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2节

剑谍_第12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26 08:43: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道:“干娘,您老人家就放过黎姐姐吧,日后女儿定不忘报答您老人家。”

金光圣母道:“丫头,你且闪到一边。待老身拿下妖狐,再与你细说。”

玉茗仙子反向前走了数步,与黎仙子并肩而立,说道:“干娘,您一定要捉拿黎姐姐,便连女儿也一并抓了去罢!”

金光圣母面罩寒霜,森然道:“你这是在要胁老身么?”

玉茗仙子心里酸楚难言,凄然道:“女儿不敢,只求干娘高抬贵手,放过黎姐姐。”

金光圣母脸色数变,一咬牙道:“滚,老身只当从来也没你这不孝的干女儿!”

黎仙子听她出言不逊,勃然道:“妹子,还和这混帐干娘废话什么,赶紧离开!”自背后掣出仙剑“多情”,挥出一溜粉红色的绚丽光

芒,直射金光圣母咽喉。

金光圣母的蝉翼刀左右一分,朝上封架,“叮”的一声迸开仙剑,右手金刀去势不止,反守为攻向黎仙子头顶劈落。

黎仙子闪身避过,仙剑横走,削往金光圣母左肩。

她虽与对方从未交手过,但适才听玉茗仙子所言,不敢有丝毫怠慢,振奋精神,将一套“玄机百变剑法”施展得光华环绕,眼花撩乱。

金光圣母手中一对蝉翼刀见招拆招,攻守应对毫不费力。二十招一过,黎仙子渐落下风。

金光圣母的招式依旧不疾不徐,由外而内缓缓压缩对方闪展腾挪的空间,远远望去,就如两团金云罩住了黎仙子全身。

忽地金光圣母刀势骤紧,挟着锐利风声呼啸,幻化出一道道追魂夺魄的刺眼金光,暴风骤雨一般涌到。

“叮、叮、叮─”刀剑交接声音急响,黎仙子每接一刀,脚下便是一沉,转眼坠下足有三丈,剑招渐渐散乱,更不堪抵挡金光圣母蝉翼刀

汹涌的攻势。

突然侧旁掠来一束银光,“叮”的接住金光圣母左手劈下的一刀,正是玉茗仙子。

金光圣母左腕一振,顺势将蝉翼刀推出,冷笑道:“臭丫头,你终究忍不住帮着这妖狐来对付老身了!”

玉茗仙子退身闪过刀锋,说道:“干娘,刀下留情,女儿无意与您作对,只求您老人家能放过黎姐姐。”

金光圣母道:“老身饶过了她,却拿什么去向左天尊交代?”蝉翼刀一紧,光芒大盛,将玉茗仙子也卷了进去。

三人翻翻滚滚在空中激斗正酣,绚烂夺目的各色光华纵横交错,煞是好看。

黎仙子得玉茗仙子之助,缓过一口气来,重振旗鼓,与金光圣母全力周旋,两下斗得个旗鼓相当。

玉茗仙子心情矛盾无比,既怕倾尽全力误伤了干娘,又恐略一保留害了黎仙子,只得采取守势,将银锄舞得风雨不透,却不愿攻出一招。

如此一来,金光圣母压力大减,只管放手猛攻黎仙子,恃强硬撼,又将黎仙子杀得娇喘连连,透不过气来。

就这时候,东面空中忽然飞来一人,远远就叫道:“喂,刚才是谁叫罗禹的名字?”

罗禹正自焦急懊恼中,不耐的将视线投到来人身上,却错愕不已。

那来人其他地方倒也罢了,竟在肩膀上生着两个硕大无朋的脑袋,一个朝前,一个往后,四手四足,仿佛是将两个人的身子硬生生合在了

一起,而后再狠狠压扁。

这两个脑袋的相貌、五官,任罗禹是个粗豪男子也不敢恭维,头顶光秃秃,只有脑门心上长了一簇赤色头发,乱糟糟的,像没人打理的野

草往上竖起。

两双小眼睛高高鼓起,面颊却偏又往下深陷。两张大嘴嘴唇翻卷,几乎要舔到扁塌的鼻子,颌下留着赤色山羊胡,松松垮垮数也数得清。

身材中等也还算看得过去,只是两半身子背靠背连在一块,让人不自在。

一件破破烂烂的灰布衣裳套在身上,也不晓得有多少天没洗,远远就能闻着刺鼻酸臭。在腰间束了根明黄布带,满当当插了四柄白金月牙

轮,上面尘垢无数,枉费了大好的仙兵神器。

罗禹诧异道:“我听师父说起过,有一种孪生兄弟自出生起便身体长在一处,甚至共用体内器官,却从不曾真见到过。难不成这眼前的一

位就是?”想了一想,或许该称作“两位”更加妥帖合适些。

来人在十多丈外停住,见没人理睬他们,脑袋朝前一个不耐烦道:“你们四个谁叫罗禹?”

