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魔传说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节

龙魔传说_分节阅读_第7节

作者:紫天使 发表时间:2018-10-24 12:46: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甚至有些宗派已经明着杠了起来。 
这时西方真人界又有个人嘿嘿地冷笑了两声开口说了话: 
“贝锦其口,豺狼其心,贝花红你先别忙着拨弄其他人,我诡刀宗还要你还本派的株蔓刀呢!” 
这个说话的人,绿眼高鼻,肤色白皙,唇上两撇修剪优雅的胡子,头戴大红羽毛宽边帽,身穿紧肘包腕绿上衣,外套银丝镶边皮背心,穿的裤子又紧又束,连胯下都有一包很明显的阳包,显然穿着的习惯和东方完全不同。 
在他的腰间,系着一柄剑锷宛如圆盘,还拉出一条弯弯的银弧,直接到剑柄的尾端,让整柄剑的护手可以把握剑的整只手都给包住,样式极其怪异已极。 
剑鞘则和一般的扁平不同,而是圆圆的好似支细柱那般,实在很难想像这是一柄什么样的剑身。 
这人一说话,众人就认出了,他正是西方真人界,诡刀宗的宗主,千零一刀客。 
在千零一的身后,则是他们诡刀宗的四大刀客,除了穿着打扮和他们宗主几乎一模一样之外,甚至连唇上所蓄留的胡子,都是相同的样式。 
贝花红一看到他开口说话,就哈哈笑着回答道:“千零一宗主,你说这话好像有些不大对吧?株蔓刀本来是正派接引宗的镇宗之宝,什么时候又变成了你诡刀宗的了?” 
千零一宗主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我有本事从接引宗手里把这柄株蔓刀夺来,当然就算是我的了……” 
贝锦绿这时也耸了耸肩说道:“千零一的话倒也有些道理,既是这样,我们已经从你们手里把这柄刀弄到了手,那么这柄刀当然也算是我们的了……” 
千零一哼了一声:“你们这话说得太早了点吧?本宗这不就追来了?” 
贝花红又哈哈笑道:“我们只是仅守“君子动手不动口”这句古训而已,可不是怕了你们诡刀宗。” 
这时南边又有一个宗派的人对着贝花红沉声说道:“红宗主果真是君子,本派和八残门受诡刀宗之托,同时注意贵宗行动,甚至还派出了多起的人手,打算在贵宗入大玄山之前,先找到贵宗,把话说清楚,却没料到本派派出的人竟然都没有拦到贵宗,可见得贵宗确实是极为奉行君子之道了……” 
这个说话的人,是个全身穿着紧身黑衣的瘦削中年人,双眼深陷,宛如两个深洞,鹰鼻薄唇,缩颈弓背,坐在那里实在是很难让人注意。 
在他身边也同时坐着九个和他一样穿着黑色紧身衣,阴沉着脸的怪人。 
虽然这个宗派看起来没有什么显眼,但是贝花红一入眼就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 
还好自己这次是跟着九幽鬼灵派、阴阳和合派、吸日夺月派和邪不死派等众人一起到邪宗大会报到叙位。 
显然以狙杀闻名的黑天禽派,在太玄山附近必定是布下了不少眼线,如果不是跟着另外四派,让黑天禽派有了些顾忌,说不定自己想要进入邪宗大会所在的太玄山,恐怕还会多生些波折呢! 
※※※ 
他本来以为诡刀宗这次只找了八残门来寻自己贝锦派的晦气,没想到还牵涉到了极不好惹的黑天禽派。 
贝花红和贝花绿不由得互相地对看了一眼,心思不停地转动着,好一会儿贝花绿才对着之前的那位瘦削中年人说道:“黑天禽宗主白辛苦了一阵,我们兄弟心中倒是有些过意不去……听传闻,贵宗暗算玄灵万兽洞的朋友之后,我们兄弟大概就是贵宗的下一个目标了吧?” 
他的语音刚落,就有个震雷般的声音传来:“兀那黑天禽龟孙,先别急着找下个目标,老子魁宫的黑心背叛部属巫王躲到哪个狗洞里去了?” 
