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51节

剑谍_第51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后露过脸,这一阵自该是轮到自己了,因此主动上前请求容若蝶的教诲。

容若蝶娇笑道:“雁兆,你已很聪明也不用我来指点。不过对方出阵的必是飞云真人,他的修为犹胜费久半筹,我担心你撑不到四十个回合就要落败。”

大凡有才智的人,难免有几分恃才傲物之气。

雁兆嘴上不说心里却道:“照小姐话里的意思,莫非以为我不如二师兄么?哼,怎么着我也要与飞云真人缠斗到百合开外,让她不致小觑!”

他立下决心不动声色的抱拳道:“多谢小姐提醒,属下定当全力以赴!”转身而去。

容若蝶目送雁兆背影嘴角逸出一丝微笑,暗道:“行啦,这激将之计算是使成了。飞云真人休想舒舒服服的赢下这一阵。”

却说对岸费久与飞云真人,瞧见雁兆出阵也低声商议起来。

费久道:“瞧这架式,此人的实力该是仇老魔四大弟子中,仅次于钟奎的一个,故此站在左首第二位。”

飞云真人凝目打量雁兆徐徐道:“适才列位最末的汤坚已好生难缠,此人犹在汤坚之上,此阵若咱们输了则大势去矣。”

费久深以为然的点头称是,第五阵是仇厉当关,两派高手中无人能有胜望。

所以后面两局绝不容有失,假如第三阵输了第四局即使赢下也无济于事了。

飞云真人身后的一名鹤发道人一摆拂尘,主动请缨道:“二师兄,费兄,此战便交与贫道吧。”

他道号“闲云”,与飞云真人同列神霄五老,于正道中亦是著名的耆宿人物。他自忖要对付一个仇厉的弟子,总不致失手。

飞云真人精湛如电的神光,一遍遍扫视容若蝶身后那三名黑衣大汉,盘算良久摇摇头道:“五师弟,今日要想全身而退,后面两局咱们务求全胜。此人的修为该在仇厉诸弟子中位列次席,便交由贫道。第四阵再烦劳师弟一战功成,你看如何?”

其实他心里,另外有一个不足为外人所道的小九九,那便是正一剑派已出战两场,换回一胜一负。自己与闲云真人若能依着对方修为深浅的差异,稳吃两局,无形中也盖过了正一剑派,脸上自然大有光彩。

他唯恐闲云真人没有领会自己的苦心,不待他多言迈步迎上雁兆。

第八章平局

两人一打照面,雁兆暗赞道:“果真是飞云真人,小姐真乃神人,计算得分毫不差!”

他“唰”的从腰间解下一条赤色软鞭,手腕连抖幻出团团光圈朗声道:“在下雁兆,恩师座下三弟子,真人请了!”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雁兆的鞭花看似轻描淡写,但劲气内敛变幻无方,较之汤坚猛打猛冲的招式着实高明不少。

一叶知秋,仇厉出场的三名弟子因材施教,各有所长,也彰显出这魔头惊世骇俗的魔功底蕴。

他汲取费久的教训,不敢怠慢,缓缓掣出仙剑“出尘”。

他左手一捏剑诀,颔首道:“阁下先请!”

真气所至,一股无形的淩厉剑风激荡,徐徐压向雁兆。

雁兆肚子里大骂飞云真人老奸巨猾,他尽管采取守势可是剑气严霜,咄咄逼人,等若已经出手威迫自己,隐隐占得先机,远不如费久来得实在。

放在一盏茶前,雁兆都会抱元守一,偏生与飞云真人对耗下去。

但受了容若蝶的激将,他的傲气陡生,三丈多长的软鞭“啪啪”脆响,缠向飞云真人脖颈,更不容对手渐渐积蓄气势,以剑气步步进逼。

飞云真人不慌不忙,一式“横断暮岚”仙剑疾点在鞭头,眼花撩乱的赤色光影顿时一散。

他右手催动仙剑反击,脚下游走不定,顷刻幻化起无数道身影剑光,围绕着雁兆幕天席地的攻来,虚实之间令人目不暇接。

若非亲眼目睹,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这位体态臃肿的老道士,竟能动如脱兔一快至斯。

但雁兆的鞭法,也以轻灵迅捷见长,对上飞云真人这套“风起云落十九剑”,并不吃亏。

两人以快打快,争奇斗艳,譬如灵蛇九曲,飞鸿在天,姿态场面都比上一场费久与汤坚之战好看许多。

雁兆打定一个念头:不求有功,先求无过,就算赢不下飞云真人,怎么着也要拖得他激战到百招开外,好让容若蝶另眼相看。

所以他的软鞭看似纵横披靡,招法淩厉狠辣,实则稳扎稳打以攻代守,牢牢扎紧了门户。

飞云真人默默记招,眨眼就过了二十个回合。

他眼见费久四十招里便逼迫汤坚主动认输退场,自己倘若让雁兆走得百八十个照面,那不是被费久比了下去么?

