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1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24 12:46: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第十五卷 邪宗大会 第一章 风波再生

“秘儿?”飞龙重复着喃喃说道:“机儿?秘儿?” 
除了机儿和秘儿之外,另外那一位男性的修真,身上是一袭暗紫色的道袍,外面披着一件灰黑色的大氅,几乎比飞龙身上穿着的九鬼氅袍还要来得宽上一些,加上这个道人身材中等,没有飞龙来得高大,因此这件灰黑色的大氅,看起来就显得过大了些,把他整个身子都给包没在里面,不像衣袍,反倒有点像是个特别宽的披风裹身。 
他的双层修长,宛如剑形,星目朗朗有神,嘴上蓄着黑亮而且修剪整齐的浓须,除了身上那件明显过大的外氅之外,还真的有些仙人的标雅气质。 
当飞龙和擦肘儿的眼光栘到他的身上时,他已是温文地笑了笑说道:“和两位师姊一样,我的名字里面有个星字,你们可以叫我星儿……” 
“星儿?”飞龙又念着说道:“你们的名字倒是挺有趣的…… 
机儿,秘儿,星儿……哈哈……” 
飞龙在这儿高兴地说着,一旁的擦肘儿则是直在心中搜寻着邪宗的散修中,有那三个人的名字是有“机”、“秘”、“星”三个字的。 
可惜他想了半天,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机儿的眼光瞥了瞥擦肘儿,依然微微地笑道:“你不用想得这么辛苦了,名字只是一个人的代表而已,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横竖我告诉过你了,我保证你最后一定会知道我们来历的……现在就不用想太多了……” 
擦肘儿被机儿说中了心事,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机姑娘一眼就认出了我们的来历,甚至连小的是谁都猜到了,而小的想到现在,对于三位是那方的高明,依旧是一点线索也没有,实在是失礼得很……也代表了小的见识确实是远远不足……” 
“你放心吧!我说过,你们总会知道我们的来历的……”机儿又笑着说道。 
这时候的飞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对着机儿问道:“机儿,你怎么会猜到我是九幽鬼灵派的人呢?” 
飞龙的问题一出,擦肘儿也放下了思考,注意听着机儿的回答。 
“要猜你的来历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机儿还是那一副没什么的笑容挂在脸。的紫红袍式样怪异,虽然这样看起来不能推测出它的设计是什么样子,但是袍尾长飘,显然是外袍的设计而不是内袍的样式………” 
飞龙很惊讶地道:“这也有关系?” 
机儿噗嗤笑道:“万事万物,都是有关系的,只要心够细,就可以观察得出来。因为你的紫红袍是这种特性,所以说起来它本来应该是外袍而不是内袍。这也就是说,你外面这件黑色大氅,是后来或者是为了这次大会而加上去的……再往下推一步,就是表示你的这件黑色大氅,应该是宗派里的制武袍服,专为某种重大仪武聚会,或者需要表明特别身份时,才另外加上的,并不是你之前原来的穿着。 
飞龙听到这儿,也只能像擦肘儿那样,惊讶得张大了嘴。 
“既然这就是你们的制式袍服,那么要找出你是那一派,岂不就和在现在台上的那些人所穿的样于比较一下,就很明白了吗?”机儿嘻嘻地望着飞龙:“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另外两点也支持了我猜你是九幽鬼灵派的预测……第一就是九幽鬼灵派以胸前的鬼头标记数目代表这个人在派中的地位,可是你看看自己,却偏偏把胸前的这个标记给折进了襟里,这岂不是欲盖弥彰,更告诉人家你在胸上有代表宗派的标记吗?” 
飞龙听到这里,只得尴尬地抓了抓头,本来还以为顶聪明的这一招,被机儿这么一说,倒变成了最笨的笨方法。 
“下回我教你个方法,”机儿又吃吃笑道:“想把胸前的标记遮住,最好的办法就是想个自然而然的方式,来把标记遮住,像是抱个什么东西,或是干脆找块皮布披上当作披肩,不然就是衣襟开散,外卷而不是内折,让别人误以为这就是你穿衣的习惯,这些都比较不会联想到你这么内折襟里,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胸前的标记……” 
飞龙听得大点其头,非常佩服地说道:“有道理有道理,你说的真有道理下次我一定照着你说的话,不再这么就把标记折在里面……” 
“机儿姑娘方才说还有两点,这是其一,那第二呢?”擦肘儿又问道。 
机儿这时指着飞龙的眼睛说道:“第二当然就是他的眼睛方才在台上观望时,很明显地特别注意九幽鬼灵派的动静,六位长老一有什么动作,他就立刻望了过去, 
擦肘儿和飞龙对望了一眼,飞龙的目光之中满足钦佩,而擦肘儿则是心中感叹。 
没想到本来让他们觉得很神奇的事,被机儿这么一分析,倒像是他们两个变成了笨蛋那般,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通? 
