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04节

剑谍_第104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0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司徒宛低声道:“你真的想知道么,听了不后悔?”

孙奇武没有察觉到司徒宛话语里的异样,笑道:“我听了为何会后悔?”

司徒宛嘴唇贴近他的耳朵,一字一顿道:“我告诉曹执,胤儿不是你的,我会为他报仇!”

孙奇武闻言顿觉不妥,胸口一痛,一柄匕首已经深深扎入。

    他惊骇欲绝,大吼推开司徒宛,瞠目叫道:“为什么?”

司徒宛踉跄跌倒在地,仰头望着孙奇武凄然笑道:“你杀了他,我只有杀你。”

孙奇武守住最后一口元气,拔出匕首,双眼充血恨恨道:“你居然为了这个笨蛋杀我,你这水性杨花的贱人,我宰了你!”颤颤巍巍走向司徒宛,胸口的鲜血喷涌而出洒溅一地。

    

司徒宛静静伸开双手,挺起胸膛,闭上眼睛道:“二哥,你杀吧!”

孙奇武一听司徒宛又唤自己

    “二哥”,一腔的怨毒愤怒立时泄去,滴血的匕首闪着寒光无力落下,苦笑道:“罢了,你……”



    “叮─”匕首坠落,孙奇武如应斯响,身躯朝后倒去,摔倒在曹执的双脚旁,气绝身亡,端的是死不瞑目。

    

司徒宛依然静静坐在冰凉的地上,面前横倒着两具男人的尸体。

    

她没有歇斯底里叫喊的冲动,也不带丝毫的表情,只是眼眶中的泪水悄然无声的滚滚流淌,一滴滴渗入土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有个沙哑的声音问道:“夫人,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司徒宛麻木地扭转头,看到一身黑衣蒙面装束的林熠。

    司徒宛笑了,泪水却涌出更多,喃喃道:“这样的事情,有谁能帮忙?”

林熠看着她凄迷茫然的眼神,暗自一叹默然无语。

    的确,遇上这种事,纵然是神仙佛祖,也同样无可奈何。

他开始有些同情这一女二男,说到底,这是三个为他人利益角逐陪葬的牺牲品。

    

曹执固然可悲,然而司徒宛和孙奇武就真的快乐么?从一开始,便已注定了悲惨的结局。

    

司徒宛似乎对林熠的出现毫不介意,仿佛这世上已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再波动她的心情,缓缓说道:“你是不是也在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等林熠回答,她自言自语的继续道:“我也不晓得,也许是因为我觉得欠曹执的太多。他虽然没用得很,但一直待我很好,从没对我说过半句重话。我知道,他是真心的,即使为了我要他去死,他也不会皱一皱眉头。



    “可我却始终在骗他,还偷偷背着他和二哥藕断丝连。我原本以为这样同时拴住两个男人的心,实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哪里明白老天的惩罚会来得这么快?”

她忽然低低笑出声来,神态半是疯狂半是压抑。

    不理林熠站在身后,慢慢爬到孙奇武的身边,用手轻抚他的脸颊,低诉道:“二哥,你听到了么,这是老天爷在惩罚咱们。我是个坏女人,从嫁入曹府的那一天起,我就注定要对不起你们两个。



    “我亲手杀了你,你一定恨我吧?可你毕竟没有杀我,你还是舍不得下手啊─”

她的手沾上了孙奇武胸口未干的鲜血,却只自顾自说道:“我们骗了曹执不假,但我也骗了你,骗了你们两个九年!胤儿的确是他的儿子,起初我并不情愿,但到后来我已离不开他,也离不开胤儿了。



    “我要哄你欢喜,怕你伤害了曹执;我又要哄曹执的欢喜,因为我离不开他,我真的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坏女人。



    “现在你杀了他,我又为了他杀了你,你……你们两个在泉下有知,是不是都十分不甘心呢?”

她轻言细语又颠三倒四地诉说着,就如同在和孙奇武与曹执聊天一般,蓦地她咯咯咯咯大笑起来,直笑到嗓音嘶哑,边笑边道:“不甘心又怎样,二哥,我这辈子爱你多些还是爱他多些?



    “我其实也说不清楚,可现在这还有什么关系么?只要我一直陪着你们两个就足够了─”

林熠低喝道:“夫人,莫要自寻短见!”探手向司徒宛抓去。

    

但依旧晚了半步,司徒宛早握住孙奇武坠下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插进胸膛。

    

林熠扶住她的身子道:“夫人,你何苦如此。你有没有想过,你也去了,小曹胤怎办?”

司徒宛的眼里闪烁着悲伤的光彩,摇头道:“还是一起死了的好。只有我们都死了,我师父才不能因为我们的过错,再追究我的孩儿什么!毕竟胤儿只有八岁。”

林熠低头望向她的胸前,那把匕首连柄没入,东帝释青衍的九生九死丹也已无济于事。

    毕竟,传说中起死回生的灵丹也许只有天上才有。而对于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来说,即便救活了又能怎么样呢?

