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2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24 12:46: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简直已是无话可说,于是机儿就又继续说道:“不过尽管各式各样奇怪的可能很多,还是可以归成两类:一就是你还是原来的鬼符:只是质性在这一段时间内,产生了极其罕见的变化:二就是你其实并不是鬼符,可是透过各种因缘凑巧,让你通过了你们派中的测试,或者是派中重要长老的同意,因此就这么地代替起了原来的鬼符祖师……”机儿现在所说的话,连擦肘儿也不晓得,只是意外而又意外地注意听着。而这时的机儿,怔怔地看着飞龙:“这就是我想不通和没有办法确定的地方,因为这种推论,一个是你依然是鬼符,另一个是你完全不是鬼符,结果是截然相反的。是或不是都有可能的理由在后面支撑,这就让我弄不清楚了。而对这样的问题,只有两种办法解决……” 
飞龙几乎已是自然性地回答:“哪两种办法?”二是和你谈谈话,从你话中的讯息去筛除掉两种可能的其中一种,另一个办法就是去和六位长老谈谈,从他们的反应中去推测这两种可能的情形。”机儿说道。“那么现在呢?你已经猜到最后的答案了吗?”飞龙又试探性地问了问。机儿点了点头:“因为你的眼睛实在是透出了太多的讯息,所以我也不用去找那六位长老谈了,现在我就能确定,你其实并不是鬼符!”飞龙虽然心中早巳预见,自己在这个女郎宛如烛照的眼力下,大概是很难不现出原形。不过就这么地听她把他不是鬼符的秘密给指了出来,还是让他禁不住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飞龙最后只好叹了口气问道。“如果你是鬼符,碰到现在的状态,顶多会有些心急,但是还不至于会慌乱,因为不管你有什么奇特的遭遇,你依然是鬼符,有没有面具都一样。”机儿又望着飞龙的表情笑了起来:“可是你现在其实除了焦急之外,还有更多的心慌,这就表示了你其实不是鬼符的事实,因为鬼符的面具是你目前当成鬼符的最大凭借。”说到这儿,机儿又噗嗤一声地说道:“尤其你现在的表情,就是一副小孩子偷糖吃,被逮个正着的模样,我还猜不出来吗?”擦肘儿实未料到,自己在无意之中,竟会发现九幽派这么一个大秘密,不由得就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一直以为就是九幽宗主的飞龙。而飞龙可不明白,他自己才是露出最大马脚的来源,只是尴尬地抓了抓头: 
“我会这么做,也是应魅儿请求的,其实原本我也没有要去做什么九幽宗主的意思。”“也是应魅儿的请求?”机儿点了点头: 
“从你的话意听起来,鬼符的名字就叫魅儿了?”飞龙也点了点头。在高明厉害如机儿这样的人面前,他飞龙还能翻出什么花样?“你放心吧!飞龙!”机儿拍了拍飞龙的肩膀:“我之所以会探究这些,对你们九幽鬼灵派一点敌意也没有,纯粹是我自己喜欢追根究底的习惯有关,不会对其他什么人多说什么的……反而我现在真正有兴趣知道的,是什么你晓得吗?”飞龙耸了耸肩:“是什么?机儿你可千万莫叫我猜呀!”机儿的眼中像是燃起了什么那般,闪动着点点星芒:“我现在真正有兴趣知道的,是你飞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从那里来的?” 
飞龙又再次听到有人问起这个从以前就一直困扰他的问题,同时也再一次地现出了困惑的表情。机儿显然对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竟然引起飞龙如此怪异的反应,不由得就生出了极大的探究兴趣。这个看起来极为纯真的怪人身上,必然隐藏着什么极为有趣的秘密。机儿的眼中星芒倏闪:心中这么地暗忖着。但是现在还不是探究这个的时机,得先把这两个人遇到的困难解决再说。“如果我之前说的都没有错,看你们的样子,必然是擦时儿对飞龙下手时失风,以致于你们方才来的时候,擦肘儿不敢同时并行,显然就是以奴仆身份自居。然后按照盗宗的习惯,必定会由派中更高的高手出动,再一次下手。而这一次就把飞龙你那个很重要的鬼符面具给偷走了,所以你们只好跑到这儿来,看看能不能在现场找到你们盗宗的人,然后把面具给换回来,是不是这样?”机儿依旧揣测地问道。 
飞龙和擦肘儿现在好像也已经对机儿的这种惊人之语有些见怪不怪了,闻言只是同时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告诉你们吧!盗宗现在一定不会在这里的,他们如果要躲藏,应该会在西方的那个离这里最近的食楼里面。”机儿抬眼望了望四周的情势,就这么对着飞龙和擦肘儿说道。 
擦肘儿听了机儿这样的预测,实在是又不能不再次惊讶得张开了嘴。好一会儿,擦肘儿才面对着机儿,以一种宛如见到前辈那般的恭敬语气说道:请…:请问机姑娘……这个这个…… 
机姑娘如何会作出这种预测?” 
