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135节

剑谍_第135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1: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4
人的身上,似乎察觉不到有丝毫的不寻常之处,好像,他真的就是一个在城镇中常见的马车夫。

但既然连一个花匠都会是南帝,那么无涯山庄里的一个赶车人,为什么就不能又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九间堂,难怪二十年来仙盟对它一筹莫展。龙头有意显露的冰山一角已是如此的惊人,埋藏在海水下的冰座又应当是怎样的庞大莫测?

林熠问道:“阁下是姥姥差来接在下去猎苑的么?”赶车人摇摇头,取下围在脖子上的青色汗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回答道:“姥姥是姥姥,我是我。我只管接送林公子,和猎苑没关系。”林熠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多谢了!”抬腿上了马车,赶车人低低吆喝,手中的鞭子一挥一甩,在青石街面上发出”啪“的脆响,马车缓缓启动。

林熠目不转睛盯着赶车人手中不足一丈长的软鞭,暗暗思忖道:“要是他刚才那一鞭是向我挥来,我该如何招架?”电光石火里,他已想出了六种招架的招式,五种闪躲的身法。但其中竟没有一种能够有把握接住赶车人的那一鞭。除非,放弃所有的主动,利用奇遁身法逃得越远越好,或可能够躲开赶车人连绵不绝的后手攻招。

这样的人,怎会心甘情愿地做一个赶车送客的无涯山庄下人?放眼当今正魔两道,无论如何也应该是一方霸主的身分。

赶车人似乎没有觉察到林熠的惊诧,驱动着那匹又老又瘦的黄马,沿着青石街向着猎苑的方向缓缓行驶。

林熠仔细观察他每一次挥鞭的动作,那不单单是在用手,身体的每个部位,乃至他的吆喝声、步履声,都成为这动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令林熠不由自主想到雨抱朴的手舞足蹈小八式。

原来,出招的不仅仅是拳头或者腿脚,而是一个人所能够运用的全部力量。

马车走得很平缓,上桥、下桥,始终保持均匀的速度。林熠有种坐在船上的感觉,街道在视线里徐徐倒退,离青丘猎苑也越来越近。

他问道:“阁下贵姓?”赶车人沙哑的嗓音回道:“我没有姓,林公子叫我‘老峦’就成。”“老峦——”林熠轻声重复了一遍,突然发觉一个奇怪的现象。南山、青丘、老峦、每一个名字都与山有关,难道这些是巧合么?

老峦说完就不再言语,默默赶车。

上了青丘,马车停在猎苑门前,老峦道:“到了。我在这里等你出来,回头拉你去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林熠问道:“老峦,你待会儿要带我去的地方,真的会很有趣么?”老峦微微点头,又再擦汗,回答道:“至少,在那儿见着的都是会说话的大活人。”林熠看看猎苑粉白色的围墙,和里头若隐若现的翠绿色雾光,笑道:“没错,会说话的大活人总比这里面的那些魔兽有趣些。”他大笑着走上石阶,一点也不在意在别人门前说这些话是否会得罪主人,向着银白色的大门里朗声道:“在下林熠,赴约来了。”“吱——”大门开启,一股冷气扑面而来,仿佛门里是一座巨大的冰窖般。门外艳阳高照,碧空如洗;猎苑中却光线幽暗,翠雾濛濛,宛如另一个世界。

一个冷漠年轻的声音透过雾瘴,像冰泉一样甘冽甜美,道:“请进!”林熠一笑,抬脚跨进门槛,背后的大门“咣”地巨响,老峦的身影隔绝在门外。一条青泥小径从门前笔直向里延伸,两旁浓密的灌木与古树遮天蔽日,林熠的视线在十丈外已到尽头,隐隐约约能够听到翠雾中此起彼伏的魔兽嘶吼。

蓦然左脚边的灌木丛中出现两簇亮黄色的光点,如同鬼火一闪一灭。林熠凝目望去,是一头形态类似豺狼的敖獗正匍匐在不远处,用看上去并不如何友好的目光盯着自己,喉咙微微颤动着发出“呼呼”的低吼。

似乎是意识到进来的客人并不是送给它的午餐,敖獗与林熠对视片刻,站起身扭头走进背后的灌木林,消失不见。

林熠想了想,沿着青泥小径往前缓步而行,讨厌的翠雾似一条条飘浮的缎带,萦绕左右,吹送寒风。

走出大约百丈,光线变得更加幽暗,浓密的云雾沉甸甸积压在半空,遮挡住云天春光。小径两旁不时会窜出几头小型魔兽,迅捷地越过林熠身前,没入另一侧的灌木丛里没了踪影。

林熠叹了口气,喃喃地低声道:“一个女人,放着那么好端端的地方不住,却要待在这样一个阴气森森的鬼地方,实在古怪。”果然,翠雾深处又响起那女子冰冷的低哼,森然道:“臭小子,你说什么?”林熠正是要引她开口现身,闻言微微一笑道:“姥姥,我猜你的皮肤一定很白。”青丘姥姥似乎没有料到林熠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赞扬,一时分不清他的用意,于是冷冷地低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林熠自顾自继续说道:“无论是谁,住在这样一个终日不见阳光的园子里,就算前世是一条墨鱼,这辈子也准能变得全身雪白。”青丘姥姥缓缓道:“看来,藕荷那丫头对你的警告并不管用。”林熠一惊,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头顶响起“嗤”的疾风,一蓬黑乎乎的东西从上空的云雾中突然降临。犀利的罡风转瞬袭到,像数根冰锥插向林熠的后脑勺。

