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27节

剑谍_第27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09: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第五章火攻

玉茗仙子道:“仙子误会了,小妹绝无此意。”

木仙子道:“好,只要你能相助本宫找到那千年妖狐的下落,我便收你为徒,尽授青木宫不世绝学。



    “以你的资质,异日成仙得道亦非难事,至不济也可称雄雾灵,威震一方。届时欲要收拾个把麻老魔这般的人,全随你一时心情。”

她满心以为,自己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诱惑对方,玉茗仙子纵是不答应,也会为之心动迟疑。

    

岂料话音刚落,玉茗仙子便道:“仙子垂爱,小妹幸何如之。奈何小妹确不知黎姐姐下落,惟有谢过了。”

木仙子脸上罩起一层寒霜,说道:“你可听说过,有多少人磕破脑袋,想方设法要拜在本宫座下?一旦成了本宫的嫡传弟子,又有多少想也想不到的好处?”

玉茗仙子微笑道:“小妹虽是孤陋寡闻,但也听闻过木仙子威名。奈何自忖无此福分,亦只好辜负仙子好意了。”{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木仙子纵声冷笑道:“你既然不识抬举,一定要逼本宫翻脸,我又何必多费口舌!”

罗禹高声说道:“木仙子,以阁下堂堂青木宫副宫主的身分,却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与区区一个空幽谷百花园过不去。若让天下人知晓,岂不贻笑大方?”

木仙子笑声更响道:“果然郎情妾意,却忘了自己正道弟子的身分,居然出头维护一个小小花妖。若说要贻笑大方的,恐怕应是阁下才对吧?”

罗禹道:“在下与玉茗仙子乃是萍水相逢,道义之交,望木仙子莫要妄断才好。”

木仙子哪里肯信,嘿嘿笑道:“好一个道义之交!倘若本宫要对这花妖出手,阁下却是定要做这护花使者啦?”

罗禹思时度势,深知木仙子修为犹远超麻老魔,怀中血狸更是凶狠。

    玉茗仙子重伤未愈,怕难敌其锋。自己虽和玉茗仙子非亲非故,但事到如今要他置身其外,明哲保身,怎是堂堂男儿所为?

    

当下朗声说道:“木仙子若一意苦苦逼迫,说不得罗某惟有领教高明!”

玉茗仙子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担忧,更暗暗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甜蜜,急忙摇头道:“罗兄厚谊小妹铭感于心。不过此事终究与罗兄无关,还需由小妹应对。”

罗禹也摇了摇头,用传音入秘道:“你身负重伤,如何是这妖妇的对手?不如由我暂且纠缠住她,仙子与诸位园中姐妹尽速出谷藏匿。”

玉茗仙子也以传音入秘回答道:“万万不可,小妹岂能让罗兄挡灾,自己却贪生怕死逃之夭夭?”

罗禹劝慰道:“仙子无需担心在下。这妖妇要找的是你,谅不会太过为难于我。况且我只需设法纠缠住她片刻,而后寻机遁走也非难事。”

玉茗仙子只是摇头不允,木仙子却等得不耐烦起来,冷哼道:“你们两个可商量妥当了,到底谁先上来受死,抑或一拥而上?”

罗禹抢先纵身出亭道:“劳阁下久等了,这一阵自由在下接过。”

木仙子颔首道:“好,本宫也正想瞧瞧,玄干真人的高徒到底有何惊人艺业,竟敢在本宫座前叫阵?”

她扫过亭内的玉茗仙子,又道:“但有一条,谁若想乘此机会耍什么花样出来,可莫怪本宫怀里的血狸辣手摧花!”唇中发出一记清脆呼哨,血狸腾身而起,譬如一道闪电隐入黑夜,遥遥监视四野。

    

罗禹见血狸升空,暗叫糟糕。有这畜生挡道,如同附骨之蛆,玉茗仙子等人想脱身已不可能,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甫逢大敌,精神一振,右手从背后掣出师门仙剑

    “奔雷”,横于胸前,左手捏成剑诀负在腰侧,一股浩荡剑气浑然生成,直冲斗牛。

    

这一招乃昆吾剑派

    “九九弹指剑”的起手式,寓攻于守,绵里藏针,落在木仙子这等行家眼中,自能窥得其中奥妙。

    

木仙子蔑然一笑道:“小子倒真有几分胆量,莫非当真色胆可包天?”

