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22节

剑谍_第122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5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5
!也就是说第三次拉开弓弦的时候,便会是生死极限。林熠心一震,声音随风送出道:“多谢先生教诲。小侄明白,定会谨记于心!”

夜空中,林熠的声音伴随着涛声渐远渐逝,再无释青衍的回应。他怅然抱膝重新坐下,水气与浪珠溅洒到脸上身上,湿透了衣衫。

他蓦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很多。以往那个谈笑挥洒、快意恩仇的鲜衣怒马少年,悄然地渐行渐远。

自从玄干真人遇害后,他便一头坠入了无边的罗网里,身不由己地飘泊挣扎,却看不清背后推动着自己的,到底是怎样的激流?

或许,这种改变从他第一次见到容若蝶的时候,就已经悄悄发生。就好像,黑暗里正有人试图控制自己的命运,让他远远地偏离了往昔熟悉的生活。

这些日子所发生的变故,都令他无法解释,笼罩在一团迷雾中痛苦的探索跋涉。却仿佛还是有一根无形而坚韧的丝线,在牵引着自己,走向谜底又或是灭亡。

挥别了,昆吾山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远去了,玄干真人嘻笑怒骂的音容。所有的日子都在无可挽留中逝去。

在自己的前方,等待着的又会是何种的未来?

耳畔突然响起响彻云霄的欢啸,是小金正站在那头鲸鱼背上向他挥手召唤。在它身后,竟追随了成百上千头形态大小不尽相同的鱼群,浩浩荡荡宛如一支大军,劈波斩浪驰骋纵横在波涛澎湃的海面上。

不管他了!若水先生说的没有错,许多事情多想无益。该发生的早已发生,明天也终会如约到来。不论等待自己的是福是祸,他都可以勇敢的面迎。

正如破日大光明弓上篆刻的那行箴言:“我命在我不在天!”

林熠放开心怀,望向浩瀚无际的汹涌沧海,身心俱舒。一股豪情冲散积压在心头的阴霾,向着小金挥手回应道:“猿兄,小弟来也!”纵身掠向鱼群,将一切的烦恼困惑抛在了脑后,抛上了海天一色的茫茫云宵。

一人一猿在海中嬉耍了足足近一个多时辰才兴尽而归。林熠携着小金回到岸边,看到那名灵仆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碣石后,好似一尊没有生命的泥塑。

林熠心生歉疚,说道:“这位兄台,你一直这么站着陪我,会不会累?”

灵仆摇摇头,表情木然如故,沙哑晦涩的嗓音说道:“不会。等到天亮,我便送林公子去见小姐。”

林熠抬头看了看,距离天亮说短不短,还有一段工夫。自己大可再打坐片刻,也能借此消磨去一些时光。

他盘膝在沙滩上坐下,说道:“猿兄,小弟要练功了,你不妨也休息一会儿。”

小金玩了整夜,亦有些累了,写意地仰天躺倒。海水涌来又退走,伴着黑暗中隆隆涛声,它很快便熟睡了过去。

林熠取出守心珠,将它盘入发髻里,从外面看决计难以发觉。

他凝聚神识,破日大光明弓生出感应,暴涨至三尺长稳稳地搁在双腿间。

蠢蠢欲动的魔意,再次寻找到宣泄的出口,欢呼雀跃着向林熠体内奔涌。林熠抱元守一,默念铸神诀,集中精力将所有的神识凝聚灵台。

魔意转眼冲到林熠的灵台外,却被他用神识筑起的堤坝牢牢阻挡在外。只露出一丝缝隙,让少量的魔意涌入。

闯入的魔意尚未来得及高兴,林熠迅速封闭了缝隙。周围灼热炽烈的感觉,让这股习惯于冰封霜冻的魔意异常难受。如同激怒了的野兽,暴戾地咆哮撞击,希望能够和被阻挡在外的同伴内外夹击,碾碎这座围困自己的熔炉。

可惜它的挣扎徒劳而无益,看似脆弱的灵台一次次承受住魔意的反扑,不断用仙心包容炼化。

这支孤军终于发现,自己覆灭的命运已不可改变,充盈的戾气被一点一滴地分割蚕食。

须臾之后,陷入灵台内部的那股魔意渐渐被炼化,与林熠的仙心水乳交融。

然而围困在灵台周边的魔意亦越来越强,从四面八方永无止境地轰击冲刷林熠的仙心,令他逐渐感到吃力。

好在,有了上一回的经验,林熠已经初步熟悉了魔意的秉性与特质。他的灵台被柔软而坚韧的神识紧紧包围护持,宛如长江大河中屹立不倒的中流砥柱。一任魔意摧枯拉朽地在体内横行无忌,仅保住灵台一点心志不失,又渡入一股魔气。

