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01节

剑谍_第101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7:5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4
舞,教黑衣男子雄浑无俦的掌力一触即溃,反弹回来。

木仙子气血翻腾,咬牙出剑,在身前筑起一道光幕,好不容易化解了对方的一招玉石俱焚十三拍。

血狸稍事喘息,再次扑击黑衣男子头顶。

它刚才受了十余记玉石俱焚十三拍,直震得头昏目眩,心有余悸。但凶悍之态不减,口中獠牙森寒耀眼,挑向黑衣男子的咽喉。

两人一兽围绕在曹衡周围大打出手,却教四周的松树坟头遭了无妄之灾。

转眼工夫,七、八丈的方圆里已被罡风剑气削平,露出黄土底下深埋的皑皑白骨,嶙峋青石。

黑衣男子以一敌二依然稳占上风。但木仙子不求有功,先求无过,紧守门户,而血狸也神勇凶猛,不时袭扰,片刻之间他也拾掇不下。

林熠明白,木仙子不过是受了绸布秘密的诱惑才出手相帮,这个临时结成的联盟,脆薄如纸。

一旦情势不利,木仙子随时可能抽身远遁以保全性命,剩下自己独立对抗这黑衣男子和失去理智的心航道人,还需保护曹衡,势比登天还难。

林熠且战且退,猛然反攻三招稍稍迫开心航道人,喝道:“且慢,我现在就把绸布团给你!”

心航道人一呆,果然收住拂尘,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也有绸布团?拿来!”

林熠微笑道:“我把它送给你,你可要收好了。”从袖口里取出一道神雷驱魔符,伸手递给心航道人。

他行此险计心里也没有底,只能赌上一把,目不转楮的盯著心航道人,唯恐他仍有一丝灵志,突然翻脸出手。

心航道人浑浑噩噩的接过,看了看才缓缓摇头道:“你骗我,这不是绸布,你快把绸布给我。”

林熠心中暗叹,晓得这老道士真的完蛋了,否则怎可能说出这般类似三岁小孩子的话语?回答道:“我没骗你,不信你拿近一些再仔细打量打量。”

心航道人呆如木鸡的“哦”了声,举起手把灵符凑到眼前。

林熠凝神存思,默默念动真言,口中低喝道:“咄!”

心航道人手中的神雷驱魔符轰然爆裂,绽放出一团恢弘夺目的金色雷光,瞬间将他的身躯吞没。

冲天而起的雷火光焰中,心航道人猝不及防,身躯被炸的四分五裂,体内真元也被同时引爆,内丹尽焚,经脉涣散,一缕魂魄也随之为金雷吞噬。

待到光澜初散,他原先站立的地方现出一个方圆五丈、深达三尺的锥形大坑,罡风缭绕,人去无踪。

林熠飞身退出八丈开外,心中一阵黯然,难有丝毫喜悦之情。

尽管事出无奈,纵使自己不以神雷驱魔符轰散心航道人形神,这老道士燃元焚丹及至灯枯油尽之时,亦是必死无疑。

但亲眼目睹一个正道宿老只因贪念不息,反被人操纵成了杀人傀儡,落得这样的惨澹结局,著实可悲。

金雷腾空,木仙子与黑衣男子亦都有感应。

木仙子见林熠解决了心航道人,精神一振,叫道:“还不快过来帮忙?”

才短短七、八个回合,她已让黑衣男子逼得钗横鬓乱,香汗淋漓,全无“仙子”的风范。如果不是血狸舍生忘死的屡次救险,一条性命能否撑到现在都未可知。

黑衣男子一皱眉头,想到自己又要多费周折,当下快刀斩乱麻,挥袖一拂,荡开木仙子,闪身又到曹衡近前,抬手就抓。

曹衡全身笼罩在黑衣男子燃木神爪的罡风之中,躲闪不得,双眼一闭叫道:“救命啊─”猛地身子被人抱起,脱出爪影。

正是林熠千钧关头纵身赶到,一把揽住曹衡,在地上接连十几个滚翻,远远逃开。

黑衣男子一怔,没想到林熠会用这么难看不入流的姿势救下曹衡,躲过自己的燃木神爪,大大与他表现出的修为不符。

曹衡睁开双眼,伸手搂住林熠的脖子道:“天君!”

林熠轻拍他的脑袋,抚慰道:“衡儿莫怕。”

黑衣男子并未立即出手,幽邃的眼神注视林熠,问道:“你是谁?”

林熠反问道:“阁下又是何方神圣,居然精通五行魔宫的绝学,不知与魔圣聂天有何渊源?”

黑衣男子哂然一笑,说道:“看来你我都不愿暴露自己的家底,不要紧,把绸布交给我,放你与这孩子一条生路。”

林熠被他语气中的自负之意引得轻笑起来,没想到怀里的曹衡叫了起来,道:“我偏不给你,你又能拿小爷怎样?”

