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27节

剑谍_第127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7 12:09: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青衍道:“借助敌人的力量保全自己,你能想到这点很好。记住,你的代号是‘龙刃’。如果某一天有人能够叫出你的代号,就表示他是绝对可靠的盟友,也是仙盟安排接应你的人到了。”林熠低低重复了一遍道:“龙刃,这个名字我听一遍就不会忘了,先生放心。”释青衍颔首道:“我的代号‘渔夫’,同样也仅为你专设。”林熠犹豫了一下,问道:“先生,我想知道,万一有变我该如何和你联络?”释青衍点头道:“你伸出左手。”林熠愣了愣,将左手伸出。

释青衍捋起他的袖口,低声道:“放松身心,阖上双眼。”林熠心驰神松,将眼睛闭起。很快,他感觉到面前隐约亮起了一团红色的耀眼光芒,紧接着左臂上一阵炽热,有一股热流源源不绝地融入体内,在手太阴肺经中凝聚成丸后,沉寂下来。

直到半盏茶过后,这种奇异的感受消失,才听到释青衍略含疲倦的声音道:“好了,你可以睁开双眼了。”林熠好奇的睁开眼,就看到一团殷红色的符印正迅速消融进自己的皮肤里,禁不住讶异地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儿?”释青衍额头上渗出细微的汗珠,显然刚才耗损的功力十分可观,回答道:“是一座小型的传输法阵,不过,它传送的不是东西,而是声音。”林熠难以置信道:“声音?你是说通过它,我无论在何地,都能把说的话传输到你的耳朵里?”释青衍摇头道:“还没有那么神奇。我会通过另一座隐藏在密室里的传输阵接收你的声音,即使老朽不在,那里也会有人昼夜不休地全天守候。”随后释青衍将启动传输法阵的方法口诀教给了林熠,叮嘱道:“一般情况下,‘传音法阵’会隐藏在你的手太阴肺经中,只有经过你的催动才会浮现到体表。不过每使用一次真气都会耗损极大,若非必要最好不要动用。”林熠道:“我明白了。”见符印已经完全消隐进皮肤,将卷起的袖口放下。

释青衍道:“你手里的软剑已不再是化血飞镰了,建议你另外起个名字。”林熠想了想,望向远处,若水轩方向似乎闪动着微弱的灯火,悠然道:“就叫‘心宁’吧。”释青衍脸上不经意的痛楚之色一闪而逝,说道:“蝶儿会懂得你的心意的。”林熠苦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每回看到她对我微笑的时候,鼻子里都有些发酸。我真不晓得到了明天早上,我该怎样舍下她离开?”释青衍惟一能做的,就只有沉默。

林熠怔怔凝望上善若水轩半晌,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会永远记得这个地方,即使死了,魂魄也会归来再看上一看。”释青衍包含世情沧桑的目光不敢再面迎林熠,说道:“我已经替你另准备了一些必需的物品,包括几张灵符和丹药。明天一早,让筝姐送给你。”林熠点了点头,收回目光,脸上露出笑容道:“您老人家不想再教我两手么?”释青衍一摇头,叹道:“你这小子,总不肯吃亏。你当老朽会敝帚自珍,吝啬将这点功夫教给你么?

“可是一来你已有了《幽游血书》,其博大精深远胜老朽所学;更重要的是,从任何细节上,你都不能露出与我有关联的端倪。所以,老朽实在无法传授给你什么,只能以灵符丹药相赠。”

“我晓得。其实先生这几日已经教给我许多,足够小侄受用一生。”释青衍逸出苦涩笑意,一挥衣袖道:“明早,老朽就不送你了。咱们就此作别,你多多保重吧!”青色的身影飘然去远,清冷的夜空里幽幽响起一泓笛声,又渐渐隐没。

林熠伫立半晌,听见笛音如风缭绕消散,猛一甩头向着上善若水轩大声叫道:“若蝶,你准备好了没有,我们要出发啦!”忽然听到林梢上小金“吱吱”的叫嚷,眼巴巴企盼地瞧着自己。林熠一笑,向它打了个呼哨挥手道:“小金,你也来!”小金一声欢呼,从碧竹上跃下,三两下就跳到林熠肩头稳稳站住。蓦地,眼睛一眨一眨呆呆望向前方。

容若蝶一身盛装,宛若仙子,踏着月色走来海边。黑夜仿佛亮了起来,星月将皎洁的光辉聚集在她空灵的俏脸上,把所有的美浓缩成永恒的刹那。

林熠心神俱醉,巨大的幸福感涌满全身,忘记了说话,与呆呆的小金一起呆呆地站立。

容若蝶的笑颜盛绽如漫山的幽兰,轻轻道:“还没有看够么?”林熠长叹道:“怎么能看得够呢?就这样望着你,三生三世我也不会厌倦。”容若蝶伸出玉指,在林熠鼻尖上一刮,故意不屑道:“口是心非,谁信你了?”林熠鼻中闻到一缕淡淡如兰似麝的芬芳,直沁入心底,突然把容若蝶一把横抱到了胸前。

