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58节

剑谍_第58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身分?你与蝶姑娘又到底为了什么,这般的襄助造就于我?”

雪老人道:“这个问题你还是留着去问蝶丫头。要我说,那就两个字:”缘分“!”林熠叹道:“老爷子,你这不是跟什么都没说一个样么?”

雪老人举起酒坛灌了一口,啧啧咋舌道:“真是好酒!小子,咱们不谈这些,只管喝酒。趁还有两天的工夫,我老人家再传你些心法口诀,保管你出关之后修为飞进,再过些年绝不逊于仇厉那个混球。嘿嘿!他云洗尘能调教出好徒弟来,我─雪老人就不能么?”

林熠想尽记忆里姓雪的高手,除了传闻中观止池长老雪宜宁外,再无第二个能有仙家境界修为的人物。

只是雪宜宁乃一女子,更不可能躲在筑玉山中。

当下他也不去多想,抢过雪老人手里的酒坛子,一口灌入咽喉,直觉火辣辣的感觉刺得喉咙忒的舒服,扬眉笑道:“好,咱们不管那么多,且先一醉方休!”

第三章飞鞋

此后两天林熠便留滞悔心轩,与雪老人终日切磋,所获收益不啻远超平日三五年的修炼参悟。不仅习得了一套手舞足蹈小八式,剑法、内功乃至对天道的领悟,也水涨船高,突飞猛进。

开始的时候,林熠所提的疑惑症结,雪老人略一思忖即可回答,可到后来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逐渐演变为两人之间的相互探讨。

这晚一老一少聊了半宿“太炎心诀”,雪老人说道:“我已将这套心诀融入手舞足蹈小八式当间,今后你好生研习,再配以我老人家所授的心法口诀,定能收事半功倍之效。不出二十年,凭你的资质,勉强也能达到散仙境界。”

林熠突发奇想问道:“老爷子,你不怕我顺藤摸瓜,从这些心法招式上寻出你的来历?”

雪老人得意笑道:“手舞足蹈小八式中的各式身法、腿法、手法、指法,经我老人家十多年的去芜存菁,修缮磨砺,早面目全非,当世有谁还认得出?

“至于太炎心诀,所知者本就屈指可数,且无一不是修为登峰造极的绝顶人物,等你遇上的时候,不定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他拍拍林熠肩膀,继续说道:“老夫的身分,你也不必枉费心机去猜。我这么做,归根结底也是为你着想。

“你只要牢记一条,任何时候,都不可向任何人吐露这十余日间发生的事情,更不能告诉别人曾见过老夫。纵是你的师父亲人,也不能透露点滴,否则徒招杀身之祸不说,更会牵累到老夫!”

林熠一呆,说道:“老爷子,你的话晚辈记下了。不过我一身的太炎真气已非师门所传,只怕瞒不过旁人。”

雪老人道:“这个我可管不着,你平素多加注意也就是了,实在不成,便随意编个借口搪塞过去,难不成有人还会为了这个将你宰了?”

林熠苦笑道:“老爷子,晚辈可是一个老实人,你要我编谎话瞒哄恩师、欺骗同道,这事可有些为难。”

雪老人畅快地笑了起来,道:“拉倒吧你!你小子不眨眼就能说上一车的鬼话,如你这般的老实人,打着灯笼天底下也找不出第二个!”

林熠面无愧色,嘻嘻一笑说道:“晚辈耍滑使诈总也要看谁,岂能将恩师也骗了?”

雪老人一时语塞,忽然“咦”道:“蝶丫头来了!”趁机起身开门,外面一线晨曦射入石室,原来已是第十一天的早上。

容若蝶手挽一只食盒,笑意盈盈从竹林中走出,深秋金灿灿的阳光辉映在她的玉容上,仿佛光线也化身成欢乐的小人儿。

见着雪老人举步走出石屋,她浅笑说道:“老爷子,这十余日着实辛苦你啦!

我特意炒了几碟小菜来孝敬你。“

雪老人喜道:“好,好得很,还是蝶丫头有良心。”环顾四周,一把抓起一块四角有型、表面平整的巨石往空地上一放,冲着林熠叫道:“小子,快去把树下最后一坛烈火烧抱来,有菜怎可无酒?”

林熠轻车熟路启出烈火烧,在雪老人对面席地而坐。

容若蝶从食盒里取出六碟小炒,依稀能辨出其中的山菇、笋干、石耳,虽俱是平常能见到的野食山珍,但一道道色香诱人,惹人食虫。

这两人的修为早过了辟谷境界,即便数月不吃不喝,仅是餐风饮露亦无问题,但闻香知味,面对如此美食想不动心也难。

容若蝶又拿出三只小杯,将酒斟满,举盏道:“林兄,小妹先恭贺你功德圆满,顺利出关。”

雪老人不满道:“蝶丫头偏心,若非老夫呕心沥血栽培这小混蛋,哪有他今日的功德圆满?哼,这第一杯酒怎么也该先敬我才对。”

容若蝶嫣然道:“老爷子,要说偏心的也该是你。蝶儿在你身边待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将一身绝学传下一招半式,你这般厚此薄彼,蝶儿可不依。”

雪老人呵呵大笑道:“好丫头,跟我讨要好处来了?这十多年中,我教你的还少么?再说我老人家将手舞足蹈小八式传与林熠,又和教给你有什么两样?”