一张小嘴,竟将绸布团塞入口中,直著脖子强咽下去。

这绸布团虽小小一撮,可吃起来的滋味一定比钱老夫子的药更难受。小家伙也是发了狠劲,就是不愿绸布落入他人手中。

这一招在场三个大人谁也没有料到。林熠这下笑不出了,明白此事再无后路可退,小曹衡的性命危在旦夕。

风声一起,黑衣男子的燃木神爪近到眼前,直接抓向林熠怀里的曹衡。

木仙子见黑衣男子身形一动,也不约而同抢身攻上,叫道:“小娃儿,你干的好事!”

林熠在两人的夹击之下左支右绌,挥掌架开黑衣男子的玉石俱焚十三拍,朗声笑道:“木仙子,你忘记咱们的约定了么?”

木仙子一醒,身躯疾退,跃到圈外,咯咯娇笑道:“多谢提醒,本宫的记性近日不怎么好使,刚才多有得罪。”

她话说的好听,人却好整以暇的站在一边,袖手旁观林熠与黑衣男子的争斗。

林熠单手连接黑衣男子两记势大力沉的焚金神掌,右臂经脉几近淤塞,胸口气血浮动,不得不运用奇遁身法趋避卸力。

黑衣男子不断变幻五行魔宫的绝学,狂风暴雨般的攻势源源不断。

林熠怀抱曹衡,只能用右手应敌,无形中吃了大亏。终于第六招上让对方手指拂中左肩,手臂一麻曹衡摔落下来。

木仙子长袖飞卷,缠住曹衡腰肢,笑道:“两位慢慢切磋,本宫恕不奉陪!”施展草木一秋的身法,掠下山岗向东御风而去。

黑衣男子与林熠同时收招,齐声喝道:“哪里走?”双双腾身从后追赶。

林熠左肩受了一记玉石俱焚十三拍,衣裳破裂处露出殷红色的肌肤,火辣辣的难受。

他心悬曹衡安危,顾不得运气疗伤,脚下跳掷星丸,紧随木仙子往东面追下。突然胸口一阵剧烈撕痛,原来力战之下牵动旧伤,眼前“劈啪”金星乱冒。

他深吸一口气,丹田催动太炎真气,咬牙支撑。就这么微微一缓,黑衣男子已超前三丈,木仙子更在十丈之外。

林熠奋起直追,口中叫道:“木仙子,你逃不远的。放下曹衡,咱们联手抗敌才是正道!”

木仙子充耳不闻,三人形成一条直线飞速东去。两旁景物不停倒退,眨眼已出了三十余里,前方又是一大片荒坟。

曹衡在木仙子怀里也没歇著,挣扎著破口大骂道:“坏女人,快放下我!”

此时经过半宿恶战,一轮明月已升到中天。

曹衡的身子被木仙子挟制动弹不得,又急又恼,倔强性子发作起来,猛然张嘴一口咬在对方小腹上。

第五章雁遇

此处乃木仙子丹田所在,她全力御风飞驰,真气流转正是最盛之际,冷不防让曹衡牙齿狠狠一咬,也禁不住身躯一颤又酸又麻,险些真气走岔,不由得勃然大怒。

曹衡一口咬下,受真气反激,牙齿生疼满口是血。

木仙子抬手插向曹衡心口,怒喝道:“小鬼头,你找死!”五指触及曹衡衣衫,顿觉又软又滑,燃木神爪竟穿透不进。

不待她去想其中有何奥秘,黑衣男子已趁机从后追至三丈之内

木仙子无暇再管曹衡,返身挥剑抵挡,“砰”的震散掌风。

黑衣男子腾空扑到上方,烈火宫的“流焰指”弹出一簇火红光焰,点射木仙子眉心。

木仙子侧身闪避,血狸四翅腾云,从高空俯冲而下,一对利爪插向黑衣男子头顶。

两人一兽再次激战成一团,林熠赶到近处,微微喘息调匀真气,凝目观战。

十余回合后木仙子渐落下风,她偏舍不得放下曹衡,以免到嘴的肥肉又被人夺走。如此一来,越发的难以招架黑衣男子的攻势,频频遇险。

林熠高声道:“木仙子,放下曹衡,在下助你退敌!”

木仙子冷笑道:“做梦!”微一分神,水袖被黑衣男子的掌风削去一大截,只差半尺便劈中脉门。

林熠本可继续冷眼旁观,但见这两人的打法全然不顾小曹衡的生死安危,稍有不慎,小家伙身上虽不会被戳出七、八个血窟窿,但缺胳膊断腿却大有可能。

他只得揉身欺上,一招“手舞足蹈小八式”攻向黑衣男子,叫道:“木仙子,放下孩子,咱们先击退强敌再说!”

木仙子看到林熠出手,更加坚定自己心中念头,暗暗寻思道:“看来此人对这娃儿的关怀,并非因著那团绸布。只要小娃儿在我手里,就不怕他不拚命襄助本宫。若然放手,他定会寻机抱起娃儿逃遁,又哪里会管本宫死活?”

