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4节

剑谍_第14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26 08:43: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的醉鬼罢了。”

罗禹问道:“两位前辈,林师弟现下在何处?”

白老九道:“他与咱们约定,不论是否找着你,十月二十五晚上,都在思闲峰云居观碰面,而后一起杀上虬松岭青莲寺,找那妖僧无戒算

帐。”

罗禹一省道:“不错,云居观的满门血仇不能不报!”

可一想到自己如今连御风也都不能,更莫奢谈与林熠并肩杀上青莲寺,找无戒和尚等人讨回公道了,顿时一声苦笑,摇了摇头。

黎仙子诧异道:“云居观跟青莲寺风马牛不相及,怎会给人灭了?”

玉茗仙子将从罗禹那儿听到的事情经过简略说了,提及万年丹参时,黎仙子心头一动,暗忖道:“我若能服食了此宝,不仅可功力大增,

更能巩固仙基,今后施展‘千幻灵心诀’时,便不需吸食旁人阳魄,再去烦恼有走火入魔之虞了。”

一念至此,黑漆漆的一对眼珠灵动打转,偷偷打起了万年丹参的主意。

罗禹哪里晓得她在转动这个念头,默默数算了日子,说道:“离十月二十五尚有几日,咱们且先到云居观瞧瞧林师弟是否已到了?”

白老七叫道:“好啊,咱们快走!别让林小子一个人就把青莲寺端了。这么热闹好玩的事情,老子多少年没赶上了,这回说什么也不能错

过。”

罗禹一点头,转脸望向玉茗仙子问道:“茗妹,你随我一起去么?”

玉茗仙子笑道:“罗大哥要去哪里,小妹自然也就追随到哪里。”

黎仙子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说道:“你们去吧,本姑娘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玉茗仙子关切道:“黎姐姐,你要去哪儿?现在到处都是找你索要云篆天策的人,还是大伙儿在一起比较稳妥。”

白老九也道:“对啊,人多才好玩儿,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有什么意思?”

黎仙子已打定主意要设法盗出万年丹参,自不愿与众人明说,更不想和罗禹扯在一处,当下道:“我要回瑶邪天府休养数日,上回被罗禹

这小子打的伤还没好透。”

说罢,又恨恨瞪了罗禹一眼,实在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好,居然让自己的好妹子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

罗禹道:“大丈夫恩怨分明,罗某欠阁下的情,日后定当补报。但你若再肆意胡为,吸食他人阳魄,罗某亦绝不会坐视不理!”

黎仙子冷笑道:“随你吧,难不成本姑娘还怕了你?”

玉茗仙子樱唇翕动,迟疑说道:“黎姐姐,小妹有一句话想奉劝与你。那云篆天策即便有通天之妙,也终非你我应得之物。为着它,短短

十数日内已不晓得死了多少正魔两道的人物。你莫不如将它妥善处置了,也免引火焚身,惹得无数窥觑。”

黎仙子道:“这道理我焉能不明白?姐姐自有分寸,妹子就不必担心了。”

当下与玉茗仙子告辞,转首御风去了。走出多远还听见白老九与白老七两人扯着嗓门,在争辩思闲峰的方位,究竟在东面还是在西面?

黎仙子不敢御剑,以免剑华耀眼引人瞩目,只一路御风朝北,走出二十余里,方才转而向西,直奔虬松岭。

日暮时分,虬松岭遥遥在望,她收了身法落在山麓间。

此处山林环绕,空寂无人,惟有几声鸟鸣幽幽,一条黄土山道迤逦而上,向南延伸,直抵青莲寺山门前。

黎仙子心中暗道:“听玉茗妹子说起,那万年丹参已落入金牛宫麻老魔之手,且当日青莲寺中高手云集,不乏吕岩这等扎手角色。

“我就这样闯将进去,未免有些莽撞。想那麻老魔本就是冲着本姑娘来的,为了一株万年丹参,我莫要自投罗网才好,需得小心设计,以

智取胜。”

她默念心诀,丹田真气流转,身上焕出一团白光,转眼变成一个貌不惊人的年轻女子,正是绿莺的装束打扮,连神态都惟妙惟肖。

如此一来,纵被人撞见,也不至于被当即识破了身分。

冷不防头顶上传来声惊叫道:“妖怪啊─”“扑通”一响,一团黑影从树上摔落,狼狈不堪的跌了个仰面朝天,激起地上一蓬尘土飞扬。

黎仙子更是出乎了意料之外,她刚才完全没有察觉到附近还有别人存在,突然有人来了这么一嗓子,也委实吓了一跳。

她急忙定睛观瞧,只见地上躺着个满身尘土的小道士,约莫二十来岁的年纪,长得也算眉清目秀,只是一脸的惊恐惶急,战战兢兢望着自

己,牙齿都在打颤。

头顶的道簪散落,头发披得到处都是,乍一看反倒是他更像个“妖怪”。

第十章小道

黎仙子见是一个小道士,心下稍安,低声喝问道:“你是打哪儿来的臭道士?”