双腕轻轻一振,两道水袖似灵蛇出洞,风驰电掣打将出来,化作紫色弧光飞舞跌宕,五丈虚空不过是转瞬即至,淩厉罡气直似风刀霜剑。

    

罗禹心守灵台,丹田真气满布全身,渐渐进入空明之境,眼中除了木仙子一人一狸外,再无杂念。

    任木仙子这手

    “落木无边袖”如何极尽变化,都仿佛清泉印月,了然心中。

眼看落木无边袖攻到近前,他几乎看也不看,低低一声龙吟,奔雷仙剑风云乍起,唰唰唰就是九剑劈出,环环相扣一气呵成,尽得

    “弹指”之妙。

木仙子攻招受挫,水袖如惊鸿翩飞,从罗禹虎躯两侧绕过,猛一回头击其双肩。

    

罗禹就像后脑勺生着另一对眼睛,更不回头,反手再是九剑连出,守得泼水不进,风雨不透。

    

木仙子赞道:“好剑法!”紫影一晃欺到罗禹身前,纤若无骨的玉手迎面拍出,掌心隐隐泛起一团青光,映照在罗禹脸上。

    

罗禹仙剑用老,不及回转,暗自惊道:“这妖妇身法好快,那吕岩的白云出岫与之相比,直如小巫见大巫!”左掌提起,“啪”的接下。

    

一股森寒的罡风破掌而入,手肘以下立时冰冷彻骨,险些失去了知觉。

    

他急忙吐气扬声,借势身形翻转趋避,丹田暖流汩汩注入左臂,迫去体内魔气。

    

只这一招短兵相接,罗禹已清楚自己的功力远逊对方,绝不宜正面硬撼。

    

他尚未来得及喘息,木仙子如影随形追到,左掌恃强淩弱直捣中宫,口中冷笑道:“就这点本事也敢出头护花,不自量力!”

罗禹秉性坚毅刚直,虽身处下风,反打起百倍精神全力周旋,所有心念凝集剑上。

    奔雷仙剑一出九剑,密如金雨点向木仙子掌心。

不料眼前蓦然强光晃动,木仙子掌心那团青光绽开,一蓬狂飙将仙剑震得颤鸣不止,“叮”的击在光影中心如入泥沼,软绵绵全不着力。

    

不等罗禹变招,木仙子左手双指一扣,锁住剑锋,娇叱一声:“拿来!”

此剑乃罗禹十四岁上,恩师玄干真人所赐之物,他一贯视逾性命,绝无放手之理。

    舌绽春雷一声大喝,顺势连人带剑撞向木仙子怀中。

木仙子道:“啊哟,你小子不要命啦!”

她爱惜羽毛,岂肯冒险,何况纵杀了罗禹,对自己也并无多大用处,万一连累自己再受上点伤,着实划不来。

    

当下左手双指往外一送,松去奔雷仙剑,右掌护住胸前飞身退避,冷冷讥嘲道:“一个七尺汉子,没来由的却向本宫投怀送抱,我可消受不起!”

罗禹收住身形,重新列出门户,脸上一阵发烧。

    

他情急之下,只想着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不负玄干真人赠剑之恩,却忘了对方再是阴毒厉害,也是个女子。

    这一招虽是化险为夷,可未免欠缺磊落,有失昆吾弟子风范。

亭外赶来观战的小梅,却是位伶牙俐齿的丫头,闻言咯咯娇笑道:“怕只怕木仙子这副尊容,人家罗公子压根还看不上眼呢!”

木仙子素以貌美如花自傲,一个百花园的小丫头,也敢当面出言奚落她,当真无异于自寻死路。

    

木仙子眸中杀机萌动,冷喝道:“去死!”右腕那只紫晶镯子脱手飞出,光芒如瀑罩住小梅,竟要将她活生生吸了进去。

    

玉茗仙子见状急忙举起花篮,发出七彩绚光,两道光束淩空激撞

    “轰”的爆裂,光雨如注四溅洒落。

小梅的身躯从空中坠落,被小兰一把接个正着,低头瞧去人已昏迷,苍白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木仙子一击不中,收回紫晶镯,疑道:“那小妖女手中的花篮不知是何方宝物,竟能与我的‘慑心镯’相抗?”

她视线回到罗禹身上,说道:“方才教你侥幸躲过一劫,接下来,阁下不妨再试试是否还有此运气?”

罗禹手中晶光闪动,多出一物高约三寸、似是座琉璃宝塔。

    

他长声笑道:“在下福大命大,不劳木仙子挂怀!”真言一动,琉璃宝塔焕放熊熊夺目光焰祭上高空,倏忽扩展开数十倍,犹如泰山压顶向隐峙一旁的血狸轰去,口中大叫道:“还不快走!”身剑合一飞击木仙子。

    

木仙子脸色大变,已识破罗禹用意,怒叱道:“好个小贼!”双掌一错直撄其锋,招招追魂夺命,显然动了真火,立意要将罗禹毙于掌下。

    

罗禹将生死置之度外,把一套九九弹指剑施展的淋漓尽致,酣畅自如。

    

木仙子的攻势越发的凶猛,便越激起他的潜能斗志。许多平日练剑参悟时,总想不透彻的环节,在对方暴风骤雨的掌势中反豁然开朗,明悟于心。

    

虽说木仙子稳占上风,奈何罗禹根基扎实,又是一往无前的舍命相抗,十数招内竟也拾掇不下。

    那边血狸被昆吾派至宝

    “炼魂塔”缠住,同样亦不得脱身。

罗禹心无旁骛,更不再考虑此战之下自己的性命是否还能得保全,只想能助玉茗仙子与小兰等人安然逃脱。

    

