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59节

剑谍_第59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咱们兄弟风采的大好机会了么?”

容若蝶胸有成竹道:“不妨,小妹可命人在各府州县敲锣打鼓,游街宣扬;再不成就编作评书,让人在茶馆里每日讲上三遍,讲足一年。”

白老九眉飞色舞,心痒难熬,急忙道:“三遍哪够?一天少说也要七、八、九、十遍!”

容若蝶道:“好,十遍就十遍。但万一是两位输了呢?”

白老九、白老七异口同声道:“笑话,我们兄弟怎么可能输给这糟老头子?”

容若蝶微笑道:“两位皆乃世外高人,自然赌无不赢,可既然咱们打赌,小妹出了彩头,两位多少也得下点注应个景儿,才说得过去。”

白老七问道:“小姑娘,那你说,要是我们输了你想怎样?”

白老九急急接道:“别的什么都可以答应,但那个狗屁林子咱们兄弟是绝不再去的。”

容若蝶悠然道:“小妹本想请两位输了后,再到五时七候阵内住上几日,等什么时候牙齿也掉光了,头发也全谢了再出来。奈何这位大叔聪明绝顶早有预料,小妹倒不能再说了,需另外想个彩头。”

白老七连连点头道:“对,对,需得想点别的。”

容若蝶假作沉吟,见邙山双圣急得抓耳挠腮,连声催促,火候到了才拊掌道:“有了!若是两位不巧输了,莫如就答应小妹一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情如何?”

白老九困惑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那是什么事情?”

容若蝶摇头道:“天机不可泄漏,等比试过了小妹再说不迟。倘若两位觉得小妹届时所言,不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八字约定,尽可推托。”

邙山双圣心下盘算,如果容若蝶交代的事情对自己有益无害,答应下来自是无碍。倘使有所为难,他们也可拒绝。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包赚不赔,若是赢过那糟老头子,那就有趣得紧了。

当下两人齐声应道:“好,咱们说定了!”伸出两只手,各与容若蝶三击掌。

林熠也不拦他们,坐在桌边趁着容若蝶给两个活宝下套的工夫又喝了几杯,大是自得其乐。

容若蝶道:“两位远来是客,不妨先请,咱们大伙儿拭目以待。”

白老七也不客气,挺胸叠肚道:“老九,让我先来!”深吸一口,真气源源不绝灌注双足,扬声叫道:“去!”

一对破破烂烂的布鞋肋生双翅,化作两缕乌光甩将出去,越过西首的葱郁竹林,悠悠飞行了十数里撞在远处的山崖上,隐隐响起闷雷般的声音,炸成碎屑。

白老七顿着光脚懊丧道:“那座破山头干么挡在那里?要不还能再飞上个三、五十里。”

白老九骂道:“笨蛋,你不会踢高一些么?看我的!”“嗖嗖”飞出鞋子,果然是既高且远,越过那座山崖,不见踪影。

邙山双圣赶紧飞身飘到高空,手打凉棚目不转睛的观望。白老七背对着看不到,拼命要转过身子叫道:“老九,快让我瞧瞧,有飞出去多远了?”

白老九得意洋洋道:“别急,刚穿了一团云朵还在飞,没有三两个时辰也落不下来。”

两人越升越高,到最后几成了一个小黑点,半晌才落回地面,兴高采烈道:“这下成啦,那双鞋子都跑得没了影。糟老头,你怎也赢不到咱们兄弟了。”

林熠又是骇然,又是好笑,说道:“七兄,九兄,你们都把鞋子扔飞了,回头穿什么?”

邙山双圣一愣,这才想到自己光着脚丫子也不好玩。

白老九一拍脑袋道:“多亏你提醒,我这就把那双鞋子追回来!”可转念一想,自己的那双鞋子优哉游哉不知落到谁的头上去了,却到哪里去寻回?

白老七苦着脸道:“你的鞋子还有得追,我的鞋子却连鞋底都不剩啦!”

白老九暗暗庆幸道:“还好咱们跟这老头赌的是甩鞋子,要是换作扔裤衩,那今后我们兄弟岂不要光着半边身子见人?”

白老七一省,拍拍胸口心有余悸道:“好险,好险,咱们兄弟幸亏有先见之明,没跟他赌裤衩,不然光着屁股可羞死人啦!”

岑婆婆骂道:“两个混蛋口无遮拦,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白老七也不生气,笑呵呵盯着岑婆婆脸上瞧了又瞧,惹得她起了一阵子鸡皮疙瘩,怒道:“你这混蛋乱看什么?老身脸上又没挂花!”

白老七拍掌笑道:“老婆子,我瞅了半天,怎也没见你嘴里有吐出象牙来?”

白老九紧接道:“照你适才说的话,只有狗嘴里才吐不出象牙。你若不是狗嘴,那便赶快吐两根出来给咱们兄弟观瞻观瞻?”

岑婆婆性情耿直暴烈,论及胡搅蛮缠,焉能是邙山双圣的对手?

一语之失,顿成把柄,她气得浑身发颤,怒喝道:“你们敢说老身的嘴是、是─”后面“狗嘴”两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白老七不紧不慢道:“我可没说,不定你嘴里真能吐出象牙呢?”

