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53节

剑谍_第153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2:3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3
钱,显然要住上一阵子。”

林熠微笑道:“沐掌柜,凭你的才干,埋没在区区一个济世堂里,实在有些委屈了。”沐知定一时猜不透林熠话中涵义,答道:“属下的名字叫做‘知定’,那就是晓得随遇而安的意思。只要是上座的差遣,不论事情大小,属下都会竭尽全力去办妥。”

林熠笑了笑道:“古人说人如其名,果然有些道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沐知定走后,林熠关上门窗,换过一身黑衣,祭出秘虚袈裟,隐匿身形悄悄出了济世堂,直奔金阳堡。

早上他曾与邓宣聊起过邓府,故此入堡后没费太大周折就找到了。

已是掌灯时分,邓府内灯火通明戒备森严。林熠有秘虚袈裟隐身,如入无人之境,堂而皇之的摸进内宅。

邓不为的书斋门户紧闭,透出火烛光亮,隐隐有人在说话。

在书斋周围布置了八名银衣卫,虎视眈眈严防不相干的人接近。

林熠潜到窗外,暗叹道:“可惜了,这件秘虚袈裟没有透墙而入的功能,否则进到书斋里,往邓不为身边一坐,想想都十分有趣。”蓦然心念一动,思忖道:“说不定,我可以从《幽游血书》里找到其他办法,进一步炼化秘虚袈裟。若真能具备这般神奇妙用,岂不是如虎添翼。”

他澄静心神功聚双目,透视过窗纸看到里面。

书斋中,邓不为居中坐在桌案后,两旁各设了四张椅子,也都坐满了人。

林熠在其中,找到了上午才见过一面的金不坚,却没有邓宣的身影。

可能是刚刚用过晚宴,这些人脸上多少都含着一丝酒意,然而毕竟是高手,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无比的锐利清醒,全无走神之态。

林熠从九间堂存放的档案里,曾经见过金牛宫数十名主要人物的肖像图,这时对号入座,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

位居邓不为左手边首位白袍老者,面如生铁不苟言笑,正是和丁鸣相交甚笃的金牛宫护法裘一展。他端着茶盏轻轻吹气,其他人静默无语,却都将目光投来,似乎是在等待此老发话。

裘一展慢悠悠啜了口茶,问道:“不摇,咱们的人都撤回堡里了么?”

一名坐在对面的中年男子恭声回答道:“今天傍晚已全部召回,除了遇难的四人之外,其他人都未曾遭遇过截杀。”

裘一展徐徐道:“一击必中,下手又准又狠。嘿嘿!连丁五弟都难逃他们的毒手,金裂石的手段委实让人刮目相看。”

秘经堂的堂主金不摇微一迟疑,问道:“邓师兄、裘老,金裂石跟咱们斗了这么多年,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厉害?”

邓不为冷冷笑道:“咱们能够想到与青木宫结盟,金裂石也非傻瓜,他就不会暗中和其他的五行魔宫,甚至是冥教联上手么?这次遇害的丁护法、不归兄等四人,无一不是在金牛宫中身居要位。

“除去了他们,不仅令咱们的实力受到重创,更有可能让他的人趁虚而入,取而代之。这一石二鸟之计,邓某就是眼睛瞎了,用鼻子闻闻也能嗅出味道来!”

金不坚叹道:“可惜咱们没有证据,不然这四条人命,足以让金裂石死无葬身之地。”

裘一展缓缓放下茶盏,从牙缝里一字字地蹦出道:“以牙还牙,以命抵命!”

邓不为眼里寒光一闪,沉声道:“裘老的意思,咱们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杀几个金裂石的心腹爪牙?”

陪坐在最后的金衣卫统领邓尚远道:“我同意,咱们也该给金老儿一点颜色瞧瞧,不然底下的人还以为,我们被他整怕了不敢还手,做起了缩头乌龟。”

裘一展哼道:“这么做,并非纯粹只为报复金裂石。老夫猜,他是快要隐忍不住了,想赶在咱们与青木宫正式结盟前发动内变。至少,也要将我们这拨摆明与他作对的人统统解决,从此一家独大。

“宫主既然无力控制眼下的局面,一切就只能靠我们自己。说不得,也要先杀他们一些人,削弱金裂石的势力。”

金不坚目露凶光,说道:“一不做,二不休,要闹就闹大,直杀到老家伙心疼!”

