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41节

剑谍_第141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1:4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2
,要不要再加些热水?”林熠抬起头,抹去脸上的水珠,回答道:“不用,我洗完了,这就出来。”他穿上衣服,束好发髻走出浴室,丹田里有些空得难受,刚才的传音法阵果真耗费了不少真气。于是说道:“藕荷,我要休息一会儿,没事就不要来打扰我了。”回到屋里,林熠盘膝坐到榻上,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又重新细想了一遍,天色渐近黄昏。

一缕斜阳照入,窗外的夕阳绚烂,溪水潺潺,一片宁和,然而在这一片宁和之侧,就有一座人间炼狱近在咫尺,那一声声凄厉而绝望的惨叫哀嚎,仿佛无止境地在耳畔回响。

收拾情怀,林熠徐徐澄静神思入定打坐。他默念太炎心诀,灵台渐渐空明清朗,丹田内温暖的真气缓缓生成,像水涨秋池充盈荡漾。

太炎真气在丹田内流转十八周天后,分由奇经八脉汩汩而出游走全身经脉,空乏的身心为之润泽,像注入了清冽甘霖。

林熠全心融入了忘物还情的境地里,不知道夕阳远去,只留下清空月明,夜灯初上,也不知道晚风乍起吹动窗纸沙沙轻响,屋外的春溪一如往昔地不断流逝,不再归来。

当真气运行到泥丸,林熠的头顶一热,贮藏其中的一缕缕灵元欢呼雀跃,如云如烟逐渐凝聚收缩。经过这多天破日七诀的修炼与南山老翁的点化,林熠的仙心突飞猛进,泥丸中的灵元亦水涨船高,一日千里。

太炎真气一圈圈在泥丸内部循环,一股先天神识油然而生,悄然推动着灵元凝集,宛如百川归海,完全不需要林熠催动意念进行控制。似乎,已是水到渠成的事,便如人的呼吸与心跳,源于本能。

林熠彻底放开了身心,灵台无尘无虑,清晰而欣悦地感受到泥丸中奇妙的变化,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刹那间,这头顶小小的泥丸化作了一片浩瀚无垠的天地,让他的神思尽情奔驰,翱翔逍遥。

涛生云灭,风行水上。灵元就这般轻柔自然地流动起落,水乳交融。太炎真气开始逐渐退出这座舞台,把主导权不着痕迹地交还给泥丸真正的主人。

林熠的身躯像有风托起,慢慢离开床榻向上抬升。但由于速度极慢,以至于肉眼几乎无法看到他的移动。太炎真气完全进入到先天之境,如同屋外的溪流,沿着它本有的河床,在经脉与丹田之间不停地流动壮大,推向顶峰。

这一切,林熠已经感觉不到。他的所有神识都已汇入泥丸,抱守灵台。那一缕又一缕的灵元盈满了泥丸,又凝炼成如雾还絮的小小一团,将原本是无形无状的灵台,缓缓升华为由无数缕灵元构筑的崭新天地。

神识与灵元便以灵台为媒,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再不分彼此差异,宛若水与泥,不停地捏合揉搓,直到卓然成形,无你无我。

一种新的生命终于就此诞生。元神,这就是多少修仙求道之人梦寐以求的瑰宝,悄无声息地姗姗降临。

“轰”林熠脑海突然产生一种炸裂的错觉,凝缩的元神雏形像要破茧而出的彩蝶,潮水般扩散,鼓荡澎湃冲击泥丸。仿佛是涌动的岩浆,无比渴望着要冲破肉躯的禁锢,破土生长扶摇云天。

林熠的身躯微晃,头几乎撞到了屋内的横梁。太炎真气回纳丹田,汇成一条不可阻挡的洪流经胸口膻中直冲头顶,似也要为这激动人心的时刻推波助澜。

“砰!”林熠身上倏地释放出淡红色的光华,头顶光雾冉冉蒸腾,越来越亮,越来越浓。

藕荷在屋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冲了进来,刚想呼唤林熠的名字,却正见到他头顶蒙蒙的淡红光雾里,有一缕轻烟般的光晕徐徐冒出,在上方盘桓流连,挥之不去。

藕荷下意识捂住了樱桃小口,睁大圆圆的眼睛呆呆注视着林熠,低声地惊呼道:“天啊,是元神出窍!”光晕逐步膨胀,蔚然成形,像一蓬殷红色的云团缭绕在林熠的头顶。慢慢地,云团中央显现出一点脸庞的轮廓,先是有了眼睛、鼻子和嘴巴,然后生出头发、眉毛,乃至一根根的睫毛。

