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22节

剑谍_第22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09:1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

小道士上下打量罗禹,见他正气凛然,神态温和,并不似先前来敌那般穷凶极恶,于是点点头道:“是,是,小道这就出来。”说着,拖着湿透的身子,颤巍巍从井里往外爬,双腿搭在井台上,刚一触地却是一绊,扑通一声瘫软在地,只剩下靠着井沿呼呼喘粗气的分了。

    

罗禹心知,这小道士必然亲眼目睹了适才腥风血雨的一幕,已成惊弓之鸟,低叹一声,探出右掌按在他肩头上,真气一运,小道士的衣裳上嗤嗤有声,冒起一蓬水雾。

    衣服瞬间干透,一团暖洋洋的气流流转小道士周身,身上寒意也随之立消。

    

小道士心里的戒惧不禁消去大半,感激道:“多谢好汉爷。”

罗禹收回右掌,蹲着身子道:“罗某不是已说了么,我乃昆吾剑派门下,论辈分,还须对青梅道长唤上一声‘师叔’,小道长不必如此生分,只管叫我本名。”

小道士藉着苍茫夜色,再次打量近在咫尺的罗禹,问道:“罗大哥,您,您果真是昆吾剑派的弟子?”

罗禹虽急于知晓凶案真相,但明白小道士此刻心神不宁,不宜逼迫催促,故此有意露出笑容道:“如假包换。昆吾剑派门下又非什么值钱的金字招牌,难不成还会有人冒充么?”

小道士至此疑嫌尽释,急忙问道:“罗大哥,观主他老人家怎样了?”

罗禹黯然摇头道:“青梅道长被人吸干体内精血,已驾鹤西归。”

小道士

    “啊”了声,颤声道:“那、那观中其他的人呢,还有没有谁活着?”

罗禹苦笑道:“此时此地,你我是观内仅存的两个活人,再有便是一地的尸体了。”

小道士呆如木鸡,发紫的嘴唇翕动几下,终于失声痛哭出来,哽咽叫道:“是我没用,是我怕死,师父啊──”

罗禹待他哭了半晌,才伸手抚慰小道士的背脊,柔声道:“小道长,莫要太难过了。这原也怪不得你,你要是不躲起来,现在也已成了一具干尸。罗某欲追缉真凶,为死难的诸位道长报仇雪恨,便更加无从查起。”

小道士猛抓住罗禹的大手,泣不成声道:“罗大哥,你一定要替观主他老人家报仇啊!”

罗禹道:“小道长放心。云居观与昆吾剑派同气连枝,无端遭害,罗某自该责无旁贷为大伙儿讨还公道。只是小道长可曾看到行凶之人是哪路的妖孽?”

小道士连连点头道:“我认得他们,那带头之人,便是虬松岭青莲寺的住持妖僧无戒,跟在他身后的,是遮云窟窟主吕岩和一个绿发妖人,还有许多小道也报不出名字的妖孽。一共来了不下三四十个,将云居观团团围住,要逼观主交出万年丹参。”

罗禹嘿然道:“我明白了,他们是见宝起意,这才杀上门来。”他对雾灵山脉所知不多,以前也未曾听闻过无戒等人的名头。

    但从尽屠云居观一事来看,对方不仅人多势众,修为也大是不弱。自己单枪匹马,未必能讨得便宜。

    然而这血案既让他撞上,又岂有袖手旁观,畏缩不前的道理。说不得纵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上一闯,闹它个天翻地覆,落花流水。

    

小道士道:“那丹参,本是观主十余日前采药时偶然所获,原想炼制成数十枚仙丹,不晓得如何走漏了消息,竟被无戒等人闻到了风声。

    “他们气势汹汹地登门索宝,观主自不肯答应,于是就动起手来。小道就是那时藏到了井里。刚才因在水下待久了,忍不住浮上来想换一口气,却教罗大哥发现了。”

说到这里,自惭胆小怕死,脸上一热,低下头去,不好意思再开口。

    

罗禹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徐徐问道:“小道长,你可清楚青莲寺和遮云窟的位置?”

小道士想了想,说道:“小道曾听观内的师兄说起过,虬松岭离这儿大概三百多里,一路往西见到一座满是青松、状似莲花的山岭那便是了。

    “遮云窟在哪儿,却不晓得了。罗大哥,你要去找他们么?”

罗禹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云居观二十多口性命,自该着落在他们身上!”

小道士擦去脸上眼泪,站起身道:“罗大哥,要不要小道与你一起去?”

罗禹微笑道:“小道长,你现在不怕死了么?”

小道士红着脸嗫嚅道:“我自是怕的。可观主和诸位师叔师伯、师兄弟都死了,留下小道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跟那些妖人拼了,将来也好有脸再见观主他们。”

罗禹拍拍小道士肩膀,道:“报仇的事就交与罗某吧。小道长,有一件事我需拜托给你,请你帮忙。”

小道士一愣,问道:“罗大哥,我能够帮上您什么忙?”

