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46节

剑谍_第46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难怪仇老哥不信。只是小弟有一事不明想请教老哥你。

“当年魔圣聂天坐拥全部《云篆天策》,为何不善加利用横扫正魔两道?反而将其分与五行魔宫,以致最后为朋属所叛,落得凄惨收场。

“他才智修为均不下于令师,原本也不该如此才对。”

仇厉道:“这其中原因莫非林兄知晓?”

他一发问,血铃杀气再减,仅以功力牢牢压制住对方勿令其逃脱。

林熠有若与他达成默契并不乘势反攻,“抱残二十四式”改以“守缺六十四剑”封闭门户,与仇厉周旋。

他回答道:“仇老哥大智大慧想来也已猜到。不错,聂天尽管得着了《云篆天策》,可是缺少破解的法门等若无用。

“事实上,《云篆天策》奥妙又何止于此?莫说六卷合壁,纵使一卷在手也同样能发挥出惊天动地的威力。

“枉五行魔宫收藏多年却白白蹉跎岁月,实在可笑、可惜。”

仇厉疑道:“照你所言,《云篆天策》得之无用,仙盟又何必窥测此宝?”

林熠大摇其头叹道:“仇老哥,小弟刚赞你大智大慧,怎突然就犯起了糊涂?聂天与五行魔宫的人不知天策秘诀,却不代表天下无人知晓。否则上天空遗此宝,让无数人争得头破血流是为何?”

仇厉讥讽道:“这么说来,《云篆天策》的惊天秘密,林兄倒是知道?”

林熠满脸诚恳的道:“以小弟的身分,这样的秘密原本也无资格获悉。但事有凑巧,小弟有一位交好的知情人,她告诉我原来《云篆天策》的秘密尽在一首诗上!”

仇厉不能全信,可又不敢全不信,试探道:“林兄鬼话连篇,又想来哄骗仇某不成?《云篆天策》之秘诀法门仅天地可告知,岂是与你交好就可轻易告诉你?”

林熠得意道:“那就要看小弟说的这个知情人是谁了。一般的人她自然守口如瓶,半字也不会泄漏。不过小弟和她的交情偏偏非同一般,相处久了早已无话不谈,无事不言,《云篆天策》的破解法门,她自也不会隐瞒小弟。”

仇厉半信半疑道:“你说的这人到底是谁,又怎会知天策秘诀?”

林熠露出迟疑模样道:“不成,这人万分紧要,怪小弟多言,若当真泄漏出去,对她可是大大的不利,仇老哥听过就算吧。

“唉,小弟今日死在仇老哥手上,也只能怨自己技艺不精,投错师门。”

边说他手上倒加紧三分,似乎正奋力相抗。

仇厉虽然老辣,适才又上过一回恶当,可林熠一开始如竹筒倒豆子般干脆俐落,到后来支吾遮掩,半天也不见有一颗豆子倒出。

仇厉被他说得心悬不已,哪里还肯容他再有保留,激将道:“你既不敢说出,分明就是子虚乌有,唯恐仇某找出破绽,这等技俩少来卖弄!”

林熠暗喜,脸上好一番犹豫为难的模样,又是委屈又是激愤道:“小弟乃将死之人,何苦编这一通谎话欺哄老兄?实在是这人身分特殊,万万说不得。”

仇厉道:“我知道了,一定是仙盟中紧要的人物!”

林熠惊道:“咦,仇老哥怎会知道?如此说来我再隐瞒已是不必。仙盟中在盟主之下,的确是有一位总召集人任联络协调之职。号令到处如盟主亲临,接令之人莫敢不从。”

仇厉情知林熠所说非虚,也知那位总召集人执掌仙盟所有人员名单与联络暗语、暗记,乃至各地分舵的详情。

若能抓到此人,与冥教为祸作对多年的仙盟,不啻成为板上鱼肉只待宰割,这般功绩实不下于得到一卷《云篆天策》。

事关重大,仇厉心意萌动却不敢表露,还故意装作不以为然的说:“倘若仇某连这点都不清楚,怎佩为我冥教效力?”

林熠自得道:“那仇老哥也必然听说过,现任的总召集人乃是一位极年轻的女子。实不相瞒,小弟能受仙盟看重也多半因她之故。”

仇厉心中释然道:“我说仙盟中人,多为正道各派的耆宿精英。林熠的修为虽属上乘,可资历总是太浅,本是不够资格获得招徕,原来里面有这层缘由。”

怀疑既去一分,信任也就随之多加一分。

仇厉道:“想不到林兄居然与仙盟总召集人是挚交好友!”