于是沉默不答,驱动血狸与林熠双战黑衣男子。

三人又斗了二十多个照面,木仙子险象环生,林熠亦是隐隐感到真气不济,身法渐渐缓慢。

黑衣男子的修为委实惊人,体内真气更像汪洋大海般无穷无尽,举手投足肆意挥洒,毫不吝啬。

蓦然木仙子翩然撤身,叫道:“阁下替本宫抵挡三招!”

她也不问林熠是否同意,樱唇轻念真言,腕上慑心镯祭起,在空中陡然焕放异彩,一层层涟漪般的光华徐徐扩展,紫色寒光一闪“喀喇喇”劈落,光芒如柱罩向黑衣男子头顶。

黑衣男子冷笑道:“妖姬,还不死心么?”一掌震退林熠,抬手一记焚金神掌迎头直击光柱。

淡金色的光澜与紫色光柱轰然激撞,罡风光雾四下飞溅。

慑心镯急剧鸣响,飞速颤动旋转抬高。木仙子嘴唇苍白,闷哼溢血,玉指遥点慑心镯,心镯合一厉喝道:“疾!”

慑心镯受主人心神催动,第二束紫芒犹如霹雳凌空轰落,更加的猛烈耀眼。

黑衣男子又一记焚金神掌隔挡,身形微微晃动。

林熠振作精神和血狸趁势转守为攻,上下夹击,一挽颓势。

木仙子单手飞快变幻法诀,催动慑心镯激射出一束束紫色光电,脸上也泛起一层妖艳青光。

林熠觅得空隙,璇光斗姆梭接二连三的轰出,围绕在黑衣男子身周呼啸盘旋,与慑心镯遥相呼应。

黑衣男子渐生焦灼,扬手祭出一道灵符,殷红光雨洒落,荒坟上空涌起一蓬淡淡的赤色光雾,笼罩四野。

他寒声喝道:“万魂奉诏,唯我独尊!”

游荡在荒坟间的孤魂野鬼赫然现形,一条条若有若无的黑色光影翻飞乱舞,风声中响起渗人心魄的哭嚎厉笑。

林熠嘿然道:“阁下黔驴技穷,竟连小鬼也差遣出来了么?”

他语气轻松,心中却不敢有任何怠慢,功聚双目眼前一亮,只见数以百计的魂魄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一旦融入红色雾光,竟起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一个个眼中骤亮,譬如两点血红寒星,阴气袭人,鬼风阵阵。

林熠凛然暗道:“这道役鬼灵符恁的厉害,竟能凝聚地阴之气还补魂魄,怕我的神雷驱魔符也无济于事!”

数百道魂魄铺天盖地的袭至,丝毫不避林熠的掌风,完全不在乎是否魂消魄散,在黑衣男子的驱动之下,向两人发起潮水一样猛烈汹涌的攻势。
木仙子分神抵御群鬼来袭,慑心镯法力大受影响,“叮”的一声,被黑衣男子的一道流焰指击中,仓惶而退收敛回主人腕上。

木仙子已顾不得这些,她挥动仙剑劈斩鬼魄。

每一剑都需耗用极大的真气,才能令其殒灭,她虽一口气劈散了十余道魂魄,可后头受到灵符招引的孤魂野鬼却源源不绝,越聚越多,渐将二人一兽隐没其中。

林熠也收回了璇光斗姆梭,改以双掌应对群鬼。

他的奇遁身法尽管能游走自如,无奈冤魂厉魄密集如雨,数量太多,不论趋避到哪里,都会蜂拥上一团,又把自己重重卷裹起来。

反倒是血狸大显神威,不惧这些鬼魄。它原本就是魔兽之尊,正能克制鬼魄阴气,双翅光澜煽动处,群鬼纷纷辟易。

黑衣男子见状,急念真言,调动起地阴煞气层层围裹,群鬼声势大壮,令血狸再无法分身支援木仙子。

林熠眼看形势岌岌可危,当机立断传音入秘道:“木仙子,只要你发下誓诺,将曹衡平安送回家中,终生不伤其一根毫发,在下愿将绸布上的内容告知,而后拚死助你脱身!”

黑衣男子志在夺下木仙子怀中的曹衡,故此林熠倘使全力突围,无疑大有生还之望。

然而林熠又岂是贪生惘顾之辈,做那孤身脱险之事?念及叛出师门零落天涯,义之所致,这条性命已然顾惜不得。

当下他无暇多想,已决定燃元焚丹,以自己的一条性命换得木仙子的允诺,但求得曹衡平安。

木仙子冷笑道:“连血狸都无法摆脱这些恶鬼纠缠,阁下又如何能助本宫脱身?”

黑衣男子这时也嘿嘿笑道:“木仙子,为了一条绸布枉送性命,殊为不值。放下这娃儿,我任你与血狸离去!”

木仙子闻言眸中眼神闪烁不定,心里大犯踌躇,又觉颇不甘心。

忽然极远处响起一声清越啸音,犹如凤鸣鸾歌回翔九霄,以惊人的速度飞快接近。初闻时犹在十余里外,仅仅弹指一挥间却至近前。

三人身形不约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