这话一出,饶是容若蝶辩才无双、慧心通明,也消受不住,窘羞薄怒道:“老爷子,你还没喝酒,却哪里来的疯言疯语?”

雪老人满不在乎,见容若蝶受窘更是开心,笑嘻嘻道:“老夫说错了么?你和他─”刚说到个“他”字,猛然像记起了什么,急忙咳嗽道:“不说啦,喝酒!”

举起杯子,一口饮尽。

林熠也把酒喝了,容若蝶却只是浅浅啜上一小口,便放下杯子,又为两人斟酒。

林熠见她语笑晏晏的娇柔模样,如何也无法将眼前殷勤劝酒的少女,与那个指点群魔、谈笑间力压正道围攻高手的容若蝶联系在一起。

他当然不会傻到自我陶醉,以为容若蝶对自己另眼相待、垂青有加,乃是倾心于己之故。

从雪老人与容若蝶谈话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中,林熠断定其中必另有隐情,只不过自己毫不知晓,亦无从去瞎猜乱蒙。

但为何这两人始终三缄其口不肯说明,这其中隐藏着怎样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是针对自己设下的陷阱?

想到这里,林熠心中哑然失笑,暗道:“本公子不过是个昆吾剑派的二代弟子,容若蝶也不需耗费偌大心力来算计。管他呢!走一步算一步,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容若蝶又举起杯盏,说道:“林兄,这第二杯酒是小妹与雪老爷子为你饯行,祝你日后能笑傲四海,前途不可限量。”

林熠笑道:“这酒小弟就更加要喝了,也祝蝶姑娘青春永驻,秀颜长青。”

雪老人夹了一箸菜塞进嘴里,满面笑容含糊不清的问道:“蝶丫头,有二必有三,这第三杯酒又有什么彩头,是交杯酒么?”

林熠大摇其头道:“错了,错了,这第三杯酒应是我和蝶姑娘一起敬你老人家,预祝老爷子春风化雨,晚来有伴,老夫少妻,花好月圆。”

雪老人满口烈火烧呛在喉咙口,上下不得,涨得老脸通红,连连咳嗽道:“小混蛋,好心没好报,竟敢消遣我老人家。老夫打了一辈子的光棍,哪来的老婆?”

林熠一笑,转眼看见食盒里还有三套杯盏碗具,奇道:“蝶姑娘,莫非还有其他客人,怎不见岑婆婆?”

容若蝶笑道:“小妹正要告诉林兄,数日前有两位朋友闯入筑玉山,一路高呼狂喊林兄的名字,寻到小妹的竹庐前。

“小妹好言相告林兄正在闭关,不能分身,那两位朋友却闹了起来。岑婆婆忍不住出手驱逐,不料那两位朋友修为甚是了得,无奈之下小妹只好将他们诱入竹林,困在了五时七候阵中。”

雪老人怒道:“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跑到老夫的一亩三分地来闹事?蝶丫头,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老人家定要给他们点苦头尝尝。”

容若蝶微笑道:“听他们的口气并无恶意。我将他们困在五时七候阵里四、五日也就够啦!不敢劳动你老人家出手。”

林熠会心一笑,道:“若我猜得无差,那两位惹是生非的朋友定是邙山双圣。”

容若蝶道:“林兄猜对了,小妹听他们自报名号,果是邙山双圣。”

不待林熠说话,竹林里传来拳掌交击、呼喝怒骂之声,但见岑婆婆与一对连体怪人且战且走往这边过来,正是白老七与白老九这两个活宝。

白老七一面出招一面怒道:“臭老婆子,你说谁是丑八怪了?还不赶紧向我们兄弟赔礼道歉,摆上一桌好吃好喝的招待咱们!”

他与白老九被困在五时七候阵,委实吃了不少苦头,憋着一肚子邪火,好不容易逮着岑婆婆,再不肯轻易放过,打得兴起,竟没注意到石屋前的林熠。

岑婆婆左支右绌,气喘吁吁道:“放屁!”腿踢连环踹向白老九。

不防邙山双圣一个转身换位,白老七将将杀到,一把捞住岑婆婆右脚,哈哈笑道:“老太婆,这回我看你往哪里逃?”

白老九在后面叫道:“老七,别放手,把她甩到我这面来!”