那小道士哼哼唧唧揉着摔疼的腰杆,说道:“我、我不和妖怪说话。”

黎仙子怒道:“放屁,你才是妖怪。本姑娘明明就是得道的仙子,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再说话!”

小道士揉揉眼睛,说道:“可我刚才分明瞧见你一下子就变了个人,除了妖怪,谁还有这等法力,就是我师父也不行!”

黎仙子问道:“你师父是谁,你一个人躲在树上又是作甚?”

小道士脸色一黯,低声道:“我师父就是云居观主青梅道人,可惜他被恶人杀死啦。我在这儿睡上一觉养足精神,好等天黑杀上青莲寺,

为他老人家报仇。”

黎仙子心头一动,问道:“你是青梅道人的弟子,不知道号叫什么?”

小道士道:“我师父给我起的道号叫‘大智’,也就是聪明无比的意思。”

黎仙子脸上一寒,冷笑道:“你敢哄骗本姑娘?云居观十余日前惨遭屠戮,哪里还有什么‘大智’、‘小智’的?”说着,朝前迈上两

步,心里杀机萌动。

她被这小道士无意中窥破行藏,万一泄漏出去,麻烦不小,自是一掌杀了最为干净俐落。

小道士浑然不知大祸在即,摇晃着脑袋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我真是云居观的弟子。那天无戒和尚率人杀入观内,贫道见机的早,躲进

了井里才躲过一劫。

“不过,有一句话仙子倒也没说错,敝观的确没有一个叫‘小智’的道士。需知贫道这一辈是‘大’字的排行,都叫做什么‘大德’、

‘大明’、‘大宇’、‘大柔’─”

黎仙子闻言禁不住“噗哧”一笑,杀机褪淡不少,思量道:“原来是个呆道士,却也傻人有傻福,逃过了当日杀身之祸。他能想着为师父

同门报仇,这份忠心与勇气却也可嘉。”

小道士呆呆抬头盯着黎仙子,呵呵笑道:“仙子,你刚才笑起来的模样真好看,可比咱们观里的‘大春’漂亮多啦。不过,你先前的样子

更美,却干嘛要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黎仙子纵有千年修行,也毕竟是个女子,听得旁人称赞自己的美丽,心中自是得意。何况这小道士的神态语气,无一不显得发自肺腑,可

又不似那些寻常男子一见自己便神魂颠倒,尽露丑态。

她心下欢喜,杀意又消去大半,问道:“‘大春’是谁,你们观里还有女道士么?”

小道士摇头道:“咱们观里怎会有女人?大春是一条母哈巴狗,毛色就跟仙子肌肤一般雪白粉嫩。嘿嘿,说来它也是‘大’字辈的,可年

纪比我小多了。可惜这回也没能逃过那些恶贼的毒手。”

说到这里,竟然伤心泪下,举着脏兮兮的右手,在眼睛上来回抹泪。

黎仙子听得他竟拿自己与一条母狗相比,怒气又生,可见小道士心伤大春之死,痛哭流涕,心又软了下来,暗道:“我和一个傻道士计较

什么?他的比喻虽不中听,也算贴切。”

但一想到自己刚才在树下居然没有察觉到这小道士,疑心又起,问道:“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个替罗禹送信回昆吾山的小道士?”

小道士止住悲声,转而大喜道:“原来你是罗大哥的朋友,这可太好了!”

黎仙子暗道:“这小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鬼鬼祟祟难以分辨,我索性再借机试他一试。”突然柳眉倒竖,杏目圆睁,冷冷道:“你错

了,我非但不是他的朋友,反而是他的死对头。你遇上本姑娘,活该倒楣,拿命来吧!”一掌照着小道士眉心劈下。

她存心要查探对方底细,掌势看起来虽淩厉无比,去势却缓了三分。

小道士岂知她的心思,直被吓得目瞪口呆,高声叫道:“仙子饶命!”连滚带爬往后退去,身手颇是矫健,但姿势之丑,破绽之多,却绝

非高手所为。

黎仙子右掌轻而易举击中小道士面门,尽管被他闪过了眉心,反倒令她释去狐疑。

需知一个年近弱冠的云居观道士,再是不济,也不至于连眉心都躲不过,否则反有做作伪装之嫌。

这一掌击下,她收住掌力,觉察到小道士体内真气也颇有小成,难怪能御风往来昆吾山,也更教她疑窦尽去。

说到底,任何一个高手再玩的过火,也绝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往人家的掌上顶,万一对方心存杀意,死得未免太过冤枉了。

她收掌哼道:“没用的小子,本姑娘不过试你一试,便吓成这副德行,还有胆子为青梅老道报仇?”

