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11节

剑谍_第111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向外激射电光,打在石壁上立时轰击开一道深陷的大坑,周围岩石嗤嗤熔化向外扩散。

林熠耸然动容道:“遗浆烈蛇!”这种原本出没在冥海之中的旷古魔物,林熠从来只在昆吾派的典籍记载里见过图画。如果让它对上石棘兽,简直像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还好遗浆烈蛇只能存活在魑魅浆中,并以此为主食吸纳阴火菁华,修炼体内内丹。不然头疼的,可就不只眼下的林熠等人。

祝雪鱼闻言冲到洞口,紧张地握住盘龙杖,目不转睛凝视遗浆烈蛇。

这条遗浆烈蛇冲上半空,猛然转动身躯掉过头,向林熠对面的石壁掠去,残月形的尾翼在光雾里一闪而逝。随即就响起墨先生的长啸声,雾气剧烈翻滚,遗浆烈蛇亦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昂昂——”吼叫,显然找着了第一个倒楣的家伙。

祝雪鱼松了口气,说道:“幸好,它找上的不是咱们。”

林熠却是在望向脚下卷涌的魑魅浆,问道:“岑婆婆,你和墨先生适才对过一招。你猜那条遗浆烈蛇能否将他吞进肚子里去?”

祝雪鱼想了想,实话实说道:“恐怕不能,也许需要三五条这样的遗浆烈蛇才行。”说到这里,她陡然一凛,醒悟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鬼东西远不只一条?”

林熠笑嘻嘻道:“你瞧,第二条不是来了么?”到了这个当口,他反而松弛了下来。似乎是在抚慰祝雪鱼,接着说道:“你猜,它会是找上我们还是墨先生?”

谁知道祝雪鱼一反常态,凝重道:“林熠,小姐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你赶紧想个法子带她离开这里。老身死不足惜,你和小姐绝不能死!”

林熠愣了愣,道:“岑婆婆,这是我第一次从你嘴里听到如此教人感动的话。”

祝雪鱼一呆,然后“呸”的啐道:“小混蛋,你以为你说的话有多中听么?”

“昂——”

第二条跃出地底深渊的遗浆烈蛇亢奋咆哮,两对巨大的飞翼御风滑翔,在空中盘旋过一道弧线,向三人立足的石龛扑来。

两束锋锐的殷红电光,先于它席卷起的庞大罡风,准确迅猛的射向洞口。

这座石龛宽不到四尺,深不过半丈,完全没有闪躲的空间。林熠手疾眼快,施展出“手舞足蹈小八式”中的一招“顺手牵羊”,化爪为掌,起劲甫一接触两束电光,立即运转太炎真气一收即放,将电光往左右两侧的石壁上引去。

“喀喇——”

电光在坚硬的岩石上轰出两个触目惊心的大坑,林熠身躯微晃,朝后退了半步,才卸去惊人的余劲。

但双掌就如同给烙铁烤过,灼热难当,像是体内的血液也要被煮沸了一样。

第二章今夕意

“呼——”遗浆烈蛇左翼掀起一股狂飙,夹杂着雨点般的魑魅浆焰迫向石龛。

祝雪鱼佝偻的身躯猛然挺直,从她的背影里,林熠依稀中看到了当年那位丰姿卓越的魔圣弟子。铁木盘龙杖铿然挥舞,划出一道激昂的光芒击中狂飙。

砰然巨响之中,流光星散,祝雪鱼傲然地伫立原地,高声呼道:“畜生,再来!”

“轰——”遗浆烈蛇硕大的飞翼,撞击到石龛上方的岩石上。坚硬的石壁忽然成了酥软的泥沙,颓然崩裂,无数拳头大小的石块满天散落,甚至脚下的地面也在惊竦地剧烈战栗,发出低鸣。

遗浆烈蛇仿佛也被对手的傲慢激怒。它曾纵横万里冥海,几时受到过挑衅与蔑视。暴怒中,它探出一只尖锐的前爪,三根长枪一般的爪尖狠狠插向祝雪鱼身前,要将阻挡在石龛口上的这个白发老妇撕成碎片!