容若蝶失声惊呼,娇嗔道:“坏蛋,你要做什么?”林熠高声大叫道:“我要带你飞上夜空,去看星、看海,看我们的未来!”他御风升起,上善若水轩在脚下渐渐变小,很快逐浪岩也化作黑暗中一颗沉睡的明珠,在海波相拥里静静远去。

咸湿的海风拂过衣袂,银光粼粼的波涛蔓延向无边无际的远方。容若蝶双手环抱在林熠脖子上,宁静地依靠入他的怀里,感觉自己已变成一羽鸥鸟,在苍茫无垠的夜空里自由而快乐的翱翔。

前方,那是什么东西在闪耀,容若蝶轻轻低呼,玉手指向远处的天宇欣喜地叫道:“你快看,流星!”一颗璀璨的流星拖曳着绚丽的光芒,从漆黑的夜幕中滑过,冉冉投向大海的怀抱。

容若蝶轻声道:“岑婆婆曾经对我说,当天上出现流星的时候,就是上苍的使者降临,来聆听世人的心愿。如果能够在它消逝之前许下愿望,所有的美梦就会化为现实。”她的声音犹如天籁,回荡在林熠耳畔。他道:“那就让我们也都来许个愿吧!”容若蝶望着迅速去远的星光,遗憾地摇头道:“恐怕来不及了——”林熠充满信心地道:“没关系,我们可以追上它,让它听取我们的心愿!”腰间光芒电闪,心宁仙剑矫龙般弹射。林熠念动真言,祭起御剑诀,化作一束银色的电光向着流星飞逝的方向追去,他是要留住一个梦想,一个希望。

容若蝶满怀着感动与惊喜,像个孩子虔诚地闭上眼睛,祈祷上苍,来听取一个凡间少女的心声。

星光灿烂,涛生云灭。风被他们远远抛在了身后,整个天地都屏住了呼吸,聚精会神地倾听那个少女向着飞逝的流星,许下的愿望。

流星终于消失在海平面下,林熠收住仙剑,问道:“若蝶,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容若蝶轻轻地、梦幻一般地说道:“我希望,快乐的日子且莫一去不返;我深爱的人一定会平安归来。就算要我来世无休止地轮回在冥府地狱,看不到一线的光亮,我也心甘情愿——”林熠湿热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呓语,好像要把她后面半句的话融化在自己的热力中。许久之后,容若蝶细细地娇喘着道:“你呢,也告诉我你许下的心愿是什么?”林熠微微笑着,摇头道:“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容若蝶作出满不在乎的娇憨,哼道:“不说就不说吧,我不会猜么?”林熠神秘地道:“你猜不到的,那是我从没告诉过你的最大渴望。”容若蝶愈发的好奇,但受不了林熠故意摆谱的模样,硬生生忍住不再追问。两人徐徐回返逐浪岩,飘落到海滩上。银白色的沙滩焕放着皎洁的光辉,柔软的细沙向着视线尽头铺展成世上最长的一条地毯,海水不断地洗净每一点尘埃。

两人脱下鞋袜,手牵着手,漫无目的地缓缓向前,就这样,一直往前走。赤裸的脚面被潮水淹没又现出,留下四行相依相伴的足印蜿蜒着走向黎明。

云倦了,风歇了,天地间只剩下她与他,把时光吝啬地流逝。

今夜无眠,每一秒钟,每一次眼神的交投,都显得如此的弥足珍贵,不敢虚度,不敢荒废。

月上中天,林熠环抱住容若蝶,在沉默的礁石上,默默无语眺望大海。向着西方,就是天亮时他要离去的路途。更盼望着,能够有一天他依旧会沿着离去时的旧径,带着归来的快乐,出现在那片天际。但愿,这一天不会太远,一定会来。

海浪拍打过礁石,容若蝶喃喃说道:“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希望着能到海里去看一看,那儿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然后能够像一条欢乐的小鱼儿,自由地穿梭海底珊瑚,游荡在传说的龙宫。可惜,我的体质太弱了,只能够站在海边,去想像这些奇妙的情景。”林熠听着她的呢哝细语,突然微笑道:“也许,我能有办法。”容若蝶惊奇地望向他,不敢相信道:“什么?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神通广大?似乎我说出的每一个心愿,你都能令它梦想成真。”林熠将她横身抱起,深情道:“因为,我在用灵魂爱着你。”光芒一亮,祭起秘虚袈裟,将两人包容在一片温暖的小天地中。

林熠抱着她走向海中,小金对他的突然消失已经司空见惯,只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你小子真不讲义气”便一头扎入沧海,找它的鲸鱼朋友去了。

