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36节

剑谍_第36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09: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的一旋,振翅让过仙剑,淩空飞转回来,落到木仙子肩上。

“啪!”黎仙子头顶钗饰这才铿然碎裂,如云的秀发如飞瀑般倾泻,直披腰际。

她玉手一理鬓角青丝,额头已惊出冷汗。

木仙子手抚血狸站在门边,目光在黎仙子脸上凝视片刻,又移到多情仙剑上。

她嘴里发出冷笑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咱们正到处追索的人,倒自个儿送上门来了!”

黎仙子心底叫苦不迭,不住的懊悔太过托大,倘若自己犹是一副绿莺的装束打扮,纵然撞见这两人,凭自己的机智,量也可周旋一番,而今却无所遁形,插翅难逃。

木仙子旁边,一名白衣青年,身材修长消瘦,如标枪般笔直伫立动也不动,宛如一尊花岗石像。

青年约莫三十余岁,神态冷然,一双黑色眸子深邃幽寂,不经意迸射出慑人的杀机。

木仙子虽是与这青年结伴同来,但始终和他保持着数尺的距离,更不敢以后背对着此人。

黎仙子尽管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人,可是听外面那和尚刚才的一番通报,也猜到他应该是天石宫的“左天尊”。

再向这人脸上瞧去,果然发现此人白皙的肌肤,似乎有着与岩石般,同样僵硬坚实的感觉,隐约透着一层紫光。

这正是将天石宫镇宫心法“磐罡心鉴”,修炼到第八层“气还紫虚”境界的征兆。

黎仙子感觉心脏在猛烈的跳动,几近绝望。

一个木仙子已远非自己可敌,旁边再多个天石宫的左天尊,除非是有“三圣五帝”这般传说中的神仙人物出现,否则任谁也搭救不了自己。

思来想去,也委实搞不明白,区区一个青莲寺住持:妖僧无戒,恁的有偌大面子,能惹得木仙子与左天尊连袂来访?

也难怪她不晓得,近日来正道各派的高手,陆续闻讯抵达雾灵山脉,于搜索过程中不免与魔道中人产生纠葛。

这两帮人马原本就水火不容,兼之同为《云篆天策》而来,岂有相安无事之理?

接连数日来,各处纷争不断,正魔两道门下屡有死伤,争斗也日渐升级。

就在昨日,正一剑派率先发难,与神霄派联手,端了积雷峰九峒观,将在此落脚的烈火宫弟子杀伤多人。

丹鼎神君十数日前伤在罗禹手中,修为尚未尽复,怎抵挡得住两大正道名门来袭?只落得孤身脱逃,狼狈不已。

其他魔道门派得到消息且惊且怒,有道是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烈火宫受创,群魔自是幸灾乐祸,可另一面也担心,下一回厄运落到自己头上。

木仙子一番思量之下找上左天尊,欲与他同来游说麻老魔,以期达成三宫盟约,先对付正道各派。

孰知一到青莲寺,麻老魔没碰见,倒撞上了众人苦苦追捕的千年妖狐,也算是无心之得。

左天尊淡淡瞥了眼高悬梁上的无戒妖僧尸首,说道:“好功夫,能不知不觉杀了这和尚,也堪与本座一战。”

那引路的僧人在门外探头见到,骇然大呼:“来人啊,住持被杀啦!”

他修为不高,嗓门倒颇宏亮,顷刻响遍寺宇。

外面脚步攒动,人声鼎沸,顿时炸开了锅,将禅堂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更点起数十支松明火把,照得亮如白昼。

黎仙子也懒做辩解,一振多情仙剑,亮出门户朗声道:“大言不惭,想要本姑娘性命,也没那么容易!”

她明知此趟青莲寺之行,已是九死一生之局,但又焉肯束手就擒?

事到临头,也唯有放手一拼了。

木仙子玉手轻轻抚过血狸光亮黝黑的皮毛,道:“你我无怨无仇,本宫要你性命作甚?只要你拱手交出《云篆天策》,本宫便容你毫发无伤离去。你击杀无戒住持之事,也自有本宫为你担当。”

黎仙子心念急转,谋求脱身之策,忽而一笑道:“木仙子的提议也算不错,反正《云篆天策》留在本姑娘手中,不但没有半点用处,反不断招惹杀身之祸。

“只是天策仅有一份,却不知该交与阁下?还是左天尊?”

左天尊木无表情,丝毫不理会黎仙子的离间挑拨,说道:“不劳费心。”

木仙子却是心头一动,暗自望了望身边的左天尊,犯起了嘀咕:“久闻这小子阴冷无常,城府叵测,比他老爹石品天还难缠三分。我可别见猎心喜,一个大意着了他的道!”她当下微笑道:“石大公子,稍后咱们擒下这妖狐,便将《云篆天策》一分为二,各取一半如何?”

