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171节

剑谍_第171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3:5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7:04
,环顾厅中道:“加上在座的木仙子,你如今掌握的力量,似乎已足以扳倒老夫。”

邓不为道:“你算得很清楚。”

“但是你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金裂寒不疾不徐地道:“至少眼前仅存的三大护法里,除了裘一展之外,你还没有资格让于恒和郝城听命。金裂石的旧部,更加不能指望他们会为你卖命。

“至于木仙子和几位青木宫的贵客,我猜你和他们之间,不过是利益交换,他们也未必肯全力以赴对付老夫。”

木仙子咯咯笑道:“金宫主老而弥坚,说得本宫由衷心服。看来稍后邓总管和咱们对您还需费一番手脚,才能大功告成。”

邓不为摇头道:“岳父大人,你真的穷途末路了,居然妄想用三言两语恐吓住小婿。即便你说的都是事实,又有几个人能够为你卖命呢?”

“不多,的确不多。”金裂寒稳如泰山的坐着,回答道:“好在还有几个─”

大厅两边的侧门,缓缓走出四名须发皆白的褐衣老者,老得仿佛连路都走不动了。

邓不为的神情好似见了鬼一样,呆呆望着四名老者走到金裂寒的身前,喃喃道:“不可能,他们四个不是已经死了?”

木仙子的眼睛也直了,像她这样岁数的人,除了聋子和白痴,谁都听说过“金褐四雁”的名字。

这四个老人真实的名字,很少有人能够记得,人们称呼他们时,通常叫做:金战雁、金无雁、金不雁、金胜雁。合在一起,那就是“战无不胜”!

如果算辈分,邓不为理当恭恭敬敬向这几个老头喊上一声叔公。

在金牛宫的传说中,他们曾经是超脱于金裂寒之上的元老级人物,却尽皆战死在逆天宫一役中。

传闻不可信,邓不为任何时候,都没有比现在更加愿意相信这句老话蕴涵的道理。当他拜入金裂寒门下的时候,这几个老家伙,就早已是传说级的人物,自己给其中任何一个人提鞋都不配。

纵然现在,他的心里也同样充满惊骇,再说不出一句话。

“我原本是打算用他们对付金裂石的,没想到最后用在你身上。”金裂寒淡淡地说道:“就凭这一点,邓不为,你已可自豪。”

我自豪个屁!邓不为忍不住在心里骂出脏话,嘴巴中像吃了半斤黄连一样发苦。

“昨晚,城舞已经离开金阳堡。你本不该这么心急的,也许是你太得意忘形了。”金裂寒的声音,一记一记击打在邓不为的心头上。

“当然,在你看来,万事已经具备,有十足的把握把老夫和裂石除去。”金裂寒说着摇摇头道:“你还是嫩了点啊,贤婿!”

邓不为吐了口气,说道:“我的确没想到他们还会活着。不过,你也有漏算的地方!”一挥手,掌心中窜起一支殷红色的火炮,“砰”地轰破屋顶,在数十丈的高空洒散出绚丽的烟火。

“不用一盏茶的工夫,青木宫的高手,就会在我属下的引领下杀进大厅。金褐四雁固然厉害,可也挡不住千军万马吧?”邓不为一口气说完,头顶碎落的粉尘沙沙洒到他的身上。

“好,好,你和青木宫是彻底勾结上了!”金裂寒的眼里终于闪过一丝诧异,冷冷道:“贤婿,我再送你最后一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天底下没有人是傻瓜,甘心被别人当枪使!”

邓不为冷笑道:“这个小婿自有分寸,不劳岳父大人费心。”

“爹爹,您真要和外公动手么?”邓宣叫道:“他可是我的外公啊!”

“蠢材!”邓不为一把推开邓宣道:“我不杀他,他也要杀我。到现在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么?”

金裂寒哈哈大笑,站起身道:“自从逆天宫一战后,整整二十年老夫没有出过手,今天就让我再开一次杀戒!”

虽然与金裂寒相隔十数丈,但邓不为与木仙子依旧同时感觉到,凌厉的杀气扑面涌到,情不自禁地随之起身,铿然拔剑。

“四老,请你们先清理邓不为,其他的人由老夫解决!”金裂寒豪情万丈,无视脚下无数双虎视眈眈的眼睛,沉声吩咐道。

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金褐四雁并没有动,站在最接近金裂寒位置上的金战雁,用微弱的声音慢吞吞道:“对不起,裂寒,这次,我们不能听你的了。”

邓不为惊喜交集,情不自禁纵声笑道:“岳父大人,你已众叛亲离,穷途末路了!”