机儿伸出秀气的纤指,点了点会场中的众人:“你们看,现在这儿的人虽然很多,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什么?” 
飞龙和擦肘儿顺着机儿的秀指看出去,只觉得一片人头揽动,两人瞧了半天,还是没有瞧出什么名堂。 
“机儿你是说什么?这么要我们看,除了很多人之外,可看不出什么东西呢!”飞龙用力瞧了半天,最后还是只好问道于机儿了。 
“那是你们没有注意瞧,你们看,前面这些人虽然多,但是绝大多数,都是趁着这个时候跟认识的朋友闲话招呼,所以才会让现场显得有点闹哄哄的……是不是?”机儿眼睛往前面溜了一圈说道。“是呀,真的有些乱哄哄的……”擦肘儿也点了点头说道:“但是,这和我们派中不在这儿有什么关系?” 
“那是你太不在意他们所说那些话的内容了……”机儿用嘴往前方那些人群呶了呶:二这些人,一大半是朋友难得在这种场合见面,彼此问候的声音,这就代表一件事……”“什么事?” 
飞龙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也可以看出什么事。二这些人最后,都是会坐在一起的。也就是说,你仔细瞧瞧,前面的人虽然很多很乱,但是真正落单的人却是不多,绝大多数还是会和几个认识的朋友,同时坐在一块儿的……这是人的天性使然。毕竟真正完全孤僻的不是没有,却也总是少数的几个而已。”“没错,确实是这样的,这些人多数还是一小群一小群地坐着的,真的大部份都还是几个认识的人彼此坐在一块儿的……但是小的怎么还是想不出什么呢?擦肘儿观察了一下,也同意却又困惑地说道。“这样还没想到?”机儿轻轻地笑道:“我方才说了,这些人里面,一大半的人是在彼此寒喧招呼,也就是说正在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型群体,而另外一小半,是在干什么你知道吗?”飞龙这时就接口说道:“另外一小半的声音,就是开始揣测着那些在台上以及在台下附近的人,到底是哪个宗派……” 
机儿回眼瞧了飞龙一下:“不错,有些宗派的门人弟子,没有资格坐到台上去,就在台下自己找了个地方,同时坐到了一块儿,所以现在台下的那些人,除了在辨认台上那些宗主长老的身份之外,同时也在辨认着附近特定群体,是属于哪一派的弟子……”擦肘儿听到这里,终于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是这样,机儿姑娘真是心思细密得令人慨叹,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们盗宗就确实不会坐到这儿来了。”飞龙听得有些不懂: 
“为什么你们盗宗这样就不会坐在会场里了呢?” 
擦肘儿叹了口气回答道:“主人可能对我们盗宗的习性不大了解,我们盗宗,最忌讳的就是在人前引人注意,所以真人界才会把我们列作隐匿形迹最专门的三派之一。像这样坐在那儿,让旁边的人群来猜测我们属于哪一个宗派,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形发生的……机儿姑娘只不过是这么看上了一眼,就断定本派不会在会场之中,其见识之广,其眼力之尖,其判断之准,连我这个盗宗的弟子,都一下子想不到这里,实在是惭愧得该自己掌嘴才是……”飞龙有些惊奇地说道:“是这样的吗?我听机儿说的这个道理,好像也没有很难嘛……”擦肘儿苦笑着说道:“主人,如果不是机儿姑娘提醒我们去注意这些看其来乱成一团的人,竟然真的有成群坐在一块儿的现象,我们怎么会想到这个?又如果不是机儿姑娘要我们去注意他们这些人乱哄哄地是在说些什么,我们只顾四处找我们派里的踪迹,又怎么会考虑到这个?而这些加起来,还必须熟悉我们盗宗这个特殊行事习惯,具有这般的见识才能够推测出我们盗宗不可能会待在这儿……这种能力,事后说来简单,但是在事前可不是我们能够做得到的呢……飞龙听得还是有些弄不懂,于是擦肘儿就又解释道:“就像猜谜一样,当你面对毫无显眼线索,或是线索多得乱七八糟的时候,要想出谜底就得想破了脑袋,而且还不一定想得到。可是等到人家告诉了你答案,你才会恍然大悟,原来也并没那么困难。可是这种情形,你会觉得没有什么是因为别人已经把最清楚的线索拉出来告诉你了,如果真的要你这么地在没有线索中去找线索,那可不是一般的人所作得到的……就像机姑娘方才所指的那些线索,如果她不说,我们岂会想得到?” 
