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24节

剑谍_第124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8:5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5
问题的谜底,要你自己去找。”林熠略感失望道:“我明白了。谢谢先生告知小侄的身世。”释青衍道:“不,还有很多事你并不清楚。老朽要告诉你的,也远不止这点。”他的手向外翻转,露出一方翠牌,微笑问道:“你看这是什么?”林熠怔怔盯住释青衍手心里那方小小的翠牌,嗓子有些发干的沙哑道:“这是我还给楚凌宇的仙盟玉记翠牌,怎么可能会在先生手中?”释青衍含笑不答,低声吟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手中碧光一亮,又多出了另一枚翠牌,只是比林熠的那枚多了个“水”字,少了个“仙”字。

林熠再无怀疑,震惊道:“先生原来就是仙盟盟主!那若蝶她——”容若蝶低声道:“对不起,六哥,小妹不能擅自泄漏仙盟机密,所以直到现在才让你知道真相。”林熠一声苦笑,想起那日被仇厉截杀,自己为求脱身,胡言乱语地骗他说,仙盟新任的总召集人与自己两情相悦,关系非同寻常。没有想到,这些鬼话到了今天居然全都变成了事实。

他怔了半晌,恍然道:“难怪那天在曹府,楚凌宇说什么也要我留下若蝶。”释青衍含笑道:“你和蝶儿抵达逐浪岩前的两天,老夫就收到了楚凌宇的传书。他不但详述了你们之间的那次对决经过,对贤侄多有赞词,更一再要求仙盟全力查清令师遇害真相。

“甚至,他愿意挺身担保贤侄的清白。”林熠心中感动,就听释青衍继续说道:“他也提到,最后你为了能亲自护送蝶儿回返东海,竟亮出破日大光明弓,要与他玉石俱焚。”林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道:“我也是迫不得已虚张声势,其实根本没有法子能将破日大光明弓拉满,更别说要和楚兄玉石俱焚了。”释青衍笑道:“你以为楚凌宇没有看出来么?最后他是察觉你眼中魔意越来越浓,随时可能灵志崩溃毁于一旦。同时他可以确认你绝不会伤害蝶儿,所以才故作退让,放你离去。随后又暗中保护,直到你们返回逐浪岩。”林熠低头叹道:“好家伙,我还是小看了他!”然后说道:“所以先生昨晚会在海边现身,并将守心珠赠与小侄,对么?”释青衍赞道:“举一能反三,贤侄的机智深得我心。”林熠难得露出惭愧之色道:“您老人家就别再捧煞小侄了,我可算笨到姥姥家了。那天楚凌宇对着若蝶的眼神、语气都透着蹊跷,言语中更是不带半点敌意和蔑视,当时我就该想到这里面另有文章。”他同时也醒悟到上善若水轩中,容若蝶为何会提出要陪自己一起前往昆吾山的原因。只要她搬出仙盟总召集人的身分,想必玄雨真人也不能不卖上三分面子。至于请楚凌宇撤销与自己的十日之约,那更是小菜一碟。

但林熠也知道,容若蝶固然能够办到这些事情,却大大违背了仙盟的宗旨和盟规,更会给她带来身分暴露后的巨大隐患。

他百感交集,转头望向容若蝶。见她凝眸浅笑,深蕴柔情正默默注视着自己,不禁相视一笑,心有灵犀。

释青衍道:“老朽差点忘记告诉你,曹府的人我已将他们送到‘合谷川’暂住。先前贤侄送来的那位黎仙子,如今也被安排在那里。等稍过几日,我会放出《云篆天策》的风声,黎仙子便可回返雾灵山脉。”合谷川,是仙盟专为藏匿和保护目的而特意经营的一处秘密基地,其具体运作只有极少数人清楚。林熠晓得曹彬等人和黎仙子都被安排到合谷川,心中大定。相信纵然五行魔宫挖开地脉,都别想找到他们的下落。

他已恢复了冷静,问道:“先生,既然仙盟已发出缉捕小侄的命令,而且将我从盟单上除名,您还为何要向小侄表明身分,告诉我这些消息?”释青衍笑起来,说道:“老朽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我早已从十分可靠的消息来源里,确认了贤侄绝非杀害令师的凶手。只是,老朽现在还不能把真相公告于天下,只有委屈贤侄暂且蒙受这不白之冤了。”火炉边的容若蝶露出了惊讶之色,显然对释青衍所说的“可靠消息来源”也并不知情。

林熠按捺住心潮起伏,沉声问道:“先生,您知道是谁杀害了我师父?”释青衍站起身,双手负后眺望海面,微笑道:“贤侄,可有兴趣陪老朽出海垂钓?”林熠看向容若蝶,见她轻轻摇了摇头,表示释青衍既未提及自己,那便是仅邀请了林熠同行。林熠立即明白,接下来释青衍要和自己谈的事情,连容若蝶也需要回避。东帝,到底还想对自己说些什么?

