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47节

剑谍_第47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并不见得有多响亮,但却狠狠砸在黎仙子的心头,血铃每晃动一次,就有一股无形的魔力冲击她的心神,恍惚中脑海里显现短暂的空白,全身真气也随之涣散。

铃声犹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邪力越来越盛。

黎仙子感到自己的灵台风雨飘摇随时都会覆灭,隐约听见林熠高声喝道:“仙子师父,赶紧抱元守一,万勿妄动!”

黎仙子浑身酸软,即使想“妄动”也是不成。她今夜连番力战又遭销魂血咒重击受了内伤,此时修为尚不及平日三成,根本无法抵挡仇厉的铃声铿锵。

这锁心术乃是销魂血咒的至高境界,专为不战而屈人之兵。若修为不到越是运功抵抗,越可能被摧毁神思,受害深者形同白痴,若无仇厉施救,终生难有复原之望。

但仇厉催动锁心术耗费真元也甚为可观,更有可能因被施术者意志极坚又功力远胜于己,不仅无法控制对方,反会遭其反噬而走火入魔。

仇厉欲知后面的四十二句总诀,误杀林熠或是果真令他抓到自尽之机,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可不是仇厉所愿。他因而不惜大动干戈发动锁心术,以期能兵不血刃的擒下林熠,从他口中套出秘密。

因为血铃七响,黎仙子已昏厥过去不足为虑,但林熠兀自支撑不倒,虽然是面色潮红,汗如浆下,可眼中神志依然保持清明,右手紧握仙剑,脚步蹒跚向仇厉迫来,身后印出两排由阔而窄由浅至深的足迹。

仇厉冷哼道:“林兄,苦苦相抗徒增辛苦而已,弃剑认输吧!”

血铃加大一成功力,铃声叮叮暗哑低沉毫无节奏韵律可言,方圆十丈之内几乎被夷为平地。

林熠每承受铃声一击,修长挺拔的身躯就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一下,五、六丈的距离不啻天涯海角,鸿沟横亘。

勉强前行了三丈,他的眼神渐渐迷茫但仍逆风跋涉,大口喘息道:“仇厉,你可敢收起血咒与小弟再战一场?”

仇厉道:“林兄,不管你意志多坚,修为多纯,也休想抗住血咒锁心!你再强撑下去,全身功力涣散便是仇某也救你不得了。”

林熠咬牙又跨前一步,蓦地闷哼一声,身躯摇摇欲坠,勉强将仙剑插入地下稳住平衡。

眼前离仇厉仅不到两丈远,可自己已成强弩之末,寸步难进了。

他眸中的目光游离朦胧,仙剑上徐徐滑落掌心凝聚的热汗,再融入枯叶中。

仇厉的血铃晃动更疾,头顶开始冒出腾腾红雾,显也拼出了真火。

倘使林熠能再多坚持半炷香,他便要考虑及早收手以免真元枯涸,引得魔气反噬让自己走火入魔。

此时,幸好林熠的身子慢慢软倒昏睡了过去。

仇厉大松一口气,收住血咒低哼道:“好小子,倒是难缠!”

他略一调息举步迈向林熠,费了偌大气力总算大功告成,心中兴奋自不待言。

走到林熠跟前,仇厉停步俯身探掌按下,打算先禁制住他的经脉,心里却猛然升起一股强烈的警兆。

不等他反应过来,林熠紧闭的双目骤然睁开,眼中清澈明亮,哪有半分神志迷惘的影子?

他哈哈一笑道:“仇老哥,你中计了!”

仇厉大吃一惊,催动掌力急急拍下,林熠手中的仙剑快逾惊鸿,直刺胸前。

两人相距不过数尺仇厉全无防范,闪躲已不可能,电光石火中按向林熠的左掌横扫,“啪”的荡开仙剑,“砰”的一声!小腹却被林熠结结实实印上一掌。

仇厉怒吼飞退,右手血铃铿然射出,林熠侧身翻滚,“轰”的击中他后背,一团血光爆开撞得他身躯高高弹起,有如枯木败叶般飘荡开去。

短短一招间,二人各中对方一记重手,两败俱伤。

仇厉退出十多丈外,背脊狠狠撞在一株青松上,两人也合抱不来的粗大树干“喀喇”折断轰然坠倒。

林熠这一掌堪堪击中了他的小腹,那正是炼气之士的丹田要害。

饶是林熠为抵挡血咒侵袭,泰斗真气耗损大半,仇厉有血罩神功护体也难以消受。“哇”的喷出一道血飙,丹田内的真气七零八落四处狂窜,正是散功的征兆。

仇厉沙哑低吼道:“好,好,老子败得不冤!”

林熠的背上血肉模糊,靠倒在半截横躺于地的树干上,嘴里同样血如泉涌,脸上那副镇定轻松的笑意仍在,艰难咳道:“当然不冤!小弟十九年来尚是第一遭被人打得横飞十丈,仇老哥当真神勇!”