祝雪鱼右手按住盘龙杖顶端,扬臂挥出一溜银白色的冰魄寒光。

“叮!”一记切金断玉的清脆鸣响,冰心仙剑精准地斩落在遗浆烈蛇探出的正中那根尖爪上,而且正是它最为脆弱的两段指骨结合之处。

“噗——”腥臭而浓烈的淡金色血浆溅出,一段两尺长的遗浆烈蛇爪尖,被仙剑干净俐落地斩断。遗浆烈蛇攻势尽消,嘴里发出“昂昂”痛吼,仓惶舒展飞翼,向高空退去。

然而第三条更为粗长的遗浆烈蛇已从地底掠出,挟起摧枯拉朽的风雷之势,朝着石龛扑来。

祝雪鱼虽说仅用一招就迫退了那条遗浆烈蛇,但耗损的真气亦是不少,微微喘息咒骂道:“王八蛋,怎么全冲着咱们来了?”

林熠苦笑道:“也许连它们都懂得柿子要拣软的捏吧!”

遗浆烈蛇巨大的身躯一摆,骤然盘曲成弓形,亮出残月状尾翼,刺向祝雪鱼。

祝雪鱼拄杖横剑再硬拼一招,依旧寸步不退。遗浆烈蛇的尾翼回荡,张开狼牙吐出沾满粘稠液汁的血红长舌,犹如灵动噬人的软鞭,舔向祝雪鱼面门。

祝雪鱼右手仙剑挥洒,往遗浆烈蛇舌尖点去,口中喝道:“畜生找死!”

遗浆烈蛇厚重的长舌倏忽变软,一抖一卷裹住冰心仙剑剑身,一道炽热的精气沿着锋刃,压向祝雪鱼执剑的手臂。祝雪鱼微惊,吐气扬声攻出剑气,两股力量狭路激撞,玉洁冰清的剑刃顿时泛起夺目的亮红光芒。

灼烈的热力不断透过冰心仙剑传递入祝雪鱼体内,很快令她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燃烧起来,不由心中暗惊道:“这畜生好深厚的精气!”运劲扭转剑柄,欲以锋利的剑刃,割伤遗浆烈蛇舌苔。

孰知仙剑宛若落地生根纹丝不动,反而是遗浆烈蛇甩动头颅,扬起一股磅@大力,要将祝雪鱼从石龛里抛飞。

千钧一发之际,从祝雪鱼双肩上掠过四道紫色精芒,两前两后分袭遗浆烈蛇的飞翼。正是林熠打出的璇光斗姆梭。

遗浆烈蛇眼中爆出两束电光,“叮叮”击飞前排的两枚璇光斗姆梭,却来不及阻挡随后掩袭而至的另外两枚。

情急中,它猛力扇动飞翼,激荡起强劲旋转的飓风,企图震落这两枚璇光斗姆梭。

然而璇光斗姆梭犀利的锋芒犹如两柄尖锥刺透跌宕狂风,“吭、吭!”两声,依旧打中遗浆烈蛇左右两张飞翼。

璇光斗姆梭透翼掠出,卷裹着一溜淡金色血光。遗浆烈蛇负痛狂吼,松开卷舌,身躯朝下方沉落。虽非伤及要害,但也大挫气焰,更教它不得不暂且退去。

庞大的黑影刚从石龛口隐退,不远处又一条遗浆烈蛇昂劲嘶鸣,将周围熊熊跃动的魑魅浆吸食入口,场面煞是壮观。

祝雪鱼放声笑道:“蛇崽子开会,来多少,老身便杀多少!”

