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13节

剑谍_第113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2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5
轻发出梦魇中的呻吟与呓语。

林熠听她喃喃呼唤着爹爹和娘亲,还有已逝去的岑婆婆。偶尔的,居然还能够听到自己的名字,想着另外几位都已是作古之人,林熠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假如光阴逆转数日,林熠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像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和逆天宫的遗孤,在一座仿佛永无尽头出路的迷宫里相互依偎,耳鬓厮磨。

怀抱中的少女是如此青春动人,黑漆漆的甬道又是那样的充满诱惑。林熠却生不出丁点的荒唐念头。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带容若蝶活着走出去!”

只是,这出路,这生天,到底在哪里?

林熠静静凝视容若蝶的脸庞,沉睡中的她,似乎仍在忍受痛楚与悲伤的折磨,神情幽寂。

他低声念道:“九天之上诸仙诸神,若你们能听到我呼唤,就请你们将蝶姑娘平安地送回逐浪岩。假如你们真的缺少人的灵魂上天作陪,那就让我来吧!”

可能那些神灵有的时候真的会竖起耳朵,林熠的心头蓦然有了感应。有一团物事正迅速朝着自己站立的方向移动,似乎尚未察觉到他和容若蝶的存在。

林熠屏住呼吸舒展灵觉,向那物事奔来的方位探察。他已经可以肯定来的绝对不会是公揽月,否则决计不会如此的横冲直撞。

很快,灵觉接触到那团物事,居然是一头身高过丈、背上生鳍的魁猿,正朝这里飞速的奔驰而来。

这也是一种生活在冥海中的凶兽,浑身长满光洁的绒毛,依毛色不同,分支成若干种族。来的这头魁猿绒毛黝黑,乃是同类中最为凶猛的一支,俗称“炭猿”。力大无穷,嗜食肉类,不过动作稍嫌笨拙。

林熠满心欢喜,简直想抱住这头相貌狰狞丑陋的炭猿狠狠亲上一口。

这地方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炭猿。很可能它是公揽月豢养的魔物。活该倒楣,偌大的迷宫不偏不倚撞到林熠跟前,这真是感动了神灵,给他一盏求生明灯么?

林熠不愿太早惊动这头可爱的炭猿,收敛两人气息。顷刻,炭猿闯到距离林熠三丈远处,黑暗里它惊异的站直身躯高举双臂怒吼,似在发出它色厉内荏的警告。

林熠当然不会怕了一头炭猿。生机乍现,他心情也随之大好,哈哈一笑道:“初次见面,猿兄是想和我比比嗓门大小么?”

“嗷——”炭猿发出一记滚雷似的吼叫,巨灵双掌左右夹击,拍向林熠脑袋。

林熠闪身转到炭猿身侧,双手稳稳横抱容若蝶,飞起右腿,脚尖迅捷准确地点中炭猿腰眼。

此处正是炭猿的软肋之一,饶是林熠脚下留情不欲伤其性命,一股钻心的剧痛也令它痛吼跌退。林熠乘胜追击,身形腾到半空,围绕着炭猿的前后左右,飞快地踢出八腿,只把这凶悍的大家伙打得晕头转向,满眼金星。

炭猿的双掌拼命挥舞,想从空中把林熠抓下来撕成两半。可惜它的动作始终慢上一拍,徒劳的挣扎反抗对林熠构不成任何的威胁,眼中渐渐露出畏惧的光芒。

林熠见时机成熟,扬起左脚踹中炭猿胸口。魁梧的炭猿像座小山般仰面跌倒,林熠收身伫立,气定神闲地望着炭猿,笑问道:“怎么样,咱们还打不打?”

炭猿一骨碌爬起身,虽说它皮糙肉厚,可也禁受不住林熠一番腿攻,浑身酸疼早失去了凶焰,猛然转身向来时的甬道亡命奔逃。

林熠用灵觉锁定炭猿,不疾不徐跟在炭猿身后三五丈远。每当炭猿跑得气喘吁吁速度放慢的时候,林熠便追上去,照着这个倒楣蛋的屁股给上一脚。

两人一兽前后追逐了约莫有小半个时辰,炭猿拐过一道弯突然消失无影,而甬道尽头分明是条死路。

林熠停住脚步,就见不远处的地面上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坑道口,炭猿就是从这里钻入不见。他皱了皱眉,原来坑道高度不过两尺左右,正常人根本无法直立行走。那头炭猿则是手足并用,朝着另一头玩命爬行。

略一迟疑,林熠将容若蝶的娇躯和自己脸对脸的紧贴到一起,双手环抱她的纤腰,运起御风术头朝后,脚朝前掠入坑道。

尽管他竭力避免自己和容若蝶的肢体过分接触,但坑道内部凹凸不平,耳鬓厮磨在所难免。林熠只觉得容若蝶温香软玉的胴体紧紧压在自己身上,光滑细腻的面颊,与他的脸庞不断地产生细微动人摩擦。一口口兰香芳气近在寸许,避无可避地钻入他的鼻子里。

