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23节

剑谍_第123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5
叮咚悦耳的脆鸣。

很快那个灵仆便端了一碗碧绿色的热粥走了进来,说道:“小姐,主人吩咐,您醒了以后就将这碗‘碧云日暮粥’趁热喝下,切不可耽搁。”

容若蝶像个孩子似的蹙起眉头,娇憨道:“又是这个粥。筝姐,能不能端回去,就跟我师父说蝶儿已经喝下了。”

筝姐生硬的道:“不行,您一定要喝。”

林熠接过粥碗,说道:“筝姐,让我来。”

筝姐点点头道:“有劳林公子。”退出屋去。

林熠道:“‘碧云日暮’,难得这粥也会有这般诗情画意的名字。若蝶,若水先生吩咐你一定要喝下,总有他的道理。”

“这粥里被我师父放进了三十七种药草,又苦又涩。每回醒来都要喝上一碗,害得我都怕醒转过来了。”

林熠用勺子盛起粥轻轻吹了口热气,送到她樱唇边劝道:“别动,让我来喂你。”

容若蝶玉颊飞红,偷偷瞥了眼榻上的金猿和玲珑龟,见它们都在假寐,才羞涩地张开樱桃小口,苦着俏脸咽下碧云日暮粥。

林熠调侃道:“我真没想到,昔日统率冥教群魔谈笑用兵的容大小姐,居然连喝上一口热粥也表现得那么差劲。”

容若蝶娇嗔道:“人家就是不喜欢粥里又苦又涩的草药味道嘛。”她蓦然惊讶地发现,在林熠面前,自己又找回了往昔那个纠缠着岑婆婆撒娇俏皮的小女孩儿。

林熠的视线无意中落到容若蝶半敞的胸襟上,雪般皎洁无瑕的肌肤上,赫然垂落了一枚琵琶形的紫色小玉坠。他好奇的问道:“若蝶,这就是你的紫玉琵琶么?”

容若蝶被他的眼神盯得芳心怦怦乱跳,犹如有头小鹿在怀里跃动。她低声道:“无赖,你在往哪里瞧?”玉指捏起紫坠送到林熠眼前道:“这是我爹爹的遗物。”

林熠凝目细看,果然发现玉坠上刻着一个极小的“宁”字。想到自己的那枚玉坠上同样也刻着个“林”字,不由心中一动,暗道:“难道这仅是巧合么?”

喝完碧云日暮粥,林熠用丝巾替容若蝶轻拭樱唇。容若蝶紧紧闭起眼睛,不敢与他对视,可握着林熠的纤手却变得滚烫起来。

林熠说道:“若蝶,咱们也该启程去垂醉台了,别让先生等得着急。”
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容若蝶点点头,低声道:“无赖,你先出去,在外屋等我,不准往帘子里看。”

林熠一怔,随即醒悟,大笑道:“没问题,反正来日方长,我也不必急于一时。”说完这话,他突然笑声陡止,脸上蒙上一层阴霾。

饶是容若蝶早习惯了林熠的胡言乱语,对这句话仍然吃不消,刚想嗔怒,却发现林熠的神色不对劲。无端的心里一沉,问道:“六哥,你是否有什么事瞒着小妹?”

林熠迟疑一下,沉声道:“在曹府我撞上了不夜岛的楚凌宇,与他激战百余回合无法脱逃。最后只好答应他十天后,我回返昆吾山受审领罪,听候法坛发落。”

容若蝶一颤,道:“楚凌宇?”她刹那间明白,假如林熠不必顾忌自己,摆脱楚凌宇的追捕并非不可能。现在,却只能被迫签订城下之盟。

林熠展颜一笑,安慰道:“若蝶,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其实就算楚凌宇不找上我,等将你送回逐浪岩,我也要回一次昆吾,追查师父遇害的真相。这么做,至多也就是顺水推舟罢了。”

他说的满不在乎,好似去昆吾山如同一次旅行。但容若蝶十分清楚,一旦林熠上了昆吾山,迎接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她痴痴凝望林熠,突然一下子扑入他的怀中,用尽所有力量紧紧拥住他的肩头,徐徐道:“六哥,大丈夫一诺千金,小妹不会阻止你。我会和你一起去。”

林熠苦笑道:“若蝶,千万别犯傻。你去了,只会让他们生出更多的怀疑指责。”

容若蝶轻声道:“我知道,你是不放心我的安全,害怕昆吾派对若蝶不利。六哥,有许多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你。只要我到了昆吾山,他们一定会相信你。”

林熠一震,想到了一种最可怕的可能,低声问道:“若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容若蝶感觉到林熠的肌肉突然变得僵硬,甚至发出轻微的颤抖,一怔之下,立刻明白他对自己生出了误解。幽幽道:“六哥,莫非你到现在还不相信小妹么?假如是我杀害了令师,若蝶又有何面目与你相守一处?”

