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58节

剑谍_第158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0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3
,惊叫道:“师父,我中毒了!”

飞云真人低哼道:“这不是毒,而是”食心青丝盏“。立刻坐到一边,运气迫出!”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收手,花纤盈叫道:“这位姐姐不要害怕,我来帮你!”

黎仙子趁机喘息调息,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个活跃的年轻书生,为什么要冒着得罪神霄派的危险,出手援助自己,当下含笑点头表示感谢。

飞云真人的目光落在紫色短剑上,平静道:“‘奼紫青烟’,你是花老魔的什么人?”

花纤盈催动奼紫青烟剑中暗藏的“食心青丝盏”小试牛刀,一个照面就迫退了飞云真人的二弟子,心里得意,笑盈盈道:“牛鼻子老道好没教养,张口妖狐闭口老魔的,人家没名字么?”

飞云真人被一个年轻人屡次抢白挖苦,脸上渐渐罩起一层青霜,再次喝问道:“花千叠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花纤盈耸耸鼻子,讥笑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偏不说,气死你!”

飞云真人动了真怒,冷然道:“说不说都一样。你既然无故伤了贫道弟子,那就和妖狐一起留下来吧!”出尘仙剑施展风起云落十九剑,光芒如电、剑气如虹,将花纤盈和黎仙子一同卷了进去。

花纤盈初生之犊,以为徒弟不过尔尔,师父也不见得高明多少,挥动奼紫青烟故技重演,催出一束食心青丝盏,攻向出尘仙剑。

飞云真人脸上神光乍闪,运起“奇正八法”的神霄派至高心诀,口中低喝一声“咄”,浩荡真气勃然迸发,把食心青丝盏震的支离破碎,幻灭无影。

花纤盈气血翻涌,“哎哟”娇吟,身躯踉跄倒退。

黎仙子见势不妙,急呼道:“小心!”多情仙剑幻舞光花,虚点飞云真人身前要害。

飞云真人用左手拂尘轻松荡开仙剑,揉身欺近黎仙子,飞足点向她腰眼。

黎仙子身形横移,眼前寒光闪烁,出尘仙剑后发先至已经攻到。

她招式用老来不及横剑招架,咬牙脱手射出一把无颜神针,以命换命,死中求生。

飞云真人手腕抖动,“叮叮叮叮─”连声轻响,仙剑卷起一蓬漩涡状的光澜,将无颜神针尽数弹飞。

花纤盈娇喝拧身再上,右手奼紫青烟,左手燃木神爪,掩袭飞云真人右侧。

另一名俗家弟子乘势出手,缠上黎仙子,翻翻滚滚斗得难解难分。

七、八个回合之后,花纤盈守多攻少,步步后退。

飞云真人见她手持奼紫青烟,绝非普通的青木宫弟子,于是剑上留了三分余地。招式尽管急迫如骤雨狂风,却都点到而止,口中逼问道:“说,你到底是谁?”

花纤盈娇喘细细,啐道:“臭老牛鼻子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总有一天,本小─公子要率领青木宫的三木七花杀上神霄山,灭了你们这群杂毛老道!”

飞云真人冷哼道:“小小年纪口气不小,可惜你未必能等到那天!”拂尘卷住奼紫青烟一振一抖,将它应声震飞。

花纤盈跌跌撞撞倒退数步,娇声惊呼仰头望向自己的魔刃。

这一下门户洞开,犯了兵家大忌。飞云真人正要近身探手擒拿,猛然警兆一起,头顶掠过一道蓝色身影,伸手稳稳抓住奼紫青烟飘然落到花纤盈身旁。

花纤盈一怔,叫道:“喂,你干么拿我的奼紫青烟,快还给本公子!”

那人微微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居然真的将奼紫青烟递还花纤盈,说道:“这回可要拿稳了。”

花纤盈这才定睛仔细打量来人,惊讶的发现,对方竟是个二十岁出头的英俊青年,神情温和从容,嘴唇棱角分明微含笑意,一双清澈的目光也正望着自己。

花纤盈的芳心莫名一跳,接过奼紫青烟低声道:“谢谢你。”心底暗骂自己丢脸。

飞云真人喝止还在和黎仙子缠斗的门下弟子,眼睛紧盯蓝衣青年,缓声说道:“楚少岛主,别来无恙。”

花纤盈“啊”地低呼,没料到帮自己取回奼紫青烟的,竟是不夜岛少岛主楚淩宇。

听说,这个家伙可是正道精英中的精英,和自己这个出身青木宫的小公主,可天生就是死对头。

他竟会帮自己?花纤盈暗暗一哼,想起了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故事。

只是身旁的这只黄鼠狼看上去,非但一点也不恶心讨厌,相反还挺顺眼。更重要的,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小公主,可不是什么鸡啊鸭的。

楚淩宇抱拳礼道:“晚辈给道长和诸位师兄请安。适才唐突出手,请道长海涵。”

飞云真人道:“楚少岛主,你来得正好。那妖狐黎仙子和青木宫的妖孽俱都在此,你我合力先把他们拿下再说。”

楚淩宇摇摇头,道:“道长,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她们。晚辈在此谢过了。”

飞云真人眉宇一耸,惊异道:“什么,你要贫道放过他们?”

