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50节

剑谍_第150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2:2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3
地回答道:"在下姓云,从潞州府来此访友,应该不会逗留太久。"说着拿出早准备好的路引递上。

那卫士接过瞟了一眼,又上下打量了林熠片刻,撇撇嘴一挥手道:"进去吧,下一个!"林熠随着人流过了关卡,远远望去,一座小型的山城层层叠叠构筑在山间,最高的山脊上金阳堡巍峨耸立,肃穆雄伟俯瞰大地,极具气势。

走了一段,景象逐渐繁华,路旁有了街肆。一间药铺高悬着"济世医人"的黑底金字招牌,伫立在丁字路口的正当中,十分显眼。

林熠走进店铺,柜枱后的伙计唱诺道:"这位公子,您抓药还是看病?"林熠摇头,走到柜枱前道:"我是来找人的,请问沐掌柜在不在?"伙计一怔,问道:"请问公子尊姓,找我们家掌柜的有何贵干?"林熠从容答道:"在下姓云,从潞州府来,是沐掌柜的远方表外甥。这位小哥烦请通禀。"伙计迅速扫了一眼店铺外的街面,更加亲热地笑道:"原来是云公子,沐掌柜半个多月前就知道了您要来的消息,早叮嘱了我们要小心留意着。您快随我去后堂,掌柜的正在后头喝茶看书呢。见了您,不知该有多高兴。"说罢引着林熠走进后堂,一个蓝袍老者坐在太师椅里,手捧医书正看得津津有味。伙计叫道:"掌柜的,云公子到了!"

沐掌柜闻言放下书卷,林熠躬身抱拳道:"小侄见过舅父大人。"沐掌柜起身扶起林熠,笑道:"贤侄一路辛苦了,咱们有许多年没见了吧,家里可好?"林熠回答道:"家中一切都好,小侄临来前,二叔公托小侄给您带来一只他亲手做的鼻烟壶,请您笑纳。"说着从袖口里取出一只翡翠鼻烟壶,双手奉上。

沐掌柜接过鼻烟壶,仔仔细细瞅了瞅,又拔开塞子凑到鼻子底下一闻,才微笑道:"他老人家真是太客气了。贤侄,你一路劳顿,快坐下歇歇。"一挥手,又吩咐那伙计道:"我要和云公子好生聊聊,你先出去吧,在外头看着点儿。"伙计应了声退出后堂,屋里只剩下两个人。沐掌柜跨步到林熠座前,单腿跪地将鼻烟壶双手托过头顶,压低声音恭敬道:"属下沐知定拜见上座,恭祝山尊他老人家福泰金安。"林熠收起鼻烟壶,抬手示意道:"沐掌柜,坐下说话吧。"

沐知定道:"谢上座!"起身先为林熠沏上香茶,才重新落坐说道:"上座,您这一路进来还算顺利吧?"林熠点头道:"还好,没遇上什么麻烦。沐掌柜,我可能要在你这儿住上一段日子,替我安排一间僻静的厢房,也不必有专人伺候着了。"沐知定应道:"是,是。房间属下早已为上座安排好了,绝不会有人打扰,请上座放心。"林熠问道:"你手下的那些伙计可靠么,有没有喜欢多嘴多舌的?"沐知定答道:"他们都是属下近些年收的心腹弟子,忠诚干练绝不会有问题。"

林熠摇头道:"即便如此,也不可向他们泄漏我的真实身分,以免节外生枝。金牛宫方面这两天有什么动静么?"沐知定道:"启禀上座,从昨晚开始,外面都在私下传说,青木宫的小公主花纤盈被人劫走,下落不明。今天早上已有不少宾客离开金阳堡,从我们内线传来的情报也印证了这点。

"金牛宫对外宣称花纤盈是突染重病,不能行礼,故推迟了婚事。但金阳堡上下外松内紧,金裂寒已趁机解除了金裂石的重权,勒令他不得出宫,形同软禁。"他从袖口里掏出一张帛纸,递给林熠说道:"这是上座要的,今昨两日金牛宫外出人员的名单和他们出行的方向。红字属于邓不为一系,黑字是金裂石的人,用银漆写的都是金裂寒的心腹和部众。谬误遗漏之处尚请上座指正宽宥。"林熠打开帛纸过目,说道:"辛苦你们了。短短十数个时辰,就能整理出这样一份名单,委实不容易。"沐知定心头一松,不敢露出丝毫得意之色,恭谨道:"这都是上座指导有方,属下等人不过是奉命行事,不敢居功。"林熠淡淡道:"山尊交代,只要你办事得力,配合我完成今次的任务。他便会将你召回论功行赏,另作重用。"沐知定大喜,他受命潜伏金牛宫已逾数十年,早盼有一日能出人头地。对他这样的小人物来说,修仙成魔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远不如眼前的荣华富贵来得实在。能够脱离提心吊胆的卧底生涯,过几年逍遥日子,已是心满意足。

