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30节

剑谍_第30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09: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的哪里话来?咱们情逾母女,岂可以性命相轻。你逢此大难,要是不来投奔干娘,老身反会大大的生气。难不成,要让别人戳着脊梁骨说我金光圣母贪生怕死,连自己的干女儿也不要了么?”

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也不晓得那黎仙子是否知道你的事情,倘若她懵懂不觉再找上空幽谷去,万一教人撞个正着,可就枉费了你一番苦心。

“唉,说不得我要替你多操一份心思,稍后派个得力机灵的弟子前去找她传讯,却不知那瑶邪天府究竟在哪座山中?”

玉茗仙子道:“黎姐姐现下未必就在瑶邪天府,去了也多半找不着她。干娘好意,女儿心领,但想来黎姐姐机智多变,只要存心隐匿身形,也不会有事。”

金光圣母道:“若不是为你,老身才懒得为这妖狐担心。但她的瑶邪天府除了你,难保就没有别人清楚,反远不如老身的金光洞来得安全。要不干脆让她也到老身洞府避祸得了,待到风声过去,再作其他安排也是不迟。”

罗禹冷眼旁观,见金光圣母不问其他,却一味绕着弯子,想让玉茗仙子说出千年妖狐的下落,禁不住生出疑心。

可他毕竟与金光圣母仅为初交,相识不深,惟恐万一误会了她,不仅有损金光圣母的好意,更令玉茗仙子难堪,于是不动声色的试探道:“茗妹,你干娘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但如今雾灵山脉中多少正魔两道的高手,都在日夜不休的找寻瑶邪天府所在,却不可得,想来那定是极为隐秘的地方。

“咱们托身圣母门下避难,已是给她老人家惹了麻烦,万分的过意不去。倘使再加上黎仙子,一旦走漏了风声,引得无数对头上门,恐只会适得其反。”

玉茗仙子漫无心机,不虞有他,颔首道:“罗大哥说的极是。干娘,咱们还是暂且不要去找黎姐姐的好。”

金光圣母脸色微变,低哼道:“也罢,她的死活与老身何干,便由她去吧。”

玉茗仙子见她神情不愉,连忙起身道:“干娘莫要生气,女儿也是害怕再给您老人家惹来灭门大祸。”

金光圣母怒色稍敛,道:“傻丫头,老身既庇护了你,还怕什么灭门大祸?”

玉茗仙子刚欲回答,突然一阵莫名其妙的头晕目眩,脚下一软跌坐回椅子里。

罗禹见状,拍案怒声道:“金光圣母,你在茶水里放了什么?”

金光圣母手抚案上茶盏,徐徐道:“你们不用害怕,老身茶中只不过加了一点‘清露静气散’,并无剧毒,最多教人六个时辰之内提不起真气而已。”

玉茗仙子急忙试着一运真气,立刻感到丹田内空空荡荡,全身功力怎也凝聚不起。

她花容惨澹,难以置信的问道:“干娘,您老人家为什么要害女儿?”

金光圣母面无表情端坐在椅中,说道:“丫头此话差矣,老身并无加害你的意思,只想知道那千年妖狐的踪迹,你还是说了罢。”

玉茗仙子心如刀绞,悲声道:“干娘,莫非您也想得着那份云篆天策?”

金光圣母摇头道:“云篆天策?老身连它到底是什么东西都不清楚,要它作甚?”

玉茗仙子含泪问道:“那干娘找寻黎姐姐又所为何事?”

金光圣母道:“不是老身要找她,而是天石宫的左天尊在寻她!事到如今,老身不妨实话与你说了,早在十余日前,左天尊曾到金光洞拜望过老身。

“他知老身与你有母女之情,故求老身设法帮他找着妖狐下落。老身答允后也曾到空幽谷一行,看到的却是冲天大火,满目焦土,后来才晓得那是木仙子与丹鼎神君所为。

“老身当时以为你已葬身火海,便也断了这个念头。不料你竟能大难不死!”

罗禹道:“天石宫与你非亲非故,阁下这般落力卖命,恐怕其中也得了不少好处!”他体内真气并无异常,似乎并没有受到清露静气散的影响,奈何身上断裂的经脉淤塞难畅,比玉茗仙子尚远有不如。

金光圣母傲然道:“这是自然,左天尊岂能视老身为一走卒,为天石宫白白效力?”

玉茗仙子凄然道:“干娘,难不成您就为了天石宫许给您的这点好处,就狠心将女儿出卖?”

金光圣母再是厚颜,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心中微觉愧疚,口气软了软道:“老身其实也是为了你好。

“你一日不说出瑶邪天府,那些正魔两道的人物寻不着妖狐,就必定会千方百计打你的主意。百花园浩劫不正是由此而起么?那妖狐害你沦落到如此境地,你还苦苦维护她作甚?”

