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20节

剑谍_第20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26 08:43: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并无鲜血洒落,连空气中也闻不到鲜血的气味。

仇厉若无其事的笑道:“林兄,但愿这两只讨人厌的苍蝇,没打扰你我聊天的兴致。”

林熠受血铃一击,面色微显苍白,微微笑道:“仇老哥,你这觅恨血铃中收揽的冤魂厉魄,没有一千,也该有八百吧?”

仇厉不明白林熠为何忽然问起这个,但仍回答道:“不瞒林兄,觅恨血铃乃仇某师尊所赐的圣教至宝,千百年来被它炼化吸食的魂魄早逾

万计,仅在仇某手中,便已有一千九百九十八人,加上刚才两个正可凑足两千之数。”

言语中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倨傲自得,一旁的黎仙子反手在后撑住树干,却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林熠松了口气,说道:“这就好,稍后小弟的魂魄便不愁没人作伴了,若是今后每日总对着那两个正一剑派的家伙,闷也会闷死。”

仇厉道:“林兄,仇某何时说过要杀你?”

林熠喜道:“原来是小弟误会仇老哥了。既然如此,干脆咱们找个地方坐下喝他娘的不醉不休,岂不比拿枪舞棒来得快活?”

他一转头,向着黎仙子招呼道:“仙子师父,你也来吧!今晚算是小道请客。”

黎仙子暗自苦笑,心想仇厉此来,岂是为找你我喝酒交朋友的?

但看林熠轻松自如,言笑无忌,不由对这戏弄过自己的臭小子多出几分钦佩。

果然仇厉说道:“林兄,仇某已说过不好饮酒,你也不用左顾而言他,更别妄想拖延时间以求有人来救你。

“这片树林仇某早以灵符封结,天亮之前谁也休想跨入半步。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你还是老老实实告诉仇某,仙盟的盟主是谁,总舵在哪里?”

黎仙子大奇,寻思道:“这仙盟中到底有些什么人?竟让仇老魔如此重视,难道他不是为了本姑娘身上的《云篆天策》来的么?”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只不过在仇厉心中,黎仙子与林熠,不过是摆在桌面上的两道菜肴,动口下箸仅是早晚问题而已,故毫不着急。

林熠歪着脑袋想了想,问道:“仇老哥,小弟要是不说,是不是恐怕就会成为觅恨血铃吸食的第两千零一个冤魂?”

仇厉道:“林兄是聪明人,这般大煞风景的问题,又何苦要仇某回答?”

林熠苦恼道:“可若我说了,从此仙盟视我为叛徒,我一样也活不长久。”

仇厉见他以生死之事与自己讨价还价,当即许诺道:“以林兄之才,如果能弃暗投明,教主定然喜欢的紧。

“再有仇某从旁帮助,难保他老人家不会收你做个关门弟子。届时林兄尽得圣教神功,身居万人之上,区区仙盟魑魅小丑怕他何来?”

林熠眼睛亮道:“仇老哥是说,巫圣他老人家肯收小弟为徒?”

这件事情仇厉自然作不得主,心底更无半分把握,但林熠话送到嘴边何妨先答应下来再说,届时攻破仙盟总舵,再一脚把这小子踹开。

他毫不犹豫的颔首道:“师尊虽早已不收弟子,但林兄若能为圣教立得大功,仇某必定引荐,这不都是水到渠成、十拿九稳的事么?”

林熠道:“仇老哥此言当真,不如咱们立下誓约,也好让小弟安心。”

黎仙子见他满脸期盼欣喜的模样,钦佩之情早换成了鄙夷之意,心道:“这臭小子原来是个软骨头。仇老魔三言两语就让他丢了气节。

“昆吾剑派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幸亏本姑娘尚未将《云篆天策》交予他,不然怎对得住段衡?”

林熠之言,让仇厉疑虑渐减,又生怕林熠不信或是反悔,当即一面向天发誓道:“好,倘若仇某方才所言有虚,日后定教我死在林兄剑

下,万世不得超升。”

另一面心中却在默念:“苍天在上,我仇厉只说向师尊引荐他十拿九稳,可异日师尊若是不喜欢他或是杀了他,仇某可不算说了假话。”

林熠见仇厉立誓,大松一口气道:“这样小弟就放心了。”

仇厉道:“林兄,你现在总该向仇某,说出仙盟总舵的位置了吧?”

黎仙子叱骂道:“臭小子,你变节弃义,异日定不得好死!”

想到自己曾对这卑鄙小人有过一缕挂念,更是羞愧恼怒,但记着女儿家的矜持,没有骂出更难听的脏话来。

林熠也不理她,说道:“仇老哥,说句实话,小弟入盟不久职位低微,别说总舵在哪里,我连盟主他老人家的面都没见过,怎会知道总舵

在哪?”