脑袋往后的那位道:“笨蛋,那小子不是说了,罗禹是个如咱们兄弟一般英俊威武的汉子,你问问那边站着的小白脸就是。这面的三个娘

们压根不用管。”

罗禹听得云里雾里,暗忖自己从没见过这两位仁兄,为何他们会唤着自己的名字,一路寻来,难不成有与自己同名之人,又或他们是受人

所托找寻自己。当下说道:“两位前辈,在下就是罗禹,却不晓得是不是你们要寻之人?”

两个丑汉、四只耳朵听到罗禹自报家门,齐齐耸动,尽皆大喜。

后面那人道:“我说的嘛,只要找这小白脸一问,保管不错。”

前面这位仁兄不服气道:“咱们还没问呢,你怎么就知道不错。万一他是同音不同字,又或者假冒罗禹的名头骗老子开心,岂不空欢喜一

场?”

后面那丑汉怒道:“你是有意找茬。你不长眼睛么,没看出这小白脸英俊威武,虽比咱们兄弟差了一点,但也相去不远,天下哪有那么巧

的事?”

两人吵得起劲,竟把罗禹扔到了一旁。

罗禹心悬玉茗仙子,也无暇听他们胡诌乱扯,道:“在下昆吾剑派玄干真人门下弟子罗禹,两位前辈可是要找晚辈?”

两位老兄同时住嘴,又异口同声问道:“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罗禹,林熠那臭小子你是否认得?”

罗禹惊喜道:“两位前辈认识在下的小师弟,不知他在哪里?”

话没说完,眼前人影一闪,两个丑汉已冲到。一伸左手,一探右手,抓住罗禹肩膀,竟是快逾闪电,令他连反应几乎都不及生出。

两人前脑挨后脑,侧转的身子对着罗禹,两眼放光,大喜过望道:“这就错不了了,好小子,老子总算逮着你啦!”

罗禹真气不能运转,被抓得生疼,苦笑道:“两位前辈,你们找我有何贵干?”

前面仁兄道:“也没什么贵干,你跟着咱们去见林熠那臭小子就行啦。”

后面丑汉接道:“对,赶紧走,那小子还在等咱们回去认输呢。哼,这回老子捉到了人,看他还有什么话说。”手上一运劲,想提起罗禹

就走。可罗禹的身子在原地纹丝不动,连晃都没晃。

他右手一挠脑袋,咕哝道:“奇怪,这小子分明真气涣散,怎能站着拉不动他?”争胜之心一起,左手又加了三分劲道,却没有注意,另

外一位仁兄也正拼命拽着罗禹往反方向使力。

这下可苦了罗禹,身子几乎被两人扯成两半,胸前伤口也迸裂了,急忙道:“两位前辈住手,在下如今还走不得!”

两人一愣,同时卸去手上力道,一连串问道:“小子,你为何不跟咱们走,你很喜欢站在这里吹风么?这里空气很好么?”

罗禹抬手指向战团道:“这里有在下两位朋友被人拦截,危在旦夕。罗某岂能扔下她们随两位前辈离去?”

前面仁兄一摇头,鼻尖险些撞着后面那位的嘴巴,说道:“原来那三个娘们是你的朋友,可惜她们寻死觅活的咱们却管不着。”

后面的丑汉道:“不错,咱们只答应林熠那小子把你找去,可没说还要带你的朋友。”

罗禹道:“前辈见谅,罗某绝不能抛下朋友不管。”

前面仁兄挠挠脑袋,道:“这小子不肯跟咱们走,可就有些难办了。”

后头的丑汉道:“是啊,见不着这小子,林熠又怎肯相信咱们找到了他。”

前面仁兄想了想,有了主意,问道:“罗小子,你刚才说是谁拦阻了你的朋友不让走?老子若是将她赶跑,你是否就肯随咱们去见林

熠?”

罗禹道:“拦住在下与两位朋友去路的,便是那位手持蝉翼刀之人,她自号金光圣母,修为甚是了得。”

后头的丑汉瞥了金光圣母两眼,哼了声道:“什么修为了得,老子看也稀松平常。”

前面仁兄少有赞同道:“正是,比咱们兄弟那是天差地远,动动指头就教她趴下。”

后头丑汉急忙纠正道:“哪需那么麻烦,老子单靠几个脚趾头,就能把她打发了。”