纵然十数年的玄门清修,也挡不住此刻的心猿意马,林熠连忙收摄心神,把注意力专注到前头的猎物上。怀中的容若蝶却渐渐有了反应,她的呼吸微微急促,两只手牢牢环绕在林熠的身后,脸庞似乎与林熠贴得更近了。

林熠险些心神失守,幸亏眼前一亮,两人已飞出了坑道。

林熠身躯在空中划了道弧线慢慢落地,却再也不敢这么脸对脸地抱着容若蝶,忙将她重新横抱到身前。

容若蝶双目紧闭,挺茁的胸口剧烈起伏,似仍在熟睡。林熠却分明看到她颤动的睫毛,只不过为了避免尴尬,不敢睁开眼睛。

她的娇脸红如朝霞,再笨的人也明白这绝不是火毒发作的效果。

林熠再不敢多看,举目打量四周。自己身处的,似是一间囚牢般的石室,长约三丈,宽不过一丈五,门口封印着一道灵符熠熠闪光。

炭猿虽然力大,也无法解开灵符,只好下苦力挖出一条三十多丈的坑道逃生。

透过光符,外面是一座巨型石厅,二十余间囚室里关押着数百头魁猿。

而在林熠置身的这间囚室里,魁猿的数量明显少了许多,包括刚逃回来的那头在内,只剩下四头炭猿一字排开在石壁边,对着自己和容若蝶怒目而视,龇着白牙“嗷嗷”地嘶吼警告。

林熠向那几头炭猿道:“诸位,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便不用再打了。”

那头吃过大亏的炭猿哪容林熠得了便宜还卖乖,向同伴一声招呼,仗着猿多势众围攻上来。

林熠抱着容若蝶闪展腾挪。为了让这些炭猿今后不再找自己麻烦,他有意立威,指东打西,“砰砰”连声中,踢得这群凶兽龇牙咧嘴,呜呜叫唤。

不一会儿的工夫,这群家伙尽数被放倒,不敢再扑上来。

林熠望着满地滚爬的四头大家伙,笑嘻嘻问道:“服不服,不服再打?”

炭猿喉咙里“呼噜呼噜”低吼,神情比方才老实了许多。

林熠径直走到灵符前细看,忽然听到怀中的容若蝶道:“这是‘玄蛛幻电符’。”

林熠一笑,问道:“蝶姑娘,你醒了?”

容若蝶垂下眼脸,微微点头。

林熠心头不争气地又生出异样感觉,赶紧问道:“你知道解符的诀咒?”

但容若蝶就被他横抱在胸前,林熠心口的跃动焉能逃过她的知觉?她宛如失去所有的从容优雅,把头埋在林熠的身前,蚊蚋般的声音应道:“嗯——”

林熠暗叫不好,再这么发展下去,自己非监守自盗不可。岑婆婆是托付自己将容若蝶送返逐浪岩,可没把她的终身也一并许了过来。

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不必说林熠和容若蝶肌肤相亲,同处暗室。仅是对方含羞带俏的娇媚神情,就足够教林熠底气不足,先自销魂三分。

他定了定神,解开玄蛛幻电符的禁制,囚室洞开。身后的四头炭猿齐齐举手欢呼,想越过林熠赶紧逃生,却又不敢。

林熠微微一笑,回头道:“诸位猿兄,还待在这里做甚,快走吧!”

四头炭猿冲到囚室门口,可看见其他囚室里嗷嗷乱叫着的同类,又停了下来。一头炭猿脸上露出哀求神色,指指那些囚室,猛地跪地向林熠指手画脚了一番。

林熠笑问道:“你是想让我把它们都给放了?”

炭猿连连点头,林熠心想道:“我一直想不明白,公揽月凭藉区区一人之力,如何能建造起偌大的地底宫殿,敢情是拿这些魁猿做了苦力。

“哼,我如今把这些魁猿全都放了,教它们能把公老头揪出来揍一顿才好呢!”

可他还是少想了一点,这儿关押的魁猿仅是当年建造玄映地宫时,公揽月驱动的所有魁猿中的一小部分。之所以工程完成之后,公揽月还不嫌麻烦的豢养着它们,只因偌大的宫殿需要经年累月的保养修缮,这些活总得有人来干。

当下林熠将囚室上封印的灵符解除,众魁猿上窜下跳欢呼雀跃,却没有一只立刻逃走,不约而同的齐聚到最左面的一间囚室外,眼巴巴地看着林熠。

林熠一愣,原来这间囚室乃是单间,里面只有一头高不过一尺的金色魁猿。尽管外头早已闹得猿声顶沸,可这位兄台兀自稳坐钓鱼台。

容若蝶浅笑道:“这是一头金猿,乃魁猿中的王者。它若不出来,其他的魁猿根本不敢独自逃走。”

林熠笑道:“我本以为是这些魁猿颇讲义气,才不肯舍下同伴逃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驾轻就熟的解开灵符,朝里招呼道:“王者老兄,你可以走啦!”

