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43节

剑谍_第43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还回去。仙子师父的话,自是一点也没错。不然就是兄台在‘胡说八道’了。”

黎仙子不料他会突然冒出这等“有道理”的话,眉开眼笑道:“小道士,你虽笨了点,可也比这位袁大剑客,明白事理多啦。”

这两人一慧一愚,一唱一和,袁澜再笨也醒悟到,黎仙子是在调侃自己。

想到恩师谆谆教诲,道魔道妖孽狡诈奸猾、不可理喻,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他高声喝道:“住口!你分明是从段师叔身上窃取了《云篆天策》,却不归还敝派,还满口狡辩要抵赖,只当袁某与谭师弟是好戏耍的么?”

黎仙子摇头道:“袁大剑客又说错了一桩事。《云篆天策》乃段衡他自个儿心甘情愿、亲手交予本姑娘,可不是我偷来抢来的。

“只是本姑娘又凭什么要将《云篆天策》交予袁大剑客?”

袁澜道:“笑话,段师叔岂会将《云篆天策》送予你这妖孽?”

黎仙子道:“本姑娘早就知道这其中故事即便说出来,也不是你这个正一派的小弟子能体会的。”

旁边始终不发一声的谭成,低声道:“袁师兄,休要听她瞎扯。小弟见这妖狐面色苍白,呼吸局促,显是方才经历激战,功力大损的样子。

“她一再岔开话题,不过是想拖延时间,暗自调息,咱们可别中了她的诡计。”

黎仙子被他挑破用心,只得出言激道:“好得很,号称名门正宗的正一剑派弟子,也学会了趁火打劫。

“难不成是袁大剑客和谭大剑客,怕本姑娘歇息片刻后,便会被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袁澜自恃甚高,满心以为普天之下自己的修为堪可称雄,比之师尊费久也仅差一线而已。

他昨日仗剑,连斩数名九峒观的恶道,正是意气飞扬,豪情冲霄之际,哪肯在黎仙子面前示弱。

他鼻子里不屑一哼道:“谭师弟何须多虑?纵然妖狐修为尽复,又能挡得了你我几剑?我倒想听听,她还有何狡辩之辞?”

黎仙子点点头道:“那日本姑娘,在端州一家客栈碰着段衡之时,他已身负重伤,命悬一线,躺在床上只等咽气。

“当时我并不晓得他是谁,更不知道,他盗出了烈火宫的《云篆天策》。只是见他修为不俗,又离死不久,我便想着,今夜这人横竖都要死,莫如吸了他的阳魄,正可补元疗伤。”

忽然觉得手臂微动,低头就见那小道士偷偷拉着自己的袖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黎仙子不禁皱眉问道:“你又有什么事?”

小道士嗫嚅道:“仙子师父,您真的是妖、妖怪,为何您要吸食男人的阳魄?”

黎仙子冷笑道:“你这蠢道士现在才明白过来么?若是害怕,只管滚到一边去。”

小道士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您先前救了小道的性命,又杀了无戒妖僧,为我师父报了仇,又怎会是妖怪?小道说什么也不信。”

黎仙子哼道:“信不信由你!反正那晚本姑娘的确差一点就吸食了段衡的阳魄。

“说起来都怪昆吾剑派的那个罗禹,本姑娘与他恶斗一场,他用炼魂塔伤了本姑娘不说,还在后苦苦追索。

“本姑娘危在旦夕,否则也不至于去吸食一个无怨无仇之人的阳魄,那晚我也顾不了这许多,待到夜深时,偷偷潜入客房,便欲下手。”

袁澜冷笑道:“你也太不自量力了,我段师叔何等的修为?岂是区区一个妖狐所能暗算?”

此话一出,却想到黎仙子今好端端、俏生生的站在眼前,自己口中修为超凡的段衡,却尸骨早寒,魂归九泉,话里底气顿时不足,反恐那妖狐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谁知黎仙子叹了口气道:“你说得没错,本姑娘的修为与段衡相较,确实天差地远,又欺他重伤垂危,一个大意竟为其一招擒住。

“原来他早察觉到,我在屋外窥觑,只等着本姑娘自己送上门来。”

小道士嘴唇翕动了几下,终于没有吭声,似乎已渐渐接受自己新拜的这位“仙子师父”,乃是一介千年妖狐,而非天界无忧仙子下凡。

黎仙子接着说:“本姑娘听他报出名号,乃是正一剑派门下,心里当场凉了半截,闭目说道:”我既落入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不料段衡竟松开禁制,喘息微笑道:”段某是将死之人,何苦杀你再造罪孽?只要仙子肯答应段某所托,纵是取了在下阳魄又何妨?’“我又惊又喜,更不敢相信他的话,只觉着天底下哪有这般便宜的好事?”

