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39节

剑谍_第139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1:3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2
笑着道:“姥姥,我来报到了!”一路走进猎苑,这回再没有不识趣的魔兽上来骚扰他。

青丘姥姥坐在客厅里,看到林熠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问道:“昨晚老峦带你去的那个地方好玩么?”林熠坐下来,欣悦地点头道:“好玩得很,果然有趣极了。”青丘姥姥冷哼了一声,不理林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将金城舞的卷宗放到几案上,说道:“今天上午,你将里面的内容背熟。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林熠拿起卷宗,自言自语道:“怪了,前些日子谁也不搭理我,怎么这两天大伙儿都争着要带我出去晃荡?”青丘姥姥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像他们几个整日无所事事,带你乱来么?”林熠道:“别人我不晓得,但是至少云老前辈看上去就忙得很,可不能算是无所事事。”青丘姥姥道:“他掌管忘忧崖,还培养一群饭桶打手,怎能不忙?”林熠问道:“那岩大师是做什么的,看上去他的日子过得十分逍遥自在。”青丘姥姥道:“龙头不会收留任何一个废物,无涯山庄也不可能有一个人会真正清闲。岩和尚模样虽寒酸,却是这里的财神爷。”林熠好笑道:“财神爷?他管银子?”青丘姥姥道:“我们又不是天上的神仙,没有大笔的银两供花销怎么行?天底下,再没有比岩和尚更能生钱的人了。就算是皇帝老儿的那点家当,在他眼里也根本不当一回事。”林熠问道:“那老峦又是干什么的,他不会真是一个车夫吧?”青丘姥姥扫了他一眼,道:“有这工夫问这问那,不如赶紧把卷宗背熟。”她说完话,不容林熠辩驳,走出客厅,将他一个人留在了里头。

林熠索然无味地拿起卷宗,一页页翻看。对他来说,自幼熟记昆吾派成千上万字的各种心法口诀,区区几十页卷宗自非难事。一目十行轻描淡写地过上一遍,心里已能记得八九不离十。

到了中午,青丘姥姥走入客厅,怀中多了昨日林熠见过的金猿小青。她见林熠悠然自得把二郎腿跷在几案上,脸上蒙着卷宗正在打鼾,眼中怒意一掠,冰冷地问道:“每个字都背熟了?”林熠懒洋洋把卷宗从脸上拿开,坐正身子道:“你可以把它拿去当柴烧了。”青丘姥姥忽然道:“金城舞常说的口头禅是哪几句?”林熠眨着眼睛,回忆背诵过的金城舞上千句对话,缓缓回答道:“‘我是个苦命的孩子’、‘天哪,为什么是这样?’还有

‘幸好还有你肯帮我’。”青丘姥姥不动声色,问道:“就这三句,没有别的了?”林熠仔细想了想,道:“似乎有时候这家伙也会说:‘等我日后时来运转,一定要好好提携你’。唉,八成他是等不到这一天的了。”青丘姥姥颔首道:“看来,你的确有几分张狂卖弄的资本。”紧接着又问道:“十二年前的六月初一,金城舞为什么整整一天没有说话?”林熠笑了起来,回答道:“一个昏睡不醒的人,除了梦话以外还能说什么?”青丘姥姥不等他有喘息机会,立即追问道:“他为什么会昏迷整天?”林熠叹道:“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我真希望你接下来能提出有点水准的问题来。金城舞六月初一清晨,被条突然窜出的金丝缠蛇在手背上咬了一口,中毒昏迷。

“不过这个意外的背后,却不排除是有人故意为之。尽管金城舞当时只有七岁,可毕竟家学渊源,又有金裂寒暗中遣心腹保护,没道理会遭蛇咬。”这时青丘姥姥的眼神,更像是一条想将林熠活吞下去的金丝缠蛇,徐徐问道:“为什么金城舞小时候不喜欢吃蜜糖粥?”林熠愣了愣,思索半天老老实实地道:“不知道。”青丘姥姥霜冷的玉容,蓦然绽出一缕讥讽的笑意,回答道:“很简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任何理由。你死记硬背的本事,令人欣赏,可惜……”林熠目瞪口呆,喃喃道:“有水准!我服了。”青丘姥姥笑容转瞬即没,肃容道:“你以为我是在故意为难捉弄么?我是在告诉你一条真理,熟记卷宗上的每一个字并不稀奇。你要做的远远比这更多,必须将自己完全融入到金城舞的内心世界,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他,才有可能勉强合格。”林熠彻底无言。

青丘姥姥出了口恶气,冷冰冰道:“还愣著作甚?走吧,我们出门去。”两人出了猎苑向北而去,一炷香后,前方一座高崖赫然拔地而起耸入云霄。青秃秃的峭壁上寸草不生,刻着巨大的“忘忧”二字,一座黑黑的厚重石门紧紧关闭,门前空无一人。

