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20节

剑谍_第120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4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5
毫不犹豫的应道:“好,请楚兄引路!”

楚凌宇一声长笑,蓝色的长衫舞风而起,如神龙经天向南掠去。

林熠紧随其后,出了涟州府须臾,一座荒山遥遥在望。

山顶杂草丛生,山岚卷荡,俯波亭孤独伫立在晨曦初现中。远方烟波缥缈,水平如镜,正是抚仙湖。未散的晨雾笼罩湖面,寒意未消。

林熠将容若蝶轻轻放入亭中的石椅上,褪下衣衫替她覆上。

很奇怪,自己和楚凌宇对峙许久,也没能把她惊醒。也许这反倒是件好事,至少楚凌宇绝不希望容若蝶知道仙盟的内幕和他的另一个身分。

而对林熠来说,一场无可避免的决斗近在眼前。对手是正道年轻一代中公认的第一高手,自己也曾在曹府亲睹过他的出手。

林熠殊无把握,却不得不直面相迎。到这个时候,他已无路可退。

楚凌宇没有催促,耐心的伫立在山崖边,负手俯瞰抚仙湖。

林熠拍拍金猿的小脑袋,低声叮嘱道:“猿兄,若蝶便拜托你守护了。一会儿我和楚兄对决,猿兄切不可出手帮忙。”

说完走出俯波亭,向着楚凌宇的背影遥遥道:“楚兄,可以了。”

楚凌宇没有回头,清朗的嗓音悠然低吟道:“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常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林兄,还记得那日你我湖上相逢,你吟诵的这首词么?”

林熠微笑道:“小弟当然记得,当时雁仙子还应和了下半阙。往事历历在目,就好像仅仅发生在昨天。”

楚凌宇道:“是啊,往事历历在目。我始终觉得,能够用心念出这首诗词的人,绝不可能是个卑鄙小人。林兄,你是否记得加入仙盟时,立下的誓言?”

林熠静默片刻,回答道:“言犹在耳,只是时过境迁,楚兄不提也罢。”

楚凌宇回转过身,叹了口气道:“林兄,看来我是无法劝动你了。”

林熠摇头道:“人各有志,难以强求。楚兄,若非今日你我一战势所难免,小弟必当交上你这个朋友。咱们把酒言欢,不醉不散。”

说到这里,他忽然苦笑一声,道:“只怕现今你已不屑交我这个朋友。”

楚凌宇默视林熠良久,缓缓道:“出手吧。”

林熠见楚凌宇丝毫没有拔剑的意思,一皱眉问道:“楚兄打算空手与小弟过招?”

楚凌宇看了眼林熠腰上的化血飞镰,微笑道:“林兄的仙剑已被昆吾派收回,那化血飞镰虽是著名魔兵,却怕林兄用来并不称手。不如让楚某以一套掌法,会会林兄的昆吾剑派绝学!”

这正中林熠下怀,他的奇遁身法和手舞足蹈小八式传自北帝雨抱朴,较之不夜岛的绝学不遑多让,林熠有这个信心。但对楚凌宇的气度胸襟,仍不由生出敬佩,抱拳道:“如此小弟得罪了!”

他左手低垂,右手虚抱胸前,亮出门户。太炎真气从丹田汩汩流出,运转全身经脉,灵台逐渐澄静无思,眼中心中只剩下对面伫立着的楚凌宇挺拔身影。

楚凌宇兀自不动,然而身旁山岚卷荡更疾,仿佛无形中有一股力量将它们汇聚,盘旋,向高空昂首呼啸。他一双清澈沉静的目光,也正对视在林熠的脸上,显得无限从容,周身上下更寻找不到一丝的破绽。

两人脚下的尘沙如同水波一样地徐徐扩散,在汇合的一刹那,“呼”地激撞出一蓬弥漫咆哮的滚滚云尘,向上空盛绽。

两个人的身躯不约而同受到气机牵引,微微晃动。

林熠一声长啸,率先抢攻,凌空掠过六丈的距离,右手五指戟张,抓向楚凌宇的右肩,正是一招“手到擒来”。

他明白,楚凌宇正道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名头,绝非虚至。要想能与对手周旋到底,就必须先声夺人,牢牢压制住楚凌宇的气势。一旦让楚凌宇挥洒如意,尽情施展出不夜岛的“奔月十八式”,自己势必大费周折。

故此,林熠甫一出手便使出了手舞足蹈小八式。身如风,手如电,正把这式手到擒来志在必得的凌厉气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楚凌宇低声惊咦,他已先入为主,以为林熠既是昆吾剑派弟子,施展的亦应是其师门掌法。但眼看这式手到擒来似拙还巧,气势恢弘,分明是一套顶尖的上乘绝学,偏又是自己从未见过。

