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56节

剑谍_第56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膛,压得他几乎难以透气呼吸。

他笃定雪老人绝无伤害自己的意图,猛然挺振身躯,硬生生朝对方的怀里撞去,嘴里兀自轻松笑道:“老爷子看我这招以身化剑使不使得?”话音为罡风催压,变得若断若续,模糊缥缈,最后几个字真气用尽,已哑若无声。

雪老人明晓得是林熠的诡计,也不敢不收掌,怒骂道:“小混蛋,你耍滑头!”

右臂一沉,掌劲顿敛,卸向林熠肩头。

林熠乘势左掌直拍雪老人前心,他满以为对方会回掌自保,心里已计算好该如何应对变化。哪料雪老人迳自不理,右手指尖已搭到林熠肩膀,竟似一报还一报,同样认定林熠无意伤己。

林熠苦笑道:“老爷子,你也不赖!”强收起大半掌力,他尚未达到收放自如,功通造化的境界,真气回涌直堵得心口一通郁窒。

如此这般两人你来我往,互不设防,危机当头不管不顾,自有对方化解。

“啪!”林熠左掌击中雪老人胸膛,剩余的掌劲,甫一沾到对方的衣裳,就似一滴水珠汇入江河,蔓延消融,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雪老人的右手也抓到林熠肩头,透入一股雄浑劲力,林熠的左臂劲道顿失,再攻不出第二掌。

林熠大吃一惊,刚想撤掌变招,蓦然雪老人胸口生出一股灼流,将他手掌牢牢吸附,宛如粘连在身上甩脱不得。那股灼流滚滚然如江海浩荡,熊熊然似熔岩流火,转眼震散林熠护体真气倒卷入他的掌心。

林熠双臂被雪老人紧紧锁死,欲动不能,急忙叫道:“老爷子,我口渴啦!

咱们不玩了,喝酒如何?“

雪老人恍如未闻,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红光,鼻孔里隐约有两股殷红光雾漫出,胸口真气源源不绝,胜似氾滥洪涛摧枯拉朽,由左臂直上转至胸前,再到丹田,顷刻涤荡周身,秋风扫落叶似的消融汩汩泰斗真气。

灼流所经之处林熠经脉膨胀欲裂,火辣辣的剧痛钻心彻骨,胸口翻江倒海一样的激荡撕绞,几欲昏厥。

他又惊又怒,一时闹不明白雪老人为何突然当真对自己下手,唯有竭力催动苦修十数载的道家真气凝神相抗,再无余力吐出半个字来。

然而,林熠与雪老人两者间的修为相较实在过于悬殊,泰斗真气一触即溃,譬如春阳冬雪瞬间溶化,节节败退,竟不能迟滞那股灼流片刻。

他数日前遭受仇厉重创,伤势未愈,此刻被雪老人罡锋一催,背脊烈烈作疼,可也远远比不上体内经脉撕心裂肺的痛楚。

电光石火里,林熠脑海陡然闪过一个念头:“莫非这老混蛋是要杀我?”

可从雪老人凝重肃穆的面色上,丝毫窥不出一点杀机;而贯串前后际遇,容若蝶也着实不必煞费苦心、大费周折要用此法除去自己。

正自惊疑不定间,他小腹上方凝聚的灼热奔流越来越盛,勃然鼓胀,耳朵里好像依稀听见轰然闷响,丹田终告失守,身体剧烈震颤,简直快炸裂开来。

他“啊”的一声如坠洪炉,真元外泄,天旋地转。偏生神志依旧清晰,真切感觉到泰斗真气一丝一毫的蒸腾流失,经脉里充斥的灼热洪流往来呼啸,扫荡残余。

渐渐的,林熠身上腾起一蓬隐约若现的淡红雾气,衣裳上尽为热汗浸湿,额头汗珠滚滚而落。脸上忽红忽暗,犹胜醉酒之人,可其中滋味实有天壤之别。

雪老人的罡锋荡尽林熠体内最后一丝泰斗真气,又游走一圈,骤然归藏丹田,低声喝道:“小混蛋,还胡思乱想什么?意存丹田,心守灵台,没的走火入魔反连累了我老人家!”

林熠一肚子的不明白全给堵在嗓子眼下,闻言一省,隐隐揣测到雪老人的意图,还来不及多想,丹田内的洪流浩浩荡荡流转不息,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差点就把他的身子烤烧起来。

林熠再不敢怠慢,抱元守一凝聚心神,渐渐将心念融进那团火球,随着它的运转起伏不断屏除杂思,徐徐清澄灵台,反不觉得经脉里的剧痛再似先前那样难以忍受。

恍恍惚惚中四周似乎陷入沉寂,只有雪老人缓慢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回响:“知守气含和者为小乘,守神炼形为中乘,守虚无空为大乘。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始得三华聚顶,窥望天门─”