仇厉幽冷的眸中杀机一闪,低哼道:“林兄,敢情你是在消遣仇某?”

林熠急忙道:“仇老哥别动火,小弟虽然不晓得仙盟总舵的所在,手里却有一份纪录着联络地点、暗号以及各种暗记的册子。

“有了它,要将仙盟一网打尽也非难事,更何须发愁找不到总舵与盟主?”

仇厉转怒为喜,问道:“林兄,你说的话可当真,册子可有带在身上?”

林熠笑道:“如此重要的东西,小弟焉能不随身携带?仇老哥不信,我这就奉上。”说罢,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一页青色薄纸,上面密

密麻麻满是一排排奇异符号。

仇厉感觉古怪,喝问道:“林兄,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林熠哈哈一笑道:“自然是小弟要送给仇老哥的见面大礼!”

手一扬,灵符飞出,林熠低喝道:“仙子师父,快逃!”

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的青色浓雾爆散弥漫、风卷云荡,狂扑向仇厉,将他团团包围,再也看不清周围景物。

仇厉立即舒展灵觉,追踪锁定林熠与黎仙子的踪迹。

哪知自己的灵觉一入青雾,便似石沉大海了无回应,身上的血光与青雾激撞冲抵,“嗤嗤”急响,带起一蓬蓬湍急气流。

黎仙子这才省悟林熠真心,但青雾重重,已瞧不见他的身影,当下她无暇多想,丹田提气御风向南飞去,只盼逃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与

仇厉碰面。

然而事与愿违,耳边猛然响起一记穿金崩石的血铃镝鸣,犹如有万道金针,刺透耳膜直插进她的五脏六腑。

她体内真气一浊,气血翻腾,像要被人硬生生撕裂一样剧痛难忍,不禁闷哼呛血,娇躯“啪”的一声摔落倒地。

瞬息之内,仇厉瘦小的身子已循声飘忽而至。

他一时托大,中了林熠的诡计,情急之下只得耗损真元,催动血铃发出“销魂血咒”震落黎仙子。

自忖纵使放走了林熠,能夺下《云篆天策》也算功德圆满,他阴阴冷笑,挥掌拍下。

黎仙子被销魂血咒震得昏昏欲呕,胸口说不出的烦躁,忽感劲风迫身,知是仇厉来袭。

她下意识举起多情仙剑招架,孰料甫一动气,经脉似有万蚁叮咬,眼前一黑,她差点昏厥,居然连翻滚躲闪的劲道也失去了。

她双目一闭,心底黯然绝望,想着林熠必已脱险,又有些许欣慰。

第四章斗智(上)

黎仙子等了半天,也没感到掌力轰落,耳畔却听见一阵密如急雨的金石激撞声,一道道狂飙在四周跌宕呼啸,卷起无数枯叶盘旋。

她诧异地睁开眼睛,就见未散的青色烟雾里林熠若隐若现,正仗剑跟仇厉激战。

黎仙子心喜道:“这臭小子好歹还有点良心,尚知道回来救我。”

可转念一想,林熠此举多半也是迫不得已,仍是为着《云篆天策》。

她左手撑地想爬起来,可是身子抬到一半便栽了下去,她细细娇喘,咽下一口已经冲到咽喉的热血。

仇厉手起掌落正要拿下黎仙子,蓦地背后剑气如刀,知道有高手来袭。

他虽有血罩神功护体,但也不敢怠慢,右手血铃倏忽击出“叮叮叮─”一连九响,将林熠的剑招封架化解。

林熠右臂发麻,暗惊对方功力了得,仙剑却无丝毫徐缓,吐气扬声又是九剑。

他既知仇厉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就绝不能让其缓过先手、有机会转守为攻,故此“九九弹指剑”势若闪电惊鸿般连绵不绝,力压仇厉,断

不能容他喘息。

仇厉好似脑后生出眼睛,血铃上下飞舞,总能先一步准确截下剑锋。

见他左一挡,右一点,巴掌大小的血铃却飘忽不定,将林熠的仙剑一次次弹起。

他口中喃喃赞道:“不错,好剑法!林兄之才单以剑法而论,该不在令师玄干真人之下,可惜功力差了一点。”

林熠闷声全力猛攻,一柄仙剑早化成千把万把,使得出神入化迅捷逾电,将九九弹指剑的奥妙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道弧光紧连一道弧光,始终不离仇厉后背诸处要害。

黎仙子瞪大眼睛,任她性高气傲,对昆吾剑派又无好感亦敬佩不已道:“这小子的修为果真厉害,难怪刚才戏弄仇老魔也是那般轻松自

如。”