他颤颤巍巍从袖口里,取出昆吾剑派的疗伤圣药和酒服下,火辣辣的酒汁混着鲜血刺激咽喉,呛得他拼命咳嗽,口中热血喷出更多。

仇厉也取了丹丸吞服,喘息道:“仇某血铃三十一响,玄干老道也唯有遁逃一途,你却为何可以不受迷惑反戈一击?”

两人说话时都加紧镇住伤势争取尽快复原,同时也在揣测对方受伤的程度与恢复的速度,谁都明白彼此的性命仅悬于一线之间。

林熠微笑道:“小弟天生不怕,否则怎敢诱仇老哥发动锁心术死中求生?”

仇厉寒芒一闪,嘿道:“原来仇某施展销魂血咒已在林兄算计之中,料敌不明果真败得一点不冤!”

林熠丹田逐渐聚拢一缕真气,暗自一喜,不动声色道:“这原也怪不得仇老哥,销魂血咒当者披靡,实乃魔道一等一的绝学,小弟天幸异禀颇有些胜之不武。”

仇厉笑道:“哈哈哈哈!胜之不武,难得林兄能自认这四字,可比正道那些伪君子坦诚太多,可惜你我各为其主,否则仇某甘愿破例把酒相交,引为知己。”

林熠听仇厉的喘息渐平心中凛然,只等真气略复,立即携了黎仙子远扬,嘴里不停道:“能得仇老哥金口誉赞,小弟三生有幸。可惜壶中酒尽不然当痛饮三斗。”

仇厉微微一笑道:“林兄面颊渐有血色,可是准备告辞了?”

林熠道:“这也瞒不过仇老哥,咱们他日狭路相逢,小弟必先敬老哥三杯,喝完了再打他个地动山摇!”

仇厉摇头道:“换作旁人仇某也许就暂放一马了。但林兄才智修为均属顶尖,日后必成本教心腹大患,说不得仇某要厚颜相留,纵得不着《云篆天策》的总诀,也绝不能放走林兄。”

大手一挥,一支黑色卷轴激射而出,在空中“啪啦啦”的,迎风舒展开一幅七星伴月图,其中隐然一股戾气冲霄。

林熠凛道:“七星捧月阵图!”他强提真气,飞身掠向昏厥未醒的黎仙子。

仇厉纵声笑道:“林兄,晚了!”

他双手结起法印,真言念动,画卷中扩散出一蓬银白光澜席卷青松林,将林熠与黎仙子双双吸入阵图。

他注视悬挂半空“滋滋”鸣响的七星捧月阵图,低语道:“林兄,对不住了,是死是活便看你的造化,仇某也无能为力了。”

画卷上白光浩荡,旋即将林熠与黎仙子的身影吞噬。

林熠怀抱黎仙子,身形一定,稳在空中,面前凄迷的白光消失。

漆黑无垠的虚空里,遥遥望见七星连珠闪烁,似在极远处却又仿佛触手可及。

四周万籁俱寂听不到一点声响,回过头去也瞧不见来时的路径,满眼都是无边无际的黑幕。

他嘴角逸出一丝苦笑,心道:“我千算万算,怎没想着仇厉即为巫圣座下大弟子,又乃冥教举足轻重的人物,随身携带七星捧月阵图也是理所当然,前面的一番苦心可算是白费了。”

不过他素来乐观坚毅,这念头一闪而过,开始静下心神调息疗伤,举目打量周围动静。

有道是既来之则安之,与其懊丧后悔,还不如把气力留在如何脱困上。

远处七星忽的亮了起来,遥遥围绕着林熠移转,头顶上隐约有弯月银光萌动,忽闪忽灭。

林熠忖道:“此阵即名七星捧月,其中的玄机变化自与七星阵法相联。我若非重伤难行好歹也要闯上一闯,可是现在唯有静观其变,抓紧功夫恢复功力。”

他低头看看怀中的黎仙子,双目紧闭,秀眉微锁,似受烦忧相伴。

他掌心微吐一道真气,震动黎仙子心脉,片刻后低低嘤咛。

黎仙子懵懵懂懂睁开妙眸,困惑的打量林熠,诧异道:“臭小子你怎么受伤了?咦,我们这是在哪里?”

林熠眺望高空的银光变幻,说道:“咱们被仇老魔困在七星捧月阵图里。”

黎仙子听见仇厉的名字,清醒了一多半,问道:“仇老魔呢?”

林熠道:“他被我偷袭得手打成重伤,现正在阵外,滋味却绝不会比林某好受。”

黎仙子稍松一口气,可望着七星闪烁又发起愁来,道:“臭小子,你可有法子破阵?”