在歌诀声里,雪老人慢慢抬起右掌,按上林熠胸口膻中大穴,砰然爆出一团绚烂红光,把两人的身影笼罩卷裹,不停的淩空旋转变大。

林熠只觉心脉猛震,脑海里响起一记惊天动地的轰鸣,霎时失去了知觉。

潜意识之中,他依稀感到自己的身子宛如飘浮在云端海上,忽而灼热如烈日当空,忽而冰寒似霜冻天地,载沉载浮浑不晓归于何处。

到最后这两种奇异的感觉齐齐涌到,一遍又一遍循环往复,周转经脉。丹田里冷热夹攻,犹如坠了一团铅球,当快要撑破整个身子的时候,骤然爆裂宣泄─浑浑噩噩不晓得光阴流逝几许,林熠醒转,察觉自己正双膝盘坐在地上,周围一片漆黑,似乎仍然在那座石室里,却探察不着雪老人的踪迹。

他体内的剧痛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潺潺周转的暖流,无需刻意神动,悄然游走全身经脉。丹田里暖烘烘的一团,如云绕烟缭,好像泡在温泉里一样,有说不出的充盈惬意。

心念微动间,丹田真气勃然而起,运转自如,舒畅无滞似风行水上。

更玄妙的是无需灵觉舒展,身体里隐约透出的一缕缕气机,已然与虚空交融,石室内的景物洞察若明,彷似自己的神思躯体与莽莽天地息息相关,建起了一座无形桥梁,正是天人感应之兆。

林熠惊喜交集,运用内视之术仔细察看体内情形,果发觉了许多不同之处。

尤其是他的经脉宛如扩充数倍,从原本一道汩汩溪流蓦地变作浩荡江河,尽管真气尚相形较弱,但此后修炼实可收事半功倍之效,更上层楼仅待时日而已。

往日许多真气流转显得凝滞生涩的地方,现也成为康庄大道,一马平川,能够随心所欲的游弋往来。身体飘飘然漫步云中,举手投足意到气贯,不啻是脱胎换骨。

可惜没容他高兴多久,猛然察觉不妙,心里“哎哟”叫道:“坏了,这老混蛋把我一身泰斗真气悉数化去,如今我体内运转的真气虽凭空精进了数十年功力,可已经改头换面,要想炼化回来,又不知要耗费多少光阴!”

幸好他生性豁达乐观,只稍一惶急便释然自嘲道:“铜板银锭一样是钱,只要能用就行,管他那么多干么?这老爷子终是一片好意,不惜折损自身真元为我吸髓筑基,难不成我还要哭着找他讨回来?”

他一摇头又想道:“嗯!讨回来是不必了,这帐却不能不算。他折腾得我晕晕乎乎,好不难受,给点赔偿不算过分吧!石室外面那几坛好酒闻上去很是不错,我得弄来痛痛快快喝上几口!”

林熠脑筋一动到美酒上头,顿时没心情再盘腿坐下去,功透双目眼前一亮,挥手收了仙剑入鞘,起身朝门口走去。

可石门紧闭,林熠用力一推,纹丝不动。

他默运真气灌注右臂,二次推门,石门依旧巍然如故。

这下再笨的人也晓得石门大有古怪,林熠不愿再做徒劳之功,松开右手扬声叫道:“老爷子,我醒啦!你在哪里?快放我出去!”

他这声暗蕴玄功,震得石室嗡嗡轰响,回音鼓荡如钟宏鸣。

等了半天,也没见门缝透出一丝亮光。

林熠又唤了几声不见动静,低头挠挠脑袋,凶巴巴的喊道:“老爷子,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把这破屋子给大卸八块了啦!”原地转了两圈,还是没人理他。

林熠换了副笑脸道:“老爷子,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在外面有什么好玩?不如放我出来,咱们聊天喝酒,岂不更痛快!”

可不管他怎么折腾,雪老人就是不露面。

也不晓得是故意装聋作哑,还是果真人已离去。

林熠喊到自己感觉实在无聊,叹口气喃喃道:“没法子,只能把这儿拆了!

这可怪不得我,是你老爷子逼的!“双掌推出,用了五成的功力轰向石门。

他得雪老人之助,修为今非昔比,莫说一道石门,纵是金门、铁门也当者披靡,碎为粉末。

不料双掌结结实实的击在冷冰冰的石上,只“轰隆”爆出一蓬金光,庞大的回挫气浪,反把毫无防备的自己震退数步,石屋仅仅微颤几下又恢复平静,连凹坑也没半个。

林熠恍然笑道:“好你个老爷子!原来在石室中设了结界,难怪先前咱们打得惊天动地,也不见尘屑飞扬。”

他振作精神,真气滚滚注入双臂,运上九成的功力再次轰击石门。

绽裂的金澜更亮,好在林熠有了准备,侧身闪避卸去反涌的气劲。

待光芒褪淡,林熠定睛细打量,忍不住一声呻吟,破口骂道:“老混蛋!皇帝老子的天牢,也没你这破屋子结实!”