短短二十余个回合,他已然将功力发挥到极致,头顶蒸汽雾蒙蒙一团,简直比往日与同门师兄弟切磋了百招千招剑法还要累人。

    先前喝的两坛美酒佳酿,早化成水气蒸干了。

忽听耳畔玉茗仙子的声音道:“罗兄,待小妹助你一臂之力!”银锄挥动攻出。

    

罗禹大急道:“你为何还不走?”这么稍一分神,肩头险挨了木仙子一掌,却已被掌风拂得隐隐生疼。

    

玉茗仙子且战且以传音入秘道:“罗兄勿恼,小妹已乘此间隙发动了‘百花仙阵’,该可抵挡得木仙子一时。”

这时血狸发出一声尖锐厉啸,终于破出炼魂塔围困,幻化如电激射而来。

    

玉茗仙子口中真言轻诵,一道花墙凭空生出,堪堪挡在两人身前,“砰”的接住木仙子一掌,花雨零落却横亘如故。

    

她一握罗禹大手,低喝道:“走!”两人携手并肩,似乳燕投林射入一片茂密的花丛中,消失不见。

    

那头血狸仅差半步就追到玉茗仙子身后,冷不防头顶一阵风动,却是炼魂塔追着主人去了。

    

木仙子心中怒极,双掌连挥将花墙轰成齑粉,扬声道:“小辈,本宫看你们能躲到几时?”声震山谷,只听得回音缭绕。

    环顾左右,顿发现园中景物已变。

不知何时,头顶明月已隐入厚厚的云层,四周一片幽暗寂静。

    树影婆娑,花枝摇曳,园中的一草一木仿佛充满灵气,形成一座浑然天成的阵势,灵觉所到之处如泥牛入海,完全感应不到罗禹等人的气机。

    

她正自狐疑间,猛地心头警兆生起,脚下浓密的紫色小草放出异光,一根根拔地而起朝夜空攀升,霎时高过头顶,宛如一片汪洋将自己陷没进去。

    

木仙子无暇细想,手起掌落向面前一排紫草轰去,“砰”的击在草海上狂飙四溢。

    

那千万根紫色小草顺风摇曳,哗啦啦如波浪般往后仰倒,却毫发无伤。

    

四面八方一团团含着泥土清香的紫雾倏忽涌到,透过肌肤渗入体内经脉,立即化作缕缕草木灵气,竟让她的真气产生紊乱凝滞之感。

    

木仙子大吃一惊,两甲子多的精纯魔功洪流奔涌,连出数掌轰退周身紫雾,脚下一点欲御风飞起。

    但觉头顶白光盛绽,一朵直径逾丈的莲花花心向下,罩了过来。

她不及躲闪,左掌抬起迎住,“砰”的一响,莲花在流光中幻于无形,一股庞大的回挫之力却将自己震得左臂酸麻,硬生生退回地面。

    

她又惊又怒,飞手祭起一张灵符,空中

    “轰隆”一记滚雷炸开,将方圆五丈内的紫草碾为粉末,层层紫雾如潮退去,远远飘荡在外圈。

    

木仙子乘机施展出青木宫绝技身法

    “草木一秋”,揽住血狸冲起二十余丈高,始摆脱阵势羁绊。

她低头俯瞰,那紫色草海又恢复原状,弥漫雾气也顷刻散去,仿佛一切都回归宁静。

    但有那前车之鉴,木仙子已不敢造次,高高飘浮空中,垂首冥思破解之道。

    

突然血狸若有所觉,低低嘶吼跃到主人肩上,朝东面望去。

一个红袍老者站在苍茫夜雾之中,身形若隐若现,呵呵笑道:“木仙子,可是把人给追丢了?”却是烈火宫丹鼎神君到了。

    

木仙子没好气的道:“本宫的事情,几时需你这老鬼操心?没事便滚得远远的,莫来烦我。”

丹鼎神君受了木仙子一顿呵斥,居然忍得住,仍旧笑道:“老夫瞧这园中花草树木暗藏玄机,与奇门阵法隐隐相合。仙子想脱困或者不难,但欲找寻那小花妖的踪迹,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木仙子道:“这点道理本宫还用你来啰嗦?我乃堂堂青木宫副宫主,难道真会被一个小小花妖的破阵法给折腾得束手无策?”

丹鼎神君道:“仙子法力,老夫向来钦佩得很。只是破解此阵,恐也非一时半刻之功,万一让那花妖逃脱了,岂如仙子所愿?木仙子若信得过老夫,老夫倒有一策,担保教此阵旦夕化为乌有。”

木仙子冷笑道:“阁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心了?有什么话,你我不妨挑明了说。”

丹鼎神君道:“老夫此来的目的,木仙子想来也是明白。为今之计,莫如咱们先联手擒下那花妖,迫她说出千年妖狐的下落。



    “至于云篆天策的归属则各安天命,各显其能,却不知木仙子意下如何?”

木仙子暗道:“这老家伙说得好听,各安天命?哼,难不成把本宫当成三岁孩童来哄?千年妖狐手中的这份云篆天策,原就是他烈火宫门户不紧,出了不肖之徒才丢的,他焉肯拱手相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