裘一展微阖双眼,说道:“我们选择要杀的人,首先必须是金裂石的得力心腹,其次,我们要有把握一击必杀,不留活口。不为,你不妨把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列出名单,斟酌之后,选定其中三到五个集中下手。”

邓不为点头道:“裘老说的极是。如今金裂石已被软禁,老爷子又将他的大权暂交到我的手中,正好趁这机会,把咱们选定的人分别派遣出宫,中途干掉。”

众人闻言均跃跃欲试。

邓不为与金裂石的两系人马明争暗斗几十年,彼此间的积怨之深,已不是用势同水火这样的评语所能形容。

以前因为种种顾忌,无法直接下手,如今终于逮到了机会,能够狠狠出一口恶气。

何况,近些日子接连发生青木宫小公主被劫,和丁鸣等人遇害的事情,心里郁闷愤怒自不待言。这时候不需要有谁再来煽风点火,也已经足够燃起他们的复仇火焰。

当下,众人议定刺杀的名单和具体计画,只等天亮后立即实施。

林熠在外头暗中记下这些名单。

现在邓不为受到的刺激已经足够,下面应是金裂石暴跳起来了。

稍后,他施展身法离开金阳堡,并没有直接返回济世堂,而是到了东遥客栈。

阎九正在床上打坐,虽已夜深人静,但他却始终心绪不宁,无法入定。

朝南的两扇窗户蓦地无风自开,令阎九一凛,低声喝问道:“谁?”

没等他舒展灵觉,察探窗外动静,床前爆出一团光华,一名黑衣蒙面人现出身影。

阎九惊喜道:“恩公,怎么会是您?”赤着双脚下床见礼。

屋外响起红三娘的声音问道:“当家的,出什么事了?”

阎九回答道:“我没事,是恩公来了!”

熊五推开门,嘴里咕哝道:“恩公,是哪位恩公啊?”望见站在屋里的林熠,“啊哈”一声喜笑颜开道:“果真是恩公,您老好啊!”

汪八最后入屋,将门关上低声道:“老五,小点声,你想把客栈的人全都吵醒么?”

阎九搬了把椅子请林熠落坐,说道:“恩公,自从隋阳山一别后,我们大伙儿都记挂着您,却苦于一直探听不到您的音讯。今日能再见到恩公,实在太好了。”

林熠问道:“诸位怎么会到龙首山来,莫非是担心奉仙观找你们的麻烦?”

四人脸上的笑容,不约而同地消失,阎九叹息道:“恩公说的不错。奉仙观也就罢了,可它背后,还有一个天都派做靠山,岂是咱们兄弟惹得起?悔不该当初贪图蝇头小利,惹上祸患。想来想去,也只有试着来投靠金牛宫,找条活路。”

红三娘接着道:“八哥与邓不为府上的管家勉强算是旧识,咱们只盼能通过他在金牛宫谋份差事,好给众兄弟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林熠问道:“那你们是否已见过邓不为了,他又怎么说?”

熊五压着嗓门粗口道:“他奶奶的,邓不为压根就不见我们,派了个下人出面,三两句话,就打发咱们回客栈听信,连个期限都没给。”

林熠点点头,说道:“那么,诸位是否打算就一直在这儿干等下去?”

阎九和汪八会错了意,偷偷对视一眼,说道:“恩公,不如让我们兄弟跟着您老人家干吧!日后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林熠轻笑道:“我可不老,也没福气消受诸位的好意。”阎九等人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林熠看在眼里,继续说道:“不过,我倒可以替你们指出一条明路,不知诸位是否愿意试一试?”

阎九眼睛一亮,问道:“恩公,您请指点?”

林熠道:“邓不为有个独子,名叫邓宣,想必诸位都曾听说过。既然邓不为无暇顾及诸位,你们为何不试着投到邓宣门下?”

汪八摇头道:“恩公有所不知,邓宣不过是个公子哥儿,跟着他怕没什么盼头。”

林熠道:“正因为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你们上门投靠,才会顺利得到邓宣的重用和赏识。

“在下不怕诸位生气,以太阴四煞的名头和实力,即使邓不为收留了你们,在金牛宫中诸位人轻言微,日后未必能好过多少。与其如此,为什么不赌一赌他的儿子邓宣?万一将来他一鸣惊人,崛起于金牛宫,诸位还怕没有出头之日?”

红三娘道:“恩公,就算咱们有心投靠邓宣,可他也未必看得上我们啊?”

林熠悠然道:“如果诸位有意的话,明天哪里都不用去,就在客栈静候邓宣。在天黑之前,他一定会亲自上门来拜访诸位。”

阎九惊喜交集,难以置信道:“恩公,您是说,邓宣会亲自上门来请咱们兄弟?”

林熠道:“假如他明天不来,令诸位空等一场,大伙儿就唯我是问。”

四人一起起身,向林熠施礼道:“多谢恩公指点,咱们兄弟感激不尽!”

林熠见事情顺利办成,也起身道:“那好,就请四位明日静候佳音。在下尚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

阎九急忙问道:“恩公是否可以告诉咱们,您到底是谁?”