左天尊自然明白这不过是木仙子的虚托之辞,想那《云篆天策》形若玉筒,通体剔透,岂能分割?

但他早有计较,颔首道:“谨如木仙子之言,小侄唯马首是瞻。”

黎仙子见他们两人当着自己面,堂而皇之的坐地分赃,三言两语就定下《云篆天策》的归属,简直视己如无物,不觉惊惧中生出几分怒气。

她一晃手中多情仙剑,真气所到之处,粉色光华骤亮,清越镝鸣。

她说道:“想夺《云篆天策》么,那得先过了本姑娘这一关!”

豪言壮语尚未说完,身形已似利箭,飞纵直射屋顶,“砰”的轰开一道缺口,化作一溜光束,欲向正东突围而去。

奈何娇躯刚破出禅堂,头顶风声如笛,一蓬光罩当空洒下,正是木仙子腕上所戴的慑心镯。

黎仙子的修为,与当日百花园中的小兰、小荷众女相比,自不可同日而语。

她仙剑上挑疾劈,迸发一道绚丽弧光,“轰”的击在光罩底部,震得慑心镯淩空一颤,光幕剧晃,人已乘势脱出。

没等她稳住身形,面前紫影晃动的木仙子,已横亘了去路,好整以暇抚弄着怀中的千年血狸,说道:“妖狐,本宫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黎仙子更不多言,一咬银牙打出两道灵符,在空中砰然爆裂,形成两束高逾五丈的飓风狂澜,黑压压的飞旋咆哮,排山倒海般涌向木仙子身前。

自己的身子倒飞而起,转向西首遁逃。

木仙子露出不屑之色道:“哼!就凭区区逆风飞魂符也想逃?”

她双袖一抖左右击出,紫色的衣袖好似灌满罡风的长江大河,迎头轰中两束飓风,随着震耳欲聋的一记轰鸣,禅堂上的千片青瓦呼啸飞起,在庞大的气流漩涡中急速盘旋,宛如磨盘里的黄豆,瞬间碾成粉末。

那两束飓风像沙塔一样散裂,分离成无数缕黑色光影飘飞跌宕,消融于黑夜里。

木仙子一收“无边落木袖”,调匀丹田真气,也不去追击。

黎仙子朝西飞退十丈,猛然耳边听人冷冷低喝道:“回去!”

一股雄浑莫御的无形掌风迎面迫到,压得黎仙子的胸口如坠千钧巨石般,让她喘不过气。

她目光所及处,竟看到那左天尊不知何时,已孤傲一人,飘立在对面一座佛堂的飞檐上,在离她五、六丈远处的虚空,硬生生挥掌将她逼退。

她急忙左掌横胸拍出,“砰”的一声,眼前被震得一黑,身子不由自主往后翻转,又回到禅堂顶上。

她双脚一踩房顶,身上余力未消,“喀喇喀喇”踏在裸露的木梁之上,一连震断数根木梁,方才站定。

底下青莲寺的和尚喽啰们,纷纷呼喝鼓噪,中气十足的大叫:“杀了她,杀了她1他们拼命挥舞手里的火把,声势倒也浩大。

黎仙子忿忿低哼,紧握手中多情仙剑,感觉自己就像两头灵猫眼皮底下的老鼠,陪着木仙子与左天尊,玩着一场无望的猫逮老鼠游戏,唯一的悬念只在于─最后的胜利者,会是两人中的哪一个?

她秉性刚烈,也是位宁折不弯的主,在这一点上殊无狐性之狡。明知逃生无望,亦绝不愿藉献宝脱身。

她狠狠盯着木仙子道:“本姑娘拼了!”挥动多情仙剑,一式“玄机百变剑法”中,最淩厉惨烈的招式“玉碎千花”,幻化出点点寒星,攻向木仙子。

在挥出仙剑的那一刹那,她脑子里一掠而过一个奇怪的想法:“小道士呢,是不是已经被他们杀了?”

木仙子不待她此招尽展其威,施展“草木一秋”的身法,从黎仙子身侧掠过,反转到对方背后,玉掌轻扬罩着灵台穴按下。

她现在还不能笃定,天策被黎仙子随身带着,因此还舍不得立时结束她的性命,故只运上五成功力,只为令其经脉尽裂,失去抵抗之力。

黎仙子听到脑后的恶风不善,也不回身,反手一剑“回流千纵”劈出,光流纵横“嘶嘶”破空,以攻对攻。{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木仙子冷哼一声,玉掌掌心青光爆亮,“叮”的击在剑锋之上。

没容她化掌为爪,锁住仙剑,黎仙子纤腰轻摆,多情仙剑一沾即走,转为一式“云破千重”,直罩头顶。

两人你来我往,眨眼缠斗了五、六个回合。

黎仙子的招式越使越顺手,到后来索性放开手脚,全不守御,一招一式都是玉石俱焚的打法,逼得对方不停使出青木宫的精绝招式,才能化解。

而西首佛堂飞檐上,左天尊仍默默存在,更令木仙子如芒在背,不得不分出多半的心神留心提防。

木仙子虽从未与左天尊交过手,但早有传闻此子青出于蓝。

他一身修为直追乃父天石宫宫主石品天,比起他当右天尊的幼弟石二公子来,何止高明一筹?

