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09节

剑谍_第109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生如果读过他所著的《琴韵札记》,便能通晓原委。”

公揽月道:“姑娘强闻博记,老夫佩服。三位若歇息够了,便再往里请。”

“哢哢”机关轻响,主位后头的那排玉石屏风缓缓朝左右两面分开,露出背后一条甬道的入口。

在入口正中的地方,竖着块半人高、三指厚的黑色石碑,上面刻了百多行密密麻麻的奇异文字,碑沿四周镶嵌有暗红色花纹。

在石碑下方,是一尊玉女石雕做成的基座。这石雕女子年纪甚轻,容颜倾城,眉目间不怒自威。

她身躯平卧在地上,一手枕头,另一手将石碑拱卫托起,樱唇微张,如泣如诉,妩媚动人。

岑婆婆她老人家大风大浪见过得多了,当然不会把一个石头刻的美女放在心上。她一提龙杖,看也不看就从石碑旁走过。

容若蝶却在石碑前停了下来,林熠走在伫列最后,见状驻足问道:“蝶姑娘,你认识这上面写的碑文?”

容若蝶神情专注,点了点头回答说:“这是失传已久的上古梵文。”

岑婆婆回过身,奇怪道:“上古梵文?那这块石碑岂不成了万年古董!小姐,碑文上说的是什么,让你瞧得如此用心?”

容若蝶一面研读一面说道:“它好像是在说,上古的时候─”

她才说了个开头,石雕玉女的两只眼睛蓦然一亮,焕放出妖艳的血红光芒。

岑婆婆不假思索飞身挡住容若蝶,横杖于胸喝道:“小姐留神,这石碑有古怪!”

一股诡异莫名的力量从足底突如其来地升起,仿佛蕴藏着无限的怨毒和怒忿,令人不寒而栗。

岑婆婆的脚面上渐渐凝结起一层黑色薄膜状的物体,似乎还在不断向上侵蚀。再看容若蝶和林熠,情景与自己如出一辙。

岑婆婆虽然修为精深,但对这种旁门左道的诡术却所识不多,不禁骇然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熠沉声道:“咱们中了上古秘咒!”

他迅速伸手扶住容若蝶,同时把太炎真气汩汩输入她的体内。

但这滚滚仙家真气,居然丝毫也阻止不了诡异力量的侵袭,脚上的黑色薄膜越结越厚,逐渐化为一层石甲,并且升向小腿。

容若蝶不为所动,她的目光从岑婆婆的肩膀上穿越过,继续阅读着石碑上的梵文。

岑婆婆怒声道:“待我砸了这祸害人的妖碑!”挥舞盘龙杖,“轰隆”击在石碑顶上。

石碑上迸射起耀眼金光,盘龙杖高高弹起,岑婆婆震得双臂酸麻,身子连晃了几晃。

石碑却是纹丝不动,安然无恙。

短短瞬间,容若蝶已经阅读完碑文,只见她飞快地从头上摘下一支玉钗,钗尖轻轻往左手食指指尖一戳,顿时从伤处涌出一滴血珠。

“啪!”血珠准确的滴落进那尊石雕美女微启的樱唇中,旋即融入石隙里。

两瓣石雕的樱唇忽然泛起了一抹嫣红的血色,宛如涂抹了胭脂,分外娇艳,也说不出的诡异。

容若蝶足面上的黑色石甲“簌簌”剥落,体内的异感也随即消失。

岑婆婆和林熠照方抓药,各自将鲜血滴入石雕美女口中,也同样灵验。不久所有异状退去,石碑又恢复冷冰冰的模样。

岑婆婆心有余悸,问道:“小姐,你是从碑文里猜测到解除秘咒的法子么?”

容若蝶颔首说:“按照碑文上的记载,这尊石雕像上的女子,是上古一个神秘部落崇拜供奉的巫女,后来为了保护部落,和入侵的魔神同归于尽。死后魂魄不散,依旧守护着那片故土。”

岑婆婆对这巫女生出同情敬佩,火气消了大半,说道:“这么说来她也不是坏人,为何要在石像上种下这般歹毒的秘咒?”

容若蝶解释道:“秘咒是她死后,部落的长老们为纪念其功德,才故意为之。

“他们先是雕刻了这尊石像,又立下石碑,要所有从石像周围经过的人都献上自己的鲜血,向巫女魂魄祭祀祈福,否则就会被视作大不敬之罪,化为石雕,永远守护在巫女石像身边,直到亘古。”

岑婆婆咋舌道:“一群疯子!还好小姐认识上古梵文,不然咱们三个岂不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石像的祭品?”