他虽然不清楚林熠在组织里的分量,但能手持云怒尘的翡翠鼻烟壶作信物,无疑是此中的少年显贵。这时更加恭谨道:"属下愿为上座效犬马之劳,以报上座和山尊他老人家的知遇与栽培之恩。"林熠到后宅洗脸换衣稍事休息,出了药铺。

沐知定只当他要逛街,好熟悉一下金阳堡周围的环境,也不阻拦,只提醒道:"金牛宫这两日非同寻常,上座多加小心。"林熠上了街,直奔金阳堡。他已向沐知定打听过路径,不费什么工夫就到了堡前。十六名银衣护卫守在正门口,分作两列气势威武。

一名银衣护卫见到林熠脚步不停地朝正门走来,上前一步呵斥道:"站住,干什么的?"林熠抱拳道:"这位兄台,麻烦你通禀邓宣邓公子一声,就说有一位姓云的朋友应约求见。"那银衣卫瞧着林熠貌不惊人、衣着寒酸,皱眉起疑问道:"你认识孙少爷?可有信物为证?"林熠微笑道:"在下和邓公子是昨日在酒楼结识,相谈甚欢今天特来拜访。"取出邓宣送给他的玉佩,说道:"请兄台代为通禀。"银衣卫见林熠金乌令在手,转变神色笑道:"原来公子是孙少爷的贵客,请在外稍候,在下马上就去禀报。"接过金乌令快步如飞。

林熠藉机近距离审视金阳堡,高大的壁垒蜿蜒起伏,犹如一条巨蟒盘桓在山巅,隐约露出峥嵘。

高墙内一栋栋宏伟的楼台拔地而起,错落有致,整座金阳堡呈弯月形状,正中部分向内凹陷,两端如同巨蝎的铁钳朝外探出,顶头分左右各竖着一座钟楼、鼓楼。

耐心等了一炷香的工夫,遥遥望见邓宣面带欢喜,迎上来说道:"云兄,小弟等了你足足一个上午,真怕你不肯来呢。"林熠笑道:"在下既然与邓兄有约,岂能食言?难得邓兄还亲自迎到门外,真是受宠若惊。"邓宣两眼放光,连日的悒郁颓唐一扫而空,握住林熠的手说道:"走,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我知道堡外有家酒馆很不错。"引着林熠进了一家酒馆的包间落坐,点罢酒菜邓宣说道:"这儿清净,说话也方便。如今堡里折腾得鸡飞狗跳,烦也烦死了。"

林熠问道:"邓兄,外面守着的四位仁兄,应该都是你的跟班吧,要不要请他们进来?"邓宣哼道:"他们是家父手下八风卫中的四人,如今要寸步不离地紧跟着我。你别管,我让他们离得再远些,免得在旁偷听咱们说话。"说罢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笑道:"好了,这下他们都躲到了外头,咱们可以放心聊天啦。"林熠当然不相信,那四名风卫草包到功聚双耳也不会,暗暗施展玄功将话语束音成线低声说道:"在下来时的路上听说,青木宫的小公主抱恙,原本今日要举行的婚事被迫取消,不知这消息是真是假?"

邓宣不以为意地嘿然说道:"哪里是生病,那是家父和青木宫编出来敷衍外人的瞎话。事实上是那丫头昨日被人劫持,青木宫和金牛宫上下都因此乱作了一团,现下正四处搜寻呢!"林熠故作一惊,愕然道:"青木宫的小公主居然被人劫走了,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拔虎须?

"邓宣道:"我看八九不离十与小弟的外叔公脱不了干系。这门亲事结不成,他老人家便不必担心,将来青木宫会全力支持家父争夺宫主宝座。不过,此事尚属机密,云兄知道就好,切莫再说给旁人听。"林熠慨然道:"蒙邓兄拿在下当作朋友看待,将这般隐秘内幕坦诚相告。云某岂能不识好歹四处宣扬,连累了邓兄和令尊?"