小道士惊魂未定,伸手摸摸脑袋,感觉还好端端长在肩膀上,长出一口气道:“敢情仙子是有意试探小道的修为,可吓了我一身冷汗。”

黎仙子道:“就凭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压根就是去送死,为何不与那个林熠一同前来?听说他厉害得很啊。”

小道士眨眨眼,道:“你还是林六哥的朋─”猛记起刚才一掌之灾,赶紧用手捂住嘴,见黎仙子站在原地没动,才松口气继续道:“林六

哥要等几个朋友,说是人凑齐了打起青莲寺才有把握,就命小道先行一步,查探虚实。”

黎仙子不屑道:“又是一个攒鸡毛凑胆子的胆小鬼,昆吾剑派就没一个好东西。”

小道士像应声虫般道:“是,是,昆吾剑派没一个好东西,只有仙子才是好东西。”

黎仙子一听满不是味道,嗔道:“臭道士,你说什么?”

小道士道:“我是说,那个林熠比起仙子那是天差地远,云泥之别,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前面半段黎仙子听着还算舒服,可后面一句顿教她面红耳赤,一脚踹在小道士身上,啐道:“呸,哪朵鲜花要插他那、那上了?”

小道士吃疼,“哎哟”叫道:“仙子,小道不会说话,你莫要生气。生气多了,脸上皱纹不免也多。那林熠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

辈子都休想把鲜花插在牛粪上。”

黎仙子哼道:“你如此诋毁林熠那臭小子,万一被他听见,可有苦头吃了。”

小道士一挺胸脯道:“小道说的都是实话,林六哥来了我也这么说,却怕他什么?”嘴里豪言壮语固是可敬,一双眼睛却四处寻摸,

似乎正害怕林熠真的就在近前,不免泄漏了口不应心的天机。

经他一闹,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黎仙子心道:“就这么一个浑浑噩噩的傻道士,我也忒疑神疑鬼了。眼下需抓紧时间,不巧让玉茗仙子

他们撞上可有些尴尬。”

但这小道士如何处理,却又是个麻烦。

她想了想说道:“大智小道长,你可晓得本姑娘是什么人?”

小道士摇摇头,又急忙点点头,说道:“姑娘是天上下凡的仙子,法力无边,菩萨心肠,人长得也漂亮好看。我以前只听师父说起过,没

想今天真的看到啦。”

黎仙子暗自莞尔道:“这小子傻里傻气,还真把我当成得道成仙的天界仙子了。”对这新得的身分,她受用十分,于是顺着小道士的话

头,继续说道:“你猜的没错,本姑娘正是天界‘无忧仙子’下凡,要斩妖除魔,杀尽世上所有伪君子。

“这青莲寺的住持无戒妖僧,枉为佛门弟子,却大开杀戒,祸乱四方。本仙子今日正是要将他绳之以法,以正天规。”

她说话时,小道士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崇敬,到最后简直是五体投地,敬畏有加了。

待到黎仙子说要剪除无戒和尚,他大喜过望道:“原来仙子是为这事来的,有您出马,无戒妖僧连给仙子提鞋都不配,那还不是手到擒

来?”

黎仙子被小道士捧得云里雾里,飘飘然然,道:“说的也是,那个妖僧本─本仙子还没放在眼里。”

小道士嘻嘻一笑,猛然扯破嗓子,朝青莲寺方向放声叫道:“青莲寺的妖僧们听了,天界无忧仙子下得凡间,要除魔卫道,杀尽你们这群

─”

黎仙子大吃一惊,忙伸手堵住小道士嘴巴,怒道:“你喊什么?”

小道士口齿不清的回答道:“小道是想亮出仙子的名号,好让他们死个明白。”

黎仙子啼笑皆非,说道:“笨蛋,他们听了本仙子的名头,还不吓得都跑光了?况且我是偷偷下凡,万一被天界得知,麻烦可就大了。”

小道士连连点头,表示受教。

冷不丁黎仙子觉着掌心被一暖乎乎的物体舔过,竟是这小子的舌头,顿时大羞,“啊”的一声松开玉手,双颊晕红,浑身酸软,一时间竟

是不知所措。莫名的心底却觉得那一下极是舒服,怎也发不出火来。

外界虽传说她专事勾引男子,吸其阳魄,却也不乏以讹传讹,添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