林熠如释重负轻出了一口气,心头顿时轻松无比,道:“那你就更不该陪我去了。除非你能找出真凶,否则上了昆吾也于事无补。”

容若蝶沉吟片刻,问道:“六哥,假如我能设法让楚凌宇主动撤销这个约定,你还会不会去?”

林熠知道,容若蝶智慧无双,更能轻易借助到冥教庞大的力量。她的这句话绝非无的放矢。只要自己一点头,容若蝶势必竭尽全力对付楚凌宇,逼迫他答应毁约。

但这么做,岂是大丈夫所为?

他坚定的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去。但我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我要查出杀害师父的真凶,还有玄逸师叔的死,也一定要追个水落石出!”

容若蝶颤声道:“六哥,如果你一定要去,务必要答应若蝶,绝不意气用事,不管发生任何变故,都必须活着回来。”

林熠哈哈一笑,轻拍容若蝶颤抖的娇躯,说道:“你看我是意气用事不顾性命的笨蛋么?我只是答应楚凌宇回一次昆吾,可没说放弃抵抗,坐以待毙。何况咱们还有整整四天的时间可以在一起,现在也不用弄得像生离死别一样伤心。”

容若蝶从林熠肩膀上抬起俏脸,含泪笑道:“无赖,谁和你生离死别了?”

林熠点头笑道:“就是嘛,咱们可是都发过誓,要在一起相守百年千年的,怎么能说散就散了呢?”

他擦拭去容若蝶眼角珠泪,说道:“来,好好梳妆打理一下,我们去见若水先生。别让他老人家看到你梨花带雨的模样,误以为我欺负了他的宝贝徒弟。”

容若蝶转悲一笑,起身梳洗。林熠和小金退到外屋,等了足足一顿饭的工夫才见容若蝶走了出来。

她紫衣轻扬,容光焕发,玉颊上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娇艳无双,秀雅如仙。

林熠眼睛一亮,赞叹道:“看来我在外屋等了这么久,一点都不浪费。”

容若蝶似喜似羞,脸上的忧伤消隐无踪,柔情万千的明眸拂过林熠,轻轻道:“六哥,咱们走吧。”

两人将小金和玲珑龟留下,出了上善若水轩。

林熠回头看了眼兀自站在门外的筝姐,叹道:“他们永生永世都会是这样么?”

容若蝶道:“这些灵仆前世的魂魄都是受尽苦难的冤灵,因为戾气太重,难以穿越冥海投胎转世。师父将他们暂寄在偶像体中,利用各种清退戾气的宝物炼化,再以玄门正宗心法教他们修身养性,去除怨怒。

“只要持之以恒,三五十年后便能重获新生,得以超脱。”

两人边走边说,小半个时辰后到了西侧的海边。一座碧竹筑起的楼台,像探出山崖的龙首,凌空飞驾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之上,仅倚靠一条盘桓上升的竹梯连接支撑。若非亲眼目睹,实在难以相信世上真有这般的“空中楼阁”。

林熠与容若蝶沿着竹梯盘旋直上,越走越高,很快距离脚下的海平面三十多丈远。一蓬紫色云雾飘忽缭绕,把垂醉台环抱笼罩,宛如天上仙境。

林熠这才明白,为什么容若蝶始终那么喜爱穿着紫色的衣裳。

他不禁侧首观望身畔佳人,也不晓得究竟是那缥缈的云雾沾染了容若蝶的灵秀而充满仙意,还是容若蝶因着它们化作了随时会临风仙去的神女。

释青衍闲逸地凭栏而坐,身前一座小炉滚滚烧着沸水,几上摆放了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林熠远远抬头看到他逍遥无忧的神姿,忽然觉得人世间的杀伐争夺离这里是多么的遥远。此间,只属于醉忘红尘的桃源。

两人见过释青衍,在东帝对面的竹椅并排落座。

释青衍微笑道:“贤侄,你可认得老朽几上的这只茶壶?”

林熠闻言望去,见几上的那只茶壶乃是三个老树虬根,用一束腰合抱而成。左分枝伸出壶嘴,右分枝弯成把手,同含一壶水,共用一支盖。于自然古朴中透着无限高雅美韵,其造型之妙,创意之绝,堪称平生仅见。

他想了想,说道:“小侄依稀记得在哪里听说过此壶的名字,好像是叫‘束柴三友壶’,暗藏有共饮一江水的寓意。”

释青衍拊掌道:“不错,正是‘束柴三友壶’。蝶儿,就烦劳你替我们沏茶煮茗了。为师难得遇上一个通晓茶道的小友,定要好好聊聊。”

林熠急忙道:“小侄这点三脚猫的见闻都是道听涂说而来,可禁不起先生考问。”

释青衍莞尔道:“咱们不过随意闲谈,贤侄不必当真。”