三人下了垂醉台,在礁石旁泊了一叶小舟,长约九尺,宽不过三尺。东帝解开缆绳,跳上舟子招呼道:“上来吧!”林熠回头对容若蝶道:“我陪先生出海垂钓,你回上善若水轩等我们……海边风大。”容若蝶浅浅一笑,不置可否,向释青衍说道:“师父,多钓几条沧浪鱼回来。今晚蝶儿下厨为您老人家做几道好菜。”释青衍哈哈大笑,眼光扫过林熠,大袖一挥扬帆出海。

小舟乘风破浪在海面上划出一道白浪,倏忽远去。行出大约五里,释青衍将石锚抛落海中,分出一根钓竿给林熠,在船头坐下道:“贤侄,你以前可曾钓过鱼?”林熠摇头道:“不瞒先生,小侄最受不了干坐,临风垂钓这样的雅事素来是心向往之,事到临头却免不了要退避三舍。”释青衍手腕一振,细长的钓线“嗤”的一响,划出一条美妙的弧线射入海水,说道:“钓鱼最考究的,就是耐心。钓者与鱼之间,斗智斗勇都在其次,首先看的还是有谁先忍不住,露出了破绽。”林熠在船尾一侧落坐,也学释青衍将鱼钩抛入海中,笑道:“听先生一说,似乎这垂钓与高手对决,有异曲同工之妙。”释青衍徐徐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仙盟也是一名钓者。只不过,它要钓的是一头庞大而凶悍的恶鲨罢了。”林熠一怔,不知道释青衍为何突然把话题从自己师父的死因,转移到了仙盟。

但他没有打断,释青衍接着说道:“仙盟正式成立至今,仅仅区区二十余年。但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就有几个杞人忧天的老家伙私下里联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小型联盟。这其中,除了老朽和雨抱朴,还有一个,是你绝对想不到的人。”林熠脱口而出道:“魔圣聂天!”释青衍微含惊讶地看了林熠一眼,道:“不错,正是聂天。我们几个老家伙,立场、背景各自不同,许多信念、理想也不尽相仿。贤侄,你如此聪明,可否能再猜一猜,到底是什么原因将我们聚集在一起么?”林熠虽然猜对了答案,可心底仍涌起一股难以置信的惊骇之情。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代表天下正道最菁华力量的仙盟创办者中,竟会有魔圣聂天的名字!

他沉吟了半晌,试探地问道:“是为了《云篆天策》么?”释青衍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们几个真正要对付的,是一个名叫‘九间堂’的神秘组织。

“‘九间堂’什么时候建立的,目标是什么,甚至首脑是谁,我们几个都可说是一无所知。你一定会奇怪,既然如此,我们又为什么要联合起来和九间堂对抗,是么?”九间堂!这是林熠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而从他听到的这一刻开始,他的使命与命运将从此和这个组织息息相关,恩怨纠缠。

释青衍自问自答道:“因为魔圣聂天,就来自于这个组织,甚至,他之所以能成为魔圣,睥睨四海,也完全是出于这个组织的造就和扶植。”林熠默默听着,毫不隐藏也无法隐藏自己的惊讶。

海浪轰鸣,释青衍的声音尽管低沉,却依旧清晰无比的传来:“聂天自己并不知道,九间堂为什么要费尽心机,花费数十年的心血把他推上魔道王者的颠峰宝座。

“但当他发现,事实上自己完全无法脱离九间堂的掌控时,他不甘永远成为傀儡,决定抗争,与九间堂逐渐决裂。”释青衍似乎是在整理思绪,顿了一顿才说道:“于是,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云篆天策》擅自取出,分赠给五行魔宫,自己手上仅留存一卷。

“他并没有对我们解释过这么做的原因,只说不管发生任何变故,《云篆天策》再不可能完整落入到九间堂的手里。只要缺失一卷,他们的阴谋就无法最终实现。”林熠禁不住问道:“先生,那究竟是什么阴谋?”释青衍摇摇头,回答道:“不知道。但如果有一件事情,能令聂天都感到恐惧而不顾一切地去阻止,其分量可想而知。可惜,聂天擅分《云篆天策》的时候,我们的联盟尚远未形成,否则,他也不必出此下策。”林熠点点头,表示明白释青衍此言的意思。

假如聂天早些时间与释青衍、雨抱朴等人结成联盟,那他大可以将《云篆天策》转交东帝、北帝。这么一来,如今仙盟也不必再为收集《云篆天策》而耗费无数人力,冒尽风险。

释青衍道:“可惜最终,聂天还是失败了,更确切的说,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统统栽了跟头。雨兄失去了一条胳膊,老朽二十年前退隐东海,而魔圣索性把命也丢了。然而十九年前逆天宫惊变的内情,依旧有无数的谜团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啊,鱼咬钩了!”释青衍手腕向后挥出,“哗啦”浪花翻滚,一条两尺多长的沧浪鱼拼命挣扎着露出海面。

