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16节

剑谍_第116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3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5
到酒窖。

“这八间石室以主体甬道连接,刚好环绕一圈把中枢石室拱卫在正中。”

容若蝶道:“从表面上看,这样的布置像是座九宫阵,但我偏看不出其中隐藏有丝毫阵法的变化。”

林熠宽慰道:“若蝶,暂时别想了,先在我怀里睡上一会儿再说。”

容若蝶点点头,拥着林熠用梦呓一般的声音低声说道:“小时候,我总不愿意午睡,岑婆婆便是这样把我抱在怀里哄着我,她哼唱的歌谣,到现在我还能清楚的记得:‘好狗儿,莫要闹;好猫儿,莫要吵;乖宝宝,睡着了——’”

林熠静静聆听,恍惚里好像自己也回到了童年时光,某个盛夏的午后躺倒在洗剑斋门前的大榕树下,听着满树蝉鸣,望着几位师兄烹茶对弈,四周静悄悄地充满生趣,不知不觉中便酣然进入了梦乡。

十年一梦,生死茫茫。如今流落天涯的他,此生很可能再见不到这样的情景。

从容若蝶翦水双瞳中,无声无息地溢出一滴泪珠。睡着了、睡着了,曾经轻唱着歌谣哄自己入睡的岑婆婆,她也熟睡了过去,只是永远不会再醒来。就算一千只狗儿在叫,一万只猫儿在闹——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思绪各自飞回到十年前碧浪滔天的东海深处,和白云缥缈的昆吾山巅,追寻着儿时的快乐。

当林熠从记忆里醒转时,怀抱中的容若蝶已然沉睡,嘴角挂着一丝恬静的微笑。

或许,在梦境中她正看到东海逐浪岩上满崖盛开的兰花,欢快地与岑婆婆奔跑追逐,把一串串银铃似的欢笑无忧无虑地洒向碧海青天,云霄尽头。

只是,玉颊上的泪痕犹在,失去岑婆婆的痛,深深地烙印在她心扉深处。

直到两个时辰之后,容若蝶才悠悠醒来,发现林熠一动不动地抱着自己,一双眼睛爱怜而专注地凝视在她的脸上,没有须臾移开。

金猿正儿八经地坐在两人腿边,低眉假寐,显得颇为无聊。

容若蝶甜甜一笑,说道:“傻瓜,你就这样一直抱着我,累也不累?”

林熠回以一笑,回答道:“这算什么,比起小时候师父罚我顶缸扎马步的待遇好多了。何况,静静地瞧着你入睡,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若蝶,你在冥教中究竟是什么身分,为何仇厉等人对你言听计从,恭敬有加?”

容若蝶道:“我只不过是受了巫圣之邀而已,并不受冥教节制。巫圣很早就想拉拢我师父结盟,对付五行魔宫和正道各派,故此才对我作出异常宠信重用的姿态。而我也希望能够借助冥教的力量,追查逆天宫之变的真相。”

林熠困惑道:“可咱们第一次见面时,彼此势同水火,你又为何要对我那么好?雨老爷子又为何不惜耗费真元替我洗髓筑基,甚至将他的绝学倾囊相授?”

容若蝶俏脸绯红,浅嗔薄怒道:“谁待你好了?”歇了一歇才说道:“六哥,我知道你心里还有许多的疑问。小妹答应你,等咱们安然回返东海逐浪岩后,我会将自己所知的所有秘密和盘托出,绝不隐瞒。

“其实,即使你现在不问,日后我也会主动告诉你。”

林熠想起一事,从怀中掏出一支珠钗问道:“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吧?”

容若蝶接过珠钗,凝眸半晌说道:“六哥,你把它一直都带在身边么?我当时尚在担心,你会将这支珠钗随手便扔进了筑玉山某个山壑里。”

林熠笑道:“怎么可能,佳人相赠,情义深长,我哪舍得随手扔了?”

容若蝶嫣然一笑,按动珠钗机关,从夜明珠内取出一小卷绢布展开,轻轻念道:“欲知君身世,东海逐浪岩——”

林熠一怔,问道:“身世?若蝶,你知道我的身世?”

容若蝶眸中露出一缕俏皮的光芒,说道:“若是我连你的家世都一无所知,又怎敢稀里糊涂的以身相许?万一嫁了个江洋大盗世家的子弟,岂不糟糕?”

“假如我爹爹真是江洋大盗,若蝶,你还肯不肯嫁我?”

容若蝶低声道:“就算你是江洋大盗,我这一辈子也跟定你啦。六哥,不要心急,很快你会明白一切,现在还不到时候。”

林熠隐隐猜到,自己的身世必然和逆天宫有所关联。但见容若蝶软语相求,他也不便继续迫问,刚打算问问她是否知道玄逸师叔遇害一事,猛地心头警兆突生。身旁的金猿反应竟比他还快一步,如一束金色飞电射出石室。

容若蝶诧异道:“六哥,可是察觉到外面有什么动静?”