邓宣叹了口气,道:"说来云兄可能不相信,我活了这么多年,真正的朋友却没几个。有时,想找个能说说心里话的人都难。"熙攘红尘,寂寞如雨,这也许便是如邓宣一般的世家子弟内心深处最大的悲哀。他们自幼生活在尊长的庇护与光环笼罩之下,如同一个没有自我的影子,无从展现自己,也无从主宰未来,只有锦衣玉食,只有敬畏与嫉妒。

所以,对着小檀的那份恋情,对着林熠的一见如故,邓宣才会显得如此的热情与珍惜。这些,往往是普通人并不缺乏的情感,对于他竟是弥足珍贵。

林熠心生感慨举起酒杯,悠然道:"朋友贵于诚而吝于精,人生若能得一知己已是幸事。他日若得机缘,邓兄不妨走出金牛宫游历闯荡一番,外面的天地,远比我们想像中的要广阔精彩许多。"邓宣苦笑道:"你当我不想么?可惜家父是决计不会答应的。昨日我玩了一回失踪,加上青木宫小公主被劫,再想一个人出去走走,那是更加不可能了。"

林熠微笑道:"世事无绝对,全取决于自己的勇气和信念。我不会看错邓兄,将来某一天,你定能走出自己的路来。"邓宣感慨道:"云兄,你晓不晓得,你是第一个对小弟这样说的人。家父虽说对我疼爱有加,却始终放心不下小弟,总觉得我还是个孩子。不然,也就不会派他的八风卫,整天像跟屁虫似地保护监视着我了。"

林熠道:"天下父母,哪有不望子成龙的道理?或许令尊忙于金牛宫的要务,对邓兄疏于了解才会如此。其实在下看来,昨日邓兄所为已足当得起男儿本色。"邓宣受到鼓舞,精神振奋,说道:"昨日全赖云兄的金玉良言点醒小弟,没让我抱憾终生。不知道为什么,昨日短短的一天,小弟却觉得自己又长大了不少。"林熠心中哑然失笑,邓宣最后那句孩子气的话,正说明他距离真正的成熟,兀自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但这个时候,林熠自然不会去打击邓宣的信心与士气,含笑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邓兄经历了昨日的一场磨练,将来披荆斩棘、大放异采已是指日可待。届时包括令尊在内的所有人,定会刮目相看。"邓宣觉得这位新结识的好友,每一句话都说到自己心里去了,喜笑颜开道:"不错,将来小弟定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让所有人都明白,我邓宣并非仰仗家父和外公的虎威才有今日!"两人碰杯一饮而尽,邓宣话匣子打开道:"青木宫小公主这么一丢,小弟今天便不用被逼着成婚了,心中委实是痛快舒畅到极点。来,云兄,我们再干一杯!"林熠陪他干了,说道:"不知邓兄想过没有,依靠别人的安排和帮助,就等若把自己的将来,永远把握在其他人的手心里。

"今日邓兄是不必成婚了,可万一哪一天那位小公主平安归来了呢,又或者令尊要你另娶一个小檀姑娘以外的女子,那时候,邓兄又当如何处断?"邓宣一震,垂首沉思。林熠也仅是点到为止,举杯小酌,并不打扰他的思绪。

半晌之后,邓宣抬起头道:"多谢云兄的指点,小弟想通了。我不能一辈子浑浑噩噩活着,当有一番自己的作为。我要想出人头地,想迎娶小檀,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不受任何人摆布,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感叹道:"云兄,你真是上天派来点拨指引小弟的贵人。幸好昨日酒楼一会小弟未曾错过云兄,否则哪来今日的醒悟?"

林熠笑了笑,转开话题问道:"邓兄昨日见到小檀姑娘了么,她还好吧?"邓宣想到对那位搭救小檀的绝色丽人的承诺,不能将实情告诉林熠,支吾道:"有劳云兄记挂,小檀她一切都好,我和她已没事了。"他不擅说谎,神色里的不自然,哪里瞒得过林熠的眼睛。况且昨日青丘姥姥出手格杀两大风卫,亦是林熠的一手安排。但这个秘密林熠自也不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