自己若是只顾擒拿这千年妖狐,不慎教左天尊偷袭得手,届时后悔,药也没地方买去。

想到这里,木仙子顿时勘破了左天尊。

适才一掌迫回黎仙子的用心,摆明就是让自己正面相迎,冲锋陷阵。他却坐山观虎斗,欲取渔翁之利。

自己在不知不觉里已棋差一着,好在自己身旁有血狸护法,谅左天尊也不敢妄动。

话虽如此,木仙子禁不住越想越恨,越恨越恼,将满腹火气撒在黎仙子头上。

她一对玉掌变幻莫测,风生水起,渐渐凝成一团青色光环,把黎仙子牢牢困在当中,任多情仙剑怎样激越电射,总攻不破这层筑起的光幕。

那位左天尊石大公子,面色冷峻依旧,犹如这世上,永远也不会有令他开心展颜的事情,他双手悠然的背负身后,驻足在飞檐上观战。

见木仙子稳稳占住上风,他表面不动声色,眼眸深处的杀机却越聚越浓,嘴角破天荒逸出一丝笑意,这笑容正是他准备出手杀人的前兆。

恰在此刻,他耳畔响起一个人的声音道:“石兄,别来无恙,最近有没有找人喝酒?”

这人的声音是以传音入秘送出,木仙子激战正酣,寺内的僧人修为既劣,离得又远,故无一人察觉。

石大公子嘴角微笑瞬时褪淡,也以传音入秘冷哼道:“酒没有喝,人却杀的不少。”

那人听到石大公子杀气腾腾的话,反而笑了起来,说道:“你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做什么?

“谁不晓得石大公子,为修炼第八层的‘磐罡心鉴’闭关两年,半个月前才功德圆满,顺利出关,哪有功夫到处杀人?

“小弟本想厚着脸皮找你讨坛‘云石佳酿’,一起庆祝庆祝,可惜府上几头看门狗着实厉害,我怕被咬,只好作罢,想不到咱们倒在这儿遇上了。”

石大公子脸上的肌肉绷得更紧,说道:“少废话,有什么事赶紧说。”

且不提那位侧身暗处的仁兄,与石大公子嘀咕些什么?此时黎仙子已娇喘吁吁。

她在木仙子强大的气势压迫之下,每出一剑都不得不全力以赴,真气耗损极快。

短短半炷香不到,丹田真气难以为继,多情仙剑也越发的沉重滞涩。

木仙子从容不迫,袖纵掌横,堪似水银泄地无孔不入,每一招都令黎仙子难受异常,顾此失彼。

多亏她一心要留黎仙子活口,否则她哪里还有命在?

也不过二十个回合,木仙子抓住战机,厉喝飞袖卷住多情仙剑,左手五指戟张,锁向黎仙子咽喉。

这一记“燃木神爪”乃她成名绝技之一,近百年来几未失手,满以为这次也必然是手到擒来,旁边却突然横生一掌,迸立如刀,切向她腕上脉门。

木仙子不用看也晓得,是谁从旁坏了自己好事,一边收爪,挥袖相迎,一边怒道:“石大公子,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啵”的一响,掌袖交错,两人身形各自一震,朝后退开数步。

石大公子右掌已收回到身后,就像从未出过手。

他修长身躯飘然伫立,刚好把黎仙子挡在后方,冷冷道:“没什么意思,此时此地,谁也不能动她一根毫发。”

木仙子怒极而笑道:“你终是忍不住要独吞《云篆天策》,可惜本宫没那么好打发!”

石大公子面色沉静,摇摇头道:“你错了,今晚我只是受人之托,要放这妖狐一条生路,不是为了《云篆天策》。”

若非亲耳听到,木仙子简直无法相信,左天尊会给出如此荒唐的理由,鼻子里低低哼道:“天策落在这妖狐身上,你不要,本宫可是要定了!”

石大公子若无其事道:“仙子尽可一试,只不过小心本座的魔刀,翻脸不认人。”

木仙子惊怒交加,寒声喝道:“石左寒,休要以为本宫当真怕了你的‘断空魔刃’!”

她话说的虽硬,迟迟也没有出招,倒是怀中的那头魔兽血狸,仿佛已按捺不住,狠狠盯着石左寒,喉咙里发出呼呼低吼。

黎仙子见这两人内讧突起,当真惊喜不已。

她精神稍一松懈,只觉得浑身酸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