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54节

剑谍_第54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信封上只写着“雪长老宁宜亲览,晚辈容若蝶顿首”这两行小字。

字迹娟秀洒脱,多半出自容若蝶亲笔。

雁鸾霜接过,感到里面硬邦邦似有异物。

她也不多问,说道:“容姑娘隆情鸾霜心领。此信鸾霜当亲手交与雪师叔,但她老人家愿否拆阅,则非旁人所能左右。”

当下费久等人立下誓约,容若蝶吩咐道:“仇大哥,恭送诸位出山。”

飞云真人道:“多谢容小姐好意,不过咱们既然能进来也就能离开,不劳动仇先生大驾了。”

仇厉解了六名弟子的禁制,费久瞪眼望向林熠道:“林师侄,你与咱们一起走么?”

容若蝶不等林熠回答,说道:“费老先生走好,小妹尚另有要事与林兄商洽,稍后当亲自送他离去,诸位无需担心。”

第十章十日

费久道:“那怎么成?林熠乃昆吾派弟子,咱们岂可把他一人留在这儿?”

飞云真人站在一边闷声不响暗暗埋怨费久,不该为了个昆吾派的弟子横生枝节,可也不好多说。

林熠笑道:“费师叔一路顺风,弟子在此多待片刻也无大碍。只拜托你老人家替我与恩师知会一声,好令他勿念。”

费久一愣,想不透林熠的意思,更不曾想到林熠乃仙盟中人身价可贵,容若蝶与仇厉如何肯轻易放虎归山?

他于是点头道:“好,老夫就先走一步。他们要是敢对你不利,咱们正一、昆吾各派,都跟冥教没完!”

容若蝶娇笑道:“费老先生不必多虑,林兄乃小妹贵客。”

费久哼了声,说道:“那最好!”

林熠见此老古道热肠也颇感动,颔首道:“费师叔走好,咱们后会有期。”

费久等人离去后,容若蝶微笑道:“仇大哥,你可是在心里责怪小妹不该如此轻易的放走他们?”

仇厉道:“小姐此举必有深意,还望为仇某指点迷津。”

容若蝶道:“这些人留在筑玉山一年于正道各派实力损失不过尔尔,咱们却不但要将他们供养起来还需派专人看守,殊不划算。

“况且他们答应留下,两派的掌门与天宗的高手却未必答应,其后必会设法解救,咱们也犯不着为此与正道结仇开战,不如让他们立下誓约,放其离去,化解了眼前纷争。

“尤其那位天宗传人雁鸾霜,这一年里是休想再与圣教为敌作对,届时咱们设法在正道各派与五行魔宫之间挑灯引火,坐山观虎斗,岂不轻松快哉?”

她解释完了还不放过林熠,转头微笑道:“林兄,不知小妹说的可对?”

林熠装聋作哑道:“蝶姑娘刚才与仇老哥说了什么?在下怎么一个字也没听见?”

容若蝶似笑非笑道:“林兄,你主动留下,不就是想多查探一些小妹的底细与盘算么?如今小妹都把心里所想的都说与你听了,你为何又充耳不闻呢?”

林熠一本正经道:“蝶姑娘错了,在下实是为你的仙姿天乐所动,所以只想留在筑玉山,能在蝶姑娘身畔多待一刻好过一刻,便是教我作神仙也不换。”

仇厉嘿道:“林兄,你既有此心不如干脆加入本教,今后岂不是可以多加亲近容小姐?”

林熠肃然道:“仇老哥的建议大谬不然。小弟若是加入贵教不啻成了蝶姑娘的属下,身分上就矮了半截,日后只怕蝶姑娘懒得拿正眼瞥小弟一下。倒是常与贵教捣蛋为敌,反能令蝶姑娘时时记着在下的存在。”

岑婆婆不屑道:“小混蛋,满口胡言乱语,小心老身煽你的耳刮子。”

林熠嘻嘻一笑,拍拍胸口说道:“岑婆婆发怒啦!好吓人!”

容若蝶将紫玉琵琶交给岑婆婆,说道:“仇大哥,此件事了,小妹仍需逗留数日,就有劳你先行回禀教主他老人家了。”

仇厉道:“好,仇某先告辞。林兄,咱们也后会有期。”

林熠招招手作别道:“仇老哥,咱们日后还是别再见面为好,小弟第一次撞着你就被揍了个半死,剩下的半条小命我还想多留几年。”

仇厉哈哈大笑,向容若蝶与岑婆婆一抱拳,率着四名弟子去远了。

容若蝶目送仇厉五人远去,道:“好啦,现在这里就剩下咱们几个人了。林兄,小妹带你去见一个人,待与他会面过后林兄即可离去。”

林熠诧异道:“是谁,这筑玉山还住着旁人么?”

