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31节

剑谍_第31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09: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哼,不愧是正道名门的弟子,又臭又硬,顽固不化。玉茗姐姐,日后你可有苦头吃了。”

玉茗仙子苦笑道:“我与罗大哥朝不保夕,还会有日后么?”

绿莺道:“为什么没有?只要你肯说出妖狐下落,师尊必会开释你们。从此你与这臭小子恩恩爱爱,双宿双飞,岂不快哉?”

玉茗仙子淡淡道:“你回去吧,玉茗若因出卖黎姐姐而得苟安,宁求一死。”

绿莺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回转过身对着门外叫道:“赵干,你进来!”

门外男弟子应声而入,抱拳礼道:“莺师姐,您唤小弟有什么事?”

绿莺吩咐道:“你去将这两人身上的仙剑法宝解了。万一他们恢复了几成功力,靠着法宝突围逃窜,那如何是好?”

赵干心想,玉茗仙子与罗禹既中了清露静气散,六个时辰之内绝无可能恢复修为,绿莺此举似乎过于谨慎了。

但她是受金光圣母宠爱的弟子,地位远较自己为高,所以尽管有点不以为然,仍不敢抗命,应道:“是,莺师姐考虑的周全。”

玉茗仙子见赵干走了过来,心里暗自一叹,准备出手。她何尝不知绿莺的修为较自己纵有不如,也相距不会太远,三五招内并无把握解决,然而若要任凭他们拿走银锄仙剑,那也是不能,权衡之下,也管不得那许多了。

眼看赵干走到罗禹近前就要取剑,玉茗仙子正欲出手,孰知绿莺无声无息举起右掌,快如鬼魅欺身到赵干背后,“砰”的拍中他后心。

赵干身躯一震,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便软软倒地,昏厥过去。

玉茗仙子错愕道:“绿莺妹子,你这是─”

绿莺身上焕出一团白光,瞬间变作一个明眸皓齿、极尽妖娆的红衣少女,美貌丝毫不在玉茗仙子之下,只是面色稍嫌苍白,微笑道:“好妹子,你瞧姐姐到底是谁?”

一边罗禹已经叫了起来:“是你!”原来这红衣少女不是旁人,正是他万里追杀、苦苦寻觅的千年妖狐黎仙子!

玉茗仙子又惊又喜道:“黎姐姐,怎么会是你?你是如何得知小妹受困金光洞的?”

黎仙子娇俏的一眨眼睛,与方才的冷若冰霜判若两人,回答道:“我能掐会算,譬如半个神仙,好妹子有难岂能不知?”

罗禹对这位专好吸食男丁阳魄的千年妖狐,半点好感也欠奉,闻言道:“鬼话连篇,胡说八道。”

黎仙子见他对自己毫不留情面出语斥责,泛起怒意道:“你便是好人了么?你找上玉茗妹子,不也是想从她身上套出本姑娘的下落,好获取云篆天策么?比起木仙子、金光圣母等人的威逼利诱,你使出这美男计更不是好东西!”

玉茗仙子急忙道:“黎姐姐,你一定是误会罗大哥了,他绝不是这种人。”

黎仙子气鼓鼓道:“是不是这种人,还是让他自己说吧。罗禹,要是你还算条汉子,就讲出实情,莫再花言巧语哄骗我这不经事的妹子。”

罗禹道:“不错,我确实在找寻你的踪迹,也为此去的云居观,然后才有了后来的事情。但我要找你,乃是因你为炼内丹吸人阳魄,罗某奉了师门之命要替天行道,与云篆天策毫无干系。

“况且,当时罗某更不晓得你得着了天策一事。至于茗妹,罗某初时确有此想,但其后既与她真心相爱,又岂肯相负?

“你信与不信,悉听尊便,罗某光明磊落,自问无愧!”

黎仙子见他和盘托出、言之凿凿,竟一时说不出辩驳之辞,只娇哼一声道:“我信与不信有何关系,玉茗妹子是否愿意相信你的鬼话才是关键。”

玉茗仙子凝视罗禹,微笑道:“黎姐姐,我相信罗大哥没有骗我,他不会是为了利用我才有意示好,不然也绝不肯拼却了性命维护小妹。”

黎仙子摇头叹道:“傻丫头,你被金光圣母卖了一次还不够么,还愿相信一个臭男人的话?”

玉茗仙子无意就此话题继续纠缠下去,笑着追问道:“黎姐姐,你究竟是怎生晓得小妹在此的?”

黎仙子道:“我半个月前在端州被这臭男人打伤,一路遁回瑶邪天府休养,前两日才出关。暗中打探消息,竟发觉无数正魔两道的高手,正在满世界搜索本姑娘的下落。

“我有百变之身原是不怕,可想到万一他们寻不着本姑娘,难保不会去找你的麻烦,就连忙前往空幽谷想给你提个醒,赶紧出门暂避数日免受牵累。

“谁知到得空幽谷,百花园却已经看不到了!”

