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03节

剑谍_第103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己吧?”

她突然改换称呼,似有所指,林熠一凛,发现雁鸾霜的目光有意无意拂过自己的肩头。

那里的衣衫被黑衣男子的指力震破,露出肩头坚实的肌肉,绝不似一个四、五十岁老夫子所该拥有。

忽然远处遥遥传来马横的呼喊声道:“曹衡,小曹衡─”

林熠趁机脱身道:“是曹府的人来找曹衡了,烦劳仙子将他送还,在下先走一步。”

雁鸾霜问道:“举手之劳,何须客气。钱先生可是要回转曹府?”

林熠颔首道:“正是!”向雁鸾霜抱拳告辞,转身隐入夜色。他避开马横等人寻来的方向,一路御风疾行潜返曹府。

林熠刚从一处僻静的角落悄然掠入府宅,蓦地心头灵觉一动,迅即掩身在一道石墙后。就见从院墙外有道黑影宛如夜鸟凌空飘落,稍一打量四周又往内宅而去。

林熠大起好奇之心:“这不是孙二么?他不是被金牛宫擒住了么,怎么突然又回来了?”便尾随在孙二身后,无声无息的跟着他进了曹府内宅。

府中虽说有专职的弟子值夜警戒,但修为与孙二相去悬殊,更莫说跟在其后的林熠了,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直抵后花园。

林熠暗自一笑,心道:“果真色胆能包天,敢情这家伙脱身后就急着来与情人幽会了?”

果不出所料,孙二驾轻就熟隐入那座假山洞中。

稍等片刻,司徒宛也进了后花园,但她甫一入洞,背后人影闪动,又有一人偷偷藏身进不远处的花草丛中,看那人一身绸缎绫罗,林熠不由在心中长叹一声曹府的祸不单行。

司徒宛见到孙二惊喜交集,没等出声,已被他迫不及待的一把抱在怀里。

两人如胶似漆,浑然没有想到洞外有人正妒火中烧,宛如一头负伤绝望的野兽苦忍蛰伏。

许久之后,司徒宛脱开孙二的怀抱,细细娇喘低声说道:“二哥,你是怎么脱身的?这些日子可担心死我了。”

孙二苦笑道:“此番好比再世为人,中间遭遇不提也罢。妹子,今夜就带上胤儿随我走吧。曹府即将大难临头,奉仙观和天都派也未必能保全住它!”

司徒宛色变道:“二哥,你说曹府大难临头是什么意思,难道─”

“我也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反正如今五行魔宫尽已知晓那张破日大光明弓就藏在曹府的秘密,正虎视眈眈意欲出手。金裂寒要报上次夜袭曹府的一箭之仇,已发下话来要屠灭曹府满门,鸡犬不留。

“你和胤儿若再不走,岂不也要遭这无妄之灾?”

司徒宛犹疑道:“二哥,这些事情你怎会如此清楚,金牛宫又为何放了你?”

孙二沉默许久,才低声回答道:“实不相瞒,现下我的身分,是金牛宫的金衣卫统领。咱们蛰伏曹府图谋破日大光明弓的事情,金裂寒也都知晓了。”

司徒宛颤声道:“二哥,你……竟然背叛本门,投靠金牛宫!”

孙二急忙道:“妹子,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们逼我吞下了销金蚀骨丹,如果我不说出来,几个时辰后,全身的骨头会一块块酥软溶化,连求死都不能……我……”

司徒宛冷笑道:“孙奇武,那我可是要恭喜你了。现在你非但不必担心毒发身亡,反而成了人家的金衣卫统领,将来前程远大不可限量。”

孙奇武道:“妹子,你当我何尝愿意叛出师门,寄人篱下?我也想过了断自己,一死百了,可终究放心不下你和胤儿。眼下金牛宫随时可能对曹府下手,天都派远水解不了近渴,单靠奉仙观的心航道长,无异于螳臂挡车。

“咱们为了师门,隐姓埋名将近十年。我不惜厕身为仆,更令你违心嫁给曹执那个混蛋,咱们也算是对得起师父他老人家了,何苦再把自己的性命莫名其妙陪进去?”

司徒宛哼道:“要我也学你这般贪生怕死,背弃师门么,办不到!孙奇武,你不必多说,滚吧!”

林熠闻言思忖道:“想不到这司徒宛比她师兄有骨气多了。不过这些话现在全教洞外的曹执听去了,这位一门心思要继任太霞派掌门的仁兄,发现自己后院起火,不晓得会是怎样的反应?”