青丘姥姥走到石门边,将右手并拢嵌入峭壁的凹坑中,白光一亮,石门隆隆开启。一股血红色的浓雾,鼓荡着灼烈热流扑面吹到。林熠不由暗叹自己的命实在够好,刚出了一座冰窟,眼瞧着又要走进一座熔炉。

两人走进甬道,石门在身后关闭,光线顿时幽暗下来。插在石壁上的火把猎猎燃烧,却驱赶不去洞府内蒙蒙的血雾萦绕。

一名身穿血红色衣衫的男子出现在甬道尽头,朝青丘姥姥恭谨地施礼道:“姥姥,您来了。”青丘姥姥道:“山尊已将我今日要来的事情交代你了吧?”血衣男子躬身道:“是,山尊吩咐,若姥姥得闲,不妨请到诛心堂稍歇。”青丘姥姥毫不领情道:“我没兴趣见他,他最好也莫来烦我。”血衣男子早料青丘姥姥会有此反应,应道:“是,请姥姥随属下来。”两人跟随血衣男子走过甬道,进入忘忧崖内部。

弥漫的血雾里,隐隐约约响起鬼魂般的哀鸣厉嚎,四周滚热的气息,也丝毫不能缓解心中生出的寒意。

拐过一道弯,就见空旷的石窟中央有座方圆百丈的血池,朝里望去,依稀能看到冒出的腾腾热气底下,滚滚沸腾犹如岩浆般的暗红色黏稠池水。

四名血衣人架住一个遍体鳞伤、骨瘦如柴的中年女子,走到池边熟练地一拖一推,将她抛了下去。半晌过后,从底下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忍无可忍的凄厉哀嚎,沙哑的声音就像尖锥,深深扎进林熠的胸膛。

青丘姥姥问道:“这女人是谁,为何要扔进‘焚魄池’?”血衣男子恭敬地回答道:“是漱心庵镇魔老尼的得意弟子,法号叫什么‘洁雨’。这两天伺候得山尊很不爽,原本该被关进烛魂渊,可昨晚有人造反越狱,烛魂渊一时关不下这么多人,所以才将她扔进池子。等什么时候山尊开恩,再放她出来。”林熠心如锥刺,脸上却不能有半点异色。记得七年前他曾在漱心庵见过洁雨一次,那时的她宝相庄严,韶华正当,宛如一尊玉菩萨。没想到身陷忘忧崖,惨遭连畜生都不如的蹂躏践踏,生不如死。

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会是释青衍所说的,试图潜伏进九间堂的六名仙盟同仁之一。不晓得,其他五个人的命运又是如何?有时候,死远比活着好太多。

穿过焚魄池,热气更甚。在又一间石窟中,二十多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囚犯分成几组,正在炼制丹药。六个凶神恶煞的血衣人,手提专破护体真气的棘刺鞭在一边虎视眈眈,随意抽打呵斥。

这二十多个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是否还有命在。

林熠已经没有了愤怒。他现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解救其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自己也随时随地处在未知的危险中。

他从没有比此刻更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肩头担负的责任,也从没有过如同现在这样地充满勇气与动力。忘忧崖,应该是林熠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里程碑之一吧?因为,在这里,让他懂得自由与尊严的宝贵。

三个人默默无语又走过一段路,血衣男子打开一扇石室的门说道:“姥姥请。”青丘姥姥缓步走入石室,血衣男子等林熠也进到里面,关上了石门。

石室里布置得很舒适,可是林熠无法忘掉一墙之隔的外面是个怎样的炼狱。

青丘姥姥在一张软椅中舒服地坐下,说道:“从进来开始,你一直没有开口。”林熠冷冷道:“我无话可说。”青丘姥姥道:“你太年轻了。这本就是个强存弱亡的世界,如果没有保护自己的本钱,结局只能如此。”林熠道:“你带我来忘忧崖,就是想让我看看怎么把人当畜生,而后再明白什么是弱肉强食?”青丘姥姥道:“当然不是,你该认真看的,是另一样东西。”手指在椅边的几案下一按,正对软椅的石壁忽然消失,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变成了透明的幕墙,展现出隔壁另一间石室中的精采情形。

那里面所有的一切远比这里更豪华,也更宽敞、更绚丽。一名年轻男子舒服地半躺在软榻上,与身边一群艳色少女调笑。过度苍白的面色,孱弱的躯干,说明这已是具被掏空的行尸走肉。

林熠失望道:“他就是……金城舞?”

