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9节

剑谍_第19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26 08:43: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风丝丝,白皙的面庞上,教银针蹭破了数道殷红的血痕,总算是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小命来。

黎仙子行险施展“媚魂心术”慑住袁澜心神,挥手射出一蓬“无颜神针”,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被小道士一嗓子外带一团臭泥巴惊醒袁

澜,令其最后关头侥幸逃脱,不由恨怒交加,口中清喝多情仙剑长虹贯日,直击袁澜。

“叮”的一声,谭成迎面赶到,出剑接住。

他见袁澜大占上风,一招“威武不淫”暂态即可令黎仙子俯首称臣,正自欣喜。岂料形势急转直下,袁澜如中魔咒,反遭黎仙子“无颜神

针”偷袭,欲待救援已晚了一步,却也刚好截下对方。

袁澜惊魂未定,弹身而起,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刺痛,伸手一抹全都是血,破口怒骂道:“好个妖狐,胆敢暗箭伤你袁爷爷!”
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遂纵剑而上,与谭成夹击黎仙子,招招追魂夺魄,再不留情。

黎仙子以一敌二,被袁澜与谭成的剑光困住,几次欲夺路而走都未成功,反险伤在剑下。

她有心再施展“无颜神针”,可袁谭二人已有前车之鉴,哪能重蹈覆辙?

攻势一浪高过一浪,不给黎仙子丝毫喘息腾手的机会。

忽听小道士叫道:“高竹竿子,矮石墩子,你们两个打一个,欺负我仙子师父,算什么本事?小道来也!”

只见他使尽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拔起一根碗口粗细的青松,横抱在身前,跌跌撞撞朝战团奔来,挥树横扫,居然是有模有样的一招“席

卷千军”。

袁澜怒道:“小道士,你上来找死!”

看也不看左掌就拍中树杈,“喀喇”闷响声起,两丈多长的青松,震裂成大小不一的碎木片,挟着尖锐啸声漫天激射。

谭成不为所动,剑招一紧,迫得黎仙子不住后退,旦夕难保。

小道士被袁澜的掌力带得脚步踉跄,大叫一声:“哎哟,不好啦!”

他跌跌撞撞冲进战团,无巧不巧跟黎仙子撞了个满怀,手忙脚乱里,一把扯住她就往地上摔倒。

袁澜大喜,箭步上前挥掌拍下。手上虽说只用了三成力道,可若打实了,也定可教小道士昏死过去。

黎仙子看得真切,只是身子让小道士压在底下动弹不得,双手又被他的臂膀紧紧箍住,连仙剑也提不起,气急道:“傻小子,你在做什

么?还不快放开本姑娘!”

小道士惊慌道:“是,仙子师父!”

他屁股一抬,双手撑地往后退缩,似要从黎仙子身上爬起,她背后负着的仙剑剑鞘尾端不知怎的翘了起来,顺着小道士后退之势,刚好点

中袁澜右腿的还跳穴。

袁澜右腿一软,扑通跪倒,左掌走空击在地上,“砰”的溅起一蓬落叶。

他视线受阻,心中一凛,正要收身回撤先求自保,不料小道士脚下一绊,撞进他怀里。

小道士双手一通乱舞,嘴里叫道:“仙子师父救命啊,小道要元神归位啦!”

肩贞、膻中、风府、玉枕诸穴一麻,袁澜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已直挺挺倒了下去。

这一番忙乱说来话长,实则仅是弹指间事,谭成眼花撩乱间,袁澜已经躺倒。

他大吃一惊,飞起右脚踢向小道士,口中叫道:“袁师兄,你怎样了?”

袁澜“呜呜”作声,竟是全身经脉受制,连话也说不出。

小道士顺势一滚,躲过谭成飞腿,双手搭住谭成站立于地的左小腿上,叫道:“兄台,拉小道一把!”

小道士的十指,已扣在谭成穴上,一股雄浑纯正的真气涌入。

谭成目瞪口呆,仰天摔倒,也同样只剩“呜呜”作声的分。

两人有口难言,神志依旧清醒,愤怒的瞪着小道士,直想把他生吞活剥。

以他师兄弟二人的修为,纵比不得木仙子、石左寒那般的魔道高手,本也不该一招受制于敌。

只是作梦也想不到,这个外表傻乎乎的小道士,竟是深藏不露之人,一个疏忽大意,让两师兄弟都稀里糊涂的着了道。

小道士爬起身子,拍打身上尘土,嘟囔道:“好险好险,差点便没命了。”

一眼看到袁澜面色铁青的躺在近前,惊咦道:“这位兄台,你怎么睡下了,是不是打得累了,想休息片刻?”

袁澜的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只听黎仙子冷冷对小道士说道:“臭小子,你究竟是谁?为何一路装疯卖傻跟着本姑娘?若不说清楚,我立

时要了你的狗命!”