林熠却乘着这点空隙,目光在石龛中环视上下。

随着吸食入体的魑魅浆急剧增多,遗浆烈蛇的躯体开始鼓胀,头顶的蓝色角冠也逐渐转变为妖艳的暗红色,在幽蓝的光雾中忽明忽灭。

适才无功而返的两条遗浆烈蛇已明了同伴意图,展翅盘旋在石龛周边,口中发出狰狞的厉啸遥相呼应,声势骇人。

突然,那条遗浆烈蛇的角冠像风烛一样熄灭,“昂——”地巨大吼声惊天动地,从嘴里喷出一团澎湃翻滚的亮红色火云,铺天盖地压向石龛。

空气燃烧咆哮,火云中肆虐的魑魅浆经过遗浆烈蛇内丹的炼化,凝结成千百束露出狰厉獠牙的锋刃,朝着林熠和祝雪鱼排山倒海地扑袭。

林熠不晓得对面石龛里的墨先生是否也受到了同等的款待,但刹那间他几乎感觉到身躯里的水分都要被抽干蒸发,小小的石龛不啻是座人间熔炉炼狱!

他知祝雪鱼连挫两条遗浆烈蛇,真气损耗颇多,短暂的喘息尚无以恢复。当下左手五指凝捏成爪,每一记挥洒便弹射出五缕路线、力度迥异的指风,转眼编织成三道纵横交错、密不透风的无形罡网。

“砰!”火云前锋冲入石龛,却像头凶悍的巨鲨迎面撞进了一张罗网,被锐利的爪力分割切碎,攻势随之一滞。

然而后方的火云随即涌到,两股巨流汇合一处,终于将第一道罡网击碎。

分流成数十束的火舌,紧接着撞向第二道防御线,略作停顿亦告突破。

当最后一层罡网碎裂流散,庞大的火云已被切割成无数条亮红的束带,受到林熠爪力的引导不断相互撞击交织。

而狭窄的石龛口也阻挡住了大部分火云的涌入。真正能够突破到林熠身前的火云,不过十之二三。

林熠右掌徐徐推出,宛若正吃力无比的拖动着万钧沙石,正是“无往不利”中的第七种心法变化。

“轰——”蓄势已久的掌力将火云震得支离破碎,大半消殒。残存的部分亦禁受不住猛烈的冲击散出石龛外。

林熠的身躯弹石般飞退,重重撞到石龛尽头的岩壁,顺势把破入体内的火毒卸进山石。

岩壁“嗤嗤”冒起黑烟,像冰雪似的熔化,呈现出一个向内凹陷数寸的大坑。里面石浆交流,气泡“啵啵”炸裂,形成一个个蜂巢般的小孔。

珍藏在石龛中的一尊白玉坐佛,亦被炙烤得扭曲变形,一颗颗乳白色浑浊的浆水,好似汗珠淋漓滴落。而容若蝶则在祝雪鱼的全力保护之下毫发无伤。

林熠却突然兴奋地大叫道:“我明白了!”

他一直都在苦思冥想公揽月蓦然消失的方法,当目光再次扫过那尊坐佛的时候,终于豁然开朗,有了答案。

这座巨型的石窟中,每一个石龛里都摆放着一件公揽月毕生收集盗取的珍宝,惟独他自己站立的那个石龛空空如也。

这难道是巧合么?绝对不是!林熠顾不得身上气血翻涌带来的伤痛,一掌移开重逾千斤的玉石坐佛,目不转睛地盯着脚下。

被玉石坐佛压得微微下沉的地面上,赫然露出一道圆形的符印,想这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可爱动人的印记么?

林熠感觉到自己声音里满满的笑意,道:“找到了!”可他的声音却被一连串震耳欲聋的隆隆巨响吞没。

在上空盘旋的遗浆烈蛇长吼俯冲,用它硕大的残月尾翼,疯狂拍打石龛周围的岩壁,一块块已被高温烤酥的岩石纷纷碎落,滚入深不见底的火海里。

石龛恍若狂风暴雨中的鸟巢,摇摇欲坠。四周石壁逐渐出现一道道龟裂的缝隙,不断扩展延伸,雾濛濛的石末“沙沙”洒落,呛得人无法呼吸。

林熠大吃一惊,傻瓜都明白这条遗浆烈蛇的脑瓜里打的是什么主意。照这么下去,不需要多久,整座石龛就要轰然塌陷,林熠等人再无处藏身,将完全暴露在魑魅浆和遗浆烈蛇铺天盖地的攻击之下。