    

司徒宛身子猛烈一颤,低低呻吟着喘息道:“他们……在叫我。你能不能答应我,永远不要再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我不想再有人来打扰我们。”

林熠沉声道:“我答应你。我会将你们三人合葬在一处,曹胤也会交由他的大伯照料。你放心去吧!”

司徒宛松了口气,美丽的嘴角逸起最后一抹微笑道:“这就好,胤儿,娘管不了你啦,今后你要当心─”言罢阖然而逝,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慢慢跌落。

    

第七章洞玄

半个时辰后,林熠将三人的尸身埋葬在假山洞底。

    他没有竖碑,只用几方青石对垒其上,聊作标志。

在这里,将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打扰,也不会有谁知道自己立足的地方,埋葬着三个恩怨纠缠半生的男女。

    

他默默伫立在青石堆前,感慨不已。

曹执也好,司徒宛和孙奇武也罢,其实不过都是受着命运摆布的棋子,最终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这冥冥里的天意,究竟为何,视万物如刍狗,漠然将一草一木尽收眼底,却又那样的袖手旁观。

    

他抬起头,透过山石间的缝隙仰望苍穹,想知道云端的尽头,天幕的背后,是否真有那么一双眼睛,无情的关注人间。

    就像坐在戏台下的观众,悠然欣赏着一出出的悲欢离合,杀戮仇恨。

而自己,是否也是那么一颗无力改变任何命运的棋子,在浊浊乱世里载浮载沉,试图挣扎着去找寻那永不沉没的扁舟?

    

这便是天道么?有谁能够给自己一个信服的解释?

记得他也曾问过恩师玄干真人同样的问题,师父沉吟半晌才微笑着回答:“假如我也知道,岂不早已羽化登天,何苦再踯躅凡尘,经历苦劫?”

而北帝雨抱朴,对于何为

    “天道”,他的回答是:“道不在天,道在人心;道不在心,道在虚无。天道为无,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林熠也不晓得该问谁。

    

此刻的他依旧沉浸在刚才发生的惨剧中,静静望着第一缕晨曦穿越岩石的缝隙,洒照进幽暗的石洞。

    

忽然,洞顶缝隙处的一个奇怪现象,牢牢吸引住他的目光:这道山石合成的间隙曲曲折折,与自己脚下的路径遥相呼应,看似随意而为,但隐隐约约分明显露出一种规律。

    

所谓心灵福至,林熠略一思忖,举步走向山洞深处,四十九步之后他站到了山洞的尽头。

    如果加上从洞口到青石堆的距离,约该常人的五十步,难道这仅仅是巧合?

    

想到曹彬说过,这座假山所在之处,原先是一座小亭,后来被曹子仲下令拆了,才筑起此山,而所有施工图纸都分成数段,完工后付之一炬,化为灰烬。

    

林熠久久仰视洞顶,灵台油然浮现起一个仿佛用晨曦之光勾勒的

    “玄”字。

不错,这座假山洞里的路径虽然上下交错、幽长曲折,连成一体,却不正是一个巨大

    “玄”字么?

林熠心有明悟,喃喃低语道:“洞玄、洞玄,原来竟是这么一回事!”

他凝目打量半晌,缓步走到山洞尽头的一方石壁之前。

    这面石壁色泽透着银白色,方圆三尺多些,朝内陷下,形成一片光滑的凹坑。

    

林熠将右掌嵌入石坑,手心劲力轻吐,石屑

    “簌簌”震落,徐徐露出一幅赤色的符印图案。

他收回右掌,冥想存思口中念动真言,左手捏作法印虚指,指尖吐出一簇殷红光芒笼罩符印。

    

借着法印的灵力,林熠的心绪与石壁上的符印图案渐渐融为一体,聚精会神的观测着其中的变化与玄机。

    

半盏茶时分,符印

    “叮”的轻响,映射出一蓬银光,却如火烛般微弱,忽闪忽暗,向外冒着一丝丝银白色光雾。

    

林熠嘴角露出一缕轻快笑容道:“不过是在‘昊天阳钧符’中加入了六仪之变,牵一发而动全身,也不见得有多玄妙,看我来破了你!”右手食指在符印的六个尖角上依次虚按,左手换作

    “破山印”,“砰”的按在符印中心。

符印

    “嗡”的镝鸣,光晕如花般盛绽,照亮石洞。突然从林熠脚下站立的泥地里迸射出六道银白光柱,顷刻将他的身躯完全笼罩。

    

林熠一怔,心里暗叫道:“哎哟,不好,中公老儿的诡计了!”