林熠如实回答道:“此阵号称冥教三大奇阵之一,非同儿戏。我体内真气溃散御风也成难事,想要破阵可就难了。”

黎仙子惶急道:“那怎么办?仇老魔随时都会杀将进来,咱们可抵挡不住。”

林熠安慰道:“仇老魔丹田受损一时半刻也不敢妄入阵内。仙子师父勿慌,如此天星明月,良辰美景,咱们正该静下心来好好欣赏一会儿才是。”

黎仙子呸道:“都这等节骨眼上了,你还有闲心说笑?”

脚底“嗡”的一响,亮起一方一尺见宽的光格,再看别处,也络绎不绝的有光格次第亮起,分作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徐徐铺展无有边际。

林熠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些光格,见它们不断漂移闪现变幻着色彩,与连珠七星遥相呼应。

头顶的弯月银光更盛,将虚空映照得流光异彩,奼紫嫣红。

他嘻嘻一笑道:“仙子师父别生气,咱们要破阵势可比登天,可想逃出去倒非不能。”

黎仙子难解林熠话中之意,为何破阵无望,逃出却有可能?

尚不及问话时,她却忽然察觉自己还靠在林熠怀里,立刻啐道:“臭小子,还不快把本姑娘放下来,想抱到什么时候?”

等到林熠当真依言轻轻放下她,黎仙子反而微微觉得有些失望。

眨眼间,头顶弯月转成血红,四面八方的虚空里陡然生出猎猎火海,幕天席地卷涌而至,声威远胜于当日丹鼎神君所施的“九离阴焰”。

黎仙子正待挥剑抵挡,林熠念动真言,飞速祭起一道青色灵符,“砰”散裂幻化出一团紫电,将两人笼罩在内。

那火舌熊熊吞吐,撞击在紫电光罩上“啪啪”脆响,泛起妖艳的绿色光焰。

林熠从容自若道:“这道‘辟魔御电符’能替咱们遮挡片刻。”

黎仙子道:“臭小子,你刚刚可有说咱们能从阵中逃离出去?”

林熠强压体内的伤痛,右手取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翠色明珠,微笑道:“有这枚‘流风神珠’在,法力远胜于五行遁术,仇老魔的鬼阵又能如何?”

黎仙子瞅着林熠手中的流风神珠,问道:“臭小子,这可是七大奇珠之一的流风神珠,你是从哪儿得来的?难不成是那丫头送你的订情之物?”

林熠一愣,道:“丫头?哦,仙子师父指的是仙盟总召集人么?小弟从未与她谋面,更谈不上交情,她怎么可能送我流风神珠?”

黎仙子哼道:“当面扯谎,你与仇老魔说的话犹在耳边,这么快就忘了么?”

林熠愣了愣,哈哈大笑道:“小弟骗仇老魔的鬼话,仙子师父也信了?”

黎仙子道:“你若不认识那丫头,焉能将《云篆天策》的情形说得头头是道,还晓得那个四十八句狗屁总诀!”

林熠笑意更浓,摇头道:“那总诀是小弟编造出来哄骗仇老魔的,我算准他会施展销魂血咒图生擒你我,这才将计就计佯装不敌锁心术,昏厥过去。

“然后出其不意在他小腹上狠狠轰了一掌,不然咱们早已去见阎王爷啦!”

黎仙子将信将疑道:“你编造的?那仇老魔为何还连连点头,着紧要你说出后面的四十二句?”

林熠道:“这世上哪有《云篆天策》的总诀?仇老魔为套我的话才故意为之,却不晓得他在煞有其事连连点头时,我早已笑破了肚子。

“那时不论小弟胡诌出什么狗屁诗句,他也只有洗耳恭听虚心受教的分。”

他说着,从袖口里拿出一支三寸长的碧绿玉筒,接着道:“至于我能说出烈火宫失窃的那卷天策的模样,秘密就在于此了。”

黎仙子失声道:“《云篆天策》!你、你什么时候从我身上偷走的?”

林熠说道:“仙子师父可记得,小弟为表演挠痒脚心的绝技失足摔进你怀中?我便是在那个时候顺手牵羊取了过来,还望仙子师父多多宽宥。”

黎仙子抬手将玉筒拿起,果然是自己从段衡身上取来的那支,讶异道:“不可能,我以‘袖里乾坤’将天策隐起,你如何能盗得?”

林熠道:“启禀仙子师父,小弟曾从两位朋友处学得一手‘神仙探囊’的绝活,专破‘袖里乾坤’与‘怀中日月’,不管什么宝贝自是信手拈来。”

黎仙子道:“你说的那两位朋友,就是邙山双圣吧?”

林熠诧异道:“仙子师父,你认识他们?”

黎仙子道:“本姑娘还见着了罗禹,现下他们已去云居观找你。”

她渐渐相信了林熠的解释,看来这小子,的确与那位仙盟总召集人无甚关联,心中顿时舒畅许多。

林熠喜道:“罗师兄可好?”

他夜入青莲寺本就是为探查罗禹下落,顺手替云居观雪恨,孰知从无戒和尚口中,问不到半点有关罗禹的音讯正自头疼。

黎仙子道:“他受了些伤,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