更加糟糕的是,刚刚才找寻到的符印亦会泯灭埋葬,好不容易显露的一线生机将重新关闭。

可眼下这些遗浆烈蛇连吃了林熠和祝雪鱼的大亏,竟也知道远远躲开石龛口只用巨尾轰击岩壁,根本不给他们短兵相接的机会。

祝雪鱼到了生死关头,忽然变得异常冷静,问道:“林熠,你是说,你已经找到了脱困的法子?”

林熠不断尝试解开符印的诀咒,头顶冒汗道:“但愿咱们还来得及。”

祝雪鱼默默而专注的望向沉睡中的容若蝶,眼神里露出眷恋与怜爱,语气平静道:“答应我,照顾好小姐,将她平安带回东海逐波岩,去找东帝释青衍!”

不等林熠回答,她扬声长啸掠出石龛,挥动冰心仙剑向遗浆烈蛇的巨尾劈去。

林熠措手不及,高声喊道:“岑婆婆!”

但祝雪鱼已经冲出石龛,冰心仙剑挟着主人义无反顾的执着与刚烈,劈落在遗浆烈蛇的尾翼之上。

“噗”巨尾表面破开一道血槽,榆树叶大小的赤色鳞片铮铮剥落。遗浆烈蛇痛吼摆尾,祝雪鱼横刀立马于石龛之外,大声喝道:“小蛇崽子,老身在此,岂容你们猖狂!”

这时聚集在石龛外的遗浆烈蛇已然增加到六条,齐齐被祝雪鱼触怒,张牙舞爪蜂拥而上,立意要把这老妇分食入腹。

祝雪鱼早将生死置之度外,自也毫不吝啬苦修而来的真气魔功。一剑一杖奋力而为,气贯长虹,一时间倒让六条遗浆烈蛇退避三舍,不敢直撄其锋。

但这显非长久之计,随着体内真气剧烈耗损,招式间的气势威力亦渐渐减弱。遗浆烈蛇瞧出苗头,转守为攻,气焰复又嚣张。

林熠艰难地克制住援救祝雪鱼的强烈冲动,不能浪费点滴工夫,更不敢有丝毫的分神,全力破解封印住传输法阵的灵符。

“叮——”一声清脆悦耳的低响传出,符印上的图案全部亮起,流动着微弱的光芒。林熠长出一口大气,晓得成功在望。

石龛外传来祝雪鱼的闷哼,尽管她刻意压抑,但仍然能够清楚送到林熠耳中。

她舍命挥杖,将一条正在冲向石龛的遗浆烈蛇头颅轰裂,可自己的背上也被另一条遗浆烈蛇的尖爪抓得血肉翻飞。

林熠念毕最后一句咒语,传输法阵在龟裂的地面上显形。他高声叫道:“岑婆婆!”跃向洞口,迎面一道猛烈而含着伤人锋芒的罡风,却将他硬生生迫退。

祝雪鱼奋尽全力用盘龙杖风把林熠挡了回去,血红着眼睛纵声呵斥道:“混蛋,滚回去。你也死了,谁来保护小姐!”

“昂——”一条遗浆烈蛇从左侧扑到,粗长的身躯由下而上缠绕住祝雪鱼的双腿,迅速向她的胸口攀升。

祝雪鱼眼皮也不眨一下,冰心仙剑深深扎入遗浆烈蛇弓起的背脊,一溜金色热血狂飙喷溅。

遗浆烈蛇凶性大发,拼命绞紧躯体,锋利的鳞甲嵌入肉里,割开道道伤口。

祝雪鱼浑身浴血,紧紧握着插入遗浆烈蛇体内的冰心仙剑,断断续续地说道:“快——走!”

遗浆烈蛇掉转过脑袋,张开血盆大口咬向祝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