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14节

剑谍_第114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9
里面有你要找的东西。”

两人一兽走近金猿所说的石室,推开石门,只见一堆堆高高叠起的坛子错落有致,塞满整座石室。

林熠用鼻子闻了闻,眉开眼笑道:“敢情公揽月把好酒都藏在了这里!”

但要找清水,可就难了,林熠不由犯了踌躇。

容若蝶道:“林兄,你不用再找水了,便拿这些酒一解燃眉之急吧。”

林熠没回答,以鼻代目走到一堆酒坛前轻轻放下容若蝶,让她靠着酒坛半躺半坐,然后拍开一个酒坛上的封泥,喜道:“米酒!”

第四章蝶吻

忽听到不远处又响起一串“咕噜咕噜”声,百忙中用眼角余光瞧去,却是金猿正抓着酒坛子狂喝起来。

没多一会儿三坛酒下肚,金猿的小肚子圆鼓鼓的凸起。它颇为得意地斜眼望向林熠,手里的空坛子却吓得“$铛”一声摔碎在地上。

原来不声不响中,林熠身边的空坛子东倒西歪,足足增加到七个之多。

金猿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向林熠竖起大拇指啧啧赞叹。

林熠放下第八个空坛,笑道:“猿兄你也不赖啊!”回过头,见容若蝶精神振作不少,明眸里重新有了神,心中喜慰,说道:“蝶姑娘,你可感觉好了一些?”

容若蝶点点头,忽然俏脸发红,低声呢喃道:“林兄,可否将小妹扶到角落里那堆酒坛的后头?”说着话,竟是声如蚊蚋,秀首低垂。

林熠呆了呆,醒悟到容若蝶遇上了正常人都会碰到的尴尬事。若是岑婆婆还在,自可方便许多。现在,说不得要由自己硬着头皮代劳了。

他把容若蝶抱起,送到酒坛堆后。金猿起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会儿之后,当它听到角落里传出窸窸窣窣的衣物微响,立刻穷凶恶极地捧腹大笑起来,兴许开心过头,一屁股坐倒在酒坛上,还接茬的大笑不止。

林熠瞪着金猿无可奈何。他管天管地,可管不了金猿哭笑放屁。更可恼的是这家伙突然跳起身子,当着林熠的面也来了个高山流水,把刚才喝下肚子的酒水释放了一大半。

干完了活儿,它还无限满足的伸个懒腰望着林熠,好像是在问:“你要不要也解决一下?”

林熠又好气又好笑,回头瞧见容若蝶双手扶着酒坛正吃力的走出,赶紧迎上去将她扶住。容若蝶羞赧无限,娇躯酥软无力倚靠到林熠身上,却又听到金猿大力鼓动双掌,像个顽童似的起哄添乱。

林熠气极,飞腿把一个空坛踹向金猿。金猿身形灵活,一跃躲过,明白林熠不过是和自己玩闹并未真个生气,扮起鬼脸跳到高高的酒坛堆上。

林熠警告道:“猿兄,你再胡闹,小心日后我从冥海里抓一头凶巴巴的母金猿来,让它好生整治你。”

金猿闻言竟真的一惊,立刻乖乖坐下,要多规矩有多规矩。但突然它又跳了起来,迅速写道:“有人!”

林熠一凛,已猜到来人十之八九应是墨先生。需知金猿认识公揽月,倘若是这老儿来了,金猿必不会写下“有人”二字,多半会直接点出对方身分。

林熠自知墨先生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而今身边还有一个容若蝶需要保护,一旦撞上凶多吉少。但墨先生耳目敏锐,自己或能躲过,容若蝶身上毫无修为,却是大为不易。

他心念急转,生出一个大胆念头,抱起容若蝶往角落里藏去,低声道:“蝶姑娘,事急从权,在下多有得罪了!”

容若蝶冰雪聪明,立时了解到林熠想法,头埋入林熠怀中,却没有出声拒绝。

林熠刚藏好身形,外头风声微动,墨先生已至门前。

他急忙俯头吻上容若蝶的樱唇,体内真气流转改以内胎呼吸。容若蝶娇躯一颤,俏脸如火紧紧闭起双目,身体又滚烫炽热起来。

那头金猿蜷缩在林熠脚下,居然亦屏住呼吸收敛生息,宛如一个久经训练的高手,倒让林熠心定不少。

却听门外墨先生蓦然止住身形咦了一声。林熠明白他是发现了甬道里两条飞鲨的尸体,生出疑心。但这个时候哪里有空去处理飞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石室外忽然变得寂静无声,林熠不敢用灵觉察探,以免惊动对方。但怀中玉人肌肤相亲,四唇相接,不需灵觉也能感受到彼此身上传递的热力与活力。

突然,甬道尽处响起公揽月熟悉的笑声道:“墨兄一路寻到这里,多有辛苦!”

