽头微偏,单纯的眼中放出了热切的光芒,已是发出了呜呜的亲昵低鸣……
“辛苦你了,三眼儿……”巫王手中凝聚起强烈沉猛的真元利气,将每一丝劲力收住,伸向了三眼狻猊的巨大脑袋:“……断腿我马上就帮你治好……你做得真的很不错……三眼儿……”
就在三眼狻猊呜呜轻鸣,偏头即要接受巫王的手抚时,忠诚尽职,断爪不退的三眼狻猊,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巫王暗起的毒念阴力下,身陷裂脑之危……
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七章一面难见
(起点更新时间:2003-4-17 20:33:00本章字数:20965)

瑶玑趁着阿镰摩和角魔魈在狂吼乱叫地想要阻止巨大的异变空洞缩小时,急飞脱离了现场大概有一百五十里,随即侧身降气,藉着地面的隐藏又潜近了原处。
本来烈阳神王和玉羽巫主也坚持着要一起来,还是瑶玑以妖魔已出,后面有更紧急而且更重要的事必须请他们劳心,绝对不能有一丝差错等等的借口,才勉强说服二人别跟来。
瑶玑之所以会拒绝烈阳神王和玉羽巫主的关怀,是因为这一次的裂空危机,圣姑和书圣两位双圣师父,要自己出来时,她就已经将这件事处理妥善的责任,暗自负在自己的身上。
加上天人界睛风天女的信任,和正派中所有几个力量最大的宗主支持,使得瑶玑的心里无形中责任感更是加重了许多。
她对于自己内心的这种变化,知道得非常清楚,也很坦然地接受了这样的状态。
因为瑶玑对于妖魔界的情形和所谓“启元使者”的末世传说,了解得比真人界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所以在角魔魈出现、异变空间成形的特异情形发生时,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她还要清楚该怎么办。
所以她毅然地就自己替自己立下了挽救真人界大破之危的责任。
阿镰摩和角魔魈出现后,几乎灭尽了所有附近周围的一切生命,其魔力之特异与强大,确实是连瑶玑也没有想到的。
对于这完全无法理解的异界存在,其他的人必须先以安全退守,暂时隐藏起来作为最先的考量,但是她瑶玑却不能这样。
对于未知生物的心理准备,和一些奇特怪异现象的知识,可以说谁也比不上她瑶玑。
因此别人可以先避其锋芒一阵子,她瑶玑却不行。
她必须把握住这一次的机会,好好观察一下妖魔界这两个一为破空先锋将,一为魔王座前妖的特殊所在。
如果真的有人能够看出甚么东西,而想出一些真人界可以应变方法的话,恐怕也只有她瑶玑能够做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