林熠嘿然道:“公老头把这尊石像放在甬道入口,就是想不费吹灰之力,把我们都解决了。真要如此,咱们可都成了替人挡灾的冤大头。说到底,公老头各种匪夷所思的布置,原本都是为那位墨先生准备。”

岑婆婆一怔,诧异道:“谁是墨先生?公老儿为何要对付他?”

林熠简略的把墨先生的来历叙述了一遍,容若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时候不早,我们走吧。”

三人顺着甬道前行,林熠走出没多远,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那座孤零零伫立在入口的石碑一眼,却发现本已熄灭的石像眼睛忽又亮了起来,然而四周空无一人。

他微感奇怪,岑婆婆和容若蝶脚步不停,已走到甬道的出口,里面传来公揽月高声的大笑。

林熠精神一振,赶紧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出了甬道,是一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巨型石窟,方圆足足百多丈。周围有若干造型相同的甬道相连,洞顶更是高达二十丈。

在四周凹陷的石龛中,错落有致的陈列着数以千计的古玩珍品。珠光宝气把幽暗阴森的石窟映照得雾光绰绰,亮如白昼。

公揽月一袭紫色长袍,背负双手,傲然屹立在对面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居高临下俯瞰三人。

他依然装扮成曹子仲的相貌,但林熠明白,真正的曹子仲已经死了,而且就是死在了公揽月的手里。

可说,如今曹府上下的危难,乃至曹执之死,都是公揽月一手促成。

因此,林熠对他毫无好感,而在他身畔还有位于这点上志同道合的岑婆婆,已经率先发难道:“公老儿,咱们今天总算又见面了!”

公揽月一惊,疑惑道:“老虔婆,你我什么时候有见过?”

岑婆婆凄厉大笑,说道:“贵人多忘事,难道你已经把十九年前逆天宫的旧事,忘记得干干净净?”

公揽月身躯陡震,难以置信的注视岑婆婆,失声道:“你是祝雪鱼!”

林熠闻言不觉感到身上一阵恶寒,没想到尊容丑陋如岑婆婆者,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动听名字。

他早已隐约猜到,容若蝶和岑婆婆与魔圣聂天必有关联,反而对此并不吃惊。

公揽月叹息道:“当年老夫见到夫人时,你尚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绝色丽人,为何短短十九年竟会变成这样,委实判若两人!”

岑婆婆恨声道:“老身中了赤烈横的‘三丈无名火’,面目尽毁,九死一生。后来虽得东帝释青衍肉骨再生,却也变成这般模样。”

公揽月唏嘘道:“夫人能逃过逆天宫大劫,已属不幸中的万幸。你今日此来,是想向老夫讨还破日大光明弓和半卷《幽游血书》的么?”

岑婆婆冷冷道:“老身只是护送小姐来此,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

公揽月一愣,即刻醒悟道:“姑娘姓容,令尊可是魔圣三大弟子之一的宁道虚?”

容若蝶回答道:“晚辈这些年来为避强仇,唯有随家母姓容。先父正是宁道虚!”

公揽月问道:“你娘亲呢,为什么这些年一直听不到她的消息?”

容若蝶神情黯然,说道:“家母当年从逆天宫破围而出,已动了胎气。兼之思念先父日甚,产下晚辈不久便撒手人寰,驾鹤西归。”

公揽月沉默片刻,道:“此后都是祝夫人在照料你么?”

容若蝶点点头。

公揽月不解道:“那你如何能通晓奇门遁甲,认识上古梵文?”话一问出口,顿时醒悟道:“是了,你的师父是东帝释青衍,也只有他能够调教出这般的弟子!”

容若蝶谦逊道:“晚辈愚钝,只学到恩师学识的皮毛,让公老爷子见笑。”

公揽月哼道:“仅是皮毛吗?果真如此的话,老夫岂不是望尘莫及?”

岑婆婆深受释青衍救治之恩,立刻接口道:“那是当然。东帝才学浩如烟海,自是比一些半吊子水晃荡的鼠辈强胜许多。”

公揽月眼里寒光一闪,按捺住怒火道:“祝夫人,老夫景仰魔圣聂天,又同情你的遭遇,才一再的谦退客气。你别顺风扯帆,得寸进尺!”

岑婆婆哪里会把公揽月的警告放在眼里,哈哈笑道:“你潜入逆天宫偷盗了魔圣三宝,还有脸说自己景仰魔尊,老身都替你害臊。”

公揽月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十九年前逆天宫大变,纵使老夫不出手,它们迟早也会落到别人手中。”

容若蝶说道:“公老爷子,晚辈正是想知道,你当年潜入逆天宫中的见闻。”

公揽月漠然道:“莫非容姑娘以为,老夫也参与了昔日逆天宫之变?”

