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67节

剑谍_第167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3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3
枪刺客惊诧的睁开眼,看见林熠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街道拐角,竟真的走了。

他茫然站起身,突然身后响起“砰砰”两声,似有什么东西重重坠落。

悚然回首,冰凉如水的青石地面上,横倒着两具睁大惊恐双眼的尸体,正是他的两名同伴。

一道身影出现在街道尽头,静默地看着他。

执枪刺客心一颤,单膝跪地沉声道:“主人!”

那人漠然道:“任务已经失败,你为什么还活着?”

执枪刺客深吸一口气,回答道:“属下没有向他吐露半个字,请主人明鉴。”

“自己了断吧。”那人徐徐说道:“不必担心,你的后事我会好好安排。”

执枪刺客嘶声道:“主人,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属下没能把他杀死?”

那人冷冷道:“你的任务注定不可能成功,我需要的只是你死。时间不多了,是否要我亲自送你上路?”

执枪刺客一震,惨然笑道:“也许,我不该……”嘴角缓缓逸出一丝黑血,身躯晃了晃,颓然栽倒在青石地上。

那人的目光扫过执枪刺客的尸体,仿佛是在确认他是否真的自尽。

轻轻地,抬起头望向林熠消失的拐角,幽幽说道:“为了你,又是三条人命。云城舞,你可别让我失望啊─”伴随一阵冷风,身影退淡进凄迷的夜色中。

三名蒙面人死于街头的消息,随着第二天早晨的清风,飞快的传遍小镇,仿佛是一锅加了太多调料的汤,每个人都从中品出各自不同的滋味。

林熠和沐知定也在讨论,林熠问道:“你说,是谁会下手杀了他们?”

沐知定显然已经知道昨晚林熠遇刺的事情,回答道:“或许他们是害怕上座追杀下去,所以杀人灭口,来个一了百了吧?”

林熠摇摇头,用热毛巾敷住脸说道:“查一下,昨晚那个时候,金裂寒、金裂石和邓不为有谁不在家?”

沐知定一愣,道:“上座,您怀疑是他们之中,有一个人亲自出手杀死了三名刺客?”

林熠冷笑道:“除了他们的主子亲自露面,我不相信有谁能逼那个刺客服毒自杀。”

沐知定恍然道:“是,属下明白了。我这就通知下去,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林熠把敷冷的毛巾丢进洗脸盆,叹了口气道:“这三个刺客死得真是不值得。”

沐知定问道:“上座,是否要请纤尘禅院派人暗中保护您的安全?”

林熠微笑道:“沐掌柜,你当他们真想杀死我么?那三名刺客修为虽然不错,可再笨的人,也晓得不可能杀得了我。这么做,不过是想让我产生猜忌罢了。”

沐知定讪讪笑道:“属下一心关切上座的安危,却疏忽了这个问题。只是他们没有露出一点端倪,又会要上座去怀疑谁呢?”

林熠淡淡道:“谁都可以,也许是有人存心想把这一潭水搅浑,让我一脚踏进去。”

这时门外一名伙计的声音道:“掌柜,刚才有人给云公子送来一坛好酒。”

沐知定看了眼林熠,道:“拿进来!”

伙计走进屋子,把酒坛放到桌上,垂手说道:“还有一封信,说是请云公子亲自过目。”

林熠拿过信笺目光扫过,上面用工整的字迹写道:“奉上美酒一坛,特为公子压惊。”

他拍开封泥,鼻子闻了闻苦笑道:“他忘记了,我从小就是在酒坛子里泡大的。”

沐知定一惊道:“上座,莫非这酒里有毒?”

林熠叹道:“看来,以后我走路喝水都得小心,不知道往后还会有什么样的惊喜?”

第七章算帐

“这么一大桌,我们用得了吗?楚凌宇望着面前满桌的山珍海味,眉头不自禁地微微皱起,向花纤盈提出置疑。

这是方圆三百里内最有名的一家酒楼,距离龙首山还有六百里远。

如果御剑飞行,这点距离早到了,可花纤盈偏偏喜欢上了她那头新买不久的小青驴,说什么也要走着去金牛宫。

对此楚凌宇当然不会反对,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劝说这位小公主改变主意。ūmd/txt電孖书下载到=>wwω.umdtxt.còm

可惜,不久他就发现自己所做的都是徒劳,花纤盈的个性,固执得就像爬满悬崖的常青藤,一旦拿定了主意,就会疯狂地向上生长,绝不回头。

更让楚凌宇受不了的是,这位小公主实在太有钱了,根本不把银子当一回事,仿佛不晓得这世上还有多少人,为了一顿饱饭在苦苦挣扎。

这一桌菜,至少是三十两银子,抵得上楚凌宇三年的酒钱,可他很怀疑,花纤盈的樱桃小嘴最后能吃进多少。

果然,小公主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吃不了就放着,反正我也只是想尝一尝口味。”

