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51节

剑谍_第151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2:3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3
会点破,只说道:"那在下就祝邓兄和小檀姑娘能早结连理,比翼双飞。"邓宣红着脸谢过,这才问道:"云兄在这儿可有落脚地方,要不要小弟替你安排住处?"林熠摇头,将自己落脚的地方说了。

邓宣想了想道:"济世堂的沐掌柜小弟也认得,他为人老实巴交,口碑甚是不错,想来也不会亏待云兄。

"对了,云兄昨日不是说起,想在金阳堡谋份差事么?小弟考虑了半宿,觉得既然你有祖传打铁的手艺,不如由我将你引荐到金石堂做个工匠如何?"林熠抱拳道:"在下初来乍到,一切拜托邓兄多多关照。"邓宣难得能帮上别人一个大忙,心中得意,说道:"好,那咱们就这样说定。明天一早小弟在金阳堡正门等云兄。金石堂堂主金不坚是家母的堂兄,亦是家父的知交,定会看在小弟的面子上照顾好云兄。"这桌酒喝到入夜才尽欢而散。林熠冷眼旁观,金牛宫为了花纤盈失踪一事侦骑四出。身为金裂寒外孙的邓宣,却有闲情陪着自己喝了一下午的酒,也由此可见他在金牛宫众人心目中的角色地位。

他和邓宣分手后直接返回济世堂,背后已经多了一条尾巴。林熠心知肚明,自己接连两天和邓宣亲密接触,对方不起疑心才怪。当下佯作不知,由得他去。

回到济世堂,林熠与沐知定打过招呼进了屋子,被人跟踪的感觉这才消失。显然对方探听到他的落脚点,急着回禀邓不为去了。

林熠淡淡一笑,关上门窗在书案前坐下,取出那份沐知定交给自己的名单,提笔沾墨在上面轻轻勾划。

背后光影一闪,青丘姥姥在屋中现出身形,缓缓问道:"你和邓宣谈得如何?"林熠对她的突然出现毫不惊讶,回答道:"很不错,至少透过他,我如愿谋到了一份在金石堂作工匠的好差事。不过,以后进来之前,你最好还是先敲一下门。"青丘姥姥冷冷道:"我从来就没有这种多此一举的习惯。"林熠道:"现在邓不为和金裂石已经卯上,双方的态势一触即发。我更加不必急于现身,免得他们感到更大的威胁,掉头联合起来对付我这个假冒的金城舞。"青丘姥姥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出手?""我们不是已经出手了么?"林熠微笑道:"无为而为,不争而争,不比他们为了金牛宫宫主宝座斗得你死我活、头破血流,来得更加轻松划算?""很好!"青丘姥姥颔首说道:"我们就轻松等待,瞧瞧金裂寒对那两人的忍耐,到什么时候会彻底爆发。也许届时金牛宫的局面已经完全失控,金裂石和邓不为的明争暗斗,早足以让他们两败俱伤。"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很可能,这也是金裂寒期盼的结果。他有意无意的纵容金裂石与邓不为的争斗,已成尾大不掉、骑虎难下之势。正可趁此机会涤除内乱,重揽大权。软禁金裂石之举,不过是为了激起他进一步的反抗而已。"林熠一笑,道:"倘若果真如此,咱们就再帮金裂寒一个忙吧。"他将书案上的名单递给青丘姥姥说道:"你说明天邓不为收到手下心腹遭受重创的噩耗,会怎么想,怎么做?"青丘姥姥轻轻一眼扫过名单,上面被林熠勾出的名字,悉数属于邓不为一系,其中还有一名金牛宫护法,更是他的心腹死党。

"我原本担心你心慈手软难担重任,"青丘姥姥指尖燃起一簇绿色光焰,将帛纸瞬间化为灰烬,冷冷道:"看来我错了,需要杀人的时候你同样不会眨眼。"林熠苦笑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我转眼又成了杀人魔王。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那姥姥到底要小弟如何是好?"青丘姥姥冷笑道:"你真以为我不明白么?被你勾出的人,每个都有足够死上十回八回的理由。这就是所谓的正道与魔道的区别,我们杀人,只凭喜恶和需要,如果强忍不杀反会产生心魔影响修为。

"而你们杀人,却一定要先寻找到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哪怕这个理由只是一个掩耳盗铃的幌子。"林熠的笑容徐徐退淡,沉默了许久才轻轻说道:"你错了。无论是谁,即使能骗过天下所有人,却绝对欺骗不了自己。我不能,你也不能!"静默片刻之后,青丘姥姥缓缓说道:"你的胃口还真不小,居然把丁鸣也算计在里头。"

