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70节

剑谍_第170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5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4
老夫这块绊脚石,那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儿了!”

如有默契般,坐在金裂石身后一排的金牛宫十余名高层人物,包括金不徇、麻奉秉在内的所有人,也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大厅的氛围,猛然从喧嚣的争执陷入一团奇异的死寂。

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氛围差异,显得那样强烈,以至于每个人都能从轻轻拂过的微风中,嗅到紧绷的火药气味。

金裂石没有动,他不相信金裂寒会这样轻易的容许自己走出大厅,所以他在等。

然而金裂寒的目光里却多了一丝奇怪的东西,好像是惋惜,好像是悲伤,却同样的一动不动,静默地坐在椅子上望着他。

风,从每个人的面前消失,空气无声无息地凝固,压抑在各人悄悄跳动的心上。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许久之后,邓不为扫视金裂石身后的十余名金牛宫高手,冷冷道:“都坐回自己的位子。宫主没有发话,谁教你们站起来的?”

“邓不为!”金不屈厉声大喝道:“上回你暗杀金某的旧帐咱们还没有算,你还有脸在这儿狐假虎威,摇头摆尾?”

邓不为寒声道:“没有宫主的命令,谁也不准动!”

金不徇嘴角上翘,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向身旁金不破传音入密道:“二弟,准备动手!”

金不破轻轻点了点头,利用麻奉秉的身躯遮挡,将双手悄悄插入腰间的皮囊。

金裂石似笑非笑,望向邓不为说道:“老夫现在就要从这里走出去,你又能拿我怎样?”

第九章自残

邓不为似乎忘记了,主位上威风凛凛坐着的是金裂寒,而不是他。

在这个时候,仿佛他才是金牛宫的一宫之主,金裂寒不过是摆在那儿的一尊铜像。

他微微地一笑,悠然道:“二叔,我是好心劝你,不信,你可试着往厅口走三步,看看会发生什么。”

“哼!”金裂石的鼻子里重重一哼,毫不犹豫地迈开宽大的步伐,朝着厅口走出第一步。

身后追随他的金牛宫高手扇形散开,护翼在他的两侧,随时准备迎接扑面而来的搏杀。

“砰!”金裂石的脚步声放得很重,迈出了第二步,距离厅口却仍有八丈的距离。

邓不为的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注视着全身绷得如一杆标枪似的金裂石,不再阻止,也不再说话。

第三步迈出,金裂石的身躯停住,侧脸微带讥诮与轻蔑望向邓不为,目光中只有一种意思:“我已经迈出三步了,你又能如何?”

邓不为笑了,轻轻道:“二叔,现在幡然醒悟、悔过自新还来得及。这是最后的机会,我劝你千万不要再错过。”

金裂石哈哈笑道:“邓不为,你想留下我们,只怕也要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

邓不为端起茶盏,看了眼金裂寒。

金裂寒缓缓道:“不为,这事交给你处理。不要杀太多的人,留裂石一条命在。”

金裂石怒极而笑,宏声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金裂寒,你够狠!不徇、老麻,我们走,看谁敢挡住老夫的去路!”

鹤翼形的阵列重新启动,每个人都将手握在了自己的魔兵上,真气布满全身,簇拥着金裂石,慢慢向厅口移走。

厅门,成为了双方的生死线。

走出去,金裂石就能立即调动忠于他的部下,逼宫反扑。

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他有足够把握,控制住金牛宫近一半的力量,绝对能够放手一搏。即使失败了,也可以远扬千里,等待东山再起的一天。

邓不为低低叹息道:“二叔,你太自信了。”低头吹一吹杯中的热茶,他竟再不看金裂石等人一眼,面庞被冒起的蒸气笼罩。

“噗─”金不破突然出手了。他的手里握的是两把“碧雾红砂”.碧色的烟,红色的砂,画般盛绽,却足以要去任何高手的性命。

但他攻击的目标既不是邓不为,也不是金裂寒,居然将两把碧雾红砂分射向身边的金不徇与麻奉秉!