林熠点点头,扶起容若蝶回答道:“好像有一股异常浓烈的煞气往这里涌来。奇怪了,难道是又有魔道的人物找寻到了此处?咱们出去瞧瞧。”

两人走出酒窖,金猿已经在右方甬道十丈远的地方,与一头箭翼交上了手。

箭翼也是一种源于冥海的魔物,从这层意义上说和金猿还算是老乡。但老乡见老乡,非但没有泪汪汪,反而生死相见,短兵相接。

箭翼体态细长如箭,三棱形的尖嘴锋锐突出长达五尺,背上生着一对狭长飞翼,因而得名。这条箭翼显已成年,较之正与它大打出手的金猿无异是一头超级庞然大物,却占不到任何便宜,不断的节节败退。

林熠和容若蝶都是第一次亲眼目睹金猿的神威。小家伙化作一束精光,围绕箭翼飞速盘旋跃动,一双手爪百无虚发,在对方厚实的身躯上撕裂出一道道血槽。

箭翼虽然吃亏,但受的仅是皮肉之伤,愤怒地扭动身体,用利嘴不断刺杀金猿,可惜也总是慢上半拍,望尘莫及。

都以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金猿突然“吱吱”厉啸,高高跃起。小手从脑后拔下一根金色绒毛,放在嘴边“噗”的一吹,射向箭翼。

面对这么一根细小如雨丝的绒毛,箭翼竟惶恐飞退,好像遇见了最可怕的克星。但它的速度仍嫌稍慢了一点,金绒飞至中途,陡然幻化作一簇犀利绝伦的光椎,如破腐竹一般轻而易举地刺入箭翼额头,“砰”的炸裂。

箭翼血肉横飞,被炸碎了半截身子重重砸落。金猿看也不多看一眼,得意洋洋将小胸脯擂动得山响,似乎在说:“就你这小样儿,还敢和我碰?”

然而它的兴奋没延续太久,甬道尽头煞风萌动,一群箭翼扑了上来。

金猿笑容顿时僵住,眨巴眨巴眼睛,有点纳闷这些从未在玄映地宫中出现过的冥海老乡,是怎么猛然一下从地底冒出来的。

它“吱”的一叫,一气拔下七八根绒毛吹洒而出。甬道中“砰砰”金光绽动,狂飙跌宕,又有三条箭翼被炸飞了身子。颇有些一猿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

剩下的八、九条箭翼大为凛然,游弋在五、六丈外不敢靠近。背后却又涌出三头飞鲨,衔尾掩袭,两队魔物竟先自相残杀起来。

林熠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公揽月一死,他豢养的魔物都失去了控制,纷纷揭竿而起,造反称霸了?”

容若蝶道:“如果只是这样,情况尚不会太糟糕。我怕的是另外一种可能。”

林熠一惊,道:“你是在担心墨先生?”他很快想到,玄映地宫内必然有一条暗道与冥海相连。那些重获自由的魁猿,无疑是要通过这条暗道踏上返乡之路。

平日里这条暗道多半有阵法灵符封印,把冥海和玄映地宫隔绝开来。墨先生要离开玄映地宫,必须要经过冥海,这层禁制一定是被他故意破坏了。

要知道,墨先生并不晓得公揽月没有将他的真实身分泄漏出去。他害怕林熠与容若蝶两人出去后,将自己的底细大白于天下。故此索性大开冥海通道,放出幽冥万魔,以借助它们的力量将林熠和容若蝶永远留在地底。

想明白了这点,林熠的脑袋也开始变大。一两头魔物还好说,看金猿威风凛凛的架式应能轻松搞定。但要是冥海中游弋的千万头魔物齐齐出动,自己和容若蝶保管会给吃得连骨头渣也不剩。

短短工夫,又有五六头飞鲨赶至,将箭翼屠杀殆尽,紧跟着便向两人扑来。

林熠当机立断,招呼道:“猿兄,咱们先退回酒窖!”挟起容若蝶朝石室退去。

容若蝶大声道:“六哥,快去佛堂!”

林熠一怔,不及细想往佛堂方向退却。

幸好酒窖左侧的甬道尚未有冥海魔物出现,金猿横刀立马,断后掩护,飞鲨晓得它的厉害,并不敢过分紧迫。两人一猿迅速退进了佛堂。

这座佛堂有二十余丈方圆,肃穆庄严,金碧辉煌。

容若蝶从林熠怀里滑落,站回地上目光飞速环顾四周,说道:“六哥,你和猿兄守住门口,我要找机关!”

林熠应了,取下化血飞镰握在手中。尽管这玩意儿不甚称手,也只能将就用一用了。金猿跳上林熠肩膀,一双小眼睛里迸射出血红光芒,恶狠狠盯着甬道里的飞鲨,喉咙里发出“呼呼”低吼。

僵持了仅仅片刻,门外十余头飞鲨开始发动进攻。林熠化血飞镰掠出,“噗”地凌空劈中当先一头飞鲨的头颅,立时裂开一道金色血口向周围扩散。飞鲨如断线风筝,有气无力地坠落。

与此同时,金猿也解决了一头飞鲨。可是后面的飞鲨闻到血腥气味,更加疯狂地扑了上来。

林熠晓得和这些魔物实在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惟有大开杀戒。当下与金猿仿佛比赛一般,将十多头飞鲨尽数击毙。

望着满地狼藉,林熠苦笑道:“你们都是何苦来由?明知道冲上来不过是在送死,还要拼命往前闯。”

然而自己何尝又不是如同这飞鲨一样,心甘情愿地蹈入死地?