金裂寒彷如不闻,双目瞳孔渐渐收缩,凝视金胜雁道:“你们,居然会投靠邓不为?”

金战雁摇摇头道:“他算什么东西?”

金无雁接着道:“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

金不雁悠然道:“裂寒,跟我们走吧。”

金胜雁最后道:“我们替你输导经脉,散去灵台积郁的魔意。你至少可以活到和我们一样老的时候。”

金裂寒俯视厅中众人,缓缓道:“你们还有谁想背叛老夫?”

于恒和郝城一起高喝道:“我等愿随宫主出生入死,赴汤蹈火!”

“唰─”在他们周围,二十多名金牛宫高手整齐划一地起立,与对面的邓不为一系壁垒分明,遥相对峙。

金裂寒的目光依旧寒冷,注视于恒与郝城道:“你们跟着我,很可能会死。”

于恒大笑起来,花白的钢须簌簌震颤不以为意道:“属下的这条命就是宫主给的。今天死,我已多赚了六十年!”

郝城白皙的面庞亦露出满不在乎的笑意道:“能和宫主同生共死,属下还有什么可以抱怨?”

邓不为嘲讽的眼神扫过他们,呵呵笑道:“岳父大人,你果然比金裂石强了许多。至少,厅里还有这么多愿意为你殉葬的手下!”

金裂寒冷冷道:“金裂石的身边,也还有一个金不屈。你的身后,又有谁?”

裘一展嘿嘿笑道:“宫主,这时候你还想离间我们?”

金裂寒轻蔑一哼,回答道:“你们不配!”

裘一展被他的目光看得一颤,竟不敢再反驳半个字,低头移开视线。

金胜雁道:“裂寒,难道我们只能用另外一种方式带你离开么?”

金裂寒“呼─”地甩飞身后大氅,说出一个字:“来!”

第十章血与泪

枭雄迟暮,只要那一颗坚硬冰冷的心还在铿锵跃动,纵然是战无不胜的金褐四雁,不能也不敢有一点的放松!

邓不为已经从巨大的一惊一喜中恢复了冷静,反而不急于发动。

如果金褐四雁真能代劳,替他拔出眼中最后一个,也是最让他畏惧的一颗钉子,剩下的于恒和郝城等人,不过是大餐后的一锅醒酒汤而已。

金阳堡中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埋伏的青木宫高手和他的手下,正在全速向这里聚集而来。

中午,在那张高高的霸主之座上坐着的人,就该是他。

烈阳怒红犹在囊中,金裂寒不动,金褐四雁也不动。苍老得写满皱纹与沧桑的脸上,波澜不惊,静静的目光锁住了金裂寒那双紧握的拳。

没有人知道,在这之后,五个人中有谁能够活下来。金裂寒不知道,金褐四雁也不知道!

花纤盈的小手冰凉,无意识地紧紧抓住木仙子。她的小脑袋瓜里还没想明白,为何在自己说出一句话之后,事情居然会按这样奇怪的轨迹发展。

半晌,金胜雁叹了口气,怅然说道:“我们四个看着你从小长大,却没想到,会有一天要拼个你死我活。”

金裂寒道:“当年从逆天宫将你们救出来,我也没有想到会是今天的结局。”

金胜雁摇摇头,无奈地道:“我们对不起你,但也只能对不起了。”

“吭─”他的手上蓦然响起悠长的金石之音,苍白的指尖缓缓泛起眩目的金光,向着掌心与手腕蔓延,很快整只手掌都化作金色,宛如佛祖的金手。

“喀喇、喀喇!”身边的金无雁默不作声,从袖口里取出九截赤红色的短竿,专心致志地一节节拧上,最后装上了一支细长盘曲的枪头。

金不雁的动静要小许多,只取出一双紫色的丝绵手套戴上,然后放在眼前打量。

金战雁什么也没拿,竖起一根指头立在眉心间,遥遥指向天宇。

“焚金掌、赤莲枪、紫酥手、点石成金指!”金裂寒如数家珍,徐徐报出一堆名字,冷冷笑道:“这些,都是当年你们教给我的!”

金战雁道:“你早已青出于蓝了。只是我们很想试试,究竟你参悟了多少?”