墨先生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公揽月,还有什么花样尽管使出来罢!”

林熠听他的声音显然真元耗损颇剧,受了不轻的内伤。

公揽月道:“墨兄,再往前百尺,有一间陋室,破日大光明弓与半卷《幽游血书》俱都藏在那里。你若有兴趣,不妨随我来取。”

墨先生嘿然冷笑道:“你当我不敢来吗?纵是阎罗殿府,老夫也闯定了!”

公揽月高声道:“墨兄豪情兄弟佩服,请!”身形一晃率先向那间石室而去,墨先生紧随其后,风声渐远。

林熠松了口气,刚想放开容若蝶,舌尖却无意中碰触到一团香润滑软的物事。

林熠心神俱醉,再也把持不住,双臂一紧深深痛吻。

容若蝶的丁香小舌起初宛如惊惶无措的小鸟,无助的战栗瑟缩,但很快就融化在林熠滔天的男性气息中,作出热烈的回应。

一瞬间,两人浑然忘却身外危机四伏的天地,彼此相拥深吻。仿佛双舌化作比翼翱翔的鸟儿,缠绵盘桓,直上云霄。

林熠直感到自己的魂魄都将飘飞虚空,早已无法再保持内息的流转。但他和她沉醉在这片美妙的天地中,谁还会顾,谁还会想?

容若蝶矜持十九年的心扉,终于被这一吻开启。她那珍贵的少女芳心,突然间成为一望无垠的海,任由林熠尽情驰骋,尽情探索。

尽管惟恐公揽月和墨先生并未去远,两人努力的压制着。然而仅是如此,也已无限销魂,无限陶醉。

金猿眨眨眼,识趣的待在一边不做声。或许它突然感觉到,林熠先前的那个提议,其实也并不坏。

良久良久,唇分。容若蝶剧烈的喘息着,宝石瀑般的秀发凌乱不堪,星眸含情风情万种。她不敢看上林熠一眼,又把头深深钻进他的怀里,却无法隐藏起火热的幽香。

林熠苦笑道:“我实在不是个称职的护花使者,这差事今后再也接不得了。”

容若蝶猛然用力在林熠胳膊上掐了一把,小儿女的娇憨尽显无遗,半嗔半羞道:“全都怨你,倘若刚才墨先生和公揽月闯进来怎么办?”这话似是在埋怨,但细语温婉,更像是少女撒娇。

林熠忍疼道:“这可怪不得我,谁教你自动送到在下嘴里,你让我如何忍得住?”

容若蝶大窘,娇嗔道:“无赖!”玉手按在林熠胸口想坐起身,樱唇却再次擦到林熠的下巴上。两人均是初尝个中滋味,情浓似火,任何一点火星都会立即引起新一轮的狂风暴雨。

情不自禁地,四唇再次拥吻抵死缠绵,直到喘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容若蝶感到自己身体里的空气几乎被完全抽空,但有一种更加充实、更加甜蜜的暖流正在盈动发光,占据了整个身心。她慵懒地倚靠在林熠怀中,双手环抱在他的腰后,瞬间连灵魂都要融化了。

林熠低头,怜惜地低声道:“我把你的嘴唇也咬破了,疼不疼?”

容若蝶像个孩子似的俏皮一笑,说道:“你若真的愧疚,不妨让我也咬上一口,算作惩罚。”

林熠没有说话,俯下了头。容若蝶真的在他的嘴唇上用贝齿咬了一口,只是很轻很轻,轻得就像三月里的风拂过平原。

林熠叹息道:“这样的惩罚,我宁愿每天都有十次百次,也绝不叫多。”

容若蝶轻声道:“贪得无厌的家伙,还怕以后便没了机会么?”

林熠心头猛震,欣喜道:“你是说——”

他的话已无法说完,因为容若蝶用温暖纤秀的手指轻轻封住了他的嘴唇,微笑道:“人家都成了这样子了,你还要人家怎么做?”

两人忽然同时陷入了奇妙的沉默中,近在咫尺的目光永无厌倦的对视凝望,似乎想看清对方脸上每一寸的肌肤,还有那双眼睛里闪烁的火花。

许久之后,林熠问道:“蝶姑娘,公揽月和墨先生很可能就在距此不远的石室里大打出手,咱们要不要偷偷去瞧瞧热闹?”

容若蝶美目流波狡黠一笑,说道:“林公子,你说咱们该不该去瞧瞧?”

林熠一怔,立即想到了容若蝶改换对自己称谓的缘由,笑道:“是我错了,往后我便叫你‘若蝶’如何?”

容若蝶嫣然浅笑,双臂挽住林熠脖子,竟主动的抬身在他嘴上轻轻一吻,道:“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这次我便不罚你了。你在师门排行第六,往后小妹便唤你‘六哥’,好不好?”