身体、四肢、手脚,好似有人在变戏法一样,从那蓬光晕里分离呈现。最后,形成了一道与真人一模一样、栩栩如生的光影。

光影睁开眼睛,看到呆呆站在门边的藕荷,嘴角泛起一丝熟悉的笑意,问道:“藕荷,你不认识我了么,干什么把眼睛睁得比汤圆还圆?”藕荷如梦初醒,难以置信道:“天啊,真的是公子,奴婢简直不敢相信。”林熠的元神微笑道:“你不会告诉我,连元神都没见过吧?”藕荷摇头道:“奴婢是不能相信,公子才二十来岁的年纪,居然就能修成元神晋升散仙。这、这太让人惊讶了!”林熠哈哈一笑,道:“我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觉脑袋里好像生了一条小爬虫,拼命撞开脑壳非要钻出来逛逛。等醒觉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变成这样了。”他说着,好奇地低下头看看悬浮在空中的肉身。

第一次,不需要藉助镜子和水面,可以如此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肉身,竟感觉像是抚育了自己二十余年的母亲,亲切而陌生。

他蓦然意识到,肉躯只不过是修行者在漫长旅程初期,所依靠的生命源泉与跋涉拐杖。终有一天,它将彻底完成自己的使命,而仅仅作为一个宿体存在,就如同长路旁一座只属于自己的客栈。

但这依旧不是修行者的最后终点。这条征途,只要活着就永远也不会有结束的一天,即使挣脱了肉身的桎梏,跨越了生命的极限,依然还有更加广阔无垠的天地在等待着自己去探索,去征服。

相比之下,尘世的纷纷扰扰,一时的得失成败,实在不能算什么。微小可笑得如同大漠中的一颗沙粒,风吹过后渺然无踪。

他忽然感到,自己能更深刻的理解南山老翁与世无争的心境。尽管,自己错过了这条修行的路,但对它的认识,却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更清晰明白。

这就是自己第二次的诞生啊,林熠默默在心中感叹道。他伸出右手,轻轻握成拳头,那种温暖柔软,竟分辨不出与真实肉身的差别。

“公子!”藕荷的呼唤打断了林熠的神思,见小丫头扭捏地嗫嚅道:“您、您身上什么东西也没穿”林熠吓了一大跳,低头一望果不出其然。他笑骂道:“那你还不快出去!”藕荷闭起眼睛,娇笑道:“奴婢出去不难,可是公子的元神,总不能一辈子都这副模样啊。”林熠一怔,想到青丘姥姥的元神如真人一般霓衫云带,玉钗莲靴,显然也不可能是实物。他想了想,心念稍动,身上光芒一闪,已多了一件青色衣衫。

原来如此,林熠畅快地笑道:“藕荷,你可以睁开眼睛了。”藕荷问道:“公子,您穿好衣服了?”小心翼翼睁开一条缝,只见林熠一身青衫,与他的肉身穿着无异,嫣然一笑道:“今后您可以随心所欲换衣服啦!”林熠被藕荷的话一点,突然想道:“我适才只是用意念控制真元,幻化出了身上的衣物。假如再进一步,是否可以幻化出仙剑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再转念一想,不由哑然失笑道:“我想得到的,几千年前便早有人想过了。一把幻化出的仙剑固然可以随意改造变化,但耗损的真元何等剧烈,用于生死对决又嫌中看不中用,远不如铸炼的仙剑好使。”藕荷关切道:“公子,您的元神刚炼出不久,不宜在体外停留过长时间,还是快些收回去吧。”藕荷这么一提醒,林熠发现自己果然有点真元不济,头晕目眩的感觉,只是症状还不算太明显。他不愿逞强,笑道:“好,我就收回去!”瞑目动念,神思渐渐淡泊瞬间失去意识,飘浮的元神又化作一缕光晕纳入林熠肉躯。淡红色的光雾开始退潮,肉身缓缓下沉,稳稳落回软榻。

屋子里的光线重新恢复幽暗,林熠的肉躯也不再发光,少顷,他的眉毛微微一动,睁开了眼睛,望着藕荷笑道:“好了。”藕荷兴高采烈地道:“恭喜公子大功告成,跻身散仙一流。今后能够打赢公子的人可就不多啦。”林熠亦是心中喜悦,他默默体察体内状况,惊喜地发现自己又有了变化。

自从在筑玉山雨抱朴为林熠洗髓筑基后,他的经脉与丹田豁然壮大。从一条溪流陡然长成了江河般宽阔深远。然而这河床里的水,仍是那一点,虽有提升却远远跟不上经脉飞跃的步伐。

但现在丹田内的真气生成速度蓦然加快,不可以道理计,实有天壤之别。更美妙的是,自己的身心仿佛进一步地融入了四周天地,交流感应生生不息。

如果说从前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吸纳到一缕天地灵气转炼成真元贮藏,如今他已能像喝水吸气那般简单地,将游离在虚空中的灵气顺利收容,纳入丹田修炼转化。