他已没有时间多想,身躯左闪,拍出右掌如封似闭,亦不敢有丝毫托大的亮出了不夜岛绝学,奔月十八式中的精妙招式。

奈何他仍是小觑了手舞足蹈小八式的威力。林熠手到中途五指轻轻一个变化,直让楚凌宇看得凛然一惊。自己右掌的守势在对方轻微的手势变化中,竟轻而易举地消于无形。非但如此,连向左侧闪避的角度空间,也笼罩在了林熠右手吞吐闪烁的后招变化里。

但楚凌宇不愧是名门高弟,虽惊不乱,脚下错步一退,左掌旋即攻出,与右掌呼应相守,宛如一张铺展开的天罗地网,疏而不漏,柔而不颓,把林熠的这式手到擒来尽数封杀在左右合围的掌势之中。

林熠笑道:“楚兄小心了!”身形一转,右爪从楚凌宇双掌合拢的瞬间脱逸而出,左手一招“无往不利”如同蓄势已久的山洪爆发,奔雷纵横,扼向楚凌宇咽喉。

楚凌宇尽管早预料到林熠左手必然有为而来,但依旧大吃了一惊。

有道是独木不成林,古往今来,天下的手法招式,尽皆是左右双手配合施展,相得益彰。

孰知林熠的一招一式竟然都是仅凭单手攻出,偏又自成章法威力惊人。这等若是两个高手在轮番的攻击自己!

可他哪里晓得,创出这套手舞足蹈小八式的北帝雨抱朴本人,正是独臂。楚凌宇初逢乍见,焉有不吃亏的道理?

他双掌招式已然用老,不及回防,只得抽身再退。不想左脚一个踩空,原来已退到了山崖之外。

幸亏他反应迅速,在左脚将落的瞬间,脑海中也已浮现出背后景象,提气扬声低喝,如一片飞絮倒飘出三丈。

林熠接连两招攻其不备,却连楚凌宇的衣角也没碰到,禁不住生出佩服,笑道:“楚兄可要留神,小弟的这套功夫不同常规,你需得多提一点精神。”

楚凌宇飘然悬浮在山崖外,虽吃了小亏被迫退守,但神情毫无狼狈,泰然自若地赞叹道:“林兄这手绝学端的别开生面,不知叫做什么名字?”

林熠答道:“‘手舞足蹈小八式’,刚才小弟施展的,便是其中的‘手到擒来’与‘无往不利’。另有六招,稍后定当奉上。”

楚凌宇大笑道:“好,楚某求之不得,林兄请了!”

林熠也扬声笑道:“楚兄看好,这招是‘缠绵悱恻’!”

但见掌影重重,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千回百转笼罩住楚凌宇上身。也不知哪一式是真,哪一式是虚?

楚凌宇赞道:“好招!”他有了前车之鉴,再不敢疏忽,用出奔月十八式中的一招“玉华泻壶”,以空灵对空灵,迎上林熠。

林熠有意试一试楚凌宇的功力,招式化虚为实“砰”的一交,顺势飞退。

楚凌宇也晃了晃身躯,双方均掂量出了对方的斤两。

林熠心知自己的功力确实尚差楚凌宇一筹,更坚定了利用轻盈身法招式周旋的决心。他微一调息,消去右臂酸麻,却听楚凌宇喝道:“林兄连攻三招,楚某受益匪浅,也该轮到我向林兄求教了!”

话至人到,右掌气贯长虹威猛无俦,直取林熠胸膛。

经过刚才的三招彼此试探,他同样也寻找到了自己的优势所在,立即随机应变使出大刀阔斧的刚劲招式,逼迫林熠正面对撼。

林熠也是身经百战的人物,岂肯轻易就范,乖乖地落进楚凌宇的圈套。他运出奇遁身法轻盈趋避,只在外圈游走,伺机以手舞足蹈小八式反击牵制楚凌宇。

当下两人短兵相交,各自扬长避短、竭尽所能翻翻滚滚激战一处,三十多个回合转眼就过,仍旧不分胜负。

两人心底都情不自禁涌起惺惺相惜之情,出手均都似有默契的保留了三分余地。与其说是一场罕见的正道顶尖俊彦对决,还不如说像是一场同门之间的切磋。

楚凌宇见林熠翻来覆去果然就是八招,只是每一招都能千变万化出不同招式,哪怕一点细微到极致的变化,都能演绎出妙到巅毫的不同威力。要想见招拆招地破解林熠攻势,只怕势比登天。若非仰仗功力深厚,根基牢固,多半首先吃不消的还会是自己。

而林熠的心情却更加无法轻松。

他明白自己胜在一套手舞足蹈小八式上。否则数月之前的自己,至多在楚凌宇掌下走到百招必定落败。从某种程度上说,对方的修为已堪可与仇厉比肩,稍欠缺的亦不过是功力而已。

饶是如此,这样缠斗下去,自己功力稍逊,也是有输无赢的结局。

像楚凌宇这样的人物,想让他一个大意出现昏招,也不见得比上天摘月亮简单多少。

就这样两人各有所忌斗到了一百五十回合开外,依然难分伯仲。一轮旭日早已升上高空,而两人的激战也如金乌般盛绽出万丈光芒!