想着自己整晚都被这小道士骗得晕头转向,黎仙子直恨得想将银牙咬碎,要不是心存忌惮,早冲上去对他劈头盖脸拳脚相加了。

小道士回过身,笑呵呵道:“仙子师父,小道不就是您新收的弟子大智么?”

黎仙子啐道:“狗屁大智!”

见他要迈步走近,急忙横剑于胸,紧张道:“你别过来,不然休怪本姑娘不客气!”

小道士笑道:“不过来就不过来,怕小道会吃人么?”

手指一弹,射出了两枚枯叶,将袁澜还有谭成点昏。

黎仙子瞧得头皮发麻,这小道士修为之高,自己想逃走都是不能。

她当下忐忑问道:“臭─小道士,你到底想做什么?”

忽地,她灵光一闪,失声叫道:“你不是云居观弟子,你是林熠!”

小道士嘻嘻一笑,伸袖抹去脸上尘灰,露出清秀英挺的面容说道:“仙子师父知道我是谁啦!真聪明!”

黎仙子思潮起伏,今夜所遇的种种奇事,也都有了答案,难怪自己潜入禅堂只瞧见无戒和尚的尸体;也难怪石左寒纵走自己以后,在耳旁

不明不白的说了一句,可笑她被蒙在鼓里,被戏弄得好惨。

想通所有环节,黎仙子羞怒之心难平,寒脸道:“你这小子骗得本姑娘好苦,只怕也是为了《云篆天策》吧?”说这话时只觉胸中气苦,

眼眶一红。

林熠一口一个“仙子师父”原来是有所图谋,都是虚情假意,却累得她信以为真,牵肠挂肚。

林熠笑容一敛,正色低吟道:“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黎仙子的多情仙剑,几乎失手跌落,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喃喃道:“你、你─”

她心中所受的震骇无法形容,半晌才想起,接口道:“风摇翠竹,疑是故人来。”

林熠右手一翻,指尖显出一方翠玉,碧绿通润,正中镂刻着一个“仙”字,微微笑道:“黎仙子,你受惊了,小道先替段叔谢过。”

黎仙子委实说不清自己现下心里是何滋味,愣愣道:“原来你就是段衡所说的接宝之人,为何不早说?”

她二十余日来东躲西藏,遭受正魔两道的无数追杀,如今终于可以将《云篆天策》转交正主,就像卸下了一副千钧重担,顿感轻松。

林熠嘿嘿一笑,收起玉佩道:“仙子师父别生气,小道这不是向你赔罪了么?”

黎仙子听他又唤自己“仙子师父”,欲笑不能,狠狠瞥了他一眼道:“你恁高的修为,本姑娘可没资格做你师父。”

林熠笑嘻嘻刚想回答,密林深处突然传来一串“叮当、叮当”的沙哑铃声。

这铃声来得好快,初闻时犹似在数里之外,再响起时已近在耳畔。

林熠嘴角那懒洋洋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他弹指点出两股罡气,解开袁澜和谭成的禁制,说道:“快走,‘血魔’仇厉到了!”

袁澜刚迷迷糊糊恢复神志,闻言浑身一震,可是那“叮当、叮当”的铃声,蓦地沉寂。

他一跃而起见四周并无动静,以为林熠有意使诈要吓退自己,仗剑喝道:“臭道士,你敢暗算老子,又抬出仇厉唬我,老子会怕什么‘血

魔’么?”

谭成以剑拄地,凝视林熠道:“袁师兄,这小子修为不弱,咱们得联手对付他!”

林熠叹了口气,苦笑道:“为何每次当我说实话的时候,人家总不肯听我良言?”

林中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幽幽道:“那是因为你谎话说得太多,便连实话也没人相信。”

一道森森阴风无端吹起,地上枯叶沙沙作响,飘荡盘旋。

黎仙子娇躯一个激灵,明显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可怕煞气,从四面八方如流沙般涌来。

袁澜与谭成茫然环顾四周,这时已是大大的后悔没有听从林熠劝告及早遁走。

而今方圆百丈的青松林,尽为浓郁阴森的煞气笼罩,再想走已是晚了。

他们此次虽是首次下山历练,可早在拜入师门后,不久就听闻过血魔仇厉的大名。

此人乃冥教教主,巫圣云洗尘门下的首徒,功通造化辣手无情,数十年来不晓得有多少正魔两道的耆宿,命丧“觅恨血铃”之下。

同门的师尊长老谈及此人,无不咬牙切齿又深为畏之。

三十一年前,正是这个仇厉单枪匹马闯上正一剑派,连伤门中七大高手,仅负轻伤而去,以至于数十年间许多人听到铃声就会色变。

两人面面相觑,俱听见对方粗重紧张的呼吸声,握剑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脑海里不约而同泛起一句名谚:“血铃响处,赤野末

路!”

