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33节

剑谍_第133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1: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4
荷想了想,道:“左手的花枝好像是无意间自己断落的;右手却是教人故意砍下的。”

林熠眼睛一亮,大笑道:“好藕荷,你算说着了,就是这个道理!”藕荷睁大迷茫的眼睛,怔怔瞧着林熠道:“公子,奴婢说对了什么道理啊?”林熠收起花枝,笑盈盈道:“当然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

藕荷困惑的摇摇头,问道:“公子,既然道理奴婢已经说出来了,您也该休息了。”“好,你先出去吧。我坐着再想一会儿就歇息。”

藕荷没有说话,蓦然作出了一件令林熠敲破脑袋也预料不到的事情。她红着脸,一件件褪落身上的罗裳,露出粉色的肌肤,紧张的娇喘着,挺起傲人的胸脯。

林熠眨眨眼睛,奇怪道:“天不热,你忽然把衣服都脱了作甚?”藕荷玉颊如烧,声音低如蚊蚋,道:“公子,请让奴婢暖席侍寝。”

林熠飞手挥出身后的被单,将藕荷行将赤裸的胴体严严实实包裹起来,收敛笑意说道:“难道这也是无涯山庄的狗屁规矩之一?”

藕荷水汪汪的大眼里,宛如流淌着酥死人的糖水,妩媚充满诱惑的娇喘在静谧的屋中飘荡,好似无形的魔力要将林熠推入欲仙欲死的云端,却露出一个哀婉幽怨的表情,轻轻道:“公子看不中奴婢么?”

林熠的胸前悬挂着执念玉,藕荷的雕虫小技在他脑海里留不下一点影像。他起身,走向门淡淡道:“看来,明天我是该换一个丫鬟。”

藕荷从后一把抱向林熠,却被他闪过,人已到门边。藕荷无助地跪倒在地,凄声叫道:“公子,只要您走出这扇门,明天也不需要再找人来换奴婢了。”

林熠站在门口,没有回头,问道:“为什么?”藕荷道:“您出门不久,姥姥便来了。”“姥姥?”林熠问道:“谁是姥姥?”藕荷低声道:“她掌管着我们这些丫鬟的生死,也是无涯山庄最有权势的人之一。”林熠皱眉道:“她来作甚,是找我还是找你?”

“姥姥、姥姥她命令奴婢给公子——”“所以,你便乖乖照做,施展玄媚功法来诱惑我,是么?”藕荷哭道:“明天早上他们就会对奴婢验明正身,如果没有破身,便要把奴婢打入‘忘忧崖’,毁身焚魄,欲死不能——”

林熠不知道,九间堂此举的目的何在。这样的招数,庸俗而拙劣,几千年来被人滥用了无数回。又或者,藕荷是在假传圣旨,认准自己一定是龙园新贵,希望藉此拴住自己,从此脱离苦海。

但这些都无关紧要,他徐徐道:“带上酒,我们去赏月。”藕荷呆了呆,问道:“那明天早上——”林熠推开门,弯月含钩,清风拂面。他望向浮桥对面,已不见老翁,静静说道:“你是我的丫鬟。除非我不在了,否则轮不到什么姥姥爷爷的来多事。”

第八章龙头

次日一早,林熠没有等到姥姥,也没有等到爷爷。藕荷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已无从判断。

但藕荷却像只惊惶的兔子,无论林熠走到哪里,都亦步亦趋地跟着。仿佛只要他一消失,自己的命运就将碎灭。

同样的,玄冷真人也不再出现,林熠就像被九间堂突然遗忘,放逐在龙园。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每天早晨都会陪南山老翁修花担水,然后喝几碗粗茶,掌灯后才会告辞。

这种清闲而有规律的生活过了十几天,林熠本以为自己来到的地方是一个神秘诡异的魔窟,现在却渐渐产生了一种退隐林泉的错觉。

龙头把他“请”来,当然不会是为了提供一个养老的花园,但他到底想对自己作什么?林熠越来越疑惑。

他打消了利用秘虚袈裟探察无涯山庄的念头。因为他相信,这么做只是无用功,这里的一切秘密都深藏在平和宁静的冰层深处。而且,一旦自己突然消失,天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至于与释青衍的联络,林熠更不着急。自己远离容若蝶,来到这里,也并非是为了观光旅游的。

所以,他还在耐心的等待,一天天默默数算着日子。

终于玄冷真人又来了。他见到林熠,只说了一句话:“龙头要见你。”林熠问道:“在哪儿?”玄冷真人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回答道:“他说那个地方你知道。”“我知道?”林熠微微诧异,问道:“一个我知道的地方?”玄冷真人点点头,没有说话。

