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47节

剑谍_第147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2:1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3
,花纤盈也想看看,究竟这镯子与衣服搭配起来会是怎样的效果,于是爽快应道:"好啊!"少女拿起衣裳,盈盈笑道:"来吧,妹子,我给你搭把手穿上。"两人挑起布帘,走进绸缎庄专设的试衣间。那四名仆从没法开口阻拦,只得使个眼色令丫鬟跟了进去。

原本以这四人的修为,功透双目刺穿布帘看见里面也非难事。更保险些也可用灵觉监视。但是,花纤盈乃是青木宫的小公主,公主换衣服,给他们四十个胆子也不敢偷窥。

好在小公主家学渊源,并非易与。那两个丫鬟机警伶俐,又有他们把守在门外,即便有变故也能控制。

只叹人算不如天算,两名丫鬟刚走进试衣间帘布落下,就听到她们低低的闷哼。

四名仆从大吃一惊,再顾不得撞见小公主冰清玉洁的胴体是犯挖眼杀头的大罪,齐声呼喝荡开帘布闯了进去。

最先一人尚未站定,迎面两蓬金濛濛的掌力勃然轰至。他虽有提防,仍料不到里面居然还另有埋伏,而且修为恁的了得。

措手不及之下,他只好吐气扬声,双掌推出"砰"地一接。胸口气血翻腾,@@倒退,撞进后头冲进来的两名同伴怀里才堪堪止住。

"轰——"的一声,试衣间爆裂开一团灼热的金澜,无数锋利的气流嗤嗤呼啸袭向四人。莫说追敌,自保亦是手忙脚乱。

四人同时出掌,震散金澜,却只见到两名青衣人身形一闪,从破开的墙洞掠出,转瞬消失。屋里早没了花纤盈和那神秘少女的身影,只有两个丫鬟昏倒在地。

四人知道不好,闪电般紧跟着钻出洞口,举目望去墙外是一条深巷。对方潜踪匿迹,灵觉舒展竟已探察不到丝毫讯息。

那最先闯入的仆从恨声道:"焚金神掌!"另一人愕然道:"怎么会?小公主明日就要出嫁,他们居然连一天也等不起?"第三个仆从怒道:"你开什么玩笑?这事自然不会是邓不为干的。但金牛宫里窥觑金裂寒宝座的,也不单只邓不为一个!"最先开口的仆从道:"我们麻烦大了,赶紧回禀宫主他老人家吧。"四人同时沉默下来,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挪动脚步。可想而知,明日花纤盈就要出阁,却被人从眼皮底下把人劫走了,这个楼子自然大得不能再大。他们四人也许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怎样的死法可以痛快了断。

不说同一日里青木、金牛两宫齐齐炸了锅,为明日两位大婚主角的突然失踪鸡飞狗跳、四处搜索。

远在龙首山外数十里的一座禅庙中,夕阳西下景致正好。一名身着藏青长袍的年轻人,背负双手悠然漫步在静谧的花木之间,偌大的园林里除了他外空无一人。

这座禅庙规模颇大,但弟子却只有十数人。方丈通海大师乃是方圆数百里闻名遐迩的一代高僧,年逾百岁佛理精湛。

只是想不到的是,这里其实是九间堂的一处秘密据点。而通海大师更是九间堂培养多年的高手,数十年来藉着地利遥遥监视金牛宫的一举一动。

大师在九间堂里的代号,就是"通海".而这位在花木之间时隐时现的年轻人,也正是林熠。现在,他应该叫做"云城舞".他悠然踱步,似在欣赏黄昏景致,更似乎是在耐心等待。

通海大师已将这片园子单独辟出,作为林熠等人的临时行辕。他不认识林熠,也不晓得这次是在执行什么任务。但青丘姥姥却是他的顶头上司,瞧见她老人家亦是奉命而动,笨蛋也明白绝不能怠慢了这位云公子。