这人虽然声音洪若响雷,但是大家目光转移而去,才发现说话的竟是一位个子不高,长得有些肥敦敦的,身上披着一件虎皮衣,袒露右肩右臂,浓眉大眼,狮鼻厚唇,容貌粗犷的矮人。 
可是他的人虽矮,但是身边放着的一柄斧头,却是光斧刀的宽度就几乎超过了他的肩宽。 
虽然这柄斧头严格来说并不算真的有多大,但是特别宽厚的斧刃,再配上魁官宗主矮小的身材,就显得那柄斧头感觉上极为巨大。 
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穿着,和那一柄巨斧,摆明了他就是玄灵万兽洞的魁官宗主,实在很难不让人把他跟身材矮小的侏魔宗联想到一起。 
贝花绿的话,显然立即引来了玄灵万兽洞的声援。 
黑天禽宗主深陷的眼睛闪了闪,表面上对于魁官宗主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生气的模样,只是淡淡地对着魁宫宗王说道:“贵宗的巫王尊者,只是暂时和本派配合一下而已,事后巫王尊者就自行离开了,所以魁宫宗主你可能问错人了。” 
魁官宗主一听,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骂道:“放你妈的屁,巫王这个混蛋,自从偷偷回到本宗洞内,杀害了十二位弟子,暗中偷去了兽王尊者专门降伏玄兽的“兽王诀乙蛟蟒龙蛇篇之后,就半点下见任何踪迹,如果下是你们黑天王八们收藏了他,他还能去哪儿?他暗中练法,想要偷偷完成以后,就去收伏蛟头魔人,还当老子下晓得吗?” 
魁官宗主的话一说完,立即就引起在场所有宗派的注意。 
他们这次聚会,最王要的目的就是蛟头魔人,但是巫王尊者躲起来偷练“兽王诀”蛟蟒龙蛇篇的事,却是完全没有听谁说起过。 
如果魁官宗主的话没有错,那么黑天禽派就真的可能有点问题了。 
谁都不希望如果最后真的有幸,辛辛苦苦地捕住了蛟头魔人,却被暗地里的巫王给收伏了去。 
一向最讨厌黑天禽派,认为其法诀和他们有冲突的杀魔宗,宗主是一位斯斯文文好像教书匠的冬烘先生。这位身穿旧布泛白老绸衫,手上拿着个早烟袋,一双眼睛迷迷蒙蒙地有些看不清楚的文士老先生,轻轻咳了咳,说道:“既然魁官先生已经这么说了,如果是真的,那么咱们可下希望在剿围蛟魔的同时,还有人在肚子里暗作打算,因此还是请黑天禽先生说个清楚比较好些。” 
杀魔宗一向认为,杀戮是最能实际增进煞气修为的怪异宗派,因此认为像黑天禽派这种专以狙杀目标为主的作为,根本是侮辱了杀戮这种神圣的艺术。 
对于杀魔宗的质问,黑天禽宗主只是淡淡地笑道:“杀读先生,你无须担心这个,方才我已经说过了,巫王尊者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 
杀读先生皱了皱眉头,显然并不满意黑天禽宗主的答案。 
另一个厢座虽然坐满了十一个人,但是因为这十一个人的个子都极为矮小,以致于厢座看起来还是空空的,感觉正好与食魔宗肥大身躯完全相反的侏魔宗,带头的那位,身材实是十一人里面最小的,几乎只有一般人的胯下高度而已,并且细眉小眼,口鼻秀气,头挽儿童髻,身穿五彩衣,双臂套着一对白玉圈,看起来简直就跟个粉妆玉琢的小孩子差不了多少的怪人,这时突然开口说话,以一种清脆高亢的语音道: 
“黑天禽,那么你可知道现在巫王在哪里?” 
黑天禽宗主这时也皱起了眉头。 
人说矮子肚肠拐弯多,这个侏魔宗的宗主,个子瞧来矮矮小小的,模样也和个天真的小孩差不了多少,没想到就是听出了黑天禽宗王话里的玄机。 
他身为黑天禽派的宗主,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总是多多少少得顾忌一下自己所说的话,要是说了谎被揭穿,那可是关系到他整个门派的声誉。 
“小盘环宗主,难道你认为我知道巫王的下落?”黑天禽宗主不答反问。 
“我什么都不认为,只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巫王现在在哪里而已……”侏魔宗的盘环宗主小脸嘻嘻,依然紧逼着问道。 
黑天禽宗主摇了摇头说道:“在巫王离开本派之前,我确实是有听过他说要去哪里,所以你问我知不知道他在哪儿,我也很难回答,因为我只是听他说过而已,但是现在他是不是还在那儿,我可没有办法确定……” 
玄灵万兽洞的魁宫宗主立即问道:“他说他要躲去哪儿?” 
黑天禽宗主双眼芒光凝聚,淡淡地说道:“本宗和玄灵万兽洞一向没有什么交情,反而倒是和巫王有些情谊,魁宫宗主凭什么认为我会告诉你?” 