第八章遇救

玉茗仙子戚然道:“想是黎姐姐晚到片刻,见着了我们走后的情景。”

黎仙子道:“我不知你是生是死,正自焦灼时,忽想起你曾说过,蓬霞山金光圣母是你早年拜下的干娘,于是抱着万一期望朝这儿赶来,瞧瞧能否从她口中获悉你的消息。再不济,也要知道是谁下此毒手火焚百花园,异日也好为你报仇。”

玉茗仙子问道:“黎姐姐,你见着小妹干娘了?”她性情纯善,纵明知金光圣母出卖了自己,却仍不愿直呼其名。

黎仙子瞥了罗禹一眼道:“没有,要不怎么说本姑娘运道就是好呢?半道上,我正遇见了金光圣母门下的弟子绿莺。我本想向她询问一番,不料一提你的名字,她就突然朝本姑娘出手。

“我一怒之下将她擒住,这才晓得你如今身陷金光洞,而金光圣母居然已派人去请天石宫的左老魔前来邀赏。”

说到此处,她哼了声又道:“念在她不敢对本姑娘撒谎的分上,我只将她禁制住,扔到了乱石堆里,却未取性命。

“随后施展独门的‘千幻灵心术’,化作她的模样混入金光洞,先取了清露静气散的解药,才赶来救你。”说罢,从袖口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道:“妹子,你赶快恢复了功力,咱们姐妹并肩杀将出去。”

她故意不提罗禹,显然与他心嫌颇深,若非看在玉茗仙子面上,只怕早已挥掌轰了上来。

玉茗仙子并不伸手去接,笑道:“黎姐姐,小妹身上的毒已解啦。”

黎仙子眨眨眼睛,也不多问,将瓷瓶收入袖中,道:“那再好不过,要是早知如此,我也不必冒险潜入老妖婆的丹室盗药了。”

说着,弯下身子将赵干仰面朝天翻转过来,洁白滑腻的脸庞上浮起一层绿光,双目微合,琼鼻中喷出两道墨绿色的妖艳光束,正钻进赵干的鼻子孔里。

罗禹低喝道:“妖女,你在做什么?”

有心阻止,奈何力有不逮。

黎仙子全神贯注,口中不以为然道:“你说我在做什么?自是采补他的元阳。为了救我的好妹子,本姑娘不得不大耗真元,施展出千幻灵心术,若得不到阳气滋补,不仅功力大损,更会种下走火入魔的内伤。

“说不得,只好委屈这位赵师弟献出阳魄,解救本姑娘了。”

那两束绿光越来越亮,渐渐从赵干体内有一缕缕红色光丝回涌,黎仙子的脸上也慢慢有了血色。

罗禹怒道:“妖女,你恁的歹毒,为了一己之私,竟无端草菅人命,罗某容你不得!”

黎仙子轻蔑笑道:“要充英雄,当侠士,那首先要有命出得了这金光洞。再说啦,这姓赵的未必就是什么好人!何况,我这么做也全是为了玉茗妹子和你。”

短短几句话工夫,已将赵干元阳吸食殆尽,脸上的绿光徐徐褪淡。可脚边的赵干却面色灰暗,病恹恹没了丝毫精神,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罗禹道:“大丈夫恩怨分明,你救了茗妹与我,异日罗某纵然粉身碎骨也会图报。但也绝不敢由此就因私废公,纵容你为祸苍生。阁下若是觉得不服,尽可现下就杀了罗某!”

黎仙子怒道:“姓罗的,你当本姑娘不敢么?”

两人怒目对视,互不相让,却把玉茗仙子夹在当中好生的为难。

她内心里也对黎仙子的做法不敢苟同,但毕竟人家是为解救自己才施展的千幻灵心术,委实不好意思指责什么,只想着将来或可炼制出一味丹药,令黎姐姐行功后不必再采补元阳筑基。

当下她一手牵着罗禹,一手拉着黎仙子,劝解道:“罗大哥,黎姐姐,你们都看在小妹分上各退一步吧。咱们身处险境,实不宜耽搁太久,还是赶紧出洞。”

黎仙子道:“好,看在好妹子的脸上,今日就算了。姓罗的,出了洞咱们就分道扬镳,日后你要来找本姑娘替天行道,我接着就是!”

三人振作精神,出了厢房。

一路上虽遇着几个把守各处的金光洞弟子,却被黎仙子的特异灵觉早一步查知,几乎没费什么周章就打发了。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洞来,外面秋阳普照,恍若隔世。

三人不敢在蓬霞山附近停留,由玉茗仙子携着罗禹,御风朝东疾行。

刚走出不到一百里,耳畔忽响起金光圣母恼怒的声音道:“丫头,你与罗禹这臭小子,乘老身不备逃了也就罢了,却为何勾结妖狐伤我弟子,吸其元阳?还不快滚回来认罪!”