第三章诱供

青丘姥姥微笑道:“他已经在这里住了整整六年。你看他的模样,是不是很享受这里的一切,早忘记了最初的惊恐与抗拒?”林熠道:“你说过,龙头不留废物。所以,他活着就一定还有理由。”青丘姥姥道:“好好观察他吧,记住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反应。半个时辰后,我会把你送进他的屋子,然后你要设法取得他的好感和信任,直到他把所知的一切全部告诉你。这也是对你调教与考验计画的一部分。”林熠目光闪烁,问道:“我是否可以采用任何一种手段来接近他?”青丘姥姥道:“没错。如果你想扮成一个慌不择路误闯温柔窝的囚犯,我可以帮忙替你打扮打扮。”林熠摇头道:“我没你想像的那样笨。如果是个囚犯闯进去,这位过得正惬意的青年公子,除了会像只受惊的兔子大喊救命外,不会说出任何秘密。”青丘姥姥道:“很好,你已经进入角色了。今天早晨,有人告诉了金城舞一句话,只要你设法把这句话从他的嘴里掏出来,就算完成任务。不过,普通的拷打最好不要用,因为不是每个被你调查的对象,都会像他这样窝囊。”林熠笑道:“一想到今后我要演的是这么个角色,我就想好生感谢你一番。”青丘姥姥淡然道:“不用了,这是龙头的安排,你和我照做就是。”半个时辰后,封闭的石室突然亮出一道光门。没等金城舞抬起头,满脸怒容的林熠已经冲到他的面前,像拎只小鸡似的抓起他胸前衣襟,铁拳左右开弓重重煽在他干瘪的面颊上,顿时嘴里血沫横飞,哭爹喊娘。

那群少女尖声惊叫着仓惶躲到角落里,远远地观望。

青丘姥姥通过透明幕墙目睹这一切,对林熠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强横,和金城舞哭爹喊娘的样子,似乎大感兴趣。

她轻抚小青的绒毛,微笑道:“小乖乖,你猜猜,这小子接下来会怎么做?”正在挨打的金城舞除了觉得自己冤枉以外,脑子里再想不出其他可能。这顿突如其来的暴打令他完全懵了。来人把他呼的一声摔到地上,意犹未尽又猛踹两脚才停了下来。

这时,金城舞才想起来歇斯底里地尖声大喊道:“救命啊!”林熠勃然大怒,上前又是好一通劈头盖脸地暴打。

金城舞双手抱头,涕泪齐下哀嚎道:“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我不过是个苦命的孩子{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林熠一把揪住金城舞散乱的头发,把他的脸抬起来刚好对着自己喷火的双眼,问道:“你知道老子是谁,为什么要打你?”金城舞被揍得七荤八素,满嘴吐血,门牙也松动了一颗,捂着脸痛哭道:“小人不知兄台是哪位,也不晓得小人哪里得罪了兄台?”林熠呸道:“老子说起来是这里的新管事,每天累死累活,忙前忙后,却还要挨山尊臭骂。你小子凭什么,整日有吃有喝,还有美女伺候?你快给老子说明白。”金城舞不知所措地望着林熠,嗫嚅道:“小、小人不该,小人该死!”林熠松开他的头发,哼道:“算你还明白点事理,不然苦头可有得你吃。”金城舞脑门咚地撞在地毯上,龇牙咧嘴地强笑道:“是、是,小人多谢兄台高抬贵手,手下留情。”林熠扫了眼隔开两间石室的墙壁,并看不出有任何异样。显然,金城舞并不晓得,自己是只被关在笼子里,时时刻刻供人参观的猴子。

林熠怒喝道:“怎么,你打算就这么一直让老子站在这儿跟你说话?”金城舞赶忙向墙角骂道:“没长眼的东西,呆站在那做什么,还不赶快搬张椅子来请贵客坐下?”林熠一瞪眼,道:“你没长手脚么,要不要老子替你再修理一下?”金城舞两腿酥软,连滚带爬地拖了张椅子过来伺候林熠坐下。

林熠双手抱胸环顾四周啧啧赞道:“你小子的日子过得不错啊。”金城舞点头哈腰赔笑道:“这一切都是拜山尊的赏赐,以及兄台的关怀,小人才有今天。”林熠放缓口气道:“难得我能在这儿找到一个懂事理会说话的人,可以聊上几句了。听说,你亲老子是金牛宫的宫主金裂寒?”金城舞青肿的脸上现出一丝得意,故作谦卑道:“原来兄台知道小人的爹爹,不知您以前是否见过他老人家?”林熠脸立刻沉下来,嘿道:“金裂寒算什么东西,他还不配见老子一面!”金城舞心里大不以为然,但好汉哪能吃眼前亏,他不敢表露在脸上,笑吟吟支吾道:“是、是,兄台英明神威,家父哪及得上您万一?”林熠心里不屑这混蛋的无耻,为了少吃一点苦头,居然把自己的亲老子贬得一钱不值。但他脸上露出扬扬自得的神情,扯着嘴角嘿嘿道:“算你还有点眼光,坐吧。”金城舞巴结道:“兄台跟前,哪有小人的座位?”林熠一翻白眼道:“老子叫你坐你就坐,叽叽歪歪些什么东西?”金城舞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