那曹执着实沉得住气,依旧隐身在花草丛中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而洞中的两人心情激荡,无暇旁骛,居然仍未发觉有异。

孙奇武低声下气道:“好妹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想教你和胤儿及早离开曹府避难,又岂是让你背叛师门?你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该顾全胤儿的安危吧?一旦五行魔宫来袭,区区曹府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可怜胤儿偌小的年纪,如何躲得过这场杀戮?”

他再三提及曹胤,果然说中司徒宛的软肋。

司徒宛口气软和了一些,说道:“那你又想怎么办?我若带着胤儿随你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曹府,师父一样不会放过,天下之大却有何处可以容身?”

孙奇武见司徒宛意动,兴奋道:“只要咱们能取着破日大光明弓,还有何好怕的?”

司徒宛反驳道:“你说得轻巧,咱们在曹府待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查到一鳞半爪,急切之间,到哪里去找破日大光明弓?”

孙奇武回答道:“我已想过,曹子仲死前必定会对此事有所交代。当时曹彬正在外行镖,只有曹执留在府中,说不定,咱们能从他身上寻找一些线索。”

司徒宛冷笑道:“他整日稀里糊涂,怕连破日大光明弓的名字都没听过。我看你也是一般糊涂,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孙奇武并不气馁,道:“也许,咱们看低了曹执,他是有意在装糊涂呢?”

司徒宛断然道:“不可能,我与曹执九年夫妻,他岂能瞒得过我?”

孙奇武大失所望,低哼道:“没用的蠢材,早知如此就不该让他活到今天!”

猛然洞外有人愤然冷笑道:“九年夫妻,九年夫妻!夫人,你们当真好手段!”

孙奇武和司徒宛大吃一惊,齐齐望向洞口,就见曹执脸色铁青缓步走近,两眼喷火,神情复杂难言。

孙奇武目光闪烁射向洞外,曹执徐徐道:“姓孙的,你放心,这样的丑事,曹某还没脸到处宣扬,外面没有别人。”

孙奇武心神一定,毕竟一个曹执无论如何也奈何不得自己。只是他与司徒宛接下去的如意算盘,恐怕拨不响了。

司徒宛道:“你、你怎么会来这儿?这时候你不是该在静室打坐吗?”

曹执怒道:“打坐?我要不是假装去静室打坐,又焉能亲耳听到这场好戏?你们把曹某当傻瓜,不错,我曹某是做了九年的傻瓜。

“可年前金牛宫夜袭曹府,你们两个被人家在洞里逮个正着,我那时就心生怀疑。只是没有证据,我又万万不能相信自己相处九年的老婆会背着我偷人,所以我只能假装一无所觉。

“司徒宛,我曹执素来对你言听计从,百般宠爱,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司徒宛低头答道:“你待我和胤儿都很好,是我对不起你。”

曹执道:“难得你还知道对不起我,这小子贼眉鼠目有哪点好,你居然舍弃廉耻与他私情火热,你还要脸不要?”

孙奇武冷喝道:“曹执,你说话嘴里放干净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曹执此刻已知孙奇武和司徒宛皆乃天都派的弟子,自己势单力薄远非对手。然而耻辱与愤怒两相煎熬之下,他岂肯低头,昂然道:“怎么,你们做得曹某就骂不得?老子偏要说,司徒宛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

他后头的话尚未出口,一股劲风涌到,压得胸口窒息难耐,原来孙奇武按捺不住,挥掌拍向曹执,口中低喝道:“我杀了你!”

司徒宛叫道:“不要!”凌空打出一道掌风,两股掌力“砰”的相撞,在石洞中爆发出沉闷的轰鸣,罡风激荡消散,震得曹执立足不稳,趔趄退到石壁。

孙奇武收掌愕然道:“妹子,此人留不得,你为何不让我杀他?”

曹执也叫道:“贱人,老子不需你假惺惺的来救,有种你们便杀了我!”

三个人各有顾忌,说话的声音都尽力压低,是以看似动静颇大,实际上却并未惊动其他人。

司徒宛幽幽一叹,低声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与孙二都是天都派门下弟子,当年下嫁曹府也并非自愿,乃是遵从师门旨意,不得已而为之。”

曹执呆如木鸡,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量,颓然倚靠石壁,喃喃道:“我不相信,你在骗我!天都派是正道名门,岂会做出这种事来?”忽然精神一震,道:“是不是因为我常年在外行镖,无意冷落了你,你才和孙二─”

孙奇武冷笑道:“放屁!我和司徒师妹自幼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若非天都派棒打鸳鸯,选定她卧底曹府,打探破日大光明弓的下落,哪里轮得到你这只癞蛤蟆?”

他既投身金牛宫,对天都派已无顾忌,以往积压的怨愤也油然爆发,继续骂道:“什么名门正道,为了一把破弓,竟硬生生拆散了老子和师妹的大好姻缘,把她像个丫头似的卖入曹府,我操他天都派的祖宗十八辈!”