黑天禽派宗主的这句话一说出来,维护巫王尊者的意思已是非常明显。 
魁官宗主马上大怒至极,反而嘿嘿笑道:“看来黑天禽派是摆明要和我们玄灵万兽洞杠上了……” 
黑天禽宗主身后的黑天九子,立时凝神提气,全神戒备。 
谁都知道,玄灵万兽洞素以野蛮强悍著称,每一攻击,都是以命搏命,凶险至极。因此即使是专以狙杀著名的黑天禽派,面对玄灵万兽洞的放话,也绝对不敢掉以轻心。 
现场的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 
谁都明白,只要玄灵万兽洞真的一动起手来,现场一变得混乱,保证绝对不是只有玄灵万兽洞和黑天禽派对干起来而已。 
所有以前现在宿敌新仇的宗派,都会开始动手。 
因为谁也不愿意在这种情形下,变成了先捱打的对象。 
所以会场上的众人,说着说着,大部份竟然开始彼此剑拔弩张了起来。 
仁义王实未料到,本来一致质逼阴阳和合派的情势,竟会因为贝锦派的一句话,就使得现场的情形变成了彼此即将互斗的复杂场面。 
“等等……诸位,请先等等……”仁义王连忙出面打圆场:“大家原来不是都同意,在邪宗大会上,彼此先把私仇放到一边的吗?诸位都是一宗之主,总不会这就要混打一通了吧?请大家先想想,以我们大会主邀的十一个宗派立场,就算是各位开打,又怎么会不劝阻?难道各宗互敌了这么久,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分出什么结果了吗?” 
本来已经将宽面的“兽誓斧”拿到手中,准备聚气出手的魁官宗主,身后突然传来了属下毒王尊者的轻细语音:“宗主,功力高绝,而且已经答应助我们一臂之力的九幽宗主现在还没看到踪迹,还请宗主忍忍,现在可不是咱们报仇的最佳时机……” 
魁官宗主听了身后毒王尊者,以及仁义王一针见血的话,心中考虑了一会儿,知道仁义王说的确实不错。 
现在会台上,众目睽睽,说句实话,就算是真的开打,也只能是个混战之局,以各宗现在的人手,其实也不一定真的就能够奈何对方什么,而且以大会主办宗派们的立场,大约也不会等到他们打出个结果,就一定会出面劝阻。 
因此与其现在出手,最后很有可能白费力气,倒还不如聚齐了人手,集中对方的弱处全力一击,还比较容易得手。 
魁官宗主想到这里,只好哼了一声,压下怒火,将手中的兽誓斧放了下来。 
邪宗大会先前已提出约定,各宗有什么赚隙的,除了在会台上开会的期间之外,邪宗大会一律不予插手。 
看来还是等今儿个散会后,再约好了人马,给黑天禽派一个好看。 
玄灵万兽洞会这么想,已经和其他宗派对起来的各派诸人也都是不由自主地这么想着。 
仁义王果然不愧是能言善道的宗主,只不过用了几句话,就使得被贝锦派挑起的冲突,硬生生地拉了下来。 
贝花红眼看场中的情势,真的被仁义王的话,给说到了各派最顾忌的点儿上,也不由得有些佩服仁义王见事入里,直暴关键的言语,于是转了转眼珠子,对着仁义王笑道:“仁义宗主说得确实有理,有什么仇隙,以大会十一派的力量,当然是光压也压得大家不敢在会台上发作,我看大家就把宗派个别的怨恨先放着,千零一宗主你要找我们,也不急在这一时,我们贝锦派既然来了,也就不会再躲着,不用怕找不到我们。” 
诡刀宗的千零一刀客瞪了贝花红一眼:“笑话,我们怕什么?你贝锦派就算再会躲,我们也有办法把你们找出来。” 
诡刀宗说的这话,以前贝花红还真是一点都不在乎,他们诡刀宗并不熟悉东方真人界,贝锦派弄到了株蔓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诡刀宗怎么也找不着他们,就算是对付他们有些扎手,让他们找不到却是绝无问题的。 
可是现在他们请来了黑天禽派,情势当然就有点不一样了。 
黑天禽派既然是以狙杀出名,要找到他们贝锦派,还真说不定就会被他们在什么时候给堵住。 
不过现在贝花红贝花绿已经决定拉拢九幽派的那位功力极为怪异的九幽宗主,来挡住诡刀、八残和黑天禽派的追索。而且二人看之前的样子,九幽派似乎和吸日夺月派、邪不死派和阴阳和合派联盟之势已成,只要他们用的方式稍为变一下,说不定就能让诡刀宗他们那三派受到重挫,再也不敢来讨株蔓刀了。 
但是现在让二人不明白的是,早就已经到了的九幽宗主,怎么现在还没出来? 
为今之计,当然是先拖得上一时算一时了。 
贝花红和贝花绿又彼此交换了个眼神,然后贝花红就又说道:“千零一宗主,这些话就先别说了,也免得仁义宗主又认为我们不遵守大会规矩……” 
仁义王听了心中狐疑,也不晓得贝锦派又有什么花样,但是表面上还是笑呵呵地拱手说道:“红宗主说这话就太严重了,我们也不过是希望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总是要先谈个什么结果出来才好,还没说到什么,就先杠了起来,这可不是件大家乐意见到的事儿呢……所以才会请诸位宗主赏我们大会主邀宗派们一些面子,在这会台上大家先压压火儿,可不是妄自尊大地就认为有什么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魔传说】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