不等他提气抽身而退,眼前亮白一团的光芒大盛,刹那间失去了视觉。

    

但这仅是极为短暂的一瞬,很快白光褪淡,林熠的视力与灵觉又恢复了正常。

    

然而他的对面已不再是那方冷冰冰的石壁,一条雪白玉石铸就的甬道在脚下铺展,每隔一丈石壁上都镶嵌着一盏青铜油灯,发出昏黄的光晕。

    

甬道幽长,尽处飘浮着一蓬墨绿色的诡异光雾,缓缓的旋转流动。

    林熠功聚双目,却依然无法穿透绿雾,看清其后隐藏的是何景象。

白玉石一方方错落有致的向内延伸,连头顶上的天花板也是一方浑圆如玉的巨大玉石铺架而成。

    左右两侧与地面上的每一块玉石,都是五尺见方,晶莹剔透。

铺设甬道,当然是为了让人从上面走的,然而林熠直觉里总感应到隐藏在这些平静玉石之后,似乎暗伏着某种冰冷的杀机,这条玉石甬道只怕并不好走。

    

林熠回过头,背后也是一面银白色的玉石,平滑如镜,隐隐约约流动着光辉。

    

他知道自己破解了公揽月在假山洞中设下的昊天阳钧符,不料同时牵动暗藏在符印之后的传输法阵,将自己一眨眼间送到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未知深浅的所在。

    

想到这里,林熠不由懊恼苦笑道:“我这自作聪明的臭毛病总是改不掉,公揽月号称天下三大奇门遁甲宗师之一,他设下的机关符印岂是小儿科的玩意儿?如今陷了进来,想后悔却不知该往何处买药去。”

忽然白玉壁上一亮,现出一道模糊的光影,光影好似随着水的波纹在层层波动,令人只能看到一条模糊隐约的影子,林熠唯一能从飘浮的光影中感受到的,仅是对方投射到自己身上的森寒目光。

    

林熠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一跳,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诧异问道:“这虚镜成像怎么只有影子?公老头,你究竟是死是活?”

所谓

    “虚镜成像”,乃奇门遁甲中极为深奥的一门绝学,可将一个人的音容笑貌通过某种媒介传送,呈现在远在百十丈外的其他所在。

    甚至可将生前的影像留存封印,以待有人开启后蓦然浮现出来。

而此处的

    “虚镜成像”已被扭曲幻化成影,显然是被人刻意处理过了。

这门奇技林熠以前也只是在昆吾派的道家典藏中看到过,明白施术者不仅要具备精深之极的修为,更需借助法器媒介以及奇门遁甲之术才能发动。

    殊不料自己刚一闯入公揽月设下的禁地,就接受了他老人家如此高规格的招待。

    

水纹光影好似扭曲得更厉害了,一个声音响起道:“谁告诉你老夫便是公揽月,观止池的雁鸾霜么?”

林熠迅速镇定下来,嘿嘿一笑道:“你果然还活着,只不过装神弄鬼做起了缩头乌龟。那棺材里躺着的是谁?”

需知公揽月能够回答林熠的问题,显然在这面玉石镜壁之后隐藏着他的真身。

    只是他有可能在距离林熠不到数丈的某处,又或许远远躲在十丈百丈开外,却非林熠的灵觉可以侦知。

    

水纹光影道:“棺材里躺的自然是曹子仲了。老夫本是在此等候一位整整十八年未曾谋面的老朋友,你却要莽莽撞撞闯进来。也罢,就连你一并款待吧!”

林熠灵机一动,笑嘻嘻问道:“公老头,你等的那位朋友,可是个精擅五行魔宫各种绝技,身穿黑衣,面色蜡黄的中年人?”

公揽月显是一愣,回答道:“你晓得的还真不少。你到底是谁,为何扮作教书先生潜入曹府,是戎淡远派你来的么?”

林熠道:“在下和天宗毫无干系,更不曾见过天帝戎淡远。至于藏身曹府,实为避祸养伤,本也不知道曹府原来是你公老头的窝。”

公揽月冷笑道:“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你避祸养伤哪里去不得,偏生躲进曹府,今日又撞进老夫的‘玄映地宫’。你瞒得过曹彬,却骗不过公某。”

林熠一摊双手,无可奈何道:“所谓无巧不成书,你既不肯相信我也没法子。公老头,那颗藏在曹子仲体内的蜡丸,是你故意留下的吧?”

公揽月答道:“是又如何?嘿嘿,老夫有意留给墨先生的香饵,却让你着了先,可惜。不过你凭着蜡丸里的四字就寻到此处,可比外面那群笨蛋聪明了许多。”

林熠转转眼睛道:“他身穿黑衣,你便叫他做墨先生,我看他脸色蜡黄,不如就称他为黄先生?”

公揽月道:“他化名为墨先生,你化名为钱夫子,在老夫看来,两者有什么不同么?我等了他十八年,好不容易才寻到今次的机会,却被你无端端插上一脚!”

林熠大咧着嘴道:“放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