玉茗仙子道:“正是因为黎姐姐受人追杀,女儿才更不能说出瑶邪天府的所在。”

金光圣母道:“也好,大道理你都懂得,干娘不与你多说了。丫头,老身最后问你一句,在干娘和那妖狐之间,你到底帮谁?”

玉茗仙子泪光滢然道:“干娘往日待女儿恩重如山,纵要了女儿的性命也是使得。但要女儿出卖黎姐姐,却是万万不能。”

金光圣母怒道:“说来说去,干娘在你心目里的分量,终不及那个狐狸精,枉老身几百年来对你百般的疼爱呵护!”

玉茗仙子道:“干娘啊,女儿若不说,您老人家最多得不着天石宫许给的好处而已;可女儿说了,黎姐姐的一条性命便很可能没了,你教女儿于心何忍?”

金光圣母利令智昏,压根就听不进去,见不管自己怎样苦口婆心的劝说,玉茗仙子只是不从,不由得恼羞成怒,一拍桌案道:“丫头,你不顾与干娘的数百年情分,难道也不管不顾自己情郎的性命了么?”

玉茗仙子大惊,颤声问道:“干娘,您老人家要做什么?”

金光圣母一言不发,起身走到罗禹身前,抬起右掌森然道:“你要再不肯说,干娘就先一掌结束了这小子的性命!”

罗禹重伤未愈,眼看着金光圣母的手掌悬在自己头顶,却无法抵抗,只能叫道:“茗妹,什么也不要告诉她!大丈夫死则死耳,绝不屈膝背义!”

金光圣母嘿然道:“好得很,老身成全了你,却看小丫头舍不舍得?”作势欲拍,手掌寸寸逼近,有意要给玉茗仙子反悔招供的机会。

罗禹看也不看她,向着玉茗仙子微微一笑道:“茗妹,愚兄就先走一步了。”虎目一闭,再不多言。

玉茗仙子高声叫道:“干娘,且慢!”

金光圣母一喜,以为她回心转意,住手道:“丫头,你终于肯说了?”

玉茗仙子轻轻摇头,徐徐道:“干娘,女儿与罗大哥两情相悦,生死相随。您若下手杀了他,女儿便立时自尽,追随罗大哥于地下。您非但得不着瑶邪天府的所在,更连您的干女儿也一并失去啦。”

金光圣母一呆,她自清楚玉茗仙子外柔内刚的秉性,当真说得到,做得到。失去一个干女儿也就罢了,可由此断了追索黎仙子的线索,不啻成了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一时犹疑不定,手掌凝固在半空中。

罗禹睁开双目望向玉茗仙子,虽没有说话,但玉茗仙子已感受到爱郎所有心意,又念及刚才一番情急下的表露,大失女儿家的矜持,晕红双颊,羞涩回眸,秀目中依旧闪动坚定的光芒。

忽然间,这充满杀机的厅内,竟悄悄洋溢起一团温馨风光。便在金光圣母的铁掌底下,两人视若无睹互通心曲,即使此时此刻两人共赴九泉,亦能携手共欢。

金光圣母颓然放下右掌,叹道:“罢了,丫头,老身现下也不迫你。你自个儿好好想想,待心绪平复了一些,咱们再来说这件事。”

一挥手,吩咐两名弟子将玉茗仙子与罗禹押下,软禁了起来。

两人被关在了一间厢房里,外头只有一个男弟子看守。金光圣母自恃清露静气散效力可持续六个时辰之久,料定他们无力逃走。

厢房中家具摆设一应俱全,颇为舒适华丽,八仙桌上放着香茗糕点,两人低头沉思,却谁也没有心思去动上一动。

半晌,罗禹见玉茗仙子愁容满面,有意笑道:“茗妹,既来之,则安之。咱们又躲过了一劫,能多活上片刻,已是赚了。”

玉茗仙子闻言芳心酸楚,道:“罗大哥,这回小妹又把你害惨了。”

罗禹道:“这都是金光圣母搞的鬼,与茗妹你有什么关系?”

玉茗仙子黯然道:“小妹着实想不到,干娘她老人家怎会变得如此贪利忘义?”

罗禹道:“普天之下,有多少人为了些许蝇头小利争得你死我活,亲情友情都可弃之不顾。也怪我太过大意,竟没想到那茶水内暗藏玄机。”

玉茗仙子道:“这也怪不得罗大哥,清露静气散透明无色,只含了一股淡淡的香气,却为清茶芬芳所掩盖,任谁也难以觉察。何况小妹与干娘曾经情义相投,毫不见疑,怎知人心叵测,世事难料!”

罗禹道:“说也蹊跷,我体内至今都没有中了清露静气散的迹象。可惜身上经脉不畅,无法运转真气,否则早带着你杀将出去。”

玉茗仙子疑道:“罗大哥,你没有中毒?”