林熠施展奇遁身法一闪一掠,轻飘飘跃上路旁灌木,这才看清偷袭自己的是一头摩翅铁隼。但这头摩翅铁隼的腹部竟生有一个袋囊,里面并排装着十八支幽蓝色棘刺,好比一根根锐利的标枪寒光闪闪。

这种袋囊棘刺,原本不该出现在摩翅铁隼身上,而应是另一种魔物刺脊兽背上天生的攻击利器才对,现在这样张冠李戴,林熠立刻明白过来,藕荷先前对自己说起青丘姥姥对魔兽的研究,原来是指的这个意思。

摩翅铁隼一击落空,腹囊骤然鼓胀,“嗤嗤”飙射出六支棘刺,分作上下两排刺向林熠。

林熠曾在玄映地宫中出生入死,与冥海魔物浴血争锋,积累了不少经验心得。摩翅铁隼发射棘刺的角度虽然刁钻,速度虽然迅猛,但与遗浆烈蛇那样的绝世魔物相较,仍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他双手左右开弓,一招“顺手牵羊”借势打势,十指挑、抹、弹、点,将六支棘刺迫拢到胸前相互之间“叮叮”激撞,卸去凌厉的劲势,最后轻描淡写地袖袂一卷一挥,远远送出。

自东海逐浪岩至今将近一个月的参悟修行,终于在这刻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惊人威力。如果雨抱朴能够在旁亲眼目睹到林熠的出手,也必定会欣然喝彩。

林熠挥开棘刺,双脚飘立在柔软纤细的树枝上轻轻起伏,遥遥钳制住摩翅铁隼临空扑击的角度与变化,纵声笑道:“青丘姥姥,莫非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青丘姥姥的声音冷冷道:“恶客登门,自当如是。”一条杯口粗细的青色异蛇游上灌木,细长的蛇尾末端,连着一根残月形的殷红蝎尾,无声无息向着林熠的脚踝甩去。

林熠太炎心诀的修为,已经晋升到“忘物还情”的境界,即使未曾舒展灵觉,只要周围稍有异动,心头就能立即生出警兆。心念随风一动,身形冲天而起。

上空的摩翅铁隼乘势出击,两排六支棘刺率先射到。林熠右臂一振,心宁仙剑镝鸣飞腾,激飞棘刺余劲不消,反而挟起逐渐攀升向顶峰的凌厉气势击碎虚空,直掠摩翅铁隼。

“嚓!”轻轻一响,银白剑锋如削腐竹,硬生生卸下摩翅铁隼右腿三根利爪,洒下一溜淡金血光。铁隼厉声嘶鸣,双翅荡风裂云,隐入上空盘桓的浓郁翠雾。

青丘姥姥低咦一声,道:“好剑,居然和传说中的化血飞镰有异曲同工之妙。”她的嗓音依旧是冷漠冰凉,好像丝毫也不惊讶精心豢养的摩翅铁隼会伤于林熠剑下,只对对方手中握着的心宁仙剑颇感兴趣。

林熠暗道:“这老妖婆的眼光好毒,可一点也不比她的心肠逊色。”收住仙剑,停留半空沉默不答,静待其变。

青丘姥姥淡淡道:“若非你手中有这把仙剑,是伤不了我的摩翅铁隼的。”

林熠一笑,说道:“莫非姥姥想亲自出手,为那畜牲讨还公道?”

青丘姥姥不以为然道:“不过是头畜牲,这些年来噬人无数,伤在你手中也是报应所得。我管它作甚?”

林熠大松了一口气,庆幸道:“还好姥姥不想出手,否则我可就糟糕了。”青丘姥姥的语气里终于露出一份自负与得意,道:“总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林熠大笑道:“像阁下这般厚颜无耻之人,林某尚是平生仅见。仙剑虽是锋利,恐怕也刺不破姥姥修炼了上百年的厚实老脸!”青丘姥姥寒声道:“臭小子,你敢辱骂我?”“骂了又如何?苑内魔兽都是由你豢养,噬血伤人也都听你一句话。你把罪责推得一干二净,让我都替那些魔兽不值。”

青丘姥姥冷笑道:“名门正道的弟子,果然出口不凡。可惜猎苑不是昆吾山,还轮不到你小子对我指手画脚,评头论足!”