蓦然,林熠隐隐感到头顶有什么东西跃动了一下,一股温暖的感觉,像瀑布一样醍醐灌顶,飞流直下,吸食着体内冰冷的魔意,自己的压力顿时大为减轻。

他心中一定,明白是守心珠感应到体内的魔意存在,发挥了效用。

沸腾的魔意突然遭受到一股奇兵的侵袭打击,愈发的暴怒狰狞。瞬间汇聚起庞大的力量展开反扑。

守心珠释放出的暖流竟毫不抵抗,像潮水般迅速退却,牵引着大部分魔意偏离林熠灵台,向上方奔腾。

很快,魔意势如破竹冲进了守心珠,却意外发觉它们闯入的地方,仿佛是一片宽广无垠的空灵虚空,完全找不到对手与尽头。

如果说它们是一泻千里跌宕起伏的大河,那么守心珠便犹如浩瀚无际的东海,张开广阔怀抱,尽情地接纳包容。

天地无垠,有容乃大。

纵是破日大光明弓中积郁的魔意至强至烈,当它遇到空幻如海的守心珠时,多么庞大的力量也失去了作用。

每一次的凶猛冲锋,每一次的绝望扑击,都变得徒劳,反而急剧地耗尽自身的力量。

林熠欣喜地生出一缕明悟,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不正是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么?

再凌厉的攻势,一旦撞上无从击破的水流,也只能化为乌有;再密不透风的防御,亦抵挡不住如天地一般无形无相的渗透融合。

只是,知易行难,自己想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似还在遥不可及的未来。

一个时辰后,林熠结束了这次修炼。他睁开双目,一道晨曦映入眼帘。不经意地,目睹到海上日出的壮观时刻。

朝霞如诗,鸥鸟齐飞。一轮红日刚才还在远方的海平面下,只露出一线曙光,刹那间便跃升而上,东出沧海金光万丈。

蔚蓝色的海面波光粼粼,白浪起伏。绚丽的云霞在天际飘荡燃烧,把金黄色的海滩也着染上一层动人的玫瑰色。

小金也被光线刺醒,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睛,揉揉惺忪睡眼,望着沧海旭日先是一呆,继而兴奋的欢呼雀跃。

它,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海上日出。

只有灵仆,或许是见怪不怪,或许是早已对身边所有的事务漠不关心,仍然沉默地伫立在一旁。但双眼亦在不知不觉中,微微合起。可能,他更加适应和喜欢的,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正如这轮升起的旭日,用肉眼几乎难以觉察到它的运行。然而它的速度,在弹指之间已然绝尘万里,飞越千山。

林熠心神俱醉,忘乎所以凝视海天,任由咸湿的海风顽皮而欢快地掀动衣袂。

蓦地,隐藏在发髻中的守心珠涌出一道清泉,丝丝暖意直注心田。绵绵不绝,其柔如水。

原来是将吸纳贮藏的魔意流转消融后,蜕变成一股崭新而强大的灵性,反哺回他的灵台。

天地,何等的缥缈广瀚;活着,何其的美好动人。

第十章东帝

名字里有“岩”的地方,并不一定真的只有一块岩石;就像热狗,也并不真的是一条狗。事实上,逐浪岩是伫立在东海深处的一座山岛,漫山开遍各种各样的兰花与碧竹。如果步行,沿着海边走上一圈,足足需要一整天。

灵仆木然无语地在前引路,林熠和小金亦步亦趋的缀在他身后。虽然林熠已经到过一次上善若水轩,但如果没有灵仆做向导,依旧会迷路。

有时候,明明有一条平坦笔直的山路,灵仆却会突然拐弯,走进郁郁葱葱的竹林;有时候前方茂密绚烂的一堵花墙挡住去路,走到近前那堵花墙却会徐徐中分,露出一条通幽曲径。

整座逐浪岩在碧翠环抱、幽蓝相拥中,恍若一座深不可测的奇阵,不着痕迹地融入山海草木,与自然完美无间的结合在一起。比起公揽月穷二十年之功筑造起的玄映地宫,这里的匠心独具,无疑显得更加充满了灵性与飘逸,一如它的主人。

林熠发现,除了路边偶尔遇到的几名灵仆,逐浪岩再看不到其他外人。这儿仿如一片隔绝人间喧嚣繁华的世外桃源,静谧而钟秀。

到了上善若水轩外,灵仆停住脚步,道:“林公子请进,小姐就在里面。”

林熠谢了,走进轩内。

客厅中古色古香,迎面扑来一股浓郁的书卷气息,却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主人有丝毫的炫耀卖弄之意。他穿过厅堂,上了小楼,在卧房门口侍立着另一名灵仆。

与为林熠引路的那名灵仆不同,她的相貌穿着宛如中年美妇,脸上也稍多了一丝柔和,只是依旧没有表情和生气。见到林熠微一颔首,轻声问候道:“林公子!”

林熠还礼问道:“容小姐苏醒了没有?”