林熠道:"有姥姥出手,再多打发三、五个金牛宫护法也不成问题,我又何必担心呢?"青丘姥姥哼了声,说道:"你最好明白一件事,我既不是你的部下,也不是你的打手。""可我们是能够配合得天衣无缝的最佳拍档,不是么?"青丘姥姥没有回答,徐徐说道:"名单上的这四个人,都将无法见到明天的日出。不过,靠我们现有的人手干净俐落处理这事,可能会稍嫌吃紧,必须再另外调集一批精锐杀手。如果你没有其他的问题,我这就回去安排。"林熠问道:"姥姥,那位青木宫的小公主怎么样?""很不好!"青丘姥姥的话令林熠一惊,继而听她说道:"一个白天,她至少有三次向我问起,昨晚的那个傻瓜是谁,去了哪里?这还不包括藕荷听到的。

"我怀疑,你昨晚的演出实在太过出色了一点,也许会让她心甘情愿继续留在禅院里,陪你玩捉迷藏、数星星的游戏。"林熠呆了呆,再次不由自主苦笑道:"天啊,怎么会是这样?"

请继续期待剑谍第二部续集

下集预告:新娘失踪了,青木宫和金牛宫同时乱了套。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自称姓云的青年,凭着邓宣的金乌令悄然无息地进入到金阳堡中。

青木宫和邓不为都将怀疑的目光投向金裂石。微妙的平衡被小公主突然失踪的事件一手打破,连金裂寒也难以再压制住混乱的局面。

一场魔宫内部的火拼势在必行,只是谁也没想到,影响这出好戏最终一幕的,就是那个不起眼的年轻人——

第二部 第二集 第一章金石堂

人因为寂寞而思念,又因思念而更加寂寞。

夜深人静,送走青丘姥姥,林熠在榻上盘膝而坐,思绪又情不自禁地飘飞向远方。

在紧张的忙碌之后,独自一人时,心灵深处便似有孤魂探手出来,要将他拽入幽暗的渊底一般。恍若一梦难醒,只是无时无刻都在刻骨铭心地,遥想着另一个人。

筑玉山的林该绿了吧,风也暖了吧?然而盘桓在芳草幽径之间的她,是否也因着寂寞而在思念,因着思念而越发的寂寞?

林熠从怀中珍重地取出那支珠钗,握在手中,凝在眼前,出神良久。

那颗熠熠流光的夜明珠上,似乎兀自留着容若蝶的醉人芬芳,把他的思绪,又不知不觉牵引回筑玉山,牵引回玄映地宫,牵引回东海碧波万顷的日日夜夜─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纵是身边风起云涌,激流纷扰,心底因为少一人在身旁,依然是那样的寂寥孤独。

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纸泻入屋中的地面,铺就一层银白的地毯,如水波在流动。抬头,万里相隔的筑玉山不见踪影;垂首,深爱的伊人思念如荼。

勉强收拾情怀,林熠将珠钗重新放回怀里,紧紧地贴在胸口,用体温温暖它,也让它温暖自己空寂孤凉的心。

缓缓闭上眼睛,祭起秘虚袈裟,将整个身躯隐入另一个奇异的空间,身影便从床榻上消失。

破日大光明弓掣出袖口,徐徐扩展到三尺横架膝头。林熠抱元守一,努力将相思压抑埋藏,默运铸神诀晋入忘我虚空。

经过月余修炼,破日大光明弓中的魔意虽然庞大依旧,但比起最初几日如临深渊的感觉,现下无疑轻松了许多。

尤其是数日前他终于炼出元神,一举突破散仙之境,对铸神诀的修炼,亦是随之一日千里,进展神速。

运转了一周铸神诀,林熠丝毫没有感觉到倦意,相反通过守心珠的不断反哺,精神越加的饱满振奋。刹那间,脑海中浮现起“炼元诀”的光字图案,一句句从空明心头掠过,凝刻不灭。

林熠的心神,顿时被炼元诀所展示出的,深邃而多姿的天地吸引,聚精会神地参悟思索,浑然忘却身外的月色西移。

只有在此时,思念的痛与甜才会略略淡去,让他在另一个奇妙的世界里,尽情而热烈地探索翱翔。

他凝聚一缕元神,以心念催动缓缓束集成丝,涌出灵台开始征途跋涉。经泥丸、膻中、丹田最后抵达破日大光明弓。这缕元神像是撞上了一道铜墙铁壁,引得他身躯微微一颤生出感应。