他怅然轻轻叹息一声,甬道外暂时恢复了平静。但依旧能感觉到,不远处无数冥海魔物烈烈涌动的气息。一场更惨烈的厮杀,迫在眉睫。

他回过头,见容若蝶憔悴的娇躯站立在佛堂中心,右手玉指轻掐,樱唇中低声推算着什么。当下问道:“若蝶,你在找什么?”

“六哥,你不觉得这座佛堂伫立在石室群中稍嫌突兀?”

林熠一震,道:“不错,我一直隐隐感觉这儿有什么地方不对,原来是这座佛堂!公揽月非佛门弟子,也不信佛,为何要在此处建一座佛堂?”

他回忆石室群的座落位置,喃喃低声道:“天、地、水、火、风、雷、山、泽,这是一座以八卦为序的大阵。而佛堂,佛堂正是生门所在!”

容若蝶微笑道:“所以我相信,那条通向外界的秘道,一定就隐藏在佛堂中!”

她的话音未落,佛堂外骤然响起“嗡嗡”似滚雷一般的沉闷轰鸣,有如千军万马正向这里冲杀过来。

林熠微微变色,苦笑道:“是冥海斑斓蜂,闻着了血腥味赶了过来。难怪刚才甬道里那么安静,有它们在谁还敢来抢头筹?”

从甬道两侧,涌起一蓬绚丽多彩的云团。仔细一看,便能发现是成千上万只五彩毒蜂聚集而成,浓压压的两团向佛堂涌到。

林熠扬手祭出一张神雷驱魔符,道:“猿兄,别管我们,你想法先走吧!”

“轰——”灵符爆裂,冲在最前的数千只斑斓蜂在光澜中化为齑粉。但这点伤亡仅是九牛一毛,更多的斑斓蜂绕过未散的迷雾,向佛堂洪水般涌到。

金猿闻言大是不满,“吱吱”一叫,吹出数根绒毛,在门口幻化出一层耀眼的透明光壁。无数斑斓蜂撞到光壁上“嗤嗤”冒烟无力栽落,可依旧如同飞蛾扑火似的前仆后继,将光壁激撞得“呜呜”晃动,现出蜂巢一样的小坑。

就这时候,甬道中响起一条遗浆烈蛇雷鸣嘶吼,一团亮红火云汹涌席卷,瞬间吞噬数千只斑斓蜂,杀开一条血路狠狠轰在光壁上。

“砰!”光壁承受不住火云的巨大冲击四分五裂,遗浆烈蛇探出利爪抓向林熠面门。林熠不敢后退,要是让这魔物冲进佛堂,容若蝶小命休矣。

他挥动化血飞镰,斩向遗浆烈蛇的爪尖。

数百只斑斓蜂乘机涌入,金猿急忙撒出一簇绒毛,在空中炸开数道金色光雷。然而仍有近百只漏网之鱼冲入佛堂,一窝蜂扑向容若蝶。

第六章开谢花

林熠猛吃一惊,有心再祭出神雷驱魔符。无奈斑斓蜂距离容若蝶太近,投鼠忌器不敢妄动。遗浆烈蛇更如附骨之蛆,双目电光激射,令他无法分身。

林熠心头一沉,正要不顾一切回身去救,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突然发生。

从容若蝶的掌心里蓦地绽开一团青色光华,沿着手臂经肩头刹那笼罩全身,形成一件光焰熊熊的护甲。而在容若蝶的胸口,赫然浮现出玲珑龟头部光影。

只是,它的模样不再是先前的憨态可掬,迟钝木讷。而是变得异常威武高昂,仿佛脱胎换骨,成了叱吒风云的四海霸主。

斑斓蜂的身躯甫一接触从容若蝶身上散发出的光焰,立时化为轻烟,蒸腾消失。一丈之内光雾腾腾,万魔辟易。百余只斑斓蜂眨眼中烟消云散,了无痕迹。

林熠惊道:“龟灵圣甲!”

这世上,只有一只玲珑龟拥有如此的灵力,那便是佛经中所说的,上古时登上雾山为苍生祈雨的万载神龟!

他已没有空去推敲这只漂泊消隐了万年的玲珑龟,为什么在公揽月遇险之际无动于衷,而突然在此刻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神威。眼看容若蝶无恙,不由得精神大振,化血飞镰再次迫退遗浆烈蛇的猛扑。

容若蝶莲步向前,走到供桌前高声唤道:“六哥,快往后退!”左手握住供桌上的烛台,用尽全身气力向下一按。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