稍顷容若蝶沏上香茗,林熠端起杯盏啜了一口赞道:“好水,好茶!”又瞥了容若蝶一眼,加了一句道:“当然,沏茶的工夫更好。”

释青衍哪会看不出这对小儿女之间暗藏的情愫,呵呵笑道:“看来老夫请蝶儿沏茶,还真是找对人了。茶饮之水,以江水为下,井水为中,泉水为上。贤侄或许能品出这茶是‘雨露春风’,但你决计猜不到这水来自何处。”

林熠挠挠脑袋,偷眼望向容若蝶。

容若蝶忍住笑替他介绍道:“这水是取自上善若水轩旁的难老泉,亦是逐浪岩唯一的淡水来源,有养生驻颜的奇效。”

林熠叹道:“难怪若水先生一望只如三十许人,敢情是这茶水的功效。不过,好像对我却有一点大大的不妙。”

容若蝶讶异道:“这泉水对你又有什么不妙的地方了?”

林熠神秘一笑,改用传音入秘道:“若是过了七八十年,你仍是眼前这般娇艳年轻,我却成了弓腰垂背的糟老头子,那可怎生是好?”

容若蝶心中一甜,就听释青衍笑道:“贤侄,你究竟说了什么,为何蝶儿突然脸红了?”

容若蝶大窘,借着照料炉火逃转身去。

释青衍端起杯盏,悠然道:“贤侄是否明白,这茶中也孕育有道。”

林熠点点头,道:“古人以茶入道,寻求贵生、坐忘、无己的真谛,以期能道法自然,反璞归真。有的还将茶托喻为人,茶杯喻为地,茶盖喻为天,以合‘三才’之数。所以喝茶的时候要将这三者一起端起,表示作‘三才合一’。”

他是酒徒,绝非茶痴,这些学问俱都是从宋震远那里批发而来。好在自己的二师兄不在此处,否则定会向他讨要学费。

释青衍颔首道:“说的好,茶道博大精深,归根结底却仍在一个‘悟’字。假如痴迷于表面的技巧,便不免着于流俗落了下乘。道法自然,返璞归真,茶道如是;仙道也不过如是!”

林熠一省,收起笑容道:“多谢先生指点,小侄定不敢沉缅于技,忘却心悟。”

释青衍宽慰笑道:“孺子可教,难怪蝶儿会对你一见钟情,无以自拔。”

容若蝶不依道:“师父,您老人家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取笑蝶儿了?”

释青衍叹道:“你不晓得,老朽多么希望你能够像别人家的女孩儿那样快乐无忧的长大。能看到你害羞娇嗔,我有多高兴。”

容若蝶捧着的杯盏微微一颤,轻轻垂下玉首,低声道:“师父——”

林熠望着释青衍与容若蝶,心里感到一股温情。眼前不禁浮现起玄干真人的身影,忍不住又是一阵酸痛。

忽然听见释青衍的声音道:“贤侄,老朽听说你身上有一枚自幼携带的玉坠,能不能取出来让我瞧上一瞧?”

林熠心一紧,知道释青衍终于要进入正题。他取下玉坠,交到释青衍手中,问道:“先生,你认得这枚玉坠?”

释青衍托起玉坠,缓缓回答道:“是的,我认识。我还晓得,它是魔圣聂天曾经拥有的三枚玉坠之一,原本的名字叫做‘执念玉’。

“只要戴上它,任何的迷魂摄魄之术都无济于事,退避三舍。”

林熠低声道:“执念玉——魔圣聂天——”他已然有了答案。

释青衍一字一顿地道:“所以,你的父亲便是昔年魔圣三大弟子之一的林显!”

原来如此,听到谜底揭晓的一刻,林熠反而感到一阵挪去千钧巨石的轻松。

他甚至没有惊讶,没有激动,许许多多困惑自己数月之久的谜题,终于有了解释。

忽地手掌一暖,是容若蝶在几下紧紧握住了他。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垂醉台静寂无声,惟有脚下的波涛拍岸,空中的鸥鸟呼唤。

林熠接过执念玉,重新挂上,却首次感到了异乎寻常的沉甸甸分量,仿佛压得他将要窒息。

平静地,他问道:“那我为什么会成为昆吾派的弟子?”

请继续期待剑谍续集

下集预告:

林熠利用破日大光明弓虚张声势,迫退了追捕自己的楚凌宇。几经辗转,终于带着容若蝶回到东海逐浪岩,也见到了闻名已久的东帝释青衍。

然而在这次会面中,释青衍向他抛出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秘密——更告诉他,有一个比仙盟更加神秘、更加强大的诡异组织,正在暗中活动,要将林熠拉入其中。

而杀害玄干真人的元凶,也终于有了眉目——

首部曲 第七集 斩龙计划

第一章垂钓

释青衍摇头道:“这个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