“我敢打赌,等你们知道了结果,一定会很后悔。”大厅里,突然又有一个人轻轻笑着道:“所以不妨先找我买几瓶后悔药,很快就能用得上。”

金褐四雁枯槁的脸上,齐齐爆出一蓬淡金光彩,望向正对着金裂寒的六丈外。

光华一闪,他们的视野里多出了一个年轻人,轻松的笑意,悠闲的表情,苍白的面庞,在这座杀机狂舞、人人面红耳赤的大厅里,简直就是一个异类。

“金城舞!你不是昨晚就已经走了么?”提问的是邓不为,而同样的疑问,也存在于许多人的心里。

“我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林熠叹气道:“走到半路上,不巧遇见一帮气势汹汹、直奔金阳堡的青木宫高手,领头的那个,还是三木七花之一的花千树。莫名其妙和他们打了一架,直到早上才脱身。”

木仙子一震。这次为了和邓不为联手向金裂寒逼宫,青木宫暗中出动了三百余位高手,为避免打草惊蛇,兵分五路分别由三木七花统率,潜伏至龙首山中。

其实,单单替邓不为助阵,青木宫完全不必下这么大的血本。但既然邓不为打开大门发出邀请,他们当然也乐得趁火打劫,将金牛宫顺势吞并。

邓不为知道的,仅仅是其中的两路伏兵,这个金城舞,又怎么会截杀到花千树的那一支奇兵?

“花千树呢?”她问道。

“还剩一口气滚回青木宫了吧。”林熠回答道:“本公子还是很仁慈的,赶尽杀绝的事情从来不做。”

“我不信!”木仙子冷笑道:“就凭你,能解决花千树他们四十多名敝宫的高手?”

“如果我再告诉你,花千放那一路也被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你就更加不信了。”

林熠摇头道:“就像我不相信,只是为了区区一卷《云篆天策》,青木宫会如此好心地出动三百高手,千里奔袭金阳堡为邓不为助阵一般。可这些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又有什么法子?”

“什么,三百高手?”邓不为惊愕地望向木仙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会吧,你会不明白?”林熠笑道:“你们为了宫主宝座打得热火朝天,人家不甘寂寞也想凑凑热闹。邓总管开门揖盗,花千叠岂会辜负盛情?”

“胡说八道!”木仙子冷然道:“我们只是不相信邓不为的实力,为了以防万一才留了后手。邓总管,大敌当前,休要听这小子挑拨离间!”

邓不为不是傻瓜,但他已是骑虎难下,一咬牙道:“好,就请木仙子与邓某联手,先解决了这小子再说!”

“都成这样了,你们还打算和金裂寒火拼么?”林熠悠然望向金褐四雁道。

稍一迟疑,金胜雁道:“有些事,我们不管。”

“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想管的是哪些事?”林熠问道:“金牛宫瓶瓶罐罐全被人砸烂摔碎了,你们四个能得什么好处?”

金战雁道:“你知道了也没用。”

林熠微笑道:“但至少我能猜一猜,对不对?譬如说,你们背后还有什么人;譬如说,你们四个在幕后待的太久,也想坐一坐金裂寒身后的位子。”

金褐四雁默然。活了两百来年,若连言多必失的道理都不懂,他们就不是战无不胜了。

“你回来干什么?”金裂寒忽然开口道:“想看我笑话,还是要帮我?”

“眼睁睁看你受人算计,总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林熠回答道:“不如让我先算计算计别人,可能会更有趣一些。”

“你走吧,在这里只是多余。”金裂寒徐徐道:“我不想你娘死后,还要为这件事情痛恨老夫。”

“你以为我会傻到回来送死么?”林熠笑道:“你是我娘亲的,别的人,不管是谁,都没有权利把你带走!”

金裂石沉默着,凝视林熠的笑容,竟也笑了,说道:“好!如果老夫要死,也一定要留给你来杀。别人,都不行!”

“我知道你是谁了─”一声清脆惊诧的呼喊穿透大厅,花纤盈错愕地叫道:“你、你居然会是金城舞!”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除了她自己,就只有林熠听得懂。但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发出疑问,“轰隆”一响,厅门已被震飞,一群人缠斗着,呼喝着涌了进来。

混乱里就听见白老九大呼小叫道:“他奶奶的,到底谁是自己人,谁是该杀的?”

白老七兴高采烈地答道:“不管他,看谁不顺眼,咱们兄弟就干他姥姥的!”

在他们身边,既有青木宫的高手,也有金牛宫的部属,乱战一团,谁也不知道在和谁打,只晓得拼命地厮杀。

楚凌宇保护着黎仙子,紧随在邙山双圣的身后也踏入厅中,这场仗,是他有生以来打得最没名堂的一次,稀里糊涂就被卷进战团,偏偏身边还有邙山双圣这两位唯恐天下不乱的主,黎仙子也仿佛失去了理智,所以,他想不打都不行。

看援兵赶到,邓不为精神一振,招呼道:“木仙子,先杀金城舞!”

他真的不笨,很明白金城舞在金裂寒心里的分量,只要杀了这个小子,金裂寒必然心神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