灵仆摇头,回答道:“还没有。早上主人已经来过,为小姐做了金针点穴,疏通精血。主人说,小姐最迟到中午,应该会醒转。”她的话里对容若蝶含有一丝不可掩饰的关切和怜惜,但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的麻木。

林熠道:“我进去看看她吧。”

灵仆轻轻推开虚掩的门,道:“林公子请。”

林熠走入卧室。容若蝶歇息的闺房分里外两间,他挑开竹帘进到里屋,容若蝶正安静地睡在榻上,呼吸平缓,面色红润。

林熠稍为心安,将窗帘卷起,好让温煦的春日阳光照入屋子。金色的阳光轻柔地透过窗纸,映射到容若蝶恬静的俏脸上,泛起一层娇艳的玫瑰红,玉脂般的肌肤细腻温润,仿佛是一尊完美无瑕的睡美人。

林熠在榻旁的椅子上落座,与容若蝶相距不过数尺,可以清晰地数出她微合的黝黑睫毛。冰肌玉骨浑若天成,竟找寻不到半点瑕疵。

也许,是上天觉得她实在太过完美,所以才会将这种令人绝望的奇症加诸其身。但对于一个方方如花盛绽的少女来说,这样的安排是否过于的残酷。

玲珑龟静静地匍匐在容若蝶枕边,探着小脑袋张望主人柔美的侧脸,耐心守候她的苏醒。对于林熠和小金的到来,却显得漠不关心。

但小金不肯轻易放过这个曾在玄映地宫中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伙伴,轻盈地跳到枕畔,好奇的伸手触摸玲珑龟的脑壳。

自从见识过玲珑龟石破天惊的幻化威力,小金便一直景仰艳羡不已。它很想弄明白,这么一只不到婴儿巴掌大的小灵龟,为何能蕴藏如此庞大的灵性。

面对小金的骚扰,玲珑龟有点无可奈何。它很不甘愿地瞪着小金,似乎是在警告对方,自己可不是什么富贵人家豢养的宠物,而是上古的祈雨灵龟。

可惜小金不理这一套,它拽拽玲珑龟的尾巴,再摸摸龟甲,显得兴致勃勃。

林熠会心一笑,目光转回到容若蝶身上。她的右手有一小半露在了被褥外,玛瑙般红润透明的玉指,只教任何男子都为之怦然心动。

林熠握起容若蝶的小手送入被窝,却没有松开。他静静坐在椅子上,凝视着容若蝶沉睡的醉人模样,感受到手心里传递来的阵阵暖意。

屋子里静悄悄没有半点声响,上善若水轩外的竹间林梢,几羽翠鸟欢快地歌唱跃动。玲珑龟终于忍受不了小金肆无忌惮的骚扰,索性把身子又缩回了龟甲。

守心珠兀自在悄然运转,将拂晓时吸纳的庞大魔意不停转化,而后毫不吝啬地输入林熠灵台。林熠的仙心不断壮大,在厚积薄发中,等待来日脱胎换骨的升华。

光阴就在这个悠闲宁静的早晨里慢慢流淌,窗外的红日逐渐升上高空。

不知过去了多久,容若蝶的睫毛忽然微微颤动了一下。林熠一喜,伏在她耳边轻声唤道:“若蝶——”

容若蝶睁开她有如翦水的双瞳,漆黑如夜璀璨如星的眸子中,映射出林熠的身影。她的樱唇立时浮现起一缕春风般柔和的微笑,低低道:“六哥,咱们在哪儿?”

林熠答道:“上善若水轩,你足足昏睡了五天五夜。我只好把你抱回东海。”

容若蝶温婉浅笑,紧紧回握林熠坚强而有力的手掌,说道:“我竟睡了这么久。六哥,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林熠摇摇头,微笑道:“我没什么,只是总不见你醒来,有些担心。”

容若蝶神色微黯,问道:“六哥,师父是否已将小妹的病情告诉了你?”

林熠沉默了片刻,回答道:“是,若水先生已和我说了。若蝶,你放心,天无绝人之路,连玄映地宫我们都可以风雨同舟地闯过来,这点小病小灾,咱们也一定会有办法解决。”

容若蝶嫣然笑道:“六哥不用担心小妹。上天待若蝶已如此的宽厚仁慈,我还会有什么可以不知足?扶我坐起来好么,睡了这么多天,骨头也快躺散了。”

林熠小心翼翼将容若蝶扶起,让她舒适地靠在枕垫上,说道:“若蝶,先生请我们午后到垂醉台拜会他老人家。”

容若蝶望了望窗外,说道:“原来已经是中午了,难怪阳光这么好。”

林熠问道:“若蝶,你睡了那么久,有没有觉得饿?我找人替你弄点吃的来。”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觉着有点饿了。”

林熠刚想出屋召唤守在门外的灵仆,容若蝶纤手在床头的风铃上轻轻一拂,发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