司徒宛哀声道:“二哥,你别骂了。师父他老人家对咱们总有养育再造之恩,况且嫁入曹府前,也曾征询过小妹的意见,是我为报师恩才主动答应的。”

孙奇武嘿嘿道:“那也叫征询你的意见?你当时若不答应能过关么?”他越说越气,狠狠一拍石壁,道:“这些年来你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每回我想着你强颜欢笑对着曹执那个混蛋,心里就像针扎似的一样疼痛,恨不能把他剁成肉泥!”

曹执哈哈笑道:“报应,报应!你们这对狗男女自作自受,怪得了谁?”

孙奇武怒道:“姓曹的,你得意什么?不知不觉做了九年冤大头不说,还替人家养儿子。我换作是你,早一头撞死,趁早投胎。”

曹执宛如被人猛地卡住脖子,笑声戛然而止,怒嘶道:“你胡说,胤儿是我的儿子,胤儿是我的儿子!”他连着重复两次,仍无法掩饰住话音里的惊恐。

孙奇武大感畅快,冷冷道:“你的儿子?哈哈哈,别做梦了!我师妹和你同床异梦,焉能为你这混蛋生儿子?

“说起来孙某该当好好谢你才对,多亏你替我把胤儿抚育长大,整日当作宝贝捧在手里,便宜了我这做亲老子的─”

司徒宛叫道:“孙奇武,你别再说了!胤儿的事,何苦告诉他?”

孙奇武哼道:“我为什么不说,他刚才躲在外头,多半也已听到了一些。这个秘密老子闷在心里八年多,今天能当着这个龟孙子的面说出来,实在是痛快得很!”

曹执哀求般地望向司徒宛,脸上血色退尽,嘴唇不住颤动。他委实想不到,和自己结发多年、宠爱有加的妻子,居然会做出这等男人最不能容忍的丑事,而令他引以为豪的宝贝儿子,居然是人家的。

他蓦然跃起身形,吼叫道:“我杀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冲着孙奇武合身扑来。

饶是孙奇武修为远高过曹执,也被他狰狞疯狂的模样吓得一惊,不由自主往侧旁闪躲,袖口教曹执的右手“呲啦─”扯下半截,孙奇武恼羞成怒喝斥道:“姓曹的,想死老子成全你!”

曹执悲啸道:“我早就不想活了,咱们今日同归于尽!”双爪不成章法抓向孙奇武。

只听“砰”的一响,孙奇武一掌击中曹执胸膛。

曹执直飞而出,背脊重重撞到石壁,心脉碎裂七窍流血,如一滩稀泥般软倒。

司徒宛花容惨变道:“孙奇武,你这是在做什么,谁让你杀他了?”

孙奇武余怒未消,忿忿道:“这笨蛋留着也没啥用处,只会坏事,不如一掌毙了干净。”

司徒宛不理孙奇武,奔到曹执近前俯下身子,见他目光空洞,气若游丝,大罗金仙也难以撘救。

见司徒宛来到近前,曹执呆滞的眼珠动了动,眼巴巴地盯着司徒宛,努力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微弱断续的问道:“告诉我实话,胤儿是谁的儿子?”

司徒宛回头看了眼孙奇武,低下头在曹执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

曹执的眸子里点燃一簇奇异的光彩,嘴角露出舒心欢畅的笑容,问道:“你没骗我?”

司徒宛点点头,轻轻道:“我骗了你九年,如今你已将死,我可再不要骗你!”

曹执猛然从喉咙里爆发出笑声:“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陡然断落,握着司徒宛的手也无力的垂到地面。

孙奇武漠然注视,问道:“他死了?”

早在曹执出手前,他已悄悄祭起一道灵符将洞口封死,不虞里面的声响外泄。否则方才闹出偌大的动静,曹府中守夜的弟子早该知觉。

司徒宛缓缓替曹执合上双目,回答道:“你不该杀死曹执,他不过也是个自始至终蒙在鼓里的可怜人而已。”

孙奇武皱眉道:“多一个人知道咱们的事情,就多一份麻烦,既然咱们已决意脱离天都派,杀了他又有什么打紧!只可惜,破日大光明弓的下落,这下可真有些棘手。”

他见司徒宛默立凝视曹执没有回答,明白她正气自己对曹执痛下杀手,嘿嘿一笑走到司徒宛背后,用手搭住她的肩头,说道:“好妹子,莫要生气了。你也看见,是他先凶巴巴的扑上来要杀我,我不得已才出手自卫。”

司徒宛幽幽一叹,转向孙奇武。

孙奇武顺势将她揽入怀中,笑问道:“方才你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让这小子回光返照,还连声叫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