容若蝶摇头道:“他是小妹的一位尊长,名字小妹可不能说。”

岑婆婆“呸”道:“什么尊长,一个老混蛋,老疯子罢了。”

林熠乐道:“老混蛋,不正好与在下这个小混蛋凑成一对么?”

当下容若蝶在前引路,林熠紧随其后,岑婆婆竟自顾回了竹庐。

两人走进北面的竹林,容若蝶道:“林兄留神,这面的阵势尚未撤去,切不可随处乱走。”

林熠问道:“蝶姑娘学究天人,敢问令师是哪一位世外神仙?”

他从仇厉对容若蝶的称谓里,已经清楚她绝非巫圣门徒,否则仇厉理应称其为“师妹”,而非“小姐”了。

容若蝶摇头道:“小妹没有师父,自幼失孤,全赖岑婆婆抚育成人。”

林熠道:“原来蝶姑娘与我一般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不过我连亲生爹娘是谁都不晓得,比起蝶姑娘恐怕更惨一层啦!”

容若蝶问道:“林兄又何以投到昆吾派门下?”

林熠回答道:“师父说是有人半夜里把我抱到昆吾剑派的山门外,我饿得惨了便嚎啕大哭,惊动了守夜的弟子。师父见我可怜就收留下来。

“又从我襁褓中寻到一枚玉坠,见上面刻了个‘林’字,便给我起名叫林熠。因为他老人家说抱起我时,在下虽然饿得脸色发青,可一对眼睛却熠熠闪光活像夜里的小贼。”

容若蝶笑道:“林兄的名字却有这般来历倒也有趣得很,令师想来定也是位诙谐洒脱的人。”

林熠心道,你对神霄、正一各派甚至天宗的情形都了若指掌,昆吾派何能例外?我师父是怎样的脾气,只怕你晓得的比我还清楚,他回答道:“蝶姑娘猜的是,我师父他老人家,平日里十分风趣,但小弟最怕的也是他。”

容若蝶惊讶道:“想不到这世上还有林兄害怕的人?”

林熠本来是在套容若蝶的口风,一转眼却说到了自己头上,他哪肯吃亏,嘿嘿笑道:“在下胆小如鼠,怕的人着实不少,譬如蝶姑娘就是其中之一。”

容若蝶故作不解道:“林兄何出此言,小妹一介弱质女子,林兄只伸一根手指头便能戳倒啦。”

林熠道:“蝶姑娘客气了,连仇老哥都对你俯首贴耳,又谈笑玩弄费师叔等人于股掌之间,小弟岂能不对蝶姑娘的殷勤款待诚惶诚恐,受宠若惊?”

容若蝶幽幽一叹,道:“林兄这么说才当真令小妹诚惶诚恐了。其实在小妹心中,不但对林兄毫无恶意而且恰恰相反,是视若知己才对,难道在林兄眼中,小妹是与你各为其主、势不两立的人么?”

林熠挠挠脑袋,道:“不会吧,咱们只是初次见面,该没这么深的交情吧?”

容若蝶浅笑道:“林兄莫非没听说过‘一见如故’的典故?”

林熠哀叹道:“完了,完了。师父要知道我和冥教的容若蝶小姐一见如故,还被引为知己,不知该罚我洗多少件臭衣服、臭袜子?

“蝶姑娘,你要真当我是朋友,定不忍心见在下受罚吧?还是痛痛快快告诉我实情,就算小弟求你了。

“唉,你没闻过师父他老人家的袜子有多臭,咱们洗剑斋内外都找不着一只耗子,便全仰仗他老人家之功。”

容若蝶莞尔道:“林兄,你背后编排令师,可小心他老人家有千里侧听之能,你也不必再追问小妹了,终有一日林兄会全部明白。”

这时前方竹林里隐约现出一排石室,打从里面有一个苍老雄劲的声音问道:“蝶丫头,有什么事情笑得那么开心?也说来给我听听。”

容若蝶吐吐舌头,压低嗓声向林熠附耳说道:“糟糕,咱们的话教老爷子听见啦。”

石室里那人又问道:“蝶丫头,你为何不回话?身边有了小白脸陪着,就不管我这糟老头子了么?”

容若蝶俏脸微微一红,林熠已扬声道:“老爷子,在下的脸可不怎么白。”

石室老者哼道:“那是黑的了?”

林熠笑道:“也不算太黑。”

石室老者怒道:“不黑不白却是什么,难不成是阴阳脸?”