林熠笑嘻嘻道:“仇老哥的话仍只说对一半,小弟与仙盟总召集人非但是挚交,但更深一层的关系却不足为外人所道了。

“此事小弟本来也不应炫耀,但要是不如实禀告老哥听,只怕你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小弟,方才所言绝非欺骗。”

仇厉思忖道:“更深一层的关系?那总召集人左右也不过是个年轻女子,定是看上这年轻英俊、又会花言巧语讨人欢心的小子。嗯,这也不足为奇。”

林熠寥寥数语,在仇厉心目中的身价立时陡增,从先前的丝毫不信,开始变得半信半疑。

多年来仙盟高手神出鬼没,以各色身分潜伏于正魔诸家,令各门各派如梗在喉,无不欲除之而后快。

但这些人生性极为坚毅,纵然偶有查获也绝不会吐露半分仙盟机密,甚而当场自尽,以身相殉。

因此,冥教与仙盟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却依旧对其知之甚少。林熠自报家底引得仇厉耸然动容,暗自惊喜。

他嘿嘿笑道:“恭喜林兄,即蒙仙盟总召集人的垂青,日后前程远大无可限量。”

林熠叹道:“小弟今夜就要命丧仇老哥铃下,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前程?不过《云篆天策》另藏玄机,仇老哥总也该相信了吧?”

仇厉不答,私下里转动念头,一边判断林熠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实程度;一边寻思如何能将他生擒,好从他嘴里撬出更多秘密。

林熠察言观色,岂有不明白仇厉在想什么?他心中暗笑:“饶是你狡诈似鬼,这回也被小爷哄得团团转没了方向。我索性再唬他一唬来个板上钉钉。”

他一摆仙剑撤身收招,说道:“仇老哥,看在你好意要引荐小弟拜入令师门下的分上,我不妨对你多说一点内情。

“你可知六卷《云篆天策》都形似玉筒一般的长短大小,然而颜色各异也各有妙用?”

仇厉也收了血铃,只遥遥压制林熠,说道:“这个仇某早曾听师尊说起过,你能晓得也不足为奇。”

林熠道:“好,这点秘密的确不算什么。可仇老哥未必清楚每一卷《云篆天策》的色泽究竟为何,上面篆刻的花纹又有何特异。

“譬如烈火宫失窃的这卷天策,小弟虽至今未曾见过,可一样能说得丝毫不差。小弟是如何得知的,仇老哥不问也该明白。”

仇厉哼道:“仇某怎知你确实没见过烈火宫失窃的那卷天策?”

林熠回答道:“很简单,仇老哥隐身林内,必定也看到小弟向黎仙子出示仙盟玉佩的情形。

“在此之前,黎仙子不明小弟身分,莫说是将《云篆天策》取出让小弟细细打量,就算扫上一眼怕也不行。仙子师父,小道可有说错?”

黎仙子只含含糊糊“嗯”了声,似有些神思不属。

她脑海里翻来覆去念道:“原来这臭小子已有心上人了,竟还是什么狗屁仙盟的总召集人。想来定也是出身名门修为卓绝,比我这邪魔歪道的狐仙无疑强盛许多。哼,异日有机会,本姑娘倒要见识一二!”

林熠全副脑力都在与仇厉周旋,根本没心思看黎仙子的脸色。他继续说道:“烈火宫所藏的《云篆天策》通体碧绿,表面镂刻有描金花纹,有若天书共分九行,可惜写的是什么小弟莫说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仇老哥。老哥若存疑虑尽管询问黎仙子。”

黎仙子惊愕道:“臭小子,你怎知道得如此清楚?”

她旋即肯定,是那位仙盟总召集人私下相告,连如此细致的机密都能尽数告知林熠,两人的关系不言自明,一股莫名酸意泛出。

她忿忿哼道:“那丫头既有如此神通,你何不找她去要天策,还来纠缠本姑娘?”

仇厉见黎仙子模样不似作伪又信了几分,想想问道:“林兄的意思是,破解《云篆天策》的法门,要着落在玉筒表面镂刻那些花纹的天书之上?”

林熠喝采道:“仇老哥高见!然而仅破译九行天书花纹尚且不够,仍需配以四十八句云篆总诀,也就是小弟所说的那首诗词。此诗前六句总起,后六句总成,当中每六句对应一卷《云篆天策》。次序不能颠倒,字义也不可有误。”

他绕了一大圈又回到诗词上,可仇厉的态度已是大不同。

他沉吟片刻,双眉微蹙小心翼翼的问道:“林兄,莫非这四十八句总诀你也知道?”

林熠摇头道:“现在小弟倘若说没有,仇老哥大概又要用血铃轰小弟了。不错,这口诀小弟烂熟于胸,一俟获取黎仙子手中的天策,即可破解。

“届时借助此宝的神威,说句得罪仇老哥的话,除了令师当面,天下已没几个人能挡得了小弟。”

仇厉先是怀疑道:“如果真有这等神威,他为何不从那妖狐手里取来天策对付仇某?定然因为破解天策需耗费功夫,他已来不及。

“也幸好如此,否则《云篆天策》一旦为仙盟所获,本教势必被动。但毕竟另有五卷流落在外,难保没有一个万一。当务之急除了得取这卷天策,更要从这小子嘴里撬出总诀!”