林熠沉吟了一下,微笑道:“的确,这里有一个地方应该是我知道的。”他看了眼藕荷,说道:“玄冷师叔,你可以替我带一句话给姥姥么?”玄冷真人冷冷道:“可以。”林熠手指藕荷,悠然说道:“请师叔转告姥姥,藕荷如今是专门伺候弟子的丫鬟,所以能够决定她生死的主人便只有一个,而不是两个或者更多。”玄冷真人木无表情地扫过藕荷,道:“我会带到。”他再不看林熠,走出屋门。

藕荷低声道:“公子,谢谢您。”林熠淡淡地回答道:“不用谢,我只是在帮自己留住一个乖巧伶俐的丫鬟而已。”藕荷咬咬嘴唇,声音更低地说:“您今后多小心,姥姥不会咽下这口气的。”林熠笑道:“她不过是无涯山庄的姥姥,又不是本公子的姥姥,对么?”

藕荷惊恐地环视四周,入夜的龙园空寂无声。但她的脸色依旧雪白惶恐,颤声说道:“公子,千万不要在背后说姥姥的坏话。奴婢见过很多人,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地从山庄里消失,永远也回不来了。”

林熠不以为然地站起身,取了一副杯盏放到桌上,重新落坐道:“藕荷,关上门,回屋去休息吧。”藕荷迷惑道:“公子,您不去见龙头了?”林熠微笑道:“我没忘。”藕荷“哦”了一声,不明白林熠葫芦里在卖什么药,退出屋外。

林熠将对面的空杯斟满酒,喃喃道:“不管怎么说,人家救了我,先敬他一杯酒总是应该的。”

坐等良久,周围没有丝毫动静。桌上的火烛平静地燃烧,释放出昏黄的光晕。林熠抬起头,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是我猜错了?”

忽然有个声音,宛如被风从窗外徐徐吹入,却无从辨别它传来的方位,徐徐说道:“你没猜错,我已经到了很久。”“啵”烛焰轻微地抖动了一下,恢复平静。对面的椅子上,多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却看不到它的主人在哪里。

林熠无法从对方的声音中判断出,说话的人是男是女,甚至无法确认他的年龄。

他神情一凝,低声道:“龙头?”那声音回答道:“是。”林熠吐了口气,脸上露出一缕微笑道:“玄冷师叔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无处不在的影子。”龙头也微微笑了起来,道:“你好像一点也不吃惊?”林熠道:“有时候,吃惊不是写在脸上的。”龙头赞同道:“说得好。你怎么会知道,我要见你的地方,是在这里?”林熠从容道:“在无涯山庄中,我只认得两个地方。一处是这儿,另一处是溪对岸的花间草庐。所以,我便在这里等你。”“为什么不是在对岸?”龙头问。

“因为我想,龙头不会是南帝。”林熠回答。

“为什么?”龙头对林熠能够说出南山老翁的真实身分并不觉得惊讶,静静问道。

林熠坦然回答道:“我看过他剪下的花枝。”“花枝?”龙头问。

“一段与世无争的花枝,“林熠微笑道:“只有真正的南山老翁才能剪下的花枝。”龙头沉默片刻,说道:“要剪落这样的花枝,我的确办不到。所以,你通过了我们设下的第三道考验。”

“三道?”林熠讶异道:“那么,藕荷是否也算是其中之一?”龙头答道:“是。如果说刚才是为了考验你的心智,那藕荷考验的就是你的心念。”

林熠道:“我懂了。假如我禁受不起她的诱惑,那是心念不坚。如果因为怜悯她的处境而勉强答应,便是心念不强。如此,便失去见你的资格。”

龙头道:“好在,你没令我失望。”林熠苦笑道:“我现在才明白,从藕荷第一次出现起,这个局已经布下。一个清纯可人的少女突然不顾一切投怀送抱,这种诱惑和刺激很少有人能够抵挡得住。”“所以你又通过了第二道心念的考验。”

林熠摇头道:“但我猜不出,第一道考验是什么?”“心术,”龙头一字一顿地回答:“你的心术。”林熠想起南山老翁,刹那冷汗横生,静静道:“原来过桥喝茶也是一道考验。”

龙头道:“如果你那晚的反应有任何异常,同样不会见到我。”林熠出了口气,道:“幸好,我已见到了你,尽管只是道影子。”“你为什么不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要把你救到这里来?”