谁晓得金猿依旧稳笃笃端坐不动,林熠奇道:“你不想逃出去么?”

金猿伸出细长的手指,锋利的指甲在地面上“嗤嗤”划动,很快写成一行字。

林熠大为惊讶,凝目看它写的是:“我中了毒,要解药,不能走。”

原来公揽月要驱使这么多魁猿给自己干活,生出三头六臂也不够用。所谓擒贼先擒王,用毒药控制了为首的金猿,后头的事情他就无须操心了。

容若蝶微一沉吟道:“林兄,让我看看它中的究竟是什么毒?”

林熠应了,抱着容若蝶入内。

金猿见两人进来,立时生出警觉,眼睛里闪烁着戒备的光芒。

容若蝶温柔的安慰道:“猿兄,你莫要害怕。我是想替你解毒,把你的手递给我好么?”

纵然金猿是猿中之王,也消受不起容若蝶的温言软语,眼中的凶光顿敛,乖乖把右手送到容若蝶面前。

容若蝶玉指搭住金猿右腕,微微合目沉吟片刻,微笑道:“是‘丹顶荼蒿丸’,解决它轻松得很。”从袖口里取出一个瓷瓶,交给林熠道:“林兄,请你取出一颗让金猿服下。”

林熠既知她是东帝释青衍的得意传人,能有此手段自也见怪不怪。

金猿服下丹药后不消一会儿,猛地放出一个响屁。它再无刚才的王者风范,心急火燎跃起身,缩到角落里蹲下,只听得稀哩哗啦、叽哩咕噜好一通乱响。

林熠和容若蝶退出囚室。待金猿神清气爽站起身,满脸喜色手舞足蹈了起来。

林熠笑道:“好啦,大功告成。咱们也该找寻出口了。”

金猿忽然窜到两人跟前,以指书写道:“你们是不是在寻找地宫的出口?”

林熠大骂自己太笨,想这玄映地宫乃是借这些魁猿之手筑造,自己何必做了好人后再如无头苍蝇般瞎转一气呢?于是问道:“王者老兄,你知道?”

金猿摇摇头,写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带你们找到地宫的中枢。”

林熠喜道:“这就成了!”只要能找到中枢,以容若蝶的才智脱困绝非难事。

金猿走到众魁猿跟前,猛吼了几声。这突如其来的吼声把容若蝶吓了一跳,就见众魁猿露出诧异之色,纷纷嗷嗷回应,似乎是在争论什么。

金猿不理会它们的反应,又发出一记震耳欲聋的吼声。众魁猿立刻噤若寒蝉,纷纷跪地向金猿叩头,而后在各自头猿的统率下出一条甬道而去。

这么多魁猿逃生,秩序有条不紊,宛如行军一般,让人叹为观止。

林熠认真问道:“猿兄,你是要它们去哪里?”

金猿写道:“我令它们先回冥海,我带你们去找地宫的中枢。”

容若蝶轻咦道:“地宫内有路径通向冥海?”也难怪她如此震惊,传说中冥海乃俗世凡尘与冥界地府的分隔通道。但上古末期一场不为人知的巨大灾变之后,冥海的所在再无人知晓,也就再没人能够通过冥海进入到冥界中。

金猿用手写道:“我们就来自冥海,这座宫殿就是我们被个老头逼着造的。”

这时甬道外传来尖锐的嘶吼声,似乎冲出囚室的魁猿正在与人厮杀搏斗。

林熠一怔,问道:“猿兄,甬道外头难不成还有人守护?”

金猿翕动着小鼻头,不以为意地转过脑袋去,懒洋洋地写道:“是几条看守我们的飞鲨。没关系,一会儿就解决了。”

果然写完了这行字后,甬道里呼喝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林熠心中恍然,所谓的飞鲨,乃是冥海中一种类似鲨鱼的魔物,体积庞大,身插六翅擅于飞行。威力虽不如遗浆烈蛇,但较之魁猿仍厉害不少。

古语有之,好汉架不住人多,好鲨也顶不住猿多。数百头大小魁猿一拥而上,你一爪,我一口,区区几条飞鲨岂是对手。况且飞鲨没有听觉,给魁猿杀了个措手不及,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金猿跃到林熠肩上,“吱吱”一叫伸手指向甬道口。

林熠肩扛金猿,怀抱娇人走进甬道,就见不远处血流满地,几条飞鲨仅剩下尸骨残骸,七零八落的洒了一地,皮肉内脏早成了魁猿腹中的美食。

走了一段,林熠想起一事,请教道:“猿兄,你是否晓得哪儿能够找到清水和食物?”虽说容若蝶服食过九生九死丹,等闲三五日不吃任何东西也不会饿,但清水却不能不喝。

金猿在林熠头顶写道:“从这里向右拐,到第三条岔口再往左走,有一间石室,也许那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