楚淩宇沉声道:“是,请道长多包涵。”

飞云真人沉吟问道:“楚少岛主,你能不能给贫道一个合理的解释?”

楚淩宇苦笑道:“这个……晚辈也是受人所托。”

飞云真人追问道:“受人之托?有谁能让楚少岛主襄助效力,贫道可否知道?”

楚淩宇摇头道:“对不起,这个晚辈无法奉告。”

“楚少岛主,你是名门俊彦,令尊与贫道亦属故交,按理你既然开口求情,贫道就该收手相让─”飞云真人徐徐回答道:“但是这两人的身分非同小可,尤其是黎妖狐关系到正魔两道的气数消长,只怕贫道难以从命。”

楚淩宇道:“道长指的可是那卷《云篆天策》?近来已传出消息,此宝早已不在黎仙子身上。贵派即使把她拿下,也不可能问出什么。”

飞云真人冷冷道:“那倒未必。楚少岛主,莫非你心里打的也是这个主意?”

楚淩宇肃容道:“晚辈绝无此念。道长,请高抬贵手!”

飞云真人嘿嘿低笑,说道:“如果贫道不答应少岛主的请求,又会如何?”

楚淩宇没有直接回答,躬身第二次施礼道:“请道长成全!”

飞云真人怒哼道:“楚淩宇,难不成你真想强出头,要替这两个魔道妖孽开脱?别忘了,你可是不夜岛的少岛主,莫要辜负令尊的期望!”

楚淩宇忽然体察到那一天林熠怀抱容若蝶,与自己不屈对峙时的心情。

他有十足的理由,不能让飞云真人出手对付花纤盈和黎仙子,但是这理由偏偏不能说出口,打碎牙齿和着血也只能往肚子里咽,面对着同道的误解与愤怒,无奈却又坚毅。

他无声相对,却已是最清楚的回答。

大殿里,压抑紧张的空气仿佛静固,于是没有了风,呼一口气,感受到的尽是敌意。

静,浓缩了时间和距离,两个正道高手沉默着对立。彼此从对方的眼神里,找到坚决与执着。

“别再打啦!”一把苍老颤巍巍的声音,打碎大殿的沉寂,徐徐说道:“再打,三清神像就全都要塌了。”那个解签的老道一直眯缝着眼端坐着,此时从桌案后慢悠悠地起身,蹒跚走过花纤盈等人的身前,吃力地爬上神像基座。

刚才的一番激战,泥塑的三清神像上裂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缝隙,不住有尘土沙沙洒落。

老道叹息摇头道:“罪过,真是罪过─”右手轻轻抚摸过神像,满脸的痛惜与无奈。

花纤盈突然睁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注视着老道那只枯干蜡黄的右手。

在他抚过的地方,周围开裂的缝隙竟无声无息地重新融合。

隐约地,可以看到他的掌心里,有一团小小的金色光丸闪烁,像是强力的黏合剂,把破损的裂纹修复。

震惊的,远不只花纤盈一个人。飞云真人怔怔望着老道,蓦然失声叫道:“老道长,你、您是─”老道回过头,向他淡淡一笑,干瘪落拓的脸庞上,所有的皱纹如涟漪一般绽开。

他擦了擦手上的粉尘,截断飞云真人的话语质问道:“你答应过我,不能损坏神像,可它现在还是裂开了。你说该怎么办?”

飞云真人不晓得自己脸上的表情,是在笑还是在哭,回答道:“贫道这就告退。”

老道晃晃脑袋,道:“不行,你还没赔我毁损三清神像的钱,哪那么容易出门?”

飞云真人好像呆住了,半晌才想起来问道:“请问道长,要赔多少?”

老道望望泥像,喃喃道:“这么修一修,再涂上一层泥彩,怎么也要十两银子。”

飞云真人如释重负,立刻道:“贫道这就奉上。”取出一张银票,双手托着恭恭敬敬走到老道跟前。

老道接过银票扫了眼,叹道:“一百两,还是你们神霄宫家大业大,咱们小小一座紫云观,拍马也赶不上啊。”

飞云真人苦笑道:“老道长说笑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贫道告辞了。”

老道小心翼翼藏起银票,说道:“走吧,敝观业小,也不敢留真人在此。”说着费劲地爬下基座,不再理睬众人,晃晃悠悠向后殿步去。

飞云真人直等老道背影消失,才率着弟子退出大殿,丢下花纤盈与黎仙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愣住了。

第二部 第二集 熔金裂寒

第一章金石堂

人因为寂寞而思念,又因思念而更加寂寞。

夜深人静,送走青丘姥姥,林熠在榻上盘膝而坐,思绪又情不自禁地飘飞向远方。

在紧张的忙碌之后,独自一人时,心灵深处便似有孤魂探手出来,要将他拽入幽暗的渊底一般。恍若一梦难醒,只是无时无刻都在刻骨铭心地,遥想着另一个人。

筑玉山的林该绿了吧,风也暖了吧?然而盘桓在芳草幽径之间的她,是否也因着寂寞而在思念,因着思念而越发的寂寞?