林熠道:“我已说过了,也已骂过了,心里好生舒畅痛快。你还能教我把话吞回肚子里去?”青丘姥姥沉声道:“我可以先剖开你的肚子,再把那些废话全部塞回去。这样,猎苑和我的耳根,就可以清净了。”

“吱吱——”一串清亮狰厉的吼声从林熠脚下传来,一头金色魁猿慢慢从灌木丛中爬出,抬眼射出两道锐利的森寒光芒,教人不寒而栗。

它的体型比小金更小一圈,宛如富人家小姐托在手心里把玩的宠物。只是,这宠物是要了无数人性命的宠物。在这只金猿的额头中央,比小金多出一簇淡青色的绒毛,显示出它是一头雌猿。

如果小金看到,多半会兴奋地扑上去追求它眼中的魁猿美女。然而林熠的心底只能升起一丝寒意,见过小金大发神威,面对更小一号的金猿,林熠的头突然疼得很。

“冥海金猿,”林熠道:“恰巧我也遇到过一头,可惜不在身边。”“是公揽月养的那头金猿吧?”青丘姥姥冷冷道:“可惜在小青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它,才是冥海魁猿中真正的霸主。”

林熠大吃一惊,问道:“姥姥怎么会知道?”青丘姥姥徐徐道:“很简单,这头小青是公揽月当年送给我的,作为交换,他从我这儿拿走了一座血誓圣女碑!”

第十章姥姥

原来如此。林熠的眼睛紧紧盯住小青额头上那簇淡青色的绒毛,轻轻道:“是头好猿。”“当然是头好猿。”赶车老峦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他沿着林熠行来的青泥小径,从翠雾中走出。那条软鞭随意地缠绕在腰间,鞭头垂下地面微微晃动。

青丘姥姥不悦地低声一哼,问道:“我并没有请你,谁让你踏进我的猎苑了?”老峦道:“林公子是龙头亲点的人,你不能动。”青丘姥姥道:“我当然晓得,只是这个臭小子太可恶,才忍不住想试试他的修为。”老峦木无表情道:“莫非,姥姥是不相信龙头的眼光,还是想自作主张?”青丘姥姥沉默良久,冷冷道:“你可以出去了。龙头既然把他交给我,我自然懂得应该如何调教他。”老峦点点头,默然望了林熠一眼。林熠从他冰冷的眼神中,还没来得及捕捉到任何细微的资讯,老峦的身影已经重新消失在翠色的迷雾中。

这时,青丘姥姥的声音说道:“臭小子,沿青泥香径一直走,把嘴巴闭紧一点!”小青悄然退入灌木丛,林熠收身落地,喃喃道:“嘴巴闭紧了怎么喘气?”青丘姥姥对他打不得,骂不过,忍无可忍地呵斥道:“那就憋死你最好!”林熠哈哈一笑,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就忘记了自己还可以用内胎呼吸?”不理青丘姥姥如何的愤怒,洒然迈出阔步朝前而行。

走出又是百余丈,翠雾忽收,青泥香径尽头出现一栋三层小楼,依然是冰冷色调,在四周的草木环抱中显得格外醒目。

几头魔兽互不相扰,栖息在楼前的青草地上。见到林熠也只懒洋洋地偏着眼角余光扫了扫,随后便自顾自去了。

林熠走到门口站定,朝敞开的客厅内问道:“有人在里面吗?”光影一闪,一名女子的影像出现在客厅正中的座椅内。然而,她并不是如公揽月那样的虚镜成像,而是一尊活生生的元神。

林熠望着青丘姥姥的面容怔住了。

每次当他从藕荷的口中听到“姥姥”的名字时,总忍不住在眼前浮现起一个面目可憎、丑陋狰狞的鸠脸老太婆形象,可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大大的错了。

“姥姥”非但一点都不老,而且还很年轻,很漂亮,甚至是自己曾经见到过的一位熟人。

倾城幽怨的女子,圣洁妩媚的巫女,曾在玄映地宫内记忆犹新的凝望,都重现在眼前。只是,面前端坐的不是冰冷的石像,而是比石像更冰冷的元神。

要命的青丘姥姥,竟会是她。

林熠隐隐又开始觉得,那天刺破的手指头疼了起来。

自己青天白日活见鬼了,不,是见到了上古传说中的巫女。林熠惊讶得忘了走进客厅,长叹道:“敢情自称‘姥姥’的人,也可以这般年轻动人。”

青丘姥姥淡淡道:“臭小子,你现在再对我溜须拍马,不嫌晚了一点么?”

林熠道:“第一,我天天都在龙园的小溪里洗澡,所以并不臭;第二,一想到阁下美丽年轻的外表底下,是一大把老得不能再老的年纪,我就浑身发痒,忍不住又想回去洗澡。”

青丘姥姥冰雪无瑕的元神猛射出一蓬森寒杀气,将客厅里的温度骤然降到了冰点以下。她冷冷注视林熠,说道:“也许,我可以先帮你洗一洗这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