可想而知,往后的修炼势必可以事半功倍,迈入一个崭新的层次。这才是真正的质变,也是真正踏上天道坦途的转折。

他微微笑着说道:“难道我们修炼仙家心法,就是为了和人打架斗狠么?”藕荷道:“公子当然不是这样的人。但要是有谁敢欺负到您的头上来,咱们也不好惹啦。任谁也都得先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那个分量再说。”林熠问道:“我刚才这么一入定,现在都到了什么时候?”“已经过子时啦,公子。您要不要喝坛好酒,庆祝一下?”林熠摇头道:“留到明早吧。我要趁热打铁,好好回忆体悟刚才的经历感觉。”藕荷乖巧地道:“那奴婢就不打扰公子修炼了。明天早上,奴婢准备好一大坛的酒,再和公子好好庆贺。”林熠向她一笑,合起双目,再次回到内心那片奇妙无垠的浩瀚天地里。

翌日清晨,林熠前往猎苑。

进了客厅,青丘姥姥一如既往坐在那张软椅里,见面便道:“不错,一夜不见,你居然已参悟了铸元真谛,晋升散仙。这对我们将来的任务,大有好处。”林熠照例也在老位子上坐下,说道:“姥姥,我有一个问题想了半宿仍百思不得其解,希望你能指点一二。”青丘姥姥淡淡道:“人也变谦虚不少,倒令我更惊讶了。你有什么问题?”林熠道:“昨晚我炼出元神,出窍不过短短片刻,就感觉真元不济只得退回肉身。我想纵是如南老伯那般的地仙人物,也很难让元神在体外支持很久吧?”青丘姥姥道:“那是自然。所谓元神,是灵元与真元合而为一的结晶,一旦出窍,真元为支撑元神运转不散,耗损的速度远甚于平日。你初学乍练,能停留到一炷香就很不错了。至于老南,当然比你强上许多,但也不可能超过十二个时辰。”“那就是了。我奇怪的是,为何每次见到的都是你的元神,而非真身。难道说你可以破除真元耗损的限制,随意用元神游走。这其中有什么诀窍么?”青丘姥姥半晌后方回答道:“你错了,你看到的我,不是元神,而是灵魄。”林熠惊讶道:“怎么可能?普通的人死后灵魂离体,除非炼化为厉鬼,否则根本无法用肉眼看到。可是你却是活生生坐在我面前,而且身上毫无阴煞气息,更不惧灼烈的光线。”青丘姥姥冷笑道:“天地之奇,你能懂得多少?我的灵魄又岂是那些冤魂厉鬼可以相提并论的?”她不愿再深入这个话题,话锋一转说道:“昨天的任务你完成得差强人意,虽然套出了金城舞的真话,但其中破绽百出,错误多多。幸好对手是个笨蛋,否则焉能让你侥幸成功?”林熠道:“我知道,我骗金城舞的话中的确有很多破绽。”“你是否明白,想要欺骗一个人,最为重要的关键是什么?”“当然是要把假话说得跟真的一样,让他不得不信,无从分辨。”青丘姥姥轻蔑地道:“这种程度,只够用来骗骗金城舞那样的白痴。记住,关键不在于你如何把假话说得逼真,而是从根本上,就必须向对方说真话,毫无保留的真话。”林熠诧异道:“假如每一句都和他说真的,那还算是骗人吗?”青丘姥姥道:“你说一句假话,为了保证它不被人戳破,后面紧跟着就要用十句、二十句的假话来圆谎。到最后,假话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欺骗一个人的最高原则就是,除了最核心的一句话外,其他的都必须是真实的资讯。只有这样,才能让人相信你没有骗他。”林熠叹道:“我总算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骗死人不偿命的高手风范了。”他心头忽地一醒,回忆起与龙头那夜的交谈。

从龙头的话语里,几乎察觉不到一丝欺骗的成分,好似是在与他推心置腹。如果龙头就是青丘姥姥所说的那种高手中的高手,那么与他交谈的近百句话中,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青丘姥姥冷冷道:“这就算高手了么?还差得远。只有能做到一句假话也不说,却能让对方毫无怀疑地接受你所想传达的错误资讯,那才是真正的高手。”林熠豁然开朗道:“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把真实的情报隐藏起来,令对方主动产生误解和错判,而根本不必用假话去诱他上钩!”“你总算不是太笨,能这么快醒悟出这个道理,很好。”林熠苦笑道:“我能否再对你提出一点意见?每回我对着一张少女动人的脸蛋,听到的却是老气横秋的教训,不由得联想到传说里的那些千年老妖。”青丘姥姥气得煞气一闪,紧紧抓住扶手,沉声道:“你真的以为我很老么?”林熠很享受地看着她生气的模样,笑嘻嘻回答道:“您一点也不老。比起仙界那些不晓得活了几万年的老家伙来,您只能算作小妹妹。”青丘姥姥压抑怒气,徐徐说道:“我不会比他们年轻多少,但也绝不比你老!”林熠呆了呆,摸摸鼻子好奇地问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