海水徐徐没过两人的头顶,在他们的周围形成奇异的光影。虽然月夜的海水下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然而藉着秘虚袈裟内亮起的光芒,他们的视线可以清楚地看到海中的奇观。

鱼群从他们的身旁穿梭而过,一头海龟慢吞吞地爬上礁石,五颜六色的珊瑚在跃动的光波中熠熠闪烁。原来,夜晚的海底,依旧是一个热闹而美妙的世界。

林熠就这样一步步抱着容若蝶向东海深处走去,看到小金威风凛凛地在远处呼朋引伴,看到一只半透明的小螃蟹从海底的泥沙里好奇地钻出。

容若蝶的眸中忽然涌出泪花,轻轻地说道:“谢谢你带我去看星,谢谢你带我来看海。可我还要告诉你,我希望你能有一天,会带我看到未来——”林熠托起她的脸庞深深地凝望,柔声道:“你看,未来不正在我们的眼中闪烁么?”容若蝶用尽所有力量,吻上林熠的嘴唇,再不顾矜持与羞涩,将她的丁香小舌融入他火一样燃烧的体内。罗裳渐褪,冰肌羞月。在天之涯,海之底,他们忘情地相拥缠绵,把万里海域变作今霄的洞房。

一次次的婉转娇吟,一次次的死去活来,他们翻滚着海波,翻滚着春意,让冰凉彻骨的海水变得沸腾!

直到筋疲力尽,直到天荒地老,他们才重新回到沙滩上,点数星辰。

“若蝶,在我怀里睡吧。”望着西去的明月,林熠轻声道:“或者我抱你回若水轩。”容若蝶努力睁大惺忪的睡眼,固执地摇头说:“不,你答应我的,要陪我一起看日出。”日出!林熠的心突地扭痛起来。当霞光漫天,旭日东升的一刻到来,东海将成为回忆,怀中的伊人将远隔重山。

他恨不能将天上的明月向着东方拉回来些,再拉回来些;把流逝的光阴抓得紧点,再抓得紧点——黎明,可不可以不要来?红日,可不可以慢慢升?永恒,为什么总在瞬间?

但弯月还是向西去了,尽管已走得很慢很慢,只是依旧无法挽留。

“睡吧,”林熠在她额头轻轻一吻道:“我们不会错过每一天日出的,相信我。”容若蝶握紧他的手,梦呓般低吟道:“日落,还有月色,还有我们的小屋——”声音渐渐轻微下去,疲倦的她无限依恋地感受着林熠胸口传来的温暖,进入梦乡。

林熠静静坐在洒满银色月光的沙滩上,一遍遍把目光拂过怀中爱人的俏脸。可以吗,深深、深深,直至永远地印在心底,无论多久,无论多远。

全身上下每一根绒毛都在淌水的小金从海里冒出,走向两人。林熠向它微微一笑,说道:“小金,今天我就要走了,去执行一次很危险的使命。”小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在沙滩上写道:“我和你一起去。”林熠摇摇头,说道:“我想拜托给你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答应我一定要做到。”小金好像知道什么似的,郑重其事地点着小脑袋,林熠欣慰一笑,徐徐道:“替我照料好她,不要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等我回来。”小金沉默片刻,写道:“你会回来的,是么?”林熠道:“当然,过多久我都会回来。我答应过你,要带你玩遍这世上所有有趣的地方,找到所有珍藏好酒的地窖。我是不守信用的人么?”小金没有再写字,而是缓缓爬上林熠肩头,举起小手,林熠笑了,也举起手来,与它重重的交击三掌。

天亮了,第一缕晨曦唤醒了沉睡中的容若蝶。第一眼,残留的睡意立刻不翼而飞,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上善若水轩柔软的床榻上。海,离得很远。

容若蝶猛然坐起惊恐地唤道:“林熠!”这次,再没有人回答。屋里空空荡荡,暖意的阳光播撒在床前,静谧无声。

容若蝶赤着双足跳下榻来冲向外屋,更大声地喊道:“林熠,你在哪儿?”

“小姐,林公子已经走了。”是筝姐,她推门走进屋子,木然的眼眸中竟隐隐流露出一丝哀伤:“这是他托我转交给您的书信。”容若蝶接过信笺,手上是轻飘飘的感觉。她倒退着靠在了桌边,桌子上放着一杯水,冰凉的水,容若蝶突然觉得自己透不过气来,她机械地抓起水杯一口气灌了下去,那股凉意令她略微清醒过来,令她可以有勇气,缓缓将信笺打开。

林熠洒脱不羁的笔迹映入眼帘。她一目十行地默读道:“若蝶:原谅我以这样的方式和你告别,原谅我没有陪你看日出。因为,我实在不敢面对离别时你黯然神伤却又痛苦压抑的眼眸。我不知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是否我还能忍心离去。

“但我却不得不走。如你所料,我必须去执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