岑婆婆讥笑道:“你纵有此心,只怕也不够资格与魔圣为敌。”

公揽月居然没动气,不胜感慨道:“你说的没错。要老夫潜入逆天宫里偷鸡摸狗或许可以,但直撄魔圣神威,与他当面对敌,老夫确实远不够分量。

“嘿嘿……可惜要对付他的人,也非正大光明的上门挑战,否则聂天何至于一败涂地?”

容若蝶道:“公老爷子见到过真正谋害魔圣之人?”话语里流露出不经意的紧张。

公揽月回答道:“也许算是有一面之缘吧。但老夫说了,姑娘恐怕仍会失望。”

容若蝶道:“公老爷子但说无妨。”

公揽月徐徐合上眼睛,许久不语,好似在追忆当年之事。

他悠长的一声叹息,低低的嗓音叙说道:“十九年前逆天宫之行,实是老夫平生最凶险的经历之一。而今想来,历历在目,恍然如新。这桩事情,还要从二十余年前,那个自称墨先生的人突然找上老夫开始说起——”

石窟里静悄悄,只有公揽月的话音在空旷里回荡。三人屏息凝听,等待迷雾揭起。

请继续期待剑谍续集

下集预告:

容若蝶竟然是魔圣弟子宁道虚之后,而岑婆婆当年更是曾经拥有花容月貌。但这一切,都因为十九年前逆天宫的一场惊变而发生改变。作为适逢其会的公揽月,在容若蝶相请之下,终于说出了昔日惊心动魄的见闻。

原来,在五大魔宫齐齐背叛魔圣聂天的幕后,果然还隐藏着一只不为人知的黑手。然而,隐藏在暗处的公揽月甚至连他的人影都没有看到,更无法猜测出他的真实身分,只知道他的名讳是─“龙尊”!

首部曲 第六集 潜龙出渊

第一章旧时恨

二十年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融入苍茫的岁月长河里,不过是缕平淡的涟漪。然而对尘世来说,却足可令青丝变皓首,令咿呀小儿变为轩昂青年。

公揽月也不知道墨先生找上自己,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却清楚的记得,那一年的隆冬暴雪漫天纷扬,将整个世界都覆压在一片白茫茫的颜色中。

墨先生黑色的长袍在朔风里飘荡,显得如此的醒目,如此的不协调。

墨先生似乎很了解自己的底细,开门见山地邀请他共盗魔圣三宝。

当确信来人传送入耳的声音,并没有被狂暴的寒风扭曲时,公揽月的第一反应,就是眼前这人一定是个疯子。

魔圣聂天是何等人物?一百余年前慑服五大魔宫,当世魔道第一高手。他的话,就是魔道的金科玉律;他的手,就是正道的索命请柬。

这样的魔道枭雄,公揽月敬而远之尚且不及,又岂敢摸上逆天宫夺其所爱,那简直和自杀毫无区别。甚至结局生不如死,远比自杀更加凄惨。

公揽月活得很滋润,他正在酝酿一个庞大的计画,要建造一座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地下宫殿,将自己大半生收敛的古玩字画、仙丹神器收藏起来。更要把自己满腹的奇门遁甲之学运用其中,一定要让人叹为观止。

有这样一个远大抱负的人,又怎会想要找死?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墨先生的提议,甚至连对方精心筹谋的方案,也一个字都没有听。

其实他是怕听了就会忍不住上钩。因为公揽月知道,对于一个成就堪称登峰造极的贼来说,能从逆天宫里哪怕偷出一盆花,都是前所未有的荣耀,况且是聂天珍而重之的魔圣三宝?

要说一点也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只是公揽月一向很有自知之明,因此他才比他的师父乃至大多数的同行,都活得长久一些。

可是墨先生并没有气馁,更没有放弃。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第三次、第四次不断的找上公揽月。

皇天不负有心人,等到第五次,公揽月终于给了他说出计画的机会。

墨先生只花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说完了。公揽月忽然觉得,疯子和天才的距离,其实仅仅隔了一层窗户纸那样的厚度。

这次,他依旧是毫不犹豫,同意和墨先生联手,这项大胆的计画实在是令他跃跃欲试,兴奋不已。

故事说到这里,祝雪鱼忍不住问道:“公老儿,他到底凭什么说动了你?”

公揽月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祝夫人,你可晓得干我们这一行的,干活的时候最害怕的是什么?”

祝雪鱼想也不想就答道:“还用说么,当然是被事主发觉,关门放狗。”

公揽月讪笑道:“说得不错!如果有一件仙宝,能将人的身影隐藏起来不被瞧见,那么即便是要出入逆天宫,是不是也会同样易如反掌呢?”

容若蝶神色一动,说道:“公老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