“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浪费?”楚凌宇觉得自己越来越像絮絮叨叨的太婆,痛心疾首劝说道:“想法子退了一些吧。留几碟小菜,已经足够下酒了。”

花纤盈义正词严道:“端都端上来了,怎么退?你这么做不是为难人家伙计么?”一转头,又笑盈盈地道:“你放心,这桌酒菜由本公子来结帐。要是真觉得心疼,不妨敞开肚子多吃一点。”

楚凌宇摇头道:“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根本没这个必要。你是否明白,这一桌花费的银子,足够让一个三口之家一年衣食无忧?”

花纤盈收起笑意,嘟起小嘴道:“楚凌宇,你还有完没完?本公子好心请你喝酒,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一副穷酸样地教训人,真是好心没好报。”接着扬声叫道:“伙计!”

一名伙计应声过来,笑嘻嘻地问道:“这位公子,您还想要点什么?”

花纤盈道:“去把楼下待在门口要饭的那个叫化子叫进来,本公子找他。”

没多久,伙计领着一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乞丐走了过来。花纤盈上下打量乞丐,问道:“你在这儿要饭,一天能挣多少?”

一边的黎仙子笑望着花纤盈,似乎已猜到这个小丫头脑瓜里转的是什么主意。

乞丐道:“运气好的时候,也能有十几文铜钱。运气不好,就难说了。”

“原来才十几文。”花纤盈说着,取出一锭成色十足的金元宝道:“认识这个么?”

乞丐两眼发直,目不转睛盯着花纤盈手里的金元宝道:“认识,金子!”

花纤盈挥手把金锭抛到乞丐怀里道:“送给你了,拿去买地造房娶媳妇,今后别再当叫化子了。”

乞丐愣了半晌才缓过神,紧紧攥着金元宝大喜若狂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花纤盈瞥了楚凌宇一眼,道:“谢什么?快走吧,别耽误本公子喝酒。”

乞丐欢天喜地的去了,旁边站着的伙计也是目瞪口呆,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这天上果真能掉下馅饼来,可惜砸中的却不是自己。

楚凌宇明白花纤盈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他淡淡道:“花公子,你不妨把青木宫也全部变卖了,做主给每个乞丐娶媳妇,功德岂不更大,谢你的人岂不更多?”

花纤盈怒道:“你管我?我喜欢,我乐意,本公子就是跟沾金带银的东西过不去!”

楚凌宇见她横眉竖眼的样子,不禁心里哑然失笑,暗道:“我怎么会和一个魔道的刁蛮小丫头斗嘴不休?”当下一摇头,不再搭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花纤盈却不依不饶道:“楚少侠,理屈词穷了吧?你怎么不说话了?”

黎仙子解围道:“闹了半天,我还没吃一口呢,看上去这菜做得的确不错。”

花纤盈眉开眼笑道:“还是黎姐姐识货,咱们喝酒,不理那个酸秀才。”

刚端起酒杯,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别人上楼都是有节奏的“登登”两声,可来人的脚步却是连著“登登登登”的四响。同时从楼梯口冒出两颗硕大的脑袋,其中一人咧嘴笑道:“哈哈,真巧。你也在这儿哪,小楚!”

花纤盈蹙起秀气的眉头,问道:“这两个丑八怪是谁?”

“邙山双圣,在下的两位朋友。他们长得虽然丑些,心地却比许多人更美。”楚凌宇回答完,起身迎上邙山双圣道:“两位白兄,你们怎么也来这儿了?”

白老七道:“罗禹也离开昆吾山了,咱们闷得发慌就跑出来晃悠。听说这有家酒楼不错,便过来瞧瞧。”

白老九道:“他们是你的朋友?不介意咱们兄弟也坐下来,一块儿喝上几杯吧?”

不等花纤盈表示反对,两人已一屁股坐下,迫不及待地倒酒夹菜。

黎仙子轻咳一声,道:“邙山双圣,你们知道我是谁?”

邙山双圣停下手,怔怔看着黎仙子,一个挠脑袋,一个摸鼻子,又一起摇摇头。

黎仙子轻笑道:“你们两个忘记了,在雾灵山脉,咱们还并肩斗过金光圣母。”

白老九大声怪叫道:“你是小狐狸精,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黎仙子道:“白老九,谁是小狐狸精了,我没名字么?”