林熠想起公揽月所说的逆天宫之行,当下悉无遗漏转述给释青衍。

释青衍认真听完,喃喃道:“龙尊,龙尊——原来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龙尊’。”林熠问道:“先生,莫非这人便是九间堂的首脑?”释青衍苦笑道:“老朽也仅是推测而已。九间堂的首脑自称‘龙头’,幕后操纵水无痕的人,应该是他。而九间堂组织里,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敢以‘龙尊’为号!”林熠问道:“先生,我师父……是被这个九间堂组织杀害的?”释青衍答道:“从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恐怕确实如此。”

“为什么?是因为我师父仙盟成员的身分,惹得他们痛下杀手?”释青衍露出一缕奇异的神色,缓缓道:“九间堂杀害令师,他们的目标,其实是你。”

“啪!”林熠手中的钓竿突然被硬生生捏裂,发出清脆的爆鸣。

释青衍轻声叹息,道:“老朽也不敢相信,他们居然会为了这种理由下杀手,嫁祸于你。”林熠心痛到失去知觉,耳中却清晰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道:“我不信!”释青衍没有回答,默然将鱼饵装上钓钩,抛入海中。

海风拂过,卷起一阵阵雪般亮白的浪花,拍打着小舟左右摇曳,忽高忽地的在波峰与波谷之间载浮载沉。

偶尔,远处蔚蓝的海水里,一两条飞鱼跃出海面,拉出一道银色的弧线,再钻入海中,溅出一朵白浪,宛如百合花盛绽。

释青衍再次起竿,这回钓到的是一条更大的沧浪鱼。

林熠低沉的嗓音随风传来:“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过是个昆吾剑派的二代弟子。难道,是因为我的父亲是聂天的弟子?”释青衍将沧浪鱼装进竹篓,只是摇摇头。

林熠缓缓道:“我明白了,你是要我做鱼饵,而且是对方一定会咬钩的那种。”释青衍将鱼饵挂上钓钩,说道:“仙盟每一个成员的行为都是出于自愿,你可以仔细地考虑。我们还有三天半的时间,等待你的决定。”林熠问道:“这件事情,若蝶知道么?”释青衍道:“我没有告诉她。无论你答应与否,这件事情只有你和老朽两个人知道,直到把这条恶鲨从海里钓起来的一天。”林熠注视海面,浮标在海波的推动中上下漂荡,却始终没有鱼咬钩的动静。他问道:“我想知道,如果我答应了,后面该怎么做?”释青衍回答道:“回昆吾山,然后什么也不用做,九间堂会主动找上你。”林熠的手一沉,浮标剧烈颤动起来,他耐心等候水下的沧浪鱼完全咬钩的一刻,没有急于提竿,问道:“假如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出现呢?”释青衍异常肯定地道:“一定会。他们已经进行了第一步,就绝不会白白放弃,而且,他们要你!”林熠道:“所以说,如果我想为师父报仇,就必须进入九间堂,才能找出真凶?”

“是。因为我们只能判断到,杀害令师的一定是潜伏在昆吾派中的九间堂卧底。然而这个人是谁,我们无从得知。”林熠“唰”地拉起鱼竿,一条沧浪鱼在空中跃动,尾巴上甩出一蓬水雾。他慢慢收缩钓线,道:“与我一同逃下昆吾山的玄冷真人,也是九间堂的人?”释青衍道:“现在尚没有确切的情报证明这点,也许将来你能告诉我确切的答案。”林熠点点头,说道:“您需要我做什么?找出龙头的真实身分,查清九间堂的终极目标,还是逆天宫惊变真相?”

“我并不打算给你设置任何目标,能有多大的收获,完全取决于你进入九间堂后的进展情况。因为仙盟目前收集到的所有情报,都无法判断九间堂要吸收你入伙的真正目的。更无法弄清,你现在在龙头的心目中到底有几分重。”林熠清理思绪道:“您是说,九间堂杀我师父是为了逼我入伙,而这项计画,居然是龙头亲自下达的?”释青衍道:“不错,由此可见一旦你进入九间堂,绝不可能只是个无名小卒。因此,我们才决定要试上一试。”林熠注意到,释青衍经常用到“我们”这个词,很显然这里面并不包括自己。那至少还存在另外一个人,会是谁呢?

他深知仙盟严格而近乎冷酷的保密制度,明白释青衍假如不说,也就意味着至少目前他还不想让自己知道那个人的存在。于是说道:“这就像一场赌博,而且庄家还不是仙盟。”

“是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