白老七刚应一声“好”,不料手上一空,迎面劲风凛凛,岑婆婆小腿一曲一弹,右脚从鞋子里脱出疾点白老七面门。

白老七“哎哟”大叫:“好臭的脚!”忙不迭的远远逃开,伸手拼命煽动鼻子四周的空气。

岑婆婆恼羞成怒,飞身追上,喝道:“丑八怪,快把老身的鞋子还来!”

白老七捏住鼻子,挥手把鞋子甩出,叫道:“别过来,别过来,我还你就是!”

岑婆婆接过鞋子,尚未打定下一步的主意,白老九已诧异道:“咦,哪儿来的酒香?极品、极品!”两眼贼亮,可背对着林熠等人什么也瞧不见。

白老七这才发现林熠正坐在一方青石前,松开鼻子“啊哈”怪叫一声,道:“好小子,咱们兄弟累死累活,九死一生,你倒有酒有菜,风流快活。不成,老子可不能吃亏,坛子里剩下的酒谁也不准动,全是咱们兄弟的啦!”

话音未落,舍了岑婆婆迫不及待合身扑来,恶形恶状宛若饿狼觅食。

雪老人蓦地起身,沉声喝道:“我也踢你们一腿试试!”左足飞起,踢向白老七。

白老七人在空中,大叫道:“老九,这一脚让给你啦!”猛一翻身,把背后的白老九亮了出来。

白老九嘟囔道:“什么嘛!喝酒抢在前头,挨踢却要我先上。”双手在胸前抱圆,正抓住雪老人的左脚。

白老九嘻嘻笑道:“老头,你年纪大了,腿脚可不怎么灵便,还是歇着吧!”

雪老人嘿然道:“那倒未必!”

白老九只觉双手一滑,骤然生出一股沛然莫御的劲力,雪老人左脚上的鞋子“嗖”的脱手射出,直奔面门,去势比利箭还快上几分。

白老九措手不及,怪叫道:“好厉害,臭鞋子还能打人!”间不容发中淩空倒翻,变成白老七脸朝下、脚往上对着雪老人。

白老七兀自没回过味来,一只臭烘烘的鞋子已然打到,急忙顺势探足一点,“啪”的回踢。

也亏得邙山双圣自幼修炼联手搏击之术,心有灵犀,默契天成,举手投足一攻一守相得益彰,堪称天衣无缝,不然这个亏可就吃定了。

雪老人见状也心生佩服,左脚伸出接住鞋子穿上,右腿又起道:“一人一脚,老夫不偏不倚,童叟无欺!”

白老七化解了雪老人的一招飞鞋,刚想夸奖自己两句,第二脚快逾电闪已经攻到。

他尝过了厉害,不敢怠慢,双掌如封似闭往外招架。

孰知雪老人的右腿仅是作势一抬随即收回,白老七虚惊一场,正欲破口大骂,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身侧绕了半道弧线,无声无息的打到。

原来雪老人出腿是虚,飞鞋才是真。

“砰!”白老七左半边的面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任是他护体真气了得,雪老人又脚下留情,也疼的龇牙咧嘴,更难堪的是,脸上印了一团脏兮兮的鞋底印记。

岑婆婆看得大是解气,高声叫好。

雪老人穿回鞋子,慢条斯理问道:“你们两个小混蛋还闹不闹?”

邙山双圣虽有些不通时务,但修为高低、身手好坏还是懂的。见这独臂老头貌不惊人,却恁的厉害,顿时老实了许多。

白老七揉着脸颊,哼哼唧唧说道:“臭老头,暗箭伤人有啥了不起?你有鞋子,咱们哥俩儿便没了么,有种就再比比看谁的鞋子踢得远?”

他随口一说,哪料雪老人一听居然大感兴趣,说道:“有趣,有趣,咱们就比这个!”

邙山双圣听到有人肯与他们打赌,如遇知音尽皆大喜。

两人跃跃欲试,再不计较白老七面上挨了一鞋子。

容若蝶慢悠悠道:“三位且慢,踢鞋子比试固然别开生面,可若添点彩头岂不更有意思?”

邙山双圣闻言急忙齐声道:“好,好,你说咱们赌什么?心法绝学还是十坛好酒?要不赌白金月牙轮也行!”

容若蝶含笑道:“这些宝贝小妹可都没有,自不能与二位作赌。不如这样,要是你们赢了,小妹便将比试的经过写成文书,着人四处张贴公告天下,好教人人都知道邙山双圣的威名无双,修为绝伦。”

容若蝶的主意,正好迎合了邙山双圣好大喜功的秉性,正所谓投其所好,引鳖入瓮。

果然白老七大喜过望道:“小姑娘,你说的可当真?到时候至少也要贴个十万八万张告示才行。”

白老九挠挠脑袋,问道:“可要是有人不识字,又或是瞎子该如何是好?这些人不就错过了知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