谭成插言道:“段师叔相托之事,想来就是《云篆天策》。”

黎仙子点头道:“正是!当下他道明事情原委,求我将《云篆天策》转交一人,说是如此死也可瞑目。本姑娘一时心软便答应下来,又当着他的面立下毒誓,取过了《云篆天策》。段衡心事已了,便咽了气。

“他于本姑娘有不杀之恩,本姑娘岂能再吸食他的阳魄?后来本姑娘将他的遗体,带到野外找地埋了,坟前还立下一块碑石。”

袁澜和谭成轻轻颔首,他们都已去过端州郊外段衡的坟冢,知道黎仙子这段话所言不虚。

袁澜听得入神,问道:“后来又怎样?”

黎仙子苦笑道:“我刚葬了段衡,烈火宫的人便追了上来,也猜知《云篆天策》已落入本姑娘手中。

“更可恨的是那个罗禹,也不知为了什么狗屁,要替天行道,在后穷追不舍,本姑娘伤势未愈,无奈之下,只好回转雾灵山脉的瑶邪仙府修养避祸。段衡托付之事,也就不得不先耽搁下来。”

袁澜道:“段师叔要你转交之人是谁,莫非是敝派的掌门师伯?”

黎仙子回答道:“不是,段衡压根就没打算把《云篆天策》送回正一剑派,不然他出了烈火宫,怎会一路向西,与贵派仙山方位南辕北辙,越离越远?”

袁澜眉毛一耸,大出意外,急急追问道:“那他老人家到底要转送给谁?”

黎仙子道:“那人到底是谁,段衡并未说明白,只说让本姑娘等他现身就好。可惜半个多月过去,仍无一丝音讯。”

谭成道:“不可能!段师叔对正一剑派满腔忠义,更不惜隐姓埋名侧身侍魔。他既辛苦得了《云篆天策》,哪有不献予师门的道理?

“你费劲心机编排故事,不过是想吞占天策,不愿归还敝派罢了。”

黎仙子道:“本姑娘念你们与段衡同出一门,才将实情相告,不信便罢。”

袁澜道:“我们当然不信。你若交出《云篆天策》,也省得袁某出剑冒犯,否则争斗起来死伤难免,你可要想清楚了!”

黎仙子满不在乎的娇笑道:“适才在青莲寺中,木仙子与左天尊两人联手相迫,本姑娘也未曾低头,现在就凭你们两个要夺《云篆天策》,痴心妄想!”

袁澜掣剑在手,迈步朝前,喝道:“既然你不肯听袁某良言相劝,莫怪我仙剑无情,取你性命。”

黎仙子方才将一番曲折故事娓娓道来,丹田内真气恢复了五、六成,自忖也堪与袁澜一战,哪管他严词厉色!

她慢条斯理道:“那就要看看袁大剑客,有没有这本事了。”

她见小道士还呆呆站在身边,一把推开他道:“乖徒弟在旁替为师掠阵,瞧我怎么收拾这位正一剑派的大剑客!”

小道士挺胸撸袖,人却缩得远远的道:“仙子师父,有小道在后压阵,您只管放心教训这家伙。”

黎仙子咯咯一笑,香风拂过,身形似一朵紫云,淩空飘向袁澜。

半空里剑鸣如琴,“玄机百变剑法”画出缕缕光华,耀亮幽幽松林。

袁澜完全没料到,黎仙子会说打就打,待惊觉对方已出手时,多情仙剑已近在眼前,顿失了先机。

他暗道一声:“妖女狡猾!”

他手中仙剑,施展一式“横峰云出”朝外封架。

黎仙子的剑招陡然生变,化作千点光雨当空洒落。

袁澜招式用老,来不及回防,只得退步躲闪。

黎仙子抢得先手,大有得理不饶人之势,多情仙剑犹如雨打芭蕉,八面来袭,接连七式攻招,胜似狂风骤雨,一波接连一波,压得袁澜无力还手,不住后退。

直到第九个照面上,袁澜才觅得黎仙子换招之间的一线空隙,仙剑疾劈,迫得对方硬拼了一剑。

“叮”的两剑交击,黎仙子锋芒用尽,攻势一缓。

袁澜哪敢再托大懈怠?拧身出剑抢攻,始扳回局面。

此刻他轻敌之心尽去,将师门的一套“浩然大七式”使得有板有眼,中规中矩,一招一式分毫不差,段落分明,显示出极深厚的基本功。

黎仙子再占不到半点便宜,多情仙剑只能在外圈游斗,怎也攻不进袁澜仙剑铸成的光圈。

偶有一剑乘隙杀入,也立时翩若惊鸿给逼了回来。

此消彼长之下,袁澜的“浩然大七式”使得虎虎生风,气势十足。

先是一招“三省吾身”,破解了黎仙子的侧袭,紧接着一式“义无反顾”,罡风呼啸,剑光如虹反攻过去,一边观战的谭成看到此景,眉飞色舞,连连点头。

他自恃名门高弟的身分,即便袁澜频出妙手,局势可喜,也不愿大声高呼喝采,以免搅了那两人心神。

可小道士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从黎仙子飞身突袭开始,嘴巴就没停过,到后来索性连双手双足都用上。

黎仙子久战不利,又听见小道士不懂装懂在场外叫道:“仙子师父好剑法,可惜慢了半分没刺着!”、“哎哟,仙子师父小心,这高竹竿要劈您肩膀!”、“仙子师父,高竹竿转身不灵,攻他的屁股!”