白老七嘿嘿笑道:“还是这么叫着顺口。哎哟,你放下,那是我的清蒸鲈鱼!”后面一句,自然是在对白老九说的。

黎仙子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林熠那臭小子的消息?”

白老九嘴里塞满东西,含糊不清道:“你也在找他?上回那小子在昆吾山,骗我们兄弟翻了两万三千一百六十个跟头,自己却跑没影了,咱们也正要找他算帐呢。”

“是两万三千一百六十六个。”白老七纠正道:“你怎么能少算六个?”

白老九自知说错,又不肯承认,眼睛一翻瞪着花纤盈问道:“小楚,这是你朋友?”

楚凌宇苦笑道:“算是吧。至少这桌酒席就是花公子作东请客。”

花纤盈哼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有什么算不算的?一个大男人,说话含含糊糊,一点也不爽快。”

楚凌宇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让一个小丫头这样抢白。仔细想想,似乎除了劝她小心花钱之外,自己并没有其他得罪花纤盈的地方,这位青木宫的小公主和他是不是八字犯冲,又或者觉得这样很好玩?

有邙山双圣在,至少不必担心满桌的酒菜会浪费。两人风卷残云,小半个时辰后,桌面已经被一扫而空,也不管花纤盈看他们的眼光,从好奇到好笑。

拍拍微微鼓起的肚皮,白老九无限惬意道:“小楚,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楚凌宇还没回答,花纤盈已经抢先道:“我们要去金牛宫找人算帐,你们去不去?”

邙山双圣同时转头看着花纤盈,同时眼中亮起神光,白老七道:“找人算帐,那是不是有架可打?”

花纤盈回答道:“那是当然。说得好也就算了,说不好咱们便砸烂了金阳堡!”

楚凌宇叹道:“当金阳堡是你家的后花园么,任性脾气一发作,说砸就能砸了?”

白老九不以为意地道:“怕什么,有咱们兄弟在,区区一个金牛宫算哪门子货色?”

这话大合花纤盈的胃口,小丫头喜道:“这才像是男人说的话。不像某些人长得一表人才,偏偏做起事来缩首畏尾,这也怕那也怕,忒地没趣。”

邙山双圣听花纤盈夸他们兄弟比楚凌宇更像男人,精神气更足了,拍胸脯道:“小楚、小花,算帐的事包在咱们兄弟身上。到时候你们看谁不顺眼,只消一句话,老子把他的脑袋拧下来给你们当酒杯用。”

花纤盈皱眉道:“什么小楚、小花的,难听死了。不会叫本公子‘花兄弟’么?你们的衣服、鞋子都穿了多少年没换了,又脏又破。咱们这就到前面的集市上买新的,免得到了金牛宫,让人笑咱们寒酸邋遢。”

邙山双圣一起鼓掌道:“好,好,咱们马上就去。哼,老子定要穿得光鲜亮丽,看哪个龟孙子敢讥笑咱们兄弟?”

花纤盈起身道:“楚少侠,我帮你的两位好朋友买几件衣物,该不会是浪费吧?”转头招呼黎仙子道:“黎姐姐,咱们走吧,我还想挑顶合适的帽子呢。”

楚凌宇瞧着花纤盈与邙山双圣前呼后拥地冲下楼去,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黎仙子道:“楚兄有没有觉得奇怪,这两天,她有事没事都在故意气你?”

楚凌宇苦笑道:“也许是不满我一直劝说她改变主意,所以才存心如此吧。”

黎仙子娇笑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在你心里,只当她是一个魔道小妖女么?”

楚凌宇愣了愣,隐约从黎仙子的话中,触摸到一丝真意。就听邙山双圣在楼下喊道:“小楚、小狐狸,你们两个磨磨蹭蹭还不快下来?”

一想到自己要和这几个身分来历大异其趣的人,组成一支稀奇古怪的队伍,浩浩荡荡开向金牛宫找金裂石的晦气,楚凌宇的头顿时又大了三圈,任重而道远啊。可怜的金阳堡,少不了要有一场鸡飞狗跳,但更可怜的,难道不是无辜的自己么?

这天傍晚,龙首山金阳堡,邓府前院演武场。

太阴四煞分领十二名手下,手持新造的爆蜂弩列作四队。

邓宣兴致勃勃地拉着邓不为,站在爆蜂弩队的身后,等待着欣赏自己数日辛苦的成果。

“开始吧。”邓不为吩咐道,他是被邓宣强拉来的。

作为邓宣的父亲,邓不为对宝贝儿子的斤两,比任何人都清楚,也根本不相信他折腾几天,就能造出什么神奇厉害的无上魔弩来。

当他看到,这支爆蜂弩队是由太阴四煞和他们的手下组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