黎仙子大吃一惊,说道:“那老妖婆居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左顾右盼,周围空山寂寂,苍郁葱翠,却并没有发现金光圣母的身影。

玉茗仙子道:“快走,我干娘必是施展出‘居高声自远’的千里传音功夫,以她的修为,用不了多久便能从后面追到!”

罗禹道:“既然如此,咱们不如先找个地方躲藏起来,或可逃过她的追捕。”

玉茗仙子道:“没有用的,我干娘本是得道千年的蓬霞金蝉,可极目三百里,咱们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她的眼线。”

这时,又听金光圣母的声音道:“丫头,你既不肯回来,便休怪老身翻脸无情了!”

黎仙子“呸”了声道:“谁有这样的干娘,着实倒了八辈子大楣。妹子,稍后等她追上来,你莫要再顾什么母女情分。咱们联手舍命一拼,未必就输给了她。”

玉茗仙子苦笑道:“我干娘的修为深浅,小妹再清楚不过。如今罗大哥身负重伤,不能出手,仅凭你我两人,怎也抵挡不住。”

罗禹这刻恨极了自己,他素来自诩昂扬男儿,现今非但被人撵得狼狈不堪,反要两个少女出手救护,实是愧疚之至,沉声说道:“茗妹,你们两个先走,我身上还有几道师门所赐的灵符,设法再拖住金光圣母片刻。”

玉茗仙子摇头道:“那怎么行,要留下也该是我。毕竟她是小妹干娘,纵是被擒也不会害我性命。”

黎仙子道:“妹子,你也忒天真了。到了这个地步,那老妖婆还会顾及什么母女情分?干脆由我在此阻截她片刻,你带著姓罗的小子快逃吧。”

罗禹道:“那更不成,金光圣母要抓的就是你,你留了下来只会更糟。”

黎仙子这时也顾不得与罗禹赌气,说道:“正因她追的是我,你们才有机会逃走。”

三人边走边说,猛然头顶风雷响动,划过一道耀眼金光,在远处高空停定,阻住去路,正是金光圣母从后追到。

黎仙子叹了口气,道:“好啦,这下咱们不用争了,谁也走不成了。”

金光圣母满面煞气,左手持着一对薄如蝉翼的金色弯刀,背负身后,扫视过三人冷笑道:“丫头,你逃得过老身的掌心么?”

黎仙子横身拦在玉茗仙子与罗禹身前,朗声道:“老妖婆,你向自己的干女儿下药,不就是为了从她身上迫出本姑娘的下落么?而今既然我已在此,咱们俩一较胜负高低就是,你犯不着再为难于她。”

金光圣母恨恨望着黎仙子道:“妖狐,若非为你,又何至于毁了我们数百年的母女之情。你不开口,老身第一个不放过的也是你!”

黎仙子咯咯笑道:“老妖婆恁的大言不惭。明明是你品性低下,利令智昏,罔顾了母女情分,要拿玉茗仙子邀赏,却与本姑娘何干?”

金光圣母怒道:“老身不与你啰嗦,你自缚双手就擒吧1玉茗仙子道:“干娘,您老人家就放过黎姐姐吧,日后女儿定不忘报答您老人家。”

金光圣母道:“丫头,你且闪到一边。待老身拿下妖狐,再与你细说。”

玉茗仙子反向前走了数步,与黎仙子并肩而立,说道:“干娘,您一定要捉拿黎姐姐,便连女儿也一并抓了去罢!”

金光圣母面罩寒霜,森然道:“你这是在要胁老身么?”

玉茗仙子心里酸楚难言,凄然道:“女儿不敢,只求干娘高抬贵手,放过黎姐姐。”

金光圣母脸色数变,一咬牙道:“滚,老身只当从来也没你这不孝的干女儿!”

黎仙子听她出言不逊,勃然道:“妹子,还和这混帐干娘废话什么,赶紧离开!”自背后掣出仙剑“多情”,挥出一溜粉红色的绚丽光芒,直射金光圣母咽喉。

金光圣母的蝉翼刀左右一分,朝上封架,“叮”的一声迸开仙剑,右手金刀去势不止,反守为攻向黎仙子头顶劈落。

黎仙子闪身避过,仙剑横走,削往金光圣母左肩。

她虽与对方从未交手过,但适才听玉茗仙子所言,不敢有丝毫怠慢,振奋精神,将一套“玄机百变剑法”施展得光华环绕,眼花撩乱。

金光圣母手中一对蝉翼刀见招拆招,攻守应对毫不费力。二十招一过,黎仙子渐落下风。

金光圣母的招式依旧不疾不徐,由外而内缓缓压缩对方闪展腾挪的空间,远远望去,就如两团金云罩住了黎仙子全身。

忽地金光圣母刀势骤紧,挟着锐利风声呼啸,幻化出一道道追魂夺魄的刺眼金光,暴风骤雨一般涌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