光影一闪,青丘姥姥的灵魄出现在林熠身后。林熠没有回头,青丘姥姥哼道:"你挺悠闲自在!"林熠微微一笑,道:"在下斗胆劳累姥姥出手,图的不就是这份悠闲么?"青丘姥姥冷冷道:"小檀已经转移到一处安全所在,邓宣那个傻小子也回金牛宫了。你交代的事,我已办妥。藕荷那边有消息了么?"林熠道:"他们天黑之前应该能够返回,否则我们就要启动第三套方案了。"

青丘姥姥道:"阁下也忒拖泥带水了一些,枉自浪费咱们那么多的气力?"林熠笑道:"能让姥姥活动身手,这样不好么?"青丘姥姥哼道:"藕荷这丫头我不太放心,要不要去接应一下?"林熠摇头道:"真的出了纰漏,如今再去接应也已经迟了。我们再等等吧。"他转过身,说道:"我发现龙头的名单里有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所有人的代号都和水有关联,这应该不是巧合吧?"青丘姥姥沉默片刻,不耐烦地回答道:"九间堂分作内外两堂,完整的组织名单只有龙头知道。你感兴趣,不妨试试自己去向他讨要!内堂成员的代号都按山字排列,而外堂则都沾水字。合在一起,便叫做'山海经'.""山海经——"林熠低声重复了一遍,夸奖道:"好名字。"

青丘姥姥道:"龙头交给你的名单,用以完成这次的计画已经绰绰有余。但我很怀疑,按照你现在使用的手法,我们的计画何时才能完成?"林熠道:"有句老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至少截至眼下,我们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么?"青丘姥姥哼了声,没有说话。

藕荷含笑从月洞门内走出,来到两人身前施礼道:"奴婢拜见公子和姥姥!"林熠微笑道:"瞧你开心的模样,就晓得已经得手了,对不对?"藕荷娇笑道:"托公子洪福,妙算无双,奴婢幸不辱命。这会儿已将小公主安置在厢房里,万无一失。"林熠摇头道:"这可不是我的什么神机妙算,而是你和几位血卫兄弟的功劳。再好的计谋,最后总要落实到人身上。若是办事不力,什么都是空的。"藕荷笑脸如花,说道:"才不是呢。奴婢不过跑了一回腿而已,最多也就是些许苦劳。"青丘姥姥道:"总算第一次出手没让我和公子失望。借你的东西,也该还了。

"藕荷取出那只玉镯双手献给青丘姥姥道:"多亏姥姥的宝贝镯子,奴婢咒语稍一念动,小公主立刻失魂落魄昏死过去,省去咱们不少麻烦。"青丘姥姥收起镯子,问道:"他们可怀疑到了金裂石的身上?"藕荷回答道:"血卫的两位大哥露了手焚金神掌,不怕他们不往金裂石身上想。"这时树影一动,一名身穿青衣的血卫飘然落到远处,恭敬抱拳道:"启禀公子、姥姥,属下一路缀在藕荷姑娘身后,未曾发现有人跟踪,禅庙周围一切正常。"林熠挥手道:"铁兄辛苦,下去歇息吧。"那血卫应声而退,隐入树后不见。

藕荷怔怔笑道:"公子好厉害,居然在奴婢身后还安排了人手保护。"青丘姥姥冷笑道:"少乱拍马屁,要是连这点都想不到,咱们也可立刻打道回府了。"藕荷道:"公子,姥姥,还有一桩事情奴婢需禀报你们两位。"青丘姥姥问道:"什么事,说吧。"

藕荷道:"那位青木宫的小公主刚才已经醒转,好像看出奴婢好欺负,便又闹又跳,吵着要走人。奴婢虽禁制住了她的经脉,可接下来怎么办,还请公子和姥姥定夺。"青丘姥姥微微蹙眉,道:"这个丫头,留着是个麻烦。"林熠摆摆手,笑道:"姥姥,她可杀不得。"