近在咫尺的距离,更料不到金不破竟会反戈一击,两蓬殷红色的毒砂卷涌着浓郁的碧雾,结结实实打中了金不徇与麻奉秉的背心。

细小的沙粒破开金不徇的衣衫与肌肤,渗入他的血管,一股奇异的麻木感觉瞬息传遍全身。

有一刹那,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甚至不明白,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他醒悟到自己嫡亲的弟弟,竟将一把碧雾红砂尽数打入自己后背的时候,舌头已经失去了知觉,僵硬地回过头来,用愤怒与惊骇的目光望向金不破最后一眼,喉结微弱地滚动几下,轰然倒地。

“砰!”麻奉秉的身体在稍作挣扎后,直挺挺地栽倒在金不徇尸体旁。

两个人的脸紧贴着冰冷的地面,头努力向后扭动,露出死不瞑目的双眼。“嗤嗤”碧烟蒸腾中,面部的肌肉开始迅速地腐烂,化作脓水一块块地从脸上剥离,随之是脖子、胸口、四肢─

在一阵骇然惊呼后,竟再没有人能发出声音。几十双目光,聚焦在金不徇和麻奉秉的尸体上,静静看着它腐化成惨绿色的黏稠脓汁,沿着大理石地面的缝隙向四周蔓延流淌,把一块块石板腐蚀出无数的凹坑。

金不破已退到三丈外,孤零零地一个人伫立着。他的手又伸进皮囊,准备抵挡来自金裂石等人,暴风骤雨般的报复反噬。

然而金裂石一动不动,一下苍老了许多,似乎肩头蓦然压上了万钧的岩石,挺直的腰渐渐松弛弯曲。他目不转睛望着自己长子的尸体慢慢化成脓水,熟悉的脸渐渐在眼帘褪淡消失,精亮的眸子里,蒙上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

“为什么?”他的嗓音压抑而沙哑,缓缓抬起头问道:“你能告诉我原因么?”

空洞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愤怒,甚至没有责怪与怨毒,金不破的心却依旧一寒。他的手紧紧握住碧雾红砂,仿佛是想从它们身上,寻找到与金裂石对抗的勇气,一声冷笑道:“你又为什么一心想杀死大伯,好取而代之他的宫主宝座呢?”

“竟是这个原因。”金裂石的脸上,竟露出一缕怪异的笑容,不是恨,也不是怒,竟含着一丝悲哀,一丝怜悯望着自己的儿子,回答道:“你杀死了不徇,最后又能得到什么呢?”

“得到尊严,得到权力,得到报复的快感─”

金不破仿佛是想掩饰内心的畏惧,声音越来越响,最后宛如野兽般地嚎叫道:“你的眼里从来就只有金不徇,我做任何事情,得到的永远只是你的喝斥教训!即使你成功了,将来的金牛宫也是我大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活得连一条狗都不如,甚至连我的儿子,也可以任由你把他打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而我、而我还要大声叫喊打得好!”

金裂石静静地听着,直等金不破的嗓音变得声嘶力竭,才问道:“说完了么?”

金不破的手在颤抖,剧烈喘息道:“你想杀我是不是?那就来啊!”

金裂石深吸了一口气,残余的碧雾被他吸入又呼出,吹向虚空。

“你弄错了一件至关紧要的事情,我的好儿子。”金裂石回答道:“我的位子,迟早有一天会传到你的手上,而不是你的大哥。不徇太老实,根本不是我理想的继承人选,所以,我才会对你有那么多苛刻的要求,因为,我要你将来能成为金牛宫之主!”

金不破咬牙吐字道:“你撒谎─”

金裂石摇头道:“到了现在,我还有必要骗你么?我一共只有两个儿子,疼的是你大哥,赏识的是你。可你却亲手杀死了他,也断送了我们所有人。不破,我还是高估了你。你太傻了─”

金不破面色苍白,死死盯着金裂石,回答道:“傻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如果你早点告诉我这些,就根本不会有今天!”

金裂石哑然失笑道:“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一直隐瞒着,不肯说出来么?”

金不破哼道:“不过是想故弄玄虚,让我和大哥为了你的野心卖命!”

金裂石道:“你错了,我不说,别人都会把目光对准不徇。这样,你会更加安全。傻小子,我是在保护你。”

金不破呆住了,喃喃道:“你骗我,你在骗我─”

金裂石道:“不论你信不信,如今都已无关紧要。我漏算了一步棋,就该愿赌服输!”说完,他高大的身躯骤然掠起,一对金枪从背后吐出,雷霆万钧激射向金不破的胸膛。

金不破脆弱的心理防线,早已在金裂石的话语中一点一点地被击溃,紧绷的神经不自觉地衰弱到最低点。

当看到金裂石毫无征兆地向自己出手,他只是近乎本能地吼道:“你不要再逼我─”