片刻,九九弹指剑招式用尽攻势稍缓,仇厉乘机转过身子正对林熠,血铃挂在仇厉左脑太阳穴。

林熠错步侧闪,仙剑斜挑仇厉,已换了一套“抱残二十四式”。

这套剑法乃六百年前昆吾剑派所创,每一招虚实莫测,却绝不把剑势用老。

往往只攻出半招就改弦易辙,觑准敌人招式中的破绽另变新招,二十四式使将下来,真正运用完整的通常不过两、三招而已,故名“抱

残”。

其后历代昆吾剑派的高手,又对这套剑法进行了无数次磨砺完善,传到今日,实乃天下一等一的绝世剑法。

林熠习剑十四年,其中倒有八年日夜浸淫于这抱残二十四式中,若非撞上仇厉这般强敌,平日也仅在同门练剑互拆时方会施展。

寻常所遇对手,三两剑下便被九九弹指剑法杀得晕头转向,眼花撩乱,也不需他动用抱残二十四式。

仇厉也是初见这套剑法,瞧见林熠仙剑挑来,血铃在胸前划了小半道圆弧迎上,左掌并立,疾劈林熠右肩。

这一招攻守兼备,为的就是要将对手迫得撤剑飞退,拱手将先机让出。

若有功力相仿者,或可出掌硬撼拼个立见高下。

但林熠这一剑,乃是抱残二十四式中的第七招:“半途而废”,即有此名剑招本就不会用实。

仇厉左掌甫动,林熠剑到中途突然引而不发,斜向上指正对着左掌来路,以逸待劳等着仇厉自己把掌心往剑锋上撞。

仇厉眉宇一扬叫了声“好”,左掌食指一屈,往剑页弹击而去。

不料他变得快,林熠也不慢,仙剑脱缰激射削向他探出的食指。

仇厉化指为拂,掌风在林熠仙剑上轻轻一带将它引偏数寸,血铃回守身前,以防对方再有妙招攻来。

这抱残二十四式最紧要的一点便是“料敌机先”,在对方出招前,已通过蛛丝马迹算到其招路用意。

这好比两人对弈,落子者棋在手中却已能胸有成竹,计算到三步乃至数十步之后的局势。

故此一旦为抱残二十四式所制,宛如钻进了一个连环套中,让人牵着鼻子一步步落入陷阱万难挣脱。

仇厉此时惊讶自己被动,转攻为守原也不足为奇。

林熠方才的削指一招名为“半路出家”,仍是没有用老,顺着仇厉掌风手腕一振,又是一式“半月晓霜”。

仙剑游走龙蛇光华吞吐,划过半道圆弧点向仇厉右肋,犹如半弯残月勾勒,将他右侧的身子悉数笼罩在剑气之中。

黎仙子喝采道:“好剑法!臭道士加把劲儿,宰了这家伙。”

可惜眼前的仇厉身为巫圣首徒,纵横正魔两道也有数十年,不过三个照面已悟出林熠剑招的精髓全在一个“变”字。

他思忖道:“这小子的剑法诡异,我若是一意与他斗气争胜,见招拆招反如了他的心愿。有道是夜长梦多,我何必与他慢慢周旋非要在招

式上胜他一筹不可?”

他一吐浊气,身躯左转闪避,右手血铃“铿铿”发出沙哑的金石鸣响,红光大盛迎面拍向林熠面门,已用上了八成功力。

他实在是太看得起林熠,竟把对方当劲敌对待,欲以深厚无伦的魔功恃强硬吃。

仇厉策略一变,林熠顿时吃紧。

因为仙剑不论如何变化,仇厉就是不理,血铃开阖处恰似一条血龙奔腾飞舞,雄浑肃杀的罡风流转四溢,将仙剑震得“嗡嗡”镝鸣,仿佛

陷入狂风怒浪里难以舒展。

林熠渐落下风,脸上轻松神色依旧不减,一面抵挡仇厉的猛攻,一面笑道:“仇老哥,小弟已将仙盟的情报交与了你,为何还要出手相

逼?难不成是想试试小弟的修为够不够投入令师门下的资格?”

仇厉面无表情,淡淡道:“死到临头还有心说笑?”

此时血铃的催动更疾,丹田真气攀向颠峰,方圆十丈内的树木不断喀喇喇地折断倾倒,地上的枯叶则被激飞到空中,在两人的掌风剑气的

碾压中,无声无息碎成了齑粉。

黎仙子早已起身,却被漫天激荡的罡风逼到了五、六丈外。

她一则放心不下林熠,觉得就此逃走有失义气,而灵台中也隐约感觉到,仇厉的一缕气机始终紧紧锁定自己须臾不离,只要自己稍有妄

动,就会有石破天惊的一击尾追而至。

可见仇厉至今仍未尽全力,对着林熠游刃有余,尚能分心神监视来牵制一旁观战之人,幸好现在有林熠在前,更万幸自己孤身一人时虽屡

遭人追击,但天佑没撞上这个煞星。

眼前林熠局势不利,她自知功力悬殊,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