可是擦肘儿知道事实绝对不是如此。 
要像机儿这般,在着眼的一瞬间,想到这么多事,分析出所有的可能,然后再将每一种可能子以印证过滤,这其间牵涉到的眼力,见识,思想和推论的能力,都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得到的。 
擦肘儿知道,无论这三个人是什么来头,都绝对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可是怪的是,擦肘儿想了半天,也还是想不出邪宗散修中,有什么人是符合这三位的…… 
飞龙则是没有想这么多,除了满眼的钦佩之外,又兴冲冲地问着机儿:“你除了看出这些之外,还瞧出了什么?” 
机儿对着飞龙嫣然一笑说道:“瞧出的倒还有不少,只是说出来伯吓你一跳而已,我之所以会来和你们说话,就是有些事儿还没弄清楚,因此想来多得一些讯息……”说到这里,她那宛如微散细芒的大眼中像是有些什么想不通的事儿那般,直盯着飞龙瞧着:“我推测过你在九幽鬼灵派里的身份,但是连我自己都很难相信自己的推测……这让我有些地方很想不通……” 
飞龙听到她提及自己的身份,不由得就有些很不自然了。 
这个机儿,该不会猜出来我就是鬼符吧? 
可是事实上我又不是鬼符。这会不会是她所说的想不通之处? 
不会吧?难道我还有什么地方露出了什么马脚,被她给一眼看穿了?飞龙自己对自己摇了摇头,觉得如果这个女郎真的就这么一眼瞧出了这些,那可真是很有些不妙呢…… 
机儿睁着大眼,细细地观察着飞龙的动作和表情,突然噗嗤一声笑道:“你现在还有重要的事待办,没想到这一扯就扯出了这么多东西,而且还很有可能把自己的身份给泄露了,所以有点后悔跟我说话?” 
飞龙被她的话又生生吓了一跳,没想到她就像是能够看穿人的心里那般,居然把他心中所想的事给说个正着,不由得惊讶得差点连眼睛都突出来了。 
机儿又噗嗤一笑地说道:“你别这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行不行?你这个人生性纯洁,在邪宗里实在少见,所有的心事都从眼睛中自然流露,想明白你在想什么,连猜都不用猜,有什么好惊讶的?” 
飞龙虽然听她这么说,但是依旧难掩心中的惊奇,只是有点愣愣地瞧着机儿:“你你你……你该不会已经猜出来我是谁了吧?”机儿嘻嘻一笑:“你猜呢?” 
飞龙连忙摇头说道:二逗个你可别问我,我是个最不会用脑筋的人,连一些很简单的事儿我都弄清楚,要我猜什么东西是不用说的了,我一定猜不到的……一机儿摇了摇头:“不对,你的目光澄澈中带着某种透然,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不会用脑筋的人,如果你连一些很简单的事儿都弄不清楚,一定是你现在脑子里的讯息不够,绝非是因为想得混乱所致……听你这么说,就表示你接触真人界必定没有很久,;但这和我之前对你身份的推论就有了抵触……”机儿说到这里,又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你问我有没有猜出来你是谁?这个问题我现在也不晓得该怎么简单地回答。”飞龙有些奇怪地道…“这有什么难时?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怎么会难回答?”机儿轻轻笑道:“世间的事可没这么简单,就像是有个人,一脚站在船里,一脚站在岸上,你说他是在船里还是岸上?我之前推测你是某人,但是又有讯息让我非常肯定你不是某人……这种情形只有两种可能……” 
飞龙听机儿的话,本来还抓得到她的意思,不过听到后来已经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了:“什么是某人又不是某人?什么两种可能?” 