于是求胜心起,他加紧驱动仙剑一招未了一招又起,剑势环环相扣,将“风起云落十九剑”发挥得淋漓尽致,妙到巅毫。

两派门人固然看得如痴如醉,轰然叫好。

林熠亦由衷点头,心中赞叹道:“师父曾有言道,当今正道诸家剑法中,单论变化之奇,本门的抱残二十四式首屈一指;而论轻盈灵动,九九弹指剑亦堪称翘楚。

“但神霄派的这套‘风起云落十九剑’却兼而有之,不遑多让。亏得雁兆的软鞭占了些许便宜,换了汤坚上去就如同蛮牛被人套上鼻环,一招受制即动弹不得。”

想到这里,他不由悄悄望向容若蝶,意外的察觉她并未关注战局,而是远远凝视对岸的两派人马,目光来回巡视好像在细心找寻什么。

林熠一愣,思量道,难不成她是在预测对方下一场出手的人么?

可容若蝶关注的,分明不止前排的几名高手,更多的似乎是在揣摩后两排的那些弟子,这可就有些奇怪了。

他虽然将容若蝶的智计料到十之八九,然而有一件事情却始终想不透。

那就是这紫衣少女煞费苦心布下此局,仅仅单纯为了要留下两派的高手么?

如果出于这个目的,那么以她的智慧与仇厉的手段,比这简单易行的法子数不胜数,光那座五时七候阵就够费久等人受用不尽。

撇开林熠的困惑不谈,飞云真人久攻不下,心生一计,连卖了数个破绽引诱雁兆来攻。无奈雁兆铁心死缠烂打,打死了也是一副老虎不出洞的固守架式,压根不理睬飞云真人的屡次示弱,只管把自己周身的篱笆扎得风雨不透。

反倒是他软鞭随着上下翻飞,频频发出“劈啪”杂音,或重或脆,或疾或徐,杂乱无章,扰得飞云真人心烦意乱。

如此斗到四十回合开外,雁兆更加笃定,自觉纵是败了,也不算落到汤坚的后头。

他心情一放松,鞭中种种精妙变化油然而生,和飞云真人打得难分轩轾。

蓦然,飞云真人一记低喝,脸上神光乍现,却是不惜耗动真元,施出“奇正八法”的心诀。

他剑势陡变出尘仙剑上,焕起一蓬夺目青光。

每一剑宛如石破天惊,崩山裂海,脚底的溪水被这绝大罡气所激,卷起一束束高逾十丈的水柱,水面好似开了锅一样沸腾激荡。

雁兆在功力上,终究敌不过飞云真人百多年的修为,软鞭一触,仙剑筑作的光圈立即翩若惊鸿的飞弹而出。

仅一转眼就落入下风,软鞭覆盖的范围,由五丈收缩到四丈再到三丈,紧紧护住身前,极力抗衡飞云真人惊涛骇浪般的“奇正八法”。

软鞭越是收缩就越发的厚重稳固。待收至仅有两丈五尺方圆时,譬如筑起了一道铁壁铜墙,飞云真人每朝里迫近一寸,都要较先前多耗费十倍的气力。

两厢胶着又是二十多个回合,飞云真人渐生焦躁,寻思道:“再这么打下去,没有百八十个回合,我休想击败这小子,即便赢了也无甚值得夸耀,反耗损了恁多的真元。与其这般,不如放手一搏!”

他猛然抽身而退,飘然伫立半空,纵声长笑道:“雁兆,可敢再接贫道一剑?”

雁兆斗得兴起,软鞭一抖绷得笔直,仰头答道:“有何不敢?真人尽管赐教!”

飞云真人深吸一口,抱元守一将真气流转周身经脉,一波波青色光芒由下往上流闪出尘仙剑剑身,焕放出一圈圈光澜如同涟漪般扩散开去。

他的面色肃穆沉静,左手负在后腰飞速捏动剑诀,口中低低颂出真言,一双袍袖呼啦拉飘扬,直如城头的旌旗飘展威武雄壮。

容若蝶脸色微变说道:“不好,这老道是要施展‘千霄无极诀’,雁兆未必能全身而退。”

需知千霄无极诀乃神霄剑派镇山的御剑之术,由飞云真人近两甲子的真元催动,不啻雷霆霹雳。

雁兆毕竟是仇厉座下的心爱弟子,万一有个闪失容若蝶也过意不去。

仇厉目光炯然观望战团,脸上异常的平静,摇头道:“小姐不必过虑,便教雁兆接他一剑又能如何?他假如能度过此劫于将来的修炼大有裨益;若是不幸丧命千霄无极诀下,异日仇某取了飞云真人项上人头,为他报仇就是!”