林熠从怀中珍重地取出那支珠钗,握在手中,凝在眼前,出神良久。

那颗熠熠流光的夜明珠上,似乎兀自留着容若蝶的醉人芬芳,把他的思绪,又不知不觉牵引回筑玉山,牵引回玄映地宫,牵引回东海碧波万顷的日日夜夜─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纵是身边风起云涌,激流纷扰,心底因为少一人在身旁,依然是那样的寂寥孤独。

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纸泻入屋中的地面,铺就一层银白的地毯,如水波在流动。抬头,万里相隔的筑玉山不见踪影;垂首,深爱的伊人思念如荼。

勉强收拾情怀,林熠将珠钗重新放回怀里,紧紧地贴在胸口,用体温温暖它,也让它温暖自己空寂孤凉的心。

缓缓闭上眼睛,祭起秘虚袈裟,将整个身躯隐入另一个奇异的空间,身影便从床榻上消失。

破日大光明弓掣出袖口,徐徐扩展到三尺横架膝头。林熠抱元守一,努力将相思压抑埋藏,默运铸神诀晋入忘我虚空。

经过月余修炼,破日大光明弓中的魔意虽然庞大依旧,但比起最初几日如临深渊的感觉,现下无疑轻松了许多。

尤其是数日前他终于炼出元神,一举突破散仙之境,对铸神诀的修炼,亦是随之一日千里,进展神速。

运转了一周铸神诀,林熠丝毫没有感觉到倦意,相反通过守心珠的不断反哺,精神越加的饱满振奋。刹那间,脑海中浮现起“炼元诀”的光字图案,一句句从空明心头掠过,凝刻不灭。

林熠的心神,顿时被炼元诀所展示出的,深邃而多姿的天地吸引,聚精会神地参悟思索,浑然忘却身外的月色西移。

只有在此时,思念的痛与甜才会略略淡去,让他在另一个奇妙的世界里,尽情而热烈地探索翱翔。

他凝聚一缕元神,以心念催动缓缓束集成丝,涌出灵台开始征途跋涉。经泥丸、膻中、丹田最后抵达破日大光明弓。这缕元神像是撞上了一道铜墙铁壁,引得他身躯微微一颤生出感应。

林熠深吸一口气,再次排除所有杂念,将心念完全聚集在这股元神内。

脑海中,元神仿佛幻化成一柄利锥,一把匕首,毕露锋芒刺向破日大光明弓中竭力抵挡拦阻的强横魔意。

他的力量相较魔弓,尽管依旧微弱,但汇聚成拳攻其一点,成败胜负犹未可知。

贮藏积聚弓内的魔意微微振荡,继而激起遭受侵犯的狂暴愤怒,一面加紧冲击林熠灵台,一面寸步不让地将他的元神拒之门外。

战斗,同时在心中与身外打响。

林熠的灵台以先天无念之境,继续运转“铸神诀”,防御炼化着魔意的侵袭;突出体外的元神,却默念“炼元诀”不断磨砺锋芒,耐心地寻找缝隙,侵入铁壁。

宛如两军拉锯僵持,足足一个多时辰里彼此奈何不得。但林熠突出体外的那缕元神,仍能得到来自泥丸本部不断的补充与支援,久攻之下,终于破开了一丝弥足珍贵的缝隙。

“呼─”元神欢呼雀跃着,水银泻地一般冲入破日大光明弓中,却立刻发现,自己来到一片可怕的冰天雪地中。

林熠的神经针刺般强烈一痛,近乎麻木的感觉,令他险些失去了对那缕元神的控制。

好像有无数把细微的冰刃,不断切割他企图进入破日大光明弓内的元神,带来吞没头顶的痛楚与震撼。

林熠紧守元神,默运“炼元诀”,不敢再继续深入,只牢牢固守着千辛万苦打下的滩头阵地,顽强抵抗来自四面八方的猛烈攻击。

魔意同样不愿轻易屈服,蓦然一左一右,调集两股强大的冰流,像铁钳一样夹击元神,要将林熠与其的联系当头切断,封堵住破开的缝隙。

林熠一凛,没想到破日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