屋中只听到林熠的骂声嘹亮回响,石门依然好端端的默立相对。

林熠掣出仙剑,意凝剑锋,光寒虚空,挥手斩落。

“叮叮叮”一气连劈七、八、九、十剑,火星四溅,光澜汹涌,但怎也奈何不得这道黑乎乎的石门。

他举目四顾叫苦不迭,周围黑乎乎的,别说有第二道出入门户,就连窗户都没有半扇。

第二章夺酒

林熠绕着石室踱步转了一圈,思忖道:“雪老爷子既然肯耗损真元为我洗髓筑基,不论出自何等原因,都不应对我怀有恶意。难不成他现在把我困在这儿,就是想瞧我求他开门时的狼狈模样,一解胡须被削之愤?

“嘿嘿,我偏不求他,咱们两个就隔着这间石屋耗上,看看谁熬得过谁!”

他想通关键,心平气和地往石室中央的地上一坐,懒洋洋打了个哈欠,说道:“老爷子,我先躺下了,没事别来吵我。”

他双臂朝脑后一枕,悠然自得仰面跷起二郎腿,嘴里哼起不着调的曲子,打点十二万分的耳力心神,方能勉强听出似乎是当日容若蝶所奏的《金戈行》。

林熠翻来覆去唱了多遍依旧是一个调调,百无聊赖举目望向天花板上的石刻。

他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间屋子到处都刻着五花八门、奇形怪状的图纹花样,但直到此刻才有空闲仔细打量。

目光所及处,头顶中央是一幅巴掌大小的图案,上面弯弯绕绕勾出密密麻麻的曲线与圆点,如同纠缠在一起的乱线团,旁边四字“丙正十四”,比那绿豆也大不了多少,若非留神观望,定会一晃而过。

林熠顺着图形方向朝左面瞧去,依次看到“丙正十三”、“丙正十二”直至“乙副三十六”的字样。

原来这些图形相互贯串排列,分作正、副图两大部分,却不知当中隐藏何意。

在头顶中央的地方,刻着一幅丈许大小的图形,外圆内方,里面星罗密布,龙章凤文并列其中,独树一帜,与周围图形大相径庭,也不见有小字标识。

再看四面的壁上与脚底中心,也同样刻有类似的巨大图形,彼此遥遥相对。

林熠看了半晌忽然想道:“莫非这些乱七八糟的图形,就是石室结界所设的符文?倘若果真如此,我要是能破解开它,不但进出此处可随心所欲,不用央告雪老爷子,更反而能吓他一吓!”

想到这儿,他曲子也不哼了,站起身子绕着石室找寻这些图形的起始点。

林熠迈步走了小半圈,在石室东首的尽头,寻到了“甲正一”的标记,旁边的那幅图画线条戟张,活像一只八爪章鱼。

林熠用心揣摩许久,从《说符解图》到《水云灵符集》再到《符海遗珠》,几乎搜遍记忆里见过的所有符文图样,也没找到一幅与眼前这只“八爪章鱼”相似相匹的。

虽说不能排除雪老人独具匠心,自创新符的可能,但是毕竟天下符文万流归宗,总也有迹可寻,像这般全无头绪的怎么也说不通。

林熠摇头苦笑,如果这些鬼画符,是雪老人无聊时胡乱涂鸦的杰作,又或另有玄机,自己这样摸黑冥想,怕再有三日三夜也无济于事。

他正欲放弃,目光突然触到图形正中的那团圆弧,神志恍惚间,丹田竟蓦地一热,似有奇异感应生出,一缕缕真气如同从睡眠里醒转,跃跃欲试。

他一愣,凝神内视丹田内涌动的真气情形,不多不少刚好是八缕,与石壁图形堪堪相合。原来这些莫名其妙的图形哪里是符文灵印,分明乃是一套心法绝学!

林熠茅塞顿开,如天幕开启,屏除杂念,真气在丹田内重新又循环两转,鼓荡充盈。而后依照甲一图形上所绘的八道线条,将真气一缕缕抽丝剥茧分离出来,分走奇经八脉诸处要穴。

这个过程放到以往任何时候,林熠都未必能轻易完成,尤其是任、督、冲、带四脉限于功力真气凝滞难行,殊不易为。

然而如今他修为大进,分流八脉举重若轻,仅仅需心念微动而已。

林熠马不停蹄,往甲正二图上瞧去。这幅图比上一幅更加复杂,分从“中极”、“天突”等穴,将奇经八脉与十二常经融会贯通,最后形成周天游转。

林熠照葫芦画瓢,驾轻就熟调动真气,体内一热,如有涓涓热流往复流淌。

继而一缕真气自右臂云门、中府两穴沿手臂至大拇指的天府、侠白、尺泽诸穴,贯串手太阴肺经。

林熠心无旁骛,一幅接着一幅地参悟修炼,感到体内真气越来越烫,游走的也越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