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18节

剑谍_第118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4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5
寒冷夜竟是这样的美好,连吸入的每一口冰凉风中,分明都有自由自在的欢快气息。

金猿迫不及待地从容若蝶的怀中跳下,手足并用攀上树杈,向远处眺望这个对它而言崭新而又陌生的世界。哪怕一只宿鸟的惊起,都会令它生出兴奋的惊讶。

林熠抱着容若蝶,像个孩子似的激动舞转,低声道:“若蝶,咱们出来,真的出来了!”

容若蝶苍白的玉容上也洋溢着不可抑制的喜悦光芒,伏在林熠肩头任由他放肆的旋转,让风、让树林、让大地,跟随着他们的脚步一起转动起舞。

玲珑龟悄悄从容若蝶袖口里探出脑袋,张望这曾经熟悉无比的世界,而后又懒洋洋回到甲壳里继续它的好梦。生命如此美妙,有谁不愿尽情享受它的馈赠?

林熠停下身子,容若蝶娇喘着轻嗔道:“傻瓜,你都快把我转晕了——”

她的话只说到一半就无法继续,因为林熠灼热的嘴唇已紧紧堵住了樱桃小口,在静谧中默默分享重生的快乐。

良久,容若蝶沉吟道:“六哥,你是否能先从《幽游血书》中寻找到控制破日大光明弓的心法。这么长的一张玉弓带在身上,威风是够威风,就是太扎眼。”

林熠笑道:“不错,这玩意儿插在腰里的确有点别扭。”

他取出玉筒,却发现上面的七色光芒早已消失,冷冰冰地握在手里毫无反应。

容若蝶嫣然微笑道:“六哥,玉筒中蕴藏的资讯已完全被你的神识吸收,现在它等若废品,再无半点灵力。你也根本再不需要它啦。”

林熠醒悟过来,合目冥想,意念专注到《幽游血书》之上。脑海里渐渐亮起一团青色光华,呈现一排冗长的目录,从心诀剑法到炼器制符,几乎包罗万象无所不容。

目录的第一行,殷红色的字体醒目闪烁,正是“破日七诀”。

林熠心念一动,凝注在“破日七诀”之上,殷红光字像涟漪一样化开,旋即重新凝铸成七行篆字,由上至下分别是“铸神”、“炼元”、“融精”、“和光”、“射日”、“破天”、“碎空”七诀。

林熠明白,这必然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只是不晓得聂天当年修炼到了哪一个层次。

他现在只想找到控制破日大光明弓的方法,也不急于立刻着手修炼,当下神识开启“铸神诀”,洋洋洒洒三千多字的心诀缓缓浮现,无比清晰。

林熠惊讶地发现,这三千五百七十六字的内容,只扫视一遍便能牢牢地印刻入记忆里,丝毫不需要强记苦背。然而要参悟其中的每一个字、每一行话,却绝非旦夕之功。

而所谓的“铸神诀”,他粗读之下已大致了然,便是要将自己的神识和破日大光明弓之间建立起微妙的联系。令它沉睡的灵性复苏,与主人的心念水乳交融,立誓盟约从此永不相弃。

这过程永无止境,犹如比翼双飞的情侣,即使心有灵犀,仍然需要不断的用心经营、努力呵护,直到地老天荒。

他睁开眼睛,脑海中的幻象逐渐退淡,右手握住弓身,用左手食指与中指扣住弓弦朝后拉动。弓弦纹丝不动,随着林熠力量的逐步加大,深深勒进他的肌肉中,硬生生割开了一道殷红的伤口。

鲜血汩汩流到弓弦上,并没有滴落,而是迅速的融化进弓弦,消匿无踪。

林熠心神无波,低声念诵“铸神真言”,神识凝聚静候着破日大光明弓灵性复苏的一刻。

第七章对峙

“铮——”漆黑的弓弦突然发出低幽铿锵的镝鸣,仿佛是冥狱恶魔的咆哮,一记记敲击在林熠的灵台,震得魂魄晃动,难以自已。

只不过,这声音惟有他才能清楚的听到,而近在咫尺的金猿和容若蝶全都恍若未闻。

林熠鼻子里低哼一声,吞下一口翻卷到喉咙口的热血,竭力守住灵台,心神禁受着弓鸣一次次汹涌的冲击,继续专注地念动“铸神真言”,与破日大光明弓缔结滴血誓约。但嗓音已越来越嘶哑,越来越微弱。

双指的鲜血还在滴洒,漆黑的弓弦表面徐徐亮起一波接着一波的晦暗红光,朝着上下两端流动延伸,源源不绝注入弓身上昂然高踞的两头威武魔兽。

魔兽紧闭的双目骤然开启,全身焕射出殷红光焰,向弓身扩散。

镌刻在魔弓上的花纹与真言次第亮起,再缓缓暗灭。

顺着次序,破日大光明弓上显露出一排真言,正是:“大道无情,我命在我不在天!”