擦肘儿的话才说完,飞龙还没有什么反应,机儿已是含笑说道: 
“宇宙之内,万事必然跟着万缘,彼此一定有些牵扯,没有什么事会凭空无缘无故就突然发生的,所以不管什么状态,都一定会有些线索的,只是看你心够不够细,眼够不够利,能不能找得到而已。”擦肘儿听得心领神会,连忙对着机儿拱手说道: 
“机儿姑娘金言玉语,让擦肘儿实在是开了不少茅塞……”飞龙听了终于有些了解:“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这就像在乱麻里找线头一样,人家找到了交给你,你并不会特别觉得怎么样,毕竟只是线头嘛,可是如果换成了自己去找,那可就是个大麻烦了,你的意思是这样吗?”擦肘儿连忙点头说道:“没错没错,确实是这样的……一“可是机儿又怎么推测到,西边最近的食楼里,躲着盗宗的十六人呢?”飞龙依然是一副很困惑的表情。他的话一出,机儿立刻就美目骤亮,盯了飞龙一眼。 
连坐在她旁边,除了报出自己的称呼之外,一直都没有讲话的秘儿和星儿,都以一种奇异的眼光望了飞龙一下,然后又彼此对望了好几眼。擦肘儿对飞龙的神异,显然已经是有点习惯了,所以听到飞龙准确地说出了这次派中所来之人的数目,也没有什么太过惊讶的表情。他擦肘儿今天遇着的惊奇事儿,可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他有些难以适应。“主人已经能够确定我们派里的人就是在西边的那个食楼里吗?”擦肘儿问道。“应该是没错,其实现在留在食楼里的还有二十四人,可是其中八位的气机振动和你们的真气属性差别很大,因此应该不是你们派里的门下,倒是剩下的那十六人,元气振动的模式,都和你很像,尤其是其中一位长着白胡子的老先生,每瞬间的气机跳动高达七百一十次,虽然只是无意中的显露,可是已经比你超过了至少七八倍,而且袖中真的叠了四层,我想这位应该就是你之前所说的四叠宗主了……”擦肘儿叹了口气:“今天我擦肘儿前遇主人,在您手上失风,后又有幸见到了机儿姑娘,总算是大大地开了眼界,以后实在是有点怀疑自己还敢不敢这么到处乱闯了……主人你说的没错,那位白胡子的老先生,正是小的师父,也就是盗宗宗主,“吹胡子”老先生。”“吹胡子老先生?” 
飞龙听了不禁笑道:“你的师父可真有趣,居然会取了这有意思的名字?”擦肘儿苦笑了笑:“吹胡子,不过时,难保夕,正是我们派中上一代的高手,不过时长老和难保夕长老之前已经向主人说明过了,至于我师父会叫“吹胡子”,意思就是说他只要吹吹胡子,他要的东西就弄到手上了……其他什么都瞧不着。”飞龙很同意地点头说道:“说的是,吹吹胡子就能够把要的东西得手,那是比什么不过时难保夕要厉害多了……” 
说到这里,飞龙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那般地,转头想继续问机儿话,却见到她双目隐现异光,正直勾勾地瞪着自己,像是见着了什么一样,便把要问的话儿忘了,摸了摸脸说道: 
“机儿你干什么这么盯着我瞧?机儿眼中的异芒依然未减,只是对着飞龙嫣然笑道:“看来你的功力,远远超出了我之前的预测……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宛如一团迷雾,我们有空得好好亲近亲近……” 
飞龙听了机儿的话,却误会了她的意思,愣愣地问道:“机儿你对我有意思吗?那太好了,我也很喜欢你呢……有空我们可以阴阳交合一下吗?” 
机儿愣了愣,随即弄懂了飞龙的意思,不由得脸上唰地立即现出了两朵红晕,白了飞龙一眼嗔道:“你在说什么鬼话?我说的意思可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飞龙立即显得极为失望的模样:“啊!是我弄错了吗?呃…… 
我真是太笨了,你这么聪明,大概是不会喜欢我的……” 
机儿旁边的秘儿和星儿,本来听到飞龙之前这么直接轻薄的话,几乎是本能地就从眼中透出一股寒芒,可是接着飞龙的反应,又让她们立刻明白,这个家伙,实在是有点浑得可以,加上又见到他那种完全不掩饰的失望表情,忍不住都在心中暗笑。 
她们这位心智绝伦的天之骄女,居然也会被这个有些呆气的神秘傻子,给这么样大大地吃了一次豆腐。 
机儿红着双颊,见到飞龙那种失望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