机儿也没有回答飞龙的问题,反而是对着飞龙和擦肘儿说道: 
“这样好了,你们简单坦诚地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大约就明白个八九分了,你们说行不行?”飞龙和擦肘儿彼此互望了一眼,擦肘儿脸上带着苦笑说道:“我们的回答坦诚不坦诚,难道凭机姑娘这种小的从未听过的眼力,还会分辨不出来?”飞龙很坦然地说道:“行啦!我们也知道瞒你不过的,干脆就别这么麻烦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也明白你最不喜欢这么猜来猜去的……这是心思纯真之人的特性……”机儿又向飞龙皱了皱鼻子:“我想问你们的是,你们刚才是不是在找鬼符宗主的修罗面具? 
飞龙和擦肘儿,现在已经明白眼前这位机儿的心智眼力,真不是普通的可怕,但是她这句话一说出来,飞龙和擦肘儿还是忍不住差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老天,她连这个也知道? 
擦肘儿已经是张着嘴巴愣愣地说不出话来了,还是飞龙结结巴巴地问道:“机儿你你你……你连这个也猜得出来?” 
飞龙问出来的这一句话,当然已经表示了机儿的猜测是对的了。机儿还是嘻嘻笑道:“从你方才望向九幽鬼灵派的眼光之中,并没有一般门下晚辈在看门中长辈的尊敬或者是畏惧,反而有一种关怀与担心,倒像是你比九鬼姑她们还大,耽忧她们在接下来的状况里,能不能处理得下来那副模样。既然我已经推测你应该是九幽鬼灵派的人,那么在整个九幽派中,还有哪个人有这个资格与身份,会以这种眼光去看九鬼姑她们这六大长老?”机儿带着笑意地瞧着飞龙:“所以如果这些讯息没错,你应该就是九幽宗主鬼符祖师……” 
擦肘儿在此时总算是稍微缓过了一口气,却像是在看什么怪物那般地瞧着机儿:“机姑娘……你你你……你到底是谁?” 
机儿没有回答擦肘儿的问题,只是依然对着他笑了笑,接着又继续说道:“可是鬼符宗主一向以阴沉心狠著称,又都是以面具示人,从未在人前露出其真正面目, 
所以听说也没有人见过其真的面貌到底是怎么样……既然你是鬼符,那就该在上面、可是你现在却是在下面而不是在上面,那显然只有一种可能……” 
“哪种可能?”飞龙很自然地问道。 
“就是你为了某种原因,不能或者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上去。后来我见到你和盗宗的擦肘儿在一起,两个人的目光都在场中游移寻找,显然是在搜寻着什么特定的人或者是物。加上我又对盗宗“失手即为奴,盗成方自由”的规矩听说过一些,所以这些综合起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你鬼符的面具,在盗宗手里失窃了,所以才弄得你身为九幽宗王,也不好就这么在此时现身台上。因为如果最后迫不得已就这么地上去了,莫说其他宗派,说不定连你们派里的人都没有几个人认识你呢!”飞龙和擦肘 
擦肘儿,现在只能目瞪口呆地听着机儿说话:“可是这个推论毕竟只是最有可能的推测,并不一定就是唯一的推测,所以我才会请你们坦诚地回答我一个问题,只要你们找的是鬼符的面具,就表示我之前的推论,对了九成。”“九成?那还有一成呢?” 
飞龙这时已经想到,在这个聪明得不得了的女郎面前,还是别去管什么秘密不秘密了,听了她的话,不由得就很自然地接口问道。“这一成就是你问我有没有猜到你是谁,我没有办法简单肯定回答你的原因……”机儿定定地望着飞龙:“因为你应该是鬼符,但是又似乎不是鬼符……机儿这时所说的话,连擦肘儿都没想到。 
什么叫做应该是鬼符,但是又似乎不是鬼符?飞龙宗主不就是鬼符吗? 
飞龙这时看自己的秘密在这位机儿姑娘锐利无双的眼力下,已是完全没有办法维持,反而变得放了开来,就摇头叹服地说道:“真想不出你是怎么瞧出来的…… 
“我现在还没有瞧出什么真正的内情,这也是我来找你说话的原因……”机儿还是微笑着说道:“你既是素有阴沉怪异之名的鬼符,可是眼中又是如此透然纯洁,这种情形虽然并不符合,不过真的推测起原因,还是有各种可能的,尽管这里面有些可能听起来会很不可思议……但是可能就是可能,这是不能改变的。” 
飞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