林熠见她的才智已从适才的神魂颠倒中恢复回来,不由心道:“完了,我终是落入了这个小魔女的手心里,这一辈子怕也休想摆脱了。”

当下两人将衣发稍作收拾站起身来,林熠依旧把容若蝶抱在怀里,但其中况味已与先前大相迳庭。金猿跳到容若蝶身上,舒舒服服地靠在她掌心中养神。

接近那间石室,林熠低咦道:“奇怪,好像里面只有公揽月一个人。”

他小心提防,步入石室。

只见公揽月全身浴血,胸口衣衫破裂,赫然印着一道十字形淡金色掌印,面目狰狞奄奄一息,手中仍紧握着那晚格杀高滇所用的银白色魔刃化血飞镰。

在他身畔尚有一头噬血鳌守护,果不见墨先生。

周围一滩狼藉,几头噬血鳌的残肢断体血肉模糊,一圈玉石屏风上溅满鲜血。

仅存的那头噬血鳌充满敌意地向林熠低吼,金猿猛从林熠背后窜出,冲着噬血鳌“吱吱”厉吼,嘴里露出森森白牙,全身绒毛笔直竖起,泛出一圈刺目金光。

噬血鳌摇晃着巨头,露出畏惧之态,一步步向角落里倒退。金猿得意洋洋地松弛下竖立的毛发,双拳擂胸,炫耀地望向林熠和容若蝶。

林熠一笑,也不理会它,携着容若蝶向公揽月身前走去。

公揽月眼神涣散,微弱的声音笑道:“你们也寻到这里来了。”

容若蝶叹息道:“公老爷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墨先生在哪里?”

公揽月不以为然道:“成王败寇,不过一线之间。老夫不过一时大意,竟被他元神出窍偷袭成功。但他的肉身也让噬血鳌吞食,只能驾驭元神落荒而逃。”

林熠道:“你为什么不用破日大光明弓对付墨先生?”

公揽月苦涩笑道:“老夫虽身怀这魔圣一件半的宝贝,却如空坐宝山。你当我不想参透其中秘密么?可惜老夫殚精竭虑十九年,仍是一无所获,否则又何必孤注一掷、费尽心机引墨先生上钩?”

林熠恍然道:“你是怀疑,参悟破日大光明弓和下半卷《幽游血书》的钥匙,隐藏在上半卷的《幽游血书》之中?”

公揽月道:“但等老夫将墨先生引到这间石室之后,便晓得从前的猜测完全错了。如果他掌握了参悟破日大光明弓和下半卷《幽游血书》的秘密,没道理不借此来诱惑老夫,反而明显对老夫有忌惮之意?”

林熠问道:“公老头,墨先生到底是谁?”

公揽月呛出一口血,摇头道:“我不会告诉你们,哈哈,没想到事情真的越来越有趣了!不过你们两个也不必担心,他此次在老夫的玄映地宫中,肉身尽毁,真元大损,现下必定是在拼命找出宫的生路,好争取时间重塑肉躯。

“不过能不能找到,嘿嘿,就要看他的运气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又笑了起来,问道:“你们猜,他会从何处逃生?”

容若蝶心中早已猜到答案,但把眼光望向林熠。作为一个绝世聪明的少女,很清楚有时候把自己的光芒隐藏起来绝对不是坏事,例如眼前。

林熠回望了一眼容若蝶,眼神里的意思好像是在说:“你已经明白了是不是?”然后才回答道:“冥海!”

公揽月嘶哑着笑出声来道:“不错,冥海!那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幽冥鬼界,惟有人的魂魄与元神才能通行。所以,你们两位都不可能从这条路脱逃。

“嘿嘿,就算他能借助冥海通道离开玄映地宫,冥界魔物也要让他费尽真元。

“故此老夫敢肯定,没有一年半载的休养和灵草仙丹的滋补,他休想重出。”

林熠却听出了公揽月话语里的另外一层含意,冷冷道:“公老头,你是打算把我们两个也终生困死在玄映地宫里?”

公揽月眼里闪过一缕笑意,道:“闻弦歌而知雅意,昆吾骄龙,名不虚传。这座地宫连接外界的通道,已在墨先生一掌震碎老夫蜡像的时候完全封死,再不可能重启。

“容小姐,以你的才学同样也无法找到生路,你信也不信?”

容若蝶从容道:“我更愿意相信,宫中定然还有一条极为隐秘的通道可让人出入。因为公老爷子绝没有那种甘心与人同归于尽的气魄。”

公揽月嘿嘿笑道:“说得好,老夫的确从来没想到过与人玉石俱焚。故此的确你们在理论上还存有一线的生机。但老夫留下的那条通道,却是我这生最杰出的作品,绝不会有任何人找到。可惜我已是将死之人,不能再和容小姐赌上一赌。”

林熠哼道:“你自知将死,还要拉咱们两个来作垫背,才是真正的名不虚传!”

公揽月道:“哈哈,老夫死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