林熠微笑道:“终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们,但不是现在。请诸位放心,我不会忘了你们四个好朋友,咱们后会有期!”祭起秘虚袈裟,离开东遥客栈。

回到济世堂,林熠进屋点灯,在床头按照三长两短的节奏,轻轻转动铜虎雕饰,窗前的风铃旋即发出“叮叮当当”的脆鸣,表示对方已经接收到自己的讯息。

半盏茶后,屋门“笃笃”响起,林熠应道:“进来。”

沐知定走进厢房,见林熠正将一张刚写好的短笺折叠密封起来,躬身道:“上座召唤属下,不知有何吩咐?”

林熠将短笺递给沐知定道:“沐掌柜,麻烦你立刻去一趟纤尘禅院,将这封书信亲手交给通海禅师。切记不可让任何人知晓此事。”

沐知定接过短笺收入袖口,应道:“是,属下即刻前往,绝不会耽搁。”

等沐知定领命而去,林熠并未歇息,而是取出一卷画纸,在灯下细细涂鸦。

画中,并非山水和花鸟,也不是美女与野兽,而是另一件十分有趣的东西。

天刚亮,邓宣就得到下人禀报,林熠来了。

他一肚子疑惑,匆忙洗漱完毕迎出府门,苦笑道:“云兄,你起得好早,不用去金石堂报到了么?”

林熠悠闲地站在石阶前,微笑道:“我刚到金石堂告了半日假,请邓兄去喝酒。”

邓宣不好意思道:“小弟说要云兄请客,也不过是开个玩笑,再说你还没拿到分文的工钱,也不用这么着急请客吧?”

林熠笑道:“没事,在下身上的盘缠还剩不少,足够请邓兄好好吃上一桌大菜。”

邓宣原本就是个闲人,见林熠如此诚心邀请,也就不再坚持。两人离开邓府往酒馆缓步走去,身后,四大风卫相距三丈不远不近的缀着。

迎面走来一群年轻人,邓宣的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鼻中轻微地一哼。

双方正要擦肩而过,一名身材修长的青年横跨半步,拦住邓宣去路,笑嘻嘻的问道:“邓小妹,听说你的新娘被人劫走了,是不是真的?”

邓宣的脸,霎时因愤怒而变得血红,低声道:“这事和你金铸忌有什么关系,闪开!”

金铸忌见邓宣发怒,反而把脸凑得更近了,近得让邓宣忍不住涌起冲动,要在这小子还算挺直的鼻子上,狠狠揍上一拳。

金铸忌恶意地笑道:“我是好心提醒你一句,趁着青木宫的小公主还未进门,赶紧求你爹退婚吧。若不然,头上那顶绿帽子可是戴定了。”

身后众人哄堂大笑,紧跟一人起哄道:“说不定再过个三年五载,还会替你带回个不费分文的便宜儿子。买一送一,邓小妹的生意可是赚大啦─”

“闭嘴!”邓宣的面色由红变青,不由自主的双拳紧攥。

金铸忌摇摇头道:“怎么,邓小妹想动手揍人?哈哈,你往这儿打一拳试试啊?”他侧过脸,用手指着右半边面颊挑衅道。

远远的,四名风卫站在邓宣的身后冷眼旁观,没有上前护卫的意思,甚至连劝解的话都不说。

邓宣忍无可忍,怒吼道:“我就揍你这龟儿子了!”挥拳打向金铸忌的面颊。

邓宣的分量如何,金铸忌再清楚不过,否则他也不至于胆大妄为,敢把自己的脸,凑到邓宣的拳头底下耀武扬威。

所以那群人非但没一个显露惊慌,反而起哄怪叫道:“哎哟,邓小妹打人啦─”

“砰!”话音没落,邓宣绷紧的铁拳,结结实实轰在金铸忌的右脸上,看着他眼泪鼻血一起朝外喷出,捂颊惨叫趔趄倒地。

起哄声顿时消失,每个人都瞪大双眼,呆呆的望着邓宣沾上血迹的拳头,再转移到金铸忌惨不忍睹的右脸。

邓宣的这一拳,几乎谈不上什么招式套路,速度与角度也乏善可陈,正常情况下,即使是在金铸忌睡着的时候,也能打个呼噜翻个身子,轻轻松松的躲闪过去。

可现在,他本引以自豪的半边英俊面庞,连带雪白整齐的牙齿,全都成了邓宣拳头下的牺牲品。

如此一来,好长一段时间里,金铸忌必须要尽量保持一个特别的角度,以左侧体位示人,避免让右脸接受太多的注目礼。

四风卫诧异万分,但好在尚未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抢在金铸忌等人醒过神之前,团团护住邓宣,低声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