想到这里,他忽地起了私念:“凭林熠的修为参悟出一卷天策的秘密,便能这般厉害。我若能获取此宝,不啻如虎添翼,以后纵横四海无敌天下亦非痴人说梦。”

有此一念,仇厉切盼之意更殷,轻捋须髯道:“也罢,既然林兄坦诚相待,仇某也就开门见山。总诀之说仇某也早有听闻,更曾蒙师尊恩宠传下两句。林兄可否把起首几句念来,是真是假仇某立知。”

黎仙子紧张起来转目望向林熠,唯恐他不懂装懂,立刻让仇厉瞅出破绽。

林熠怫然不悦道:“闹了半天仇老哥还是不信,故意考教小弟来了。也罢,起首几句说的只是上古遗留天策的本意,说出来也没什么打紧。

“仇老哥可要听好,瞧瞧小弟念的可有半字错谬?”

他清清嗓子,缓声吟道:“道为无常兮乃铸云篆,神通三界兮以襄清平;天地分六合兮万物滋生,阴阳为炉炭兮天策如火,驱动五行兮归本始一;心参自然兮神悟空无,聆得天意兮功在万古。”

他念到这里一停,仇厉急忙问道:“林兄,下面呢?”

林熠一摊双手道:“没了,起首六句就这么多,仇老哥看小弟可有念错?”

黎仙子急忙目不转睛盯着仇厉,怕他一摇头可就糟了。

好在仇厉一呆,又缓缓点头道:“果然和师尊传授小弟的总诀一模一样,但后面四十二句,林兄也同样未必晓得。”

林熠哈哈笑道:“仇老哥,做人要厚道。你想套出四十八句总诀何不直说?但后面那四十二句实是最关键的部分,连一个字都不能多说,小弟无可奉告。”

仇厉怒哼道:“林兄不说而说,说而不尽,用意何在?枉自吊起仇某的胃口,还是想消遣在下么?”

说到这里,他手中血铃徐徐抬起,大袖无风鼓荡,眼眸中精光闪烁眼看就又要出手。

第五章阵图

林熠毫无应战的意思,连连摆手道:“仇老哥别发火,若非你一再追问小弟,我也不致说了这么多。

“不过小弟提及《云篆天策》总诀的秘密确另有用意,仇老哥何妨听上一听?”

仇厉道:“我料你也不会白白便宜仇某,将这等绝密轻易托出,果然别有图谋!”

林熠嘿嘿道:“小弟自幼就有几样嗜好,喝酒居首,可另外有一样仇老哥也不可不知,那就是赌。”

仇厉讥讽道:“林兄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仇某佩服,甘拜下风。”

林熠不以为然道:“承让承让,小弟今日就是想和仇老哥再赌上一把运气。”

仇厉问道:“你有何物与仇某赌?”

林熠一字一顿道:“当然是《云篆天策》和那四十二句总诀。咱们以一个时辰为限,小弟与黎仙子先行一炷香的功夫,仇老哥要是能够在期限内追着咱们,小弟就将后面六句总诀如实相告。”

仇厉冷笑道:“要是追不到呢?莫非就此放走你们两人不成?”

林熠笑道:“非是小弟自负,假如一个时辰里仇老哥追不着小弟,那么以后也别想找着了,就看仇老哥敢不敢赌?”

仇厉道:“纵是仇某追上你们也仅得六句总诀。照此计算,岂非要放过你们七回才能完满?再加上那卷《云篆天策》,嗯,那便要八回了。”

林熠道:“仇老哥算得可比小弟快多啦,你瞧这个建议可好?”

仇厉摇头拒绝道:“不好,你们两人已是仇某掌中之物,仇某何须节外生枝?”

林熠微露失望之色,似乎不甘心的说道:“如果仇老哥觉得八回太过麻烦,咱们也可商量减半。”

仇厉坚持道:“一次也不成。林兄你莫再枉费心机,仇某不会再上你的恶当。”

林熠叹息道:“放着好处不沾小弟也没法子啦。你纵是擒住小弟,也休想听到后面四十二句总诀,我虽斗不过仇老哥,可横剑自刎却不是难事。”

仇厉儒雅的面容变得狰厉,缓缓道:“那却未必!”

此时,觅恨血铃红光暴涨,一蓬阴风扫荡林间吹得人遍体生寒。

他手腕一振,百年真元勃然奔涌汩汩注入血铃,默念真言施展出“销魂血咒”中的“锁心术”。

“叮、叮叮─”

沙哑的铃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