两蓬流动的红光,终于在弓身中心相遇融合,交汇一体。林熠心神剧震,感应到破日大光明弓内仿佛裂开了一道缝隙,自己的神识泉涌奔流,一泄千里。

“砰!”他的神识猛然间毫无征兆地,迎头撞到一堵冰冷彻骨的墙面上,神经一麻打个了激灵。一团寒流从破日大光明弓内勃然反噬,压制住林熠的神识,倒卷向他的脑海。无边魔意浩浩荡荡,无可阻挡。

林熠不惊反喜,意识到破日大光明弓沉寂二十年的灵性,已然复苏。但它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就如一匹凶悍的野马,在主人驯服成功之前,桀骜而自负,无视所有的禁锢。

他迅速念动真言,在神识退出破日大光明弓弓身的一瞬,将心念输送进去。至于破日大光明弓苏醒的灵性是否愿意服从,却殊无把握。

“嗡——”的一声幽鸣,林熠左手松开弓弦,切断了神识与破日大光明弓之间的联系。一缕寒气仍然突入了他的神经,麻木难当。

他急忙集中心志,将寒气消解融化,身体又恢复了正常。

破日大光明弓在手中缩小,最后只剩下三寸多长静静躺在他的掌心里。

他欣喜道:“若蝶,成功了!”却听不到容若蝶的回应,低头才见她已昏迷。

林熠大吃一惊,更后悔不已。自己一时沉醉于破日大光明弓,竟疏忽了身畔玉人,当真罪不可赦。

他明白,现在的容若蝶最需要的,不是灵丹妙药,而是食物清水,以及充足的休息疗养。

然而在这危机四伏的曹府,这些居然也成为奢侈的企望。

林熠蓦地一凛,他们在白桦林中逗留了不少时间,却感觉不到周围任何的动静,更别说被巡夜的弟子发现,这显然有些不对劲。

但要想怀抱容若蝶走出白桦林,不论遇见正魔两道任何一门一派的人物,都是一个麻烦。

假如能够像墨先生一般,利用秘虚袈裟隐身,事情便可以容易许多。

林熠心念一动,暗暗埋怨自己太笨,记起自己在吸收玉筒蕴藏的资讯时,脑海中曾有“秘虚袈裟”的字样一闪而逝。当时只顾把这些字符图形纳入记忆,也来不及去细究。

当下他凝神进入《幽游血书》之中,短暂的搜索后,开启了“仙器”一项,秘虚袈裟果真赫然在列。

林熠记下心诀,念动真言祭出秘虚袈裟。光华一亮,秘虚袈裟轻柔地披落在身上,仿佛有一团柔和的水波立时将他包围。

身旁的金猿吓了一跳,它眼睁睁瞧着林熠和容若蝶的身影在视线中突然消失,可先天的灵觉里却仍然能感应到两人的存在,而且依旧站立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尺的原地。

它好奇地伸出小手,试着想触摸林熠,蓦然身子悬空被人抓了起来,耳朵里听到林熠的笑声道:“猿兄,你也进来吧。”眼前红光一闪,已伏到林熠的肩头。

它小心翼翼地把手向前伸出,碰触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好像把手探到了一泓温暖舒适的潭水里。周围的景物发出轻微的晃动,宛如波动的水中影像。

林熠见它目瞪口呆傻愣愣的模样,莞尔一笑解释说:“这是佛门隐身至宝秘虚袈裟,就算近在咫尺,别人也发现不了咱们啦。”

他想到更多的是,有了这件隐身的佛宝,他日潜返昆吾山追查师父遇害真相的把握,无疑也大了许多。原先只不过想将秘虚袈裟送回大般若寺,借此询问墨先生的事情,现在看来需得厚颜借用一阵子了。

他丹田提起,低喝道:“猿兄坐稳,咱们走了!”施展御风术飘飞而出。

曹府内万籁俱寂,甚至连呼吸声也听闻不到。似乎,里面已经成为一座空宅。

他的心头一沉,暗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曹大哥他们全都——”他不敢往下猜测,落到空荡荡的大院里。

院中的兵器架、石墩子摆放地整整齐齐,一如往日,绝不似曾经发生过激烈争斗的情形。但地上的落叶,却表明了这座院子已有数日未曾有人打扫。

这不是正常的情况,公揽月在世时对曹府宅院的干净整洁十分讲究,每天都有专人打扫三次以上,所以在曹府里,哪怕是院角中,也很难看到飘落的树叶。

林熠心中愈发担心曹彬夫妇和小曹衡等人的安危,风驰电掣般穿过宅院直上小楼。一路上院落凄清,屋宇无声,只有风吹过草木时带起的沙沙微响。

他来到曹彬夫妇居住的屋外,门户虚掩,里面幽暗静谧,毫无声息。

推开门,冷月从窗外透过薄如蝉翼的纱纸照入屋中,从床上的被褥到桌上的杯盏,全都有条不紊摆放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就好像屋子里的主人刚收拾完毕出了远门。