说着话的两人走到石室跟前,当中一间屋子的石门无风自开,里面空荡荡的地板上,只坐着一个满头花白、乱发披腰的老者。

这老者左边的袖口空垂于地,右手扯着乱糟糟的胡子也不看他们,仰头瞧着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石刻念念有词。

再看石室的四壁和地上也被人画得乱七八糟,满是看不懂的图形字元。

容若蝶站在门口,含笑道:“老爷子,人给你带来了。”

老者“哦”了一声,好半天才回过头,上下扫了林熠一眼道:“小伙子,进来坐。”

容若蝶轻声道:“林兄,进去吧。”

她刚一迈步,老者急忙叫道:“蝶丫头,谁教你也进我的‘悔心轩’了,快退出去!我老人家这屋子里最忌讳女人了。”

容若蝶不以为忤,问道:“老爷子,那我何时可以来接林熠?”

老者想了想道:“十天吧,这当中别来烦我们。”

林熠隐隐感觉要上当,忙道:“蝶姑娘,你要我在这里留十天作甚么?”

老者道:“错了,不是她,是我老人家要你留下。”

林熠苦着脸道:“老爷子,说句得罪你的话,这间破屋子里什么也没有,要我在这儿待上十天,整天对着你老人家闷也闷死了。我只答应陪蝶姑娘来见你一面,如今咱们也算照过面了,我可得走啦。”

老者嘿嘿道:“走什么走,没我老人家开口,你哪儿都去不成!”

他身影一闪,右手五指飞抓林熠肩头。

林熠沉肩出掌,可手刚抬了一半,老者右臂一转一滑已搭到他腋下,五指稍一运劲低喝道:“进来吧!”

“呼─”的将林熠偌大的身躯甩进了石室。

跟着“砰”的一声石门关闭,依稀听见容若蝶在外面道:“林兄且莫多心,十日后小妹再来接你。”脚步声响,竟是走了。

林熠腰间一挺,翻身贴着石壁飘落,老者威风凛凛地堵在门口得意道:“小伙子,刚才那招‘渊底擒龙’,妙得紧吧?”

林熠一招受制亦是凛然,他自忖纵然对面站着的是仇厉,若不偷袭也断难办到。

这个糟老头貌不惊人,疯疯癫癫,修为却恁的了得,可是为何要强留自己在此呢?

他一面提神防备,一面假装不屑道:“我看也稀松平常。”

老者大怒道:“稀松平常?好,咱们再试一次,看你躲不躲得过。”

林熠一转眼睛,摇头道:“不来了。”

老者愣了愣,问道:“你小子害怕了?”

林熠昂然道:“我林熠天塌下来也只当被褥盖,岂会怕你?只是昆吾门规里有一条‘尊崇师长,礼待老弱’。在下瞧你老人家胡子、眉毛都一大把了,万一动起手来老胳膊、老腿有个闪失那怎么得了?”

老者一蹦多高,嗷嗷叫道:“混小子,我老胳膊、老腿?着打!”

他淩空翻了个跟头,又探右手抓林熠肩头,招式与先前一模一样。

林熠有了前车之鉴,心想:“我不抬手,却让你如何再抓?”贴着石壁掠起,右脚飞踢老者右腕。

老者右臂还是一转一滑,又绕过林熠右足,一把扯住他小腿,喝道:“去!”

林熠应声飞出,这回老者恼他不敬,有意给他苦头吃,手上爪力一吐破入他体内。

林熠经脉受震,刹那间竟凝铸不起真气,眼睁睁看着与对面石壁飞速拉近距离,“咚”的撞了一声闷响,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头昏脑涨。

耳听老者打了个响指,迈腿在自己身前踱来踱去,问道:“小混蛋,服不服?”

林熠摸着脑袋起身,他适才对老者的招式变化瞧得清清楚楚,然而还是没能破解。

两次被甩,一趟被抓着腋下,一趟被扯住小腿,部位各异却有相同的奥妙。

他心下佩服,嘴里还是嘟哝道:“老混蛋,这么好的身手,干嘛不去当捕快?”

老者哈哈笑道:“你懂什么,这是我老人家耗费整整十八年的光阴,才创出的‘手舞足蹈小八式’,拳打脚踢算什么?唯有抓在手里才最是实在。”

林熠哑然失笑道:“‘小把式’?老爷子当真谦虚。”

老者骂道:“狗屁,是小八式可不是小把式!你小子想不想学?”

林熠疑惑道:“老爷子,你跟我非亲非故为什么一定要教我?”

老者怒气稍歇,回答道:“谁说我跟你非亲非故了?想当初─”

他突然噤口,狠狠煽了自己一个耳光道:“奶奶的,又是这张臭嘴,当年苦头还没吃够么?还要乱说!”

林熠看他脸上张牙舞爪的红指印,心生疑窦,问道:“老爷子,想当初什么来着,干嘛不说完?”

老者干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这套手舞足蹈小八式你要不要学?”

林熠莫名其妙被人连摔两个大马趴,对手舞足蹈小八式大是见猎心喜,但刚才老者的话头勾引起他不小的好奇心,因此故意摇头道:“不学,除非你先告诉我,为何要教我?”

老者道:“我喜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