且不提这两人光说不练,得意洋洋的自吹自擂,那边两女已到了生死一发的关头。

金光圣母刀飞如雪,朝黎仙子猛攻三招,迫得她左支右绌,顾此失彼。

玉茗仙子见状,挥动银锄从旁救助,不料金光圣母身形一转,闪到右侧,蝉翼刀唰唰疾斩,毫不留情。

玉茗仙子连接六刀,银锄脱手被震飞,嘤咛一声飞跌而出。

金光圣母一声冷笑,刀势回转,正迎上从后赶至的黎仙子。她有意速战速决,一式“临风听暮蝉”幻起千层金波,刀气激荡,“叮”的撞

飞多情仙剑,直劈胸前。

她自不会立刻要了黎仙子的性命,毕竟云篆天策还需着落在这千年妖狐的身上,故此中途手腕翻转,改用刀背拍下。

黎仙子避无可避,已不存侥幸之念,银牙一咬,左掌狠狠拍出,要与金光圣母拼个鱼死网破。

孰知猛然背后衣领一紧,被人用手拎小鸡似的提起,耳边风声呼啸,朝着后上方飞了出去。

金光圣母的蝉翼双刀不及煞止,刀背“砰砰”两声,砍在一个灰衣丑汉的肩头,直如劈在了坚逾金石的肉盾上。

那丑汉浑若无事,笑嘻嘻说道:“老太婆拍蚊子怎会用刀,用刀拍也罢了,怎么一点劲儿都不使?”双肩一耸,生出股绝大力道,将蝉翼

刀高高弹起。

一股雄浑的真气顺着刀刃,攻入金光圣母体内,震得她立足不稳,连退数步方自站定。

她惊怒交加,待看清来人又是一呆。

原来救下黎仙子、硬接自己蝉翼双刀的,居然是个双头四手四足的怪物,饶是她阅历颇丰,乍见之下也惊异不已,暗道,雾灵山脉中,何

时又多了这么一个模样怪异的绝顶高手?

她略一定神,调匀真气,怒声喝道:“哪里来的丑八怪,竟敢坏我老人家的大事?”

前面这位仁兄勃然大怒,“呸”的吐了口浓痰道:“你这糟老婆子,你何时有见过像咱们兄弟这般玉树临风、卓尔不群的丑八怪?”

后头那丑汉也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就为着你这婆子,罗禹那臭小子才不肯跟老子走。你先坏了咱们兄弟的大事,还有脸来说咱们兄

弟的不是?”

金光圣母与这对丑汉交手一招,已知对方修为惊人。但妖狐近在眼前,几可手到擒来,又焉能甘心就此罢休?当下喝道:“滚开!”

她话音未落,蓦地一阵银白光华闪动,劲风迫面,耳中听到“铮铮”脆响,手里的那对蝉翼双刀,竟被两个丑汉用白金月牙轮,如同切瓜

砍菜一般斩成六截,只剩下一对光溜溜的刀柄兀自攥着。

若非她见机及时,甫觉不好便飞身闪避,可能已遭开膛破肚之厄。

这一下所有人都看呆了,任谁也预料不到威震雾灵山脉、有着千年修行的金光圣母,竟在一招之间双刀齐断,几无还手之力。

黎仙子等人甚至忘了喝彩。

罗禹惊喜交集道:“小师弟从何处交到的这等奇人,修为恁的了得!”但一想到林熠平日常有出人意料的行径,又大可见怪不怪了。

金光圣母有苦自知,她再不济,亦不至于一招完败,全是因这对丑汉的身法招式太过匪夷所思,令自己乍逢之下猝不及防,这才着了道。

而那白金月牙轮,又不晓得是何方的仙兵,自己苦修炼化的蝉翼双刀,竟挡不住对方一击之威。

又羞又骇之下,呆呆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个丑汉转动着手中的白金月牙轮,满脸的得意,只是奇怪为什么没人鼓掌。

第九章赌酒

这对丑汉击退金光圣母,兀自觉得不过瘾。前面仁兄问道:“老婆子,你服是不服,还敢不敢叫咱们兄弟滚了?”

后头那位道:“要不你先在地上滚两圈,咱们兄弟再跟你比比谁的跟头翻得好?”

金光圣母面色铁青,要她在众目睽睽底下学小孩那样翻跟头,直比杀了自己还难受。然而在对方强大气势淩迫笼罩里,想走也不可得,顿

时进退维谷,僵在原地。

忽听玉茗仙子道:“两位前辈请手下留情,放过小妹的干娘。”身形一晃,已挡在金光圣母身前。

两个丑汉一愣,前头仁兄挠挠脑袋上不多的红发道:“小姑娘,你有没有犯傻?你叫这臭老婆子干娘,刚才她却险些要了你的性命。你还

为她求情?”

后面的那位也道:“我怎么瞧你都不像她干女儿,这奇丑无比的糟老婆子,怎会有你这般标致漂亮的义女?”

原来他还在为金光圣母指责兄弟两人是“丑八怪”一事,耿耿于怀,借题发挥。

玉茗仙子低声道:“这位金光圣母确是小妹干娘。求两位前辈宽宏大量,莫再要她翻─翻跟头了。”

脑袋朝后的丑汉道:“你这女娃儿心地倒是不错,只是刚才那老婆子居然敢臭骂咱们兄弟,若不给她一点教训,岂不太过便宜?”

前面仁兄补充道:“也显得咱们兄弟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