林熠叹道:“其实我很想知道。可惜玄冷师叔提醒过我,在这里多嘴多舌的人通常都活不长。”龙头道:“你还年轻,刚满二十岁。”“是,而且这些天我过得很舒服,还不想找死。”龙头问道:“要是让你一辈子都这样住在无涯山庄里呢?”林熠没有说话,默默将两截花枝并排放到桌上。

龙头懂了,说道:“你的剑告诉我,其实你心中依然在渴望外面的世界,对么?”“你说过,我还年轻。”龙头道:“可惜,一旦你走出无涯山庄,就会很快永远地失去它。”

林熠面色一黯,低语道:“我明白,天地虽大,却已没有容我立足之地。”龙头道:“除了这里。”林熠缓缓喝干杯里的烈酒,问道:“为什么要帮我?”“因为你需要,而且不会拒绝我的帮助。”林熠摇头,说道:“你错了,我什么都不需要。”

龙头大笑,道:“你不想洗刷冤屈,为玄干真人报仇么?你不想做出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在冤枉误会你的人面前扬眉吐气么?你不想有一天能够成为与三圣五帝并驾齐驱的天地至尊,窥悟仙道么?”

林熠等到笑声停止,缓缓道:“我当然想,但我首先需要的是能活下去。”龙头道:“我可以帮你。”林熠笑道:“天底下需要帮助的人那么多,你为何偏偏挑中我?”“因为我也需要你的帮助。”林熠心一动,指着自己的鼻尖道:“我?我能帮你什么?比起你,我什么也不是。”

龙头的声音停了一停,桌上的烛焰忽然急剧地颤动,好似有风吹过。少顷,烛焰再次恢复平静,龙头缓缓说道:“你听说过《云篆天策》吧,我需要你帮助我来破解它的秘密。”不会是他从哪里听到了,自己对仇厉说过的那段关于《云篆天策》的鬼话,竟信以为真了吧?

林熠想笑,但心底里却升起一缕寒意,再无法笑出来。

难道,仇厉居然也是九间堂的人。那么云洗尘呢,冥教呢?

“你相信,我能解开《云篆天策》的秘密?”他问道。

“不是相信,而是事实。”龙头低沉的嗓音回答道:“这个世上,只有你能办到。”

林熠这才清楚,自己猜错了。但内心却产生更大的震撼与惊异,苦笑道:“你没有认错人吧?连我都不晓得,自己会有这样的本事。”

龙头道:“你觉得,我有兴趣和你开玩笑么?”林熠叹道:“正因为不应该,我才想问明白。万一到最后,你发现我并不是那个真正要找的人,我想开玩笑也不可能了。”龙头道:“不会错,真要是错了,吃亏的也只是我。”

林熠道:“你想了解我此刻的感受么?这是我听到过的天下最荒谬的事。”“荒谬?”龙头的语气里没有一点怒意,似乎是在认真考虑林熠的反应,然后说道:“我并没有这样觉得。”

“第一,我的身上没有一卷《云篆天策》;第二,我没有本事将六卷《云篆天策》全部收集到手;第三,即使你将它们摆在我面前,我也不晓得该如何处理。”

“所以,我们才需要合作。”

林熠忍不住又摸摸自己的鼻子,笑道:“你不担心,真到了那天,我会将《云篆天策》私吞?”龙头微笑道:“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么?”林熠喃喃道:“《云篆天策》——它果真有那么诱人么?”

龙头回答道:“就好比它是锁在某个秘密地方的宝藏。地点在哪里,只有我知道;而开锁的钥匙,却在你的身上。只有我们合作,才能共同开启分享这个秘密。”林熠嘻嘻一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自己伟大了起来。”

龙头道:“不然,我为什么要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林熠收起笑容,道:“你本可以不告诉我这些。”“为什么不呢?既然是合作,双方就都应该显示出诚意。”林熠沉吟了一会儿,抬头问道:“如果我答应合作,需要做些什么?”

“我帮助你将六卷《云篆天策》合璧,同时你也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就这么简单?”龙头回答道:“并不简单。为此,我已准备和等待了很多年。”

林熠问道:“我如何能相信,你刚才的许诺和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

“第一,我没有必要骗你;第二,如果是假的,你也不会失去什么。”林熠笑道:“说的是,我原本已一无所有。最多,把捡回来的命再丢了而已。”

龙头道:“这么说,你已经在仔细考虑我的建议。”林熠斟满酒杯,龙头没有出声,耐心等他把酒喝干,然后说道:“你救了我的性命,我本该很感激你才是。可惜,我的七位同门师兄弟却死在了玄冷师叔的手上。不禁令我怀疑,贵组织的行事风格是否会让我反感。”

龙头轻轻道:“玄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落在他手中的昆吾弟子。杀死他们,也并非我的意思,只要你开口,我随时可以把他交给你处置。”

林熠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