罗禹道:“诸位道长的尸体尚曝露于野,还需劳烦小道长妥为收敛安葬。待罗某取回无戒等人的项上首级,也好祭奠观主在天之灵!”

小道士一省,道:“罗大哥说的是,小道这就动手收敛安葬。”

罗禹想起一事,问道:“小道长,你有没有听说过雾灵山脉中有一千年妖狐,擅化作娇媚女子迷惑男人,吸其阳魄以筑元基?”

小道士摇头道:“好像没听谁说起过。罗大哥,你来雾灵山脉就是为了找她么?”

罗禹微感失望,心道:“眼下追缉妖狐的事情只好先放一放,先杀上青莲寺为青梅道长他们报仇雪恨!”他抬头望了眼漆黑的夜空,一轮冷月悬在云端,凄凉月华如水泼洒人间。

    

罗禹说道:“小道长,你安葬完所有遗体之后,若不见我回来,也不必再等。”

小道士急道:“罗大哥,这是为何,您不打算再回来了么?”

罗禹心中一笑,暗道:“此去青莲寺,不过三百余里的路程,等你埋完那么多尸体,罗某还不能回来,多半就是失手殒命了,你留在此地也无多大用处。”

他为免小道士担心,也不说破所虑,只道:“小道长有所不知,云居观满门遇害之事,总需有人尽速回报家师知晓。我稍后还要追缉妖狐,一时半刻也回不得昆吾山,只好有劳小道长前往报讯了。”

小道士连连点头道:“罗大哥放心,我一定把信带到昆吾山玄干真人驾前。不知您还有旁的什么话要小道带传?”

罗禹心道:“你一到昆吾山,我师父自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老人家定会另思对策,也不需我多嘴。只是此去昆吾山万里迢迢,也不知这小道长能否安然抵达?”

可事到如今,除此之外,也没别的法子了,罗禹一摇头道:“其他就没什么了。小道长一路之上切要小心,不然便又是罗某的过失了。”

小道士道:“多谢罗大哥关照,小道省得了。只是小道从没出过远门,昆吾山怎么个走法,还要罗大哥教我。”

罗禹详细说了前往昆吾山的路径,又着小道士复述了一遍,见他记得滚瓜烂熟,这才放心。

    他取下锡壶放在小道士手中,交代道:“小道长到了昆吾山南麓的‘碧霞祠’,将此物亮出,自有人引荐你拜见家师玄干真人。师父他老人家慈悲宽和,也必会妥善安置小道长。”

说罢,他又取出几锭纹银叮嘱了一番,最后道:“小道长,你多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转身告辞而去。

    

小道士在身后叫道:“罗大哥,您自己也多加保重。小道粗通御风之术,估摸有七八天就可到昆吾山求得援兵。那些妖人都厉害得紧,您万一不敌,千万别硬来。”

罗禹纵声大笑道:“小道长无需担心,些许跳梁小丑,何足挂齿?”笑音尤在空寂的道观里回荡,魁梧的身影却已远在半里开外。

    

茫茫秋夜中,巍峨群山犹如一尊尊匍匐在地的庞大野兽,静静伫立。

    云岚飘荡,长风万里,脚下的大地一片漆黑。

罗禹行出三百多里,果然远远望见前方一座险峻山峰,状若莲花,屹立在云峦深处。

    他放慢身形,在黑夜的掩护底下悄然潜近,找寻青莲寺的所在。目光所及处,忽见山峰中麓犹如花心的地方依稀灯火闪烁,似有人家。

    

罗禹艺高人胆大,降下身形贴地而行,潜在星罗密布的青松林中,直奔灯火亮处而去。

    松林尽头的开阔地上,赫然座落着一栋古刹,气势恢弘,比起云居观大了许多。

    

那古刹山门前悬着两顶硕大的灯笼,映照在写着

    “青莲寺”三字的黑底金匾上。门口八名虎背熊腰的僧人,手持戒棍侍立两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就听一个僧人抱怨道:“真他妈的倒霉,今夜住持大摆盛宴款待宾客,偏生轮到咱们几个值班守夜,连口酒也捞不到。”

旁边一个瘦个僧人叹口气道:“谁让咱们只是些小喽啰,打仗拚命总冲在最前头,有了好事的时候,却又排在最后头。”

对面一个黑脸僧人嘘声道:“小声点,住持法力通神,耳听八方。若让他知道咱们在这儿埋怨他老人家,稍后还不抽筋扒皮?”

最先开口的僧人笑道:“你胆子也忒小了,有什么好怕的,住持正在招待金牛宫来的贵客,哪有工夫注意咱们?”