可惜,林熠功力难以后继,真气开始急剧地消耗,呼吸也渐渐显出短促。

这样明显的落败征兆,自然逃不过楚凌宇的法眼。他出人意料地撤身收手,疑惑道:“林兄,你似乎功力未复,状态不佳。否则楚某三百招内,绝难胜你一招半式。”

林熠心里苦笑,从那天乱坟岗一战开始,他连番恶战出生入死,哪里有空歇息喘息?这么继续打下去,不出两百招,就得落败。

楚凌宇见林熠不答,也不再追问,肃容道:“若在平日,楚某绝不该乘人之危。但今天职责在身,定要将林兄请回昆吾。还望林兄谅解海涵!”

林熠叹了口气,道:“看来,楚兄不把小弟活捉了,便誓不甘休。”

楚凌宇微笑道:“假如林兄交手之初,弃下容若蝶突然远扬,楚某顾此失彼,林兄大有机会成功。可惜,现在也为时已晚了。”

林熠清楚他这话的意思。如今自己的气势已被楚凌宇隐隐压制,即使想抽身逃走,也是难上加难。

但是,自己又怎能舍弃容若蝶独自逃生?这点楚凌宇也应心知肚明,才不担心自己溜走。

他摇摇头道:“对不住,小弟还是不能答应跟你走。”

楚凌宇眼中精光一闪,道:“如果我说楚某开始相信,令师果真不是林兄所杀,并愿为林兄全力追查真相,在昆吾山诸位长老前一力担保林兄的性命,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林熠心中感动,可眼前却容不得他有丝毫的迟疑,回答道:“不会,我不能把容若蝶交给你!”

楚凌宇的身上再次迫出强大雄浑的气势,徐徐道:“林兄非要逼我再出手相拼么?以林兄修为,楚某为求获胜,很可能无法把握招式火候,万一伤及林兄,也绝非我愿意看到的局面。”

林熠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和楚凌宇的保全好意,然而楚凌宇怎能明白,如今他惟有死战一途而已!

阳光和煦地洒在他的身上,汗水缓缓化为濛濛的蒸气向上冉冉散出。他凝视楚凌宇,每一个字都仿佛凝聚千钧力量,说道:“楚兄是否知道,小弟还有最后一线的胜机。即便不能击退楚兄,至少也会是一个鱼死网破之局1

楚凌宇一怔,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终于微变,沉声道:“你真的下决心要这么做?”

林熠淡然一笑,说道:“抱歉,楚兄。小弟无法答应你的好意,只能得罪。如果今天你我都能侥幸不死,他日小弟定当向楚兄负荆请罪!”

话音落时,手中暗红色的光华亮起,破日大光明弓赫然在握。

他念动真言,神识开启,破日大光明弓感应到林熠心念,“嗡嗡”镝鸣倏忽扩展至三尺,黑色的弓弦微微颤动,诡异妖艳的光晕在弓身上徐徐流转。

与此同时,一道冰冷彻骨的寒意也应运而生,如同汹涌波涛倒卷林熠神识,反噬进他的灵台。

林熠脑海“轰”地一震,所有神经像被霜封冰冻,弹指间近乎麻木,继而全身都涌起一层莫名冰冷,如同赤身裸体坠入冰窖。

强大的魔意犹如狂澜,瞬间几乎将他的心神吞没。

间不容发中,林熠暗自咬破舌尖,剧烈的痛楚令他神志一清,急忙抱元守一苦苦守住灵台的一线灵性,不教从破日大光明弓中源源不绝破体涌入的魔意彻底淹没。

他不敢让楚凌宇瞧出半点破绽,努力挂起轻松笑容,将左手双指徐徐扣在弓弦之上,忍受着体内一浪高过一浪的魔意冲击,说道:“楚兄,你可认得这张弓?”

楚凌宇脸上现出无法掩饰的震惊之色,嘿然道:“破日大光明弓!”

林熠点头道:“不错,正是破日弓!楚兄可有把握接下小弟的这全力一击?”

他心中也已紧张到了极点,只是脸色变得愈发镇定与沉着,让楚凌宇高深莫测,心里充满震撼。

楚凌宇当然不知道,林熠刚刚才开始参悟“铸神诀”的皮毛,根本不能驱动魔弓幻化出光箭。

从“铸神”、“炼元”、“融精”、“和光”直至“射日”,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丝毫也勉强不得。林熠的神识尚未完全融入破日大光明弓中,正承受着庞大魔意惊涛骇浪般的反噬,更遑论拉动弓弦。

这么做,不过是虚张声势,破釜沉舟赌上最后一回而已。

楚凌宇面色阴晴不定,说道:“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