如果能说得头头是道也就罢了,可又分明驴唇不对马嘴,徒惹人心烦,黎仙子禁不住喝道:“臭道士,闭嘴!想吵死本姑娘么?”

她心气一浮,险些让袁澜猛攻得手,更是着恼,思忖道:“这姓袁的小子,人虽狂妄自大,倒也有几分真本事。名门正派的弟子终是不凡,若我能恢复到八、九成的功力,百招之内或许能取胜。

“但现在真气不继,旁边还有个姓谭的小子虎视眈眈,再缠斗下去恐怕就要吃亏。本姑娘得想个法子尽快解决了他。”

想到此处,黎仙子招法陡变,佯作不敌且战且退,诱得对方放手来攻。

袁澜见黎仙子俏脸泛霞,剑势散乱,满以为她后继乏力,毕竟她比不上自己名门正宗来得功力浑厚,他心中一喜,步步进逼,刚提起的三分警惕又荡然无存。

于是乎一个有心,一个大意,在松林中又斗了十余回合。

袁澜一招“威武不淫”,挑开黎仙子的多情仙剑,犹如惊涛骇浪直攻上来,一柄仙剑嗡嗡镝鸣,将对方的上半身,尽数笼罩在磅礴剑势之下。

黎仙子“啊”的轻呼,花容惨澹,一双漆黑如星的明眸中,流露出哀哀神伤的目光,如泣如诉,幽怨朦胧。

袁澜心神一震,没来由的思绪一阵恍惚,呆呆对着她的凄幽眼神,仿佛陷入泥沼中不可自拔,手中仙剑怎也刺不下去。

猛听见小道士远远高声叫道:“高竹竿子,莫要伤了我仙子师父!”他挥起一团泥巴掷了过来,撞在袁澜仙剑散出的剑气上,砰然碎裂。

小道士掷泥巴的水准实在逊色,一点都没伤着袁澜,反让他眼中的迷惘之色顿消。

突然,就见面前绿蒙蒙的雾光闪动,黎仙子左手挥出一把细如牛毛的银针,照着自己面庞打来。

他“啊哟”一声险险躲闪,左掌遽然拍出一股罡风。

“嗤嗤”连声,银针大半被掌风震飞,可惜依然有几枚从缝隙中穿过,直射面门!

第三章血铃

袁澜情急之下,也管不得什么风度仪表了,顺势倒地翻滚而出。

他面颊边寒风丝丝,白皙的面庞上,教银针蹭破了数道殷红的血痕,总算是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小命来。

黎仙子行险施展“媚魂心术”慑住袁澜心神,挥手射出一蓬“无颜神针”,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被小道士一嗓子外带一团臭泥巴惊醒袁澜,令其最后关头侥幸逃脱,不由恨怒交加,口中清喝多情仙剑长虹贯日,直击袁澜。

“叮”的一声,谭成迎面赶到,出剑接住。

他见袁澜大占上风,一招“威武不淫”暂态即可令黎仙子俯首称臣,正自欣喜。岂料形势急转直下,袁澜如中魔咒,反遭黎仙子“无颜神针”偷袭,欲待救援已晚了一步,却也刚好截下对方。

袁澜惊魂未定,弹身而起,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刺痛,伸手一抹全都是血,破口怒骂道:“好个妖狐,胆敢暗箭伤你袁爷爷!”

遂纵剑而上,与谭成夹击黎仙子,招招追魂夺魄,再不留情。

黎仙子以一敌二,被袁澜与谭成的剑光困住,几次欲夺路而走都未成功,反险伤在剑下。

她有心再施展“无颜神针”,可袁谭二人已有前车之鉴,哪能重蹈覆辙?

攻势一浪高过一浪,不给黎仙子丝毫喘息腾手的机会。

忽听小道士叫道:“高竹竿子,矮石墩子,你们两个打一个,欺负我仙子师父,算什么本事?小道来也!”

只见他使尽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拔起一根碗口粗细的青松,横抱在身前,跌跌撞撞朝战团奔来,挥树横扫,居然是有模有样的一招“席卷千军”。

袁澜怒道:“小道士,你上来找死!”

看也不看左掌就拍中树杈,“喀喇”闷响声起,两丈多长的青松,震裂成大小不一的碎木片,挟着尖锐啸声漫天激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