罗禹闻言一怔,暗暗道:“金牛宫怎的也有人来了,这事可有些棘手。”

第二章天策

近百年来道消魔涨,自魔圣聂天之后,又以

    “五行魔宫”声威尤着,堪称魔道牛耳,气焰之高一时无两。

金牛宫位列其中,高手如云,魔氛如炽,令正道各派亦为之侧目。

    

宫主金裂寒近三甲子的修为,惊世骇俗,平生难偿一败,实是极难招惹的角色。

    

奇怪的是,近日来,金牛宫竟屈尊隆威,和平日不屑一顾的青莲寺这等魔道旁门小派,搭上了关系。

    

以金裂寒的身份,当然不屑亲临,但不晓这回来的是谁。

这时,又一僧人摸摸脑袋,傻傻的道:“金牛宫是什么地方,能比咱们青莲寺更厉害吗?住持为何这般着紧,亲自迎出山门不说,还对那为首的老头满脸堆笑说尽好话?”

瘦僧人哼道:“那还用说,你没看遮云窟吕窟主、寒月洞的绿发老仙,也对那老头子低头哈腰的前后照应?我看这人来头定是大得很。”

黑脸僧人道:“我好像听见吕窟主有叫那老头‘麻护法’,嘿嘿,他满脸麻子,可不是该叫这名么?”

罗禹思量道:“‘麻护法’?难不成说的是金牛宫六大护法中的麻奉秉麻老魔。嗯,他早年被人用‘金乌神砂’打成个大麻脸,从相貌上推断多半错不了。”

罗禹又听了一会儿,尽是众僧骂骂咧咧的抱怨之辞,其中,免不了夹杂着污七八糟的淫言秽语,却再无新鲜内容。

    

他悄悄起身,潜踪匿迹从先前寻准的一处僻静墙角,凌空飞进青莲寺中,去势快如闪电,即便有人看到,也只当是夜里飞鸟掠过。

    

青莲寺称雄雾灵山脉,横行无忌,今夜又是群妖云集,大胜而归,做梦也想不到,有个煞星前脚跟后脚的追到,反而放松了警戒。

    尽管安排了几个僧人守夜值班,却仅是摆摆样子,全不在罗禹话下。

他几乎没费太大功夫,便如入无人之境般,迳自朝无戒款待宾客的偏殿潜去。

    

到得偏殿近前,只见门口守着四名僧人,一个个腆胸叠肚装模作样。

    

大殿内红烛高烧,灯火通明,二十多桌筵席上杯盘狼籍,将好端端一个佛门清净之地弄得乌烟瘴气,群魔乱舞。

    

形形色色百多名妖人环坐席间,面红耳赤,吆五喝六,丑态不一而足。

    

在正中一席上坐着六人,果见到麻奉秉这老魔头,神色倨傲的高踞首座,翻着怪眼,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迎受着群妖的敬酒奉承。

    

在麻奉秉左首坐着一个身材肥大、穿着大红袈裟的红脸僧人,太阳穴高高鼓起,眼蕴精光,想来就是青莲寺的住持无戒和尚。

    

在他身边,则是个绿发老者,一声不吭的埋头大嚼,好像除此之外,就不对其他事情再感兴趣。

    

再往麻奉秉右首席上瞧,端坐着一个白衣中年文士,手摇折扇,吃相文雅许多。

    只是眉目中暗藏阴狠之气,脸上的笑容教人看了怎都觉得不舒服。

文士的下首,尚有一个头陀,与一名浑身黑色绒毛、浑似一头大猩猩的汉子,正高声喧嚷行着酒令。

    

罗禹深知莫说麻奉秉的修为胜过自己,就是殿中的其他妖人,若要一起上,自己也招呼不过来,当下只隐身在偏殿外的一株苍松上,小心翼翼舒展灵觉,朝内打探。

    

那边,无戒和尚正敬过麻奉秉一杯酒,屁股刚刚重新坐定,便听这位麻神开口说道:“无戒大师,听说就在今天下午,你从云居观青梅真人手中抢得了一株万年丹参,可有此事?”

无戒和尚暗暗叫苦,心中恼怒道:“是哪个王八羔子为拍麻老魔的马屁,竟将此事泄漏出去。哼,若让老子晓得是谁干的,不吸干了他的精血誓不为人!”

他心下咬牙切齿,脸上却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托麻护法洪福,贫僧今日确得着一株万年丹参。原本想宴后寻个机会说与三爷知道,不想您老人家已然得知了。”

麻奉秉放下酒盏,似笑非笑道:“听说你还尽数杀光了观里的道士,这个祸事可闯得不小啊。那青梅真人乃昆吾剑派旁支弟子,与玄干真人颇有交情。此事倘若传了出去,区区一个青莲寺恐怕也担待不起。”

无戒和尚道:“多谢麻护法关照。此事贫僧做得极为隐秘,又将那些牛鼻子老道一个不剩的统统宰个干净,应该不会让外人知道。”

麻奉秉皮笑肉不笑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自忖手脚干净不留后患,却怎会让老夫知晓?昆吾剑派垂名正道千年,也非酒囊饭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