青丘姥姥没好气道:"我有说要杀她么?我只是想如何好让她安生一点?"林熠顺水推舟道:"这事藕荷是办不了的,唯有再请您亲自出马了。"青丘姥姥道:"你是让我来调教她?好吧!不过,你得交个底,最后打算如何处置她?"林熠想了想道:"等过了这阵风头,便放了她。她想上哪儿就上哪儿,只是不能让她知道禅院的确切所在。"青丘姥姥摇摇头,不以为然道:"你太心慈手软了。若是换作龙头——"她打住话语,呵斥道:"藕荷,还不领我去见她?"两女一前一后走出,林熠目送背影心中喃喃道:"心慈手软,难道不杀人就是心慈手软么?"他走回自己暂居的静室,外面天色渐暗。关上屋门,林熠盘膝在蒲团上坐下,默念太炎心诀,从左臂内将深藏的传音法阵召出。

这次接听的仍是上回那名男子的声音。等了一小会儿,法阵内传出释青衍的嗓音道:"龙刃,你还好么?"林熠心头洋溢起一股奇妙的暖意,通过这座小小的传音法阵,将他和释青衍和仙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甚至离容若蝶也不再那样的遥远。令他感到自己并非形单影只,为了同一个理想,背后正有无数人在一起奋斗,一起牺牲。

"我很好,如今正在一座名叫'纤尘'的禅院之中。"林熠回答道,他将声音束集成线输入法阵。这样即使有高手躲过他的灵觉在外偷听,也不虞被发现。

跟着林熠简略地将情况介绍了一遍,说道:"那份'山海经'无疑是重中之重,如果能拿到手按图索骥,九间堂将无所遁形。可惜,按青丘姥姥的说法,这份东西只有龙头完全掌握,她所知的也不会太多。"

释青衍回答道:"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凡事都急不得,需一步一步慢慢来。你打算如何处理金牛宫?"林熠道:"我会设法取出《云篆天策》,也想藉此机会引起金牛宫彻底的内讧。但这几天我一直在困惑一件事情,始终找不到合理的解释。"释青衍道:"你说。"

林熠沉吟道:"依照我目前所掌握的九间堂实力,确实强横无比。莫说从金牛宫盗出《云篆天策》,就是将它夷为平地也不难办到。为何龙头苦忍着不出手,要藉我来完成这项计画?"

释青衍道:"也许,时机未到他不愿过多暴露九间堂。另外,就是要藉这机会考验和提升你的能力。我仔细想过,龙头既然说你是开启《云篆天策》的钥匙,那么一定有其道理,但很可能你目前的境界尚达不到开启的水准,他才会如此费尽心机地栽培你。"林熠长出一口气道:"应该是这样了。"释青衍微笑道:"尽管放手干吧,你有这个能力和智慧。"

林熠道:"我明白了。还有一桩事情我想拜托你帮忙。""你说吧,我努力替你办到。""我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过些日子就要放了她,却又有些不放心。"释青衍了然道:"你说的是青木宫的小公主?"林熠道:"对,我希望你能暗中派人保护她,直至她安全返回青木宫。"

释青衍道:"原来你打算把她放回去。可一旦她回到青木宫,很可能双方又会重提婚事问题。"林熠回答道:"这点我曾想过。但相信有这么一段日子耽搁,我应该可以完成计画了。"释青衍道:"好,我会派人保护她。另外蝶儿昨日传书老朽,问起你的情况。我回覆她说你一切都好,无需挂念。"林熠心中不知是甜还是疼,沉声道:"谢谢你。"

释青衍的声音遥遥传来道:"老朽清楚你们的牺牲有多巨大。但你们现在必须继续忍耐,明白么?"林熠冷静道:"我晓得。老峦的调查有眉目了么?"释青衍回答道:"暂时还没有,但仙盟会尽力而为。你处理青丘姥姥的一招很妙,希望她能迷途知返吧。"林熠苦笑道:"我都不晓得什么才是迷途?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在老天爷设下的一座巨大迷宫里,苦苦找寻出口。同时不停地为着看不见的东西,尔虞我诈地争夺厮杀,只希望我们能够是其中保持清醒的那一群人。"释青衍徐徐道:"我们会一起找到出口的!"林熠点点头,虽然明知释青衍看不见。但他相信,对方此刻一定能够感觉得到。

"我要收起法阵了。"林熠缓缓道:"保重。"联络中断,法阵隐退。林熠从蒲团上起身,心情出奇的宁静。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