罗禹又检查了一遍体内状况,肯定的点点头道:“没有。”

玉茗仙子诧异道:“不可能,干娘没有道理不在你的茶中下毒。”

罗禹笑道:“也许她已然看出我身负重伤,不足以坏她大事,故而放过了我。”

玉茗仙子摇头道:“我干娘是极为谨慎小心之人,绝不会轻易冒这样的险。”

罗禹纳闷道:“那是什么原因,我倒也想不透了。”蓦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抬头低声道:“茗妹,你说会不会是我体内的血存有什么古怪。它既能炼化奔雷仙剑,驱退九离阴焰,说不准也能化解清露静气散的药力。”

玉茗仙子眼中一亮,道:“或许就是这个道理,不然便解释不通了。”

罗禹振奋道:“茗妹,若真是这样,咱们从金光洞中脱困就不难了。”

玉茗仙子欣喜问道:“罗大哥,你可有什么好主意了?”

罗禹压低声音说道:“你用愚兄的鲜血解毒,但有五六成的修为恢复,就可轻易解决门外的看守,设法在金光圣母发觉前逃出。”

玉茗仙子“啊”了声道:“喝你的血?不、不要!”说到后来脸都红了。

罗禹轻轻掣出奔雷仙剑,道:“事急从权,咱们惟有姑且一试,总比在此坐以待毙的强。难保金光圣母已命人去请左老魔,万一等他到来,咱们再想脱身,可就更难了。”

一面说着,一面用仙剑在指尖割破一道口子,几滴鲜血汩汩淌落,滴进桌面上的杯盏里,转眼有了小半杯。

玉茗仙子望着杯盏犹豫道:“罗大哥,一定要喝么?”先撕下一方衣袖,将他指尖伤口包扎上。

罗禹收了仙剑,道:“你罗大哥的血多得很,不在乎这点。况且我也不晓得到底能不能成,但就算猜错了也没什么大不了,至多浪费了罗某几滴鲜血而已。”

玉茗仙子听他语气轻松,心下稍定,点头举起茶盏,左手衣袖遮掩在樱唇边,珍而重之的饮入口中。

微带碱涩的热血顺喉流下,玉茗仙子心疼罗禹割指滴血,只觉此刻自己与情郎血脉相连,再无隔阂。

她不愿枉费了罗禹的心意,赶忙盘膝在软榻上坐下,努力收拢真气。

罗禹坐在床畔,一边留意屋外动静,一边关注玉茗仙子的神态变化,内心也是忐忑不安,默默期盼自己所料无差,此血果真能解清露静气散之毒。

过了约莫一炷香工夫,玉茗仙子缓缓睁眼,目露欣喜之色道:“罗大哥,小妹身上的清露静气散药力果真解了,又能提聚真气啦。”

罗禹大喜,低声道:“咱们设法把门外那看守引入屋内制服,赶紧离开此处。”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玉茗仙子微一颔首,忽然脸色稍变道:“不好,外面好像又来人了!”

罗禹心头一沉,暗道,难不成老天爷存心要考验自己,偏生在这要命的节骨眼上又横生枝节。

他刚毅果决,见识极快,瞬间有了决定,小声道:“茗妹下床,咱们先装作无力模样,见机行事。”

两人重在桌边坐下,门外响起一个年轻女子与那负责看守的男弟子小声交谈的声音,玉茗仙子略松了口气道:“还好,不是我干娘来了。”

门开处,那男弟子引着一个绿衣少女走进屋来,恭声说道:“莺师姐,两人便在这里了。”

绿衣少女冷冷道:“你出去,将门带上,没我召唤不准进来。”

男弟子应了退出屋子,将门关上。

玉茗仙子打量这绿衣少女,倒也认得她是金光圣母座下的三弟子绿莺,数年前也曾到百花园作过客。

她右掌悄悄凝聚真气准备出手,问道:“绿莺妹子,你来此何事?”

绿莺道:“师尊命我前来再问你一次,是否改变主意,愿意说出妖狐行踪?”

玉茗仙子叹道:“该说的,小妹早已对干娘说了,绿莺妹子回去禀告干娘,不用再来多此一问了。”

绿莺哼道:“我早料你会执迷不悟,果然不错。”目光转向罗禹,问道:“玉茗姐姐,这个小白脸就是你新结识的情郎么,我看也不怎么样。”

罗禹真气虽失,眼光犹在,与那绿莺对视一眼,心中立感诧异,总觉得这眼神有些熟稔,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偏又想不起来。

他听对方出言无状,冷冷回敬道:“罗某是何样的人物,自有公判,却轮不到阁下点评。”

绿莺娇笑道:“死到临头,脾气倒还不小。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