后面站着的六名正一、神霄剑派被俘弟子闻言骇然,暗道仇老魔冷酷无情的确名不虚传,连追随自己数十年的弟子性命也不放在心上,却不知仇厉实另有用心。

这道理林熠与容若蝶都是懂得的,雁兆此际心气正盛,实被飞云真人的奇正八法激发出了自己最大的潜能,臻至到前所未有的全新境界。

只要能在飞云真人的剑下活着回来,不论胜败,其修为都将突破瓶颈更上层楼。

可一旦认输退场,自然能保全了性命,却也教雁兆的心底留下一层未战已败的阴影。将来必难再作突破,甚至由此修为停滞,永无晋升魔道一流高手、窥勘仙业之望。

故此仇厉才一力主战,当然他对雁兆亦颇有信心,否则两者修为相差太过悬殊,自也不必行险让弟子枉自送命。

果然雁兆现出兴奋之意,嘿嘿笑道:“飞云真人,你有‘千霄无极诀’,雁某也有‘万魂灵舞’!咱们且看看谁生谁死?”

他的血罩神功油然激发,灵志直入空明,这时就算仇厉再唤他也是听不到了。

溪涧两岸鸦雀无声,无不紧张至极的关注着两人。

谁也没有预料到一场切磋,突然就演变成生死相见的决战。

“铿─”出尘仙剑清啸掠空,青色光澜鼓荡如潮,自剑身中幻化出,无数道绚烂亮丽的光剑,以出尘仙剑为中心列成一圈又是一圈,巍巍壮观。

有细心人悄悄一数,里里外外十九层,仿佛光轮般转动起来。

飞云真人右手双指并立遥遥一指光轮,高声喝道:“咄!”
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千柄光剑应声飞啸,环绕在出尘仙剑周围,迸发万丈光芒,排山倒海般轰向雁兆。

雁兆的“血魂鞭”红雾腾腾,一振而起,似怒龙经天直撄其锋。

“呼”的一声,血雾中逸起千百道黑色光影,却是多年来炼化的阴煞魂魄,刹那天地间充满暴戾狰厉之气,愁云惨雾,阴风肆虐。

一是神霄派传承千载的千霄无极诀,一是创自巫圣云洗尘的不世魔功万魂灵舞,在二十丈的高空云层之上,狭路相逢,迎头激撞。

“轰─”的一记惊天动地的巨响,群山齐齐战栗,一蓬硕大的白色光团从撞击中心渲涌盛绽,人们眼前光影迷离,已看不清任何的景物。

尽管相距有数十丈远,飞溅的罡风剑气依旧淩厉如电,“喀喇喇”折断一片竹林。

清涧中的溪水宛如一下子被抽干,凝铸成一束白浪冲向云霄,久久之后又如暴雨洒落。

岑婆婆早一步挡在容若蝶身前,迫来的气流甫一撞在她瘦小的身躯上,立时泥牛入海,连衣袂都没能掀动一下。

仇厉横抱着雁兆从光雾里稳稳走出,面无表情。

雁兆双目紧闭,嘴角吐着血沫,身上的衣服教罡风撕裂得支离破碎,露出一道道血痕。

血魂鞭一头缠绕在他右臂上,另一头软软垂曳于地,释出的阴魂也不晓得能有几成收了回来。

容若蝶问道:“仇大哥,雁兆怎样了?”

仇厉摇头道:“小姐无需担心,他只是受了点内伤,妥善休养一个月即可痊愈。”

容若蝶点点头,要岑婆婆取出疗伤灵丹为雁兆救治。

对面飞云真人扬声道:“容小姐,这一战算谁赢了?”

他面如惨金,头顶道冠不正,嘴角隐隐也有一抹血迹,但这点伤较之雁兆自不可同日而语,如此发问,只是为了要容若蝶亲口认输罢了。

容若蝶朗声回答道:“真人技高一筹,这一局当然是你们赢了。”

飞云真人哈哈一笑,圆圆的脸上殊无欢快得意之情,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最后祭出千霄无极诀才拿下此轮,实在是胜得胸闷。

闲云真人阔步出列,拂尘往腰上一插道:“贫道闲云,尚请赐教。”眼光直射秦毅。

秦毅却不理他,先转身向容若蝶礼道:“小姐,可有什么需交代属下?”

容若蝶悠然道:“秦毅,咱们已折两阵,今日之局就看你能否胜过闲云真人。你与他的修为本在伯仲之间,他却胜在多了近百年的苦修。

“好在从昨夜至今,他少得喘息,这一点上你又占到了便宜。此番上阵输赢只在五五之数。”

秦毅的性情颇似仇厉,听完之后也是脸上不动声色,只道:“小姐早定下属下出战第四阵,心中必有胜算,还望示下。”

容若蝶淡淡一笑,回答道:“神霄五老中,飞云多智而浮躁;闲云豪勇而自负;雁兆拼尽全力仍然落败,闲云真人自看在眼里,由此及彼,必会以为你更是远不如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