“噗─”两把碧雾红砂挥手撒出,涌向金裂石飞袭而来的身躯。

金裂石宛如着魔,没有招架,也没有闪避。两蓬碧雾红砂完全打中了他的身体,但那对耀眼夺目的金枪,也挟着锐利的呼啸,深深扎入金不破的胸口,从背心透出两截滴血的寒锋。

众人惊叫声中,金不破凄厉地嘶吼,用双手抓住金枪,望向近在咫尺父亲的脸。

金裂石满脸绿气,神情镇定而冷静,只有那双眼眸里,透露出深深的悲哀与绝望。他松开双手,低低在金不破的耳畔道:“走好,我的傻儿子─”

“扑通!”金不破连枪带人,仰面摔倒在大厅中,距离他兄长的尸体仅仅三丈远。

金裂石颤巍巍转过身躯,嗓音依旧宏亮道:“金裂寒、邓不为,你们赢了。老夫自我了断,不再劳费你们的力气。我的手下,只要不再抵抗的,希望你们给他一条生路─”

金裂寒无动于衷道:“你放心,我会考虑。”

金裂石凄然一笑,俯身抱起金不破的尸体,一步一步走向金不徇。脸上的肌肉开始腐烂,走向生命终点的最后一刻,他不再有任何的感觉。

“砰!”破损的身躯终于一头栽倒,他枕在金不徇的半截尸体上,怀里紧紧抱着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另一个儿子。

许久,所有人都失去说话的兴致。

花纤盈的双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目睹这出落下帷幕的人间惨剧。但,这仅仅才是一个开端。

“放弃抵抗、听候发落的,邓某可以宽大处理。”邓不为的神情里充满胜利者的温和,宣布道:“有谁想负隅顽抗,金裂石父子就是前车之鉴!”

厅门前的十余名金裂石心腹相顾无言,谁也不愿第一个表态。

“怎么,都不愿束手就擒?”邓不为冷笑道:“我再给你们最后一点时间考虑!”

“与其寄人篱下,苟延残喘,不如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金不屈突然高喊道:“有种的,就跟老子走!”

他拔出一对银钩,疯狂挥动着向厅门大步冲去。背心蓦地一疼,热乎乎的液体从身体里流出。

低下头,诧异地看到自己胸口露出一截刀锋。他不必回头,已经明白握着这把刀的主人,就是执掌银衣卫的统领卢不邪。

抽出刀刃,卢不邪迈步走到邓不为的座前,单膝跪地道:“属下受金裂石父子蛊惑,犯上作乱罪不可赦,求邓总管开恩!”

“很好。”邓不为微笑道:“你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还有谁愿意投降的?”

剩下的人静默片刻,不晓得是谁带的头,木然而又沉默地,走到卢不邪的身边跪下。

“都坐回原来的位子上。”邓不为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地说道:“只要真心投诚,邓某都会全部留用。金裂石父子已死,他们的罪孽当然不该算在你们的头上。”

“谢邓总管!”卢不邪大声道:“今后属下定全力效劳,以报总管不杀之恩。”

身边的人眼光里流露出鄙视,默默起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四名金衣卫忙碌地打扫大厅,场内又陷入短暂的沉默。

“宫主,小婿这样处理是否得当?”邓不为如同这时才想起金裂寒的存在,摆出恭谨的神色问道。

“解决了金裂石,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老夫了?”金裂寒缓声说道:“贤婿又打算怎么处置我呢?”

邓不为的笑容霜结,徐徐说道:“或许,是我该问岳父大人,在小婿替你扫除了金裂石的威胁之后,你又该如何安排我?”

“飞鸟尽,良弓藏。”金裂寒道:“你是不是很想对我说这句话?”

“那就要看岳父大人今后怎么对待小婿了!”邓不为挺起胸,迎上金裂寒深邃的目光,突然他有一种很解气的感觉。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俯首贴耳,作出千依百顺的忠狗姿态,小心翼翼地服侍着金裂寒。今天,终于可以挺直腰杆,和对方处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对话。

而再过片刻,这种平等也会消失。最终,金牛宫只有一个人说了算。

邓宣傻傻地站在邓不为的身后。金裂石父子的鲜血还没有干透,自己的父亲竟又和外公决裂。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金裂寒道:“不论我打算如何对你,你都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吧?所以,就不必再假惺惺问我这句话了。”

“你总算还不糊涂,至少比金裂石清醒多了。”邓不为回答道:“为了今天,我已经足足等了二十年!”

“才二十年啊?”金裂寒露出讥笑道:“只算我执掌金牛宫的时间,也已经有将近百年。你终究还嫩了一点。”

邓不为嘿嘿冷笑,说道:“就算你是棵百年的老树,表面的枝叶再繁茂,根基却早已被蛀空。你还有什么资本来阻挡我?”

“是啊,剩下来能够听我话的人已经不多了。”金裂寒颔首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