然而帘帐高挽,红烛寂寂,惟独看不到曹彬夫妇的身影。而悬在墙上的佩剑,也随同他们的主人一起消失。

林熠环顾半晌,仔细检查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仍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痕迹,更没有打斗过的迹象。他惊异更甚,退出曹彬夫妇的卧室,又走进隔壁小曹衡的屋子,结果里面的情形和适才所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人都到哪儿去了?这个疑问令林熠百思不得其解。

从府门到小楼,种种所见都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息,仿佛曹府所有的人尽皆在刹那之间凭空失踪。

难道真的是在一夜之间尽数遇害了么?林熠首先排除了这种猜想。

纵然是五行魔宫联手偷袭,要想屠灭曹府上下百多口人,也不可能不留下丝毫的痕迹。况且雁鸾霜和正道各派也决计不会坐视不理。

如果是曹彬主动举家离去,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能够得到解释。但凭他和曹彬的交情,以及曹彬的耿正为人,又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下只字片语,何况他走时显得并非十分匆忙,甚至能够细心地关上每一扇窗、每一道门。

如果是被人劫持,谁又有如此的手段,能从府外虎视眈眈的正魔两道高手眼皮下,把这一大家子的人稳笃笃地带离曹府?难不成是雁鸾霜?或许天宗确有这样的实力,但曹彬夫妇又如何会轻易的答应合作?

林熠不觉苦笑,望着冷冷清清的屋子,略一思忖径直下楼,向那间自己曾经用以炼符静修的密室行去。那是最后一个可能出现线索的地方,如果曹彬有意给自己留下资讯,又惟恐别人看到,藏在密室里无疑保险许多。

打开密室,里头的景象依稀如自己当日离开时。炼符的法坛早已拆除,打坐用的蒲团还静静地放在原处。

旁边,几个尚未拆封的酒坛纹丝未动,金猿吱吱欢呼,迫不及待地扑了过去。

林熠收起秘虚袈裟,把昏迷不醒的容若蝶轻轻放上软榻,盖上被褥,目光又落回到蒲团上。蒲团摆放的位置虽然没有问题,但正反面已被倒了个面,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除了自己这个在蒲团上打坐了月余的人以外,恐怕很少再会有谁能够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细节。

他上前伸手一摸,明显感觉到蒲团里有些异样,好像被人塞进了什么东西。

林熠拆开蒲团,棉絮里露出一封折叠整齐的书简。

打开一看,曹彬的笔迹赫然映入眼帘,上面寥寥数语写道:“字谕钱老先生:因曹府突生变故,危难将至,幸得贵人救助避往他处。事起仓促,不及待先生访友归返,特留此书。望先生勿念,当谋后会。”

下面落款的日期是两天前,那时林熠尚困在玄映地宫中无法脱身。

曹彬的笔迹流畅自如,行文工整有序,不似受人威逼或匆忙草书。

林熠心里一宽,看来曹彬一家已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连曹胤也被一并带走,自己的心终于可以稍稍放下一点。

只是令林熠疑惑的是,曹彬的书信里并没有说明救助他的“贵人”到底是谁。如果真是观止池的雁鸾霜,应该不必讳隐才对。莫非,还另有其人?

但除了天宗的清誉实力,天底下还有哪一家可以让曹彬夫妇心甘情愿地舍弃祖业远扬避难,又能够瞒过府外重重的耳目监视?

大般若寺倒是一个候选,但那些老僧不问世事已久,没理由突然跑到涟州来。

他忽然低咦一声,发现在蒲团底下的地面上,印刻着几个怪异的标记。

林熠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复杂难明的表情,似是惊喜,似是犹疑,默默凝视那几个标记沉思良久。

他站起身,对金猿招呼道:“猿兄,我要去见一位朋友,你跟不跟来?”

金猿把脑袋探到酒坛里猛吸一大口,向他点头。脸上的酒汁滴滴淌落,把身上的绒毛沾得湿漉漉一片,模样甚是滑稽可笑。

林熠探脚抹去了那几个标记,把蒲团放回原处,说道:“猿兄,稍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绝不可以动手,只要保护好若蝶就行。明白么?”

金猿点点头,用手写道:“你去见的那人,是不是你的对头?”

林熠苦涩一笑道:“他不是我对头,以前还是为了同一理想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

金猿似懂非懂,跳上林熠肩膀。

林熠抱起容若蝶,轻声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