林熠深吸一口气,再次排除所有杂念,将心念完全聚集在这股元神内。

脑海中,元神仿佛幻化成一柄利锥,一把匕首,毕露锋芒刺向破日大光明弓中竭力抵挡拦阻的强横魔意。

他的力量相较魔弓,尽管依旧微弱,但汇聚成拳攻其一点,成败胜负犹未可知。

贮藏积聚弓内的魔意微微振荡,继而激起遭受侵犯的狂暴愤怒,一面加紧冲击林熠灵台,一面寸步不让地将他的元神拒之门外。

战斗,同时在心中与身外打响。

林熠的灵台以先天无念之境,继续运转“铸神诀”,防御炼化着魔意的侵袭;突出体外的元神,却默念“炼元诀”不断磨砺锋芒,耐心地寻找缝隙,侵入铁壁。

宛如两军拉锯僵持,足足一个多时辰里彼此奈何不得。但林熠突出体外的那缕元神,仍能得到来自泥丸本部不断的补充与支援,久攻之下,终于破开了一丝弥足珍贵的缝隙。

“呼─”元神欢呼雀跃着,水银泻地一般冲入破日大光明弓中,却立刻发现,自己来到一片可怕的冰天雪地中。

林熠的神经针刺般强烈一痛,近乎麻木的感觉,令他险些失去了对那缕元神的控制。

好像有无数把细微的冰刃,不断切割他企图进入破日大光明弓内的元神,带来吞没头顶的痛楚与震撼。

林熠紧守元神,默运“炼元诀”,不敢再继续深入,只牢牢固守着千辛万苦打下的滩头阵地,顽强抵抗来自四面八方的猛烈攻击。

魔意同样不愿轻易屈服,蓦然一左一右,调集两股强大的冰流,像铁钳一样夹击元神,要将林熠与其的联系当头切断,封堵住破开的缝隙。

林熠一凛,没想到破日大光明弓居然也会玩上这手,苦撑的元神,几乎在刹那间被击溃泯灭,他的灵台亦因之轰然剧震,痛楚莫名。

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守心珠中又反哺到一缕炼化的魔意,注入灵台令林熠心神一清,恢复冷静。

他立刻收缩突进魔弓的元神,凝成一颗无形的小小丹丸,堵在缝隙内,不敢再有丝毫的疏忽大意。

魔意功败垂成,不甘地发动起一波波惊涛骇浪的猛攻,可惜已无法再撼动这股顽强的敌人。

而林熠受了教训,亦不能再做寸进,双方就围绕在小小的缝隙周围,不断地绞杀攻防。

直至筋疲力尽,元神才徐徐退回体内,流转一圈纳入泥丸,与破日大光明弓的联系,也随之切断。

他轻吐一口浊气,从忘我之境中醒转,膝头的魔弓收缩凝炼,回到袖中,身上的汗水冷过又热,热过还冰。

他知道自己经过一晚,又成功的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虽然步伐是如此的微小,却预示着,自己对抗破日大光明弓,已开始由守转攻,并能够成功撬开魔弓的壁垒,令自己的元神固守盘踞多时。

不过月余,能获得如此长足的进展,林熠内心已是十分满意,他收起秘虚袈裟,静坐运功休养心神,耳中听到窗外鸟鸣。

太炎真气游走九周天后,林熠疲乏感顿减,收功下榻。走到窗台前,推开窗页,屋外的晨曦无私地洒入,沐浴林熠的全身。

院中静悄悄没有人影,显然那些伙计与下人得到沐知定的严令,不敢进入。

他舒爽地伸了一个懒腰,举目望向正在升腾的旭日,默默想道:“又是新的一天了,距离我回东海的日子,也就又近了一天。”

关门出屋,刚打开院门,就见到沐知定正静候在外头。

他一瞧林熠出来,嘴角立刻浮起一缕笑容低声道:“上座,属下收到消息,昨日一晚,邓不为一连折损了四名得力心腹,其中还包括金牛宫护法丁鸣。”

名单是他交给林熠的,对这事的内幕沐知定自然清楚,但他加入九间堂多年,早就懂得什么时候应该点到为止,不必说破。

林熠微微一笑,心想,青丘姥姥果然厉害,这下邓不为该暴跳如雷找金裂石算帐了。他颔首道:“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什么消息?”

沐知定又报告了几件事,却都非林熠关心的。两人到了前厅落坐用餐,沐知定领教到林熠神鬼莫测的手段,更是毕恭毕敬。

闲聊一会儿后,林熠起身道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