黑暗松林里一片死寂,唯有呜咽的阴风与沉重的呼吸。

周围的空气压抑到了极至,连喊叫出声都变成极为奢侈。

林熠哈哈一笑,向着话音响起的方向说道:“仇老哥,你又何时被小弟骗过?初次见面便编排我的不是,未免太不厚道了吧?”

他的笑声无羁飘荡,宛如和风拂身,恍然中,这青松林里又有了生气。

林内亮起一蓬幽暗的血雾,仇厉缓步自暗处走出,瘦小的身躯紧紧包裹在一件厚重的黑袍里,只将惨白枯干的双手裸露在外。

一枚拳头大小的青铜血铃,扣在右手指尖,轻轻摇曳却未发出声响。

乍看上去,这位鼎鼎大名的仇厉,更像一名中年文士面含儒雅。

他紫白相间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双眼睛漆黑深邃透着寒光。

暗林中,可以看到朦胧暴戾的血雾徐徐从黑袍里,散成一道若有若无的光罩,显是魔功之深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他与林熠四目相接,淡淡道:“昆吾林六公子的名头,仇某早有耳闻,却没料到竟也是仙盟中人。看来仇某此行大有收获,也不枉万里迢

迢赶来雾灵。”

袁澜至此方始明,捉弄自己的这个小道士,居然是昆吾剑派玄干真人的关门弟子林熠。

至于“仙盟”一词,他闻所未闻,忍不住转首望向谭成,就见他也是一脸惊疑瞧着自己,显然同样没有听说过。

倒是黎仙子见过林熠的玉佩,记起段衡也有一枚,上面亦镂刻着“仙”字,只是被他临终毁去,难不成这便是仙盟的标记?

林熠从袖口里取出一只锡壶,拔了塞子,仰首饮了一口,苦笑道:“仇老哥,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学会窥人隐私?再说下去,小弟的这点底

细都快被你抖落干净了。”

仇厉望着林熠手里的锡壶,皱眉道:“仇某对喝酒之人无甚好感,林六公子不曾听人说过么?”

林熠摇头道:“仇老哥的事小弟听得不少,可惜小弟的胆子一贯小得很,喝口酒只为壮胆罢了。何况纵然到得黄泉地府,也总要做个醉死

鬼方才不枉。”

袁澜从最初的惊惶错愕,渐渐镇定下来,见仇厉正眼也不打量自己一下,只管与林熠说话,仿佛这青松林中再无他人,一种被人极度羞辱

的感觉令他血冲发顶。

此时,仙剑陡振发出“嗡嗡”清音,他高喝道:“仇老魔,姓林的怕你,袁某却不怕,可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仇厉喃喃低语道:“这都快秋末了,怎还听见有不识趣的苍蝇嗡嗡叫?”

袁澜与谭成对视一眼。两人齐声低喝,纵剑飞击,均想先声夺人杀一杀仇厉的气焰,或可觅到一线机会抽身而退,怎也比坐以待毙来得

强。

仇厉伫在原地未移分毫,黑色长袍里散发出的殷红血雾骤然转浓转亮,似潮水般膨胀蔓延笼罩周身三丈方圆,就好像来自幽冥的鬼火死

光,滚滚照得夜色血红凄艳。

林熠喝道:“血罩神功,两位快退!”

他淩空翻飞,如一条游龙,后发先至,探手抓向袁澜和谭成背心,想将两人拉了回去。

仇厉手中血铃轻轻一晃,摇头道:“迟了!”

一股淩厉血芒激射林熠,迫得他化爪为掌,回身自保。

掌风“砰”的撞上血芒两相抵冲飞散,“砰砰”炸裂附近七、八株参天古木。

林熠被震得高高飘起,在空中深吸一口气,驱去胸口郁窒。

袁澜和谭成听得血铃沙哑的叮当声,欲待回转变招已然不及,从那浓郁的血雾里生出一道绝大的吸力,将两人身形不由自主的拖曳而入,

犹如面临浩荡洪涛,转瞬没顶。

袁澜和谭成惊恐绝望地嘶吼连声,两人身上的衣服、肌肤、毛发乃至血肉骨骼、手中的仙剑,顷刻之间融化不见,一片一片被血雾吞噬殆

尽。

隐约有两缕魂魄从中逸出,也被血铃收去。

黎仙子呆呆凝望这幕恐怖景象,实难相信两个大活人竟这般活生生的,遽然凭空像青烟一样消融,连残渣都不剩半点。

她的双腿几乎失去所有气力,软软的依靠在树干上,情不自禁的尖声惊叫。

“呼─”血雾退潮,林内光线又复幽暗,枯叶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