白老九艳羡道:“这敢情好,老婆子你有此绝技,将来不愁吃穿,没钱的时候只消嘴一张,吐出一、两根象牙,就够养活一大家子啦!”说罢两人一齐抱拳赞叹道:“佩服,佩服,咱们兄弟甘拜下风,这一样是比不过你的!”

容若蝶笑盈盈道:“两位要再胡说八道,小心岑婆婆把你们关进竹林,这一辈子你们也休想再出来。”

邙山双圣立时闭嘴,白老七道:“不说就不说,反正事实如此。”

白老九想起赌注,说道:“小姑娘,你别耍赖,该写告示了。”

雪老人鼻子里一哼道:“慢着,我老人家还没比呢!”他慢慢走到邙山双圣身前,说道:“你们两个看好了!”

“啪啪”两记脆响,一对布鞋一前一后激射而出,转眼飞过对面山梁消失无踪。

邙山双圣急忙窜上高空,望了良久方回转来说道:“糟老头,你的鞋子也看不着啦,这场咱们就算平手,要不再比比别的?”

雪老人道:“谁说的?”他往石桌前一坐,举杯而饮,说道:“猴急什么?

先来喝上两杯,稍后老夫便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邙山双圣满腹狐疑,侧对着石桌落坐,刚好一人有一手可构着,谁也不吃亏。

第四章北帝(上)

林熠问道:“七兄,你们两个如何能找到筑玉山来?”

白老九抢在前头道:“这有什么稀罕?咱们兄弟要找个大活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容若蝶微笑道:“想来两位是有遇见费久等人了,是他将林兄的下落告知你们?”

白老七立刻摇头道:“小姑娘,这回你可没说对。费久是谁?咱们兄弟从未见过。”

白老九点头附和道:“别说费久!就是费八、费十,咱们也没听说过。”

林熠恍然道:“原来两位老兄已去过昆吾山了,不知罗师兄伤势可已康复?”

白老七答道:“已好了七七八八啦。咦,奇怪,你怎晓得咱们找着了罗禹,又去过昆吾山?我和老九好像没告诉过你这些。”

他们自然不晓得,林熠早从黎仙子口中得知邙山双圣寻到罗禹,而他的行踪消息也曾托费久遣人送信回山,定是邙山双圣等人在云居观久候自己不至,护送罗禹回转昆吾后,从玄干真人那里听得。

当下邙山双圣你一言我半语,杂七杂八啰哩啰嗦叙说了与林熠别后的情形,果与林熠的猜测相差无几。又言道罗禹如今静心休养,身旁还多了玉茗仙子的照顾,羡煞不少同门师兄弟。

最后说到烈火宫因九峒观一战吃了大亏,已在日前向神霄、正一两派传下战书,约定腊月初一前往神霄派拜山,领教高明。

屈指算来,大战迫在眉睫。

神霄派接到战书,不敢轻慢,掌教孤云真人亲书信函,送至正一、漱心庵等素日交好的正道各派,邀集奥援共抗顽敌。

昆吾剑派掌门玄干真人清誉冠盖四海,自也在受邀之列,已应允与会。

另一方面《云篆天策》余波未平,正魔两道数百高手各显神通,几乎将雾灵山脉掘地三尺,却依旧找不到黎仙子踪迹,相互之间斗得热闹非凡,实乃近二十年来少有的一场盛事。

倒是冥教出乎寻常的低调,自仇厉出手未获又与费久等人一战后,便了无动静,颇有高高挂起,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邙山双圣的话语中没有提及黎仙子,似乎并未在云居观碰见她。

林熠瞅瞅容若蝶似笑非笑的神情,压下疑问并不详加追问,暗忖凭借仙子师父的机智与千般易形变化,只要不是撞见类似仇厉这等的棘手人物,当无大碍。

待自己回到昆吾,即可与仙盟联络上,应能查悉她的下落。

接着话题又转到云居观的血案,无戒和尚的死讯一经传出,吕岩等人顿时销声匿迹,多半是托身到麻奉秉与金牛宫的护翼之下,报仇之事唯有静待日后时机。

邙山双圣在昆吾山小住了数日,整日四处惹事,折腾得鸡飞狗跳。

众人念着他们于罗禹实有救命之恩,且天性淳朴烂漫,也只好一笑置之。

刚巧费久命门下弟子传讯,向玄干真人报知林熠被容若蝶软禁之事。邙山双圣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向人打听到筑玉山的所在,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就要救人。

奈何这两位仁兄修为虽高,却了无心机,被岑婆婆轻而易举诱入五时七候阵,若非容若蝶吩咐放人,此刻兀自脱身不得。

邙山双圣原本火大无比,打定主意一出阵即要砸烂容若蝶的竹庐,孰知时运不济碰上雪老人,三招两式里给制得没了脾气,还白白送出两双跟随自己不知多少年的破鞋子。

当然有些事两人是一概略过不提的,只拣自己在昆吾山上如何捉弄玄恕真人,又偷遍了山下数个酒肆的光辉战绩来说。讲到兴头,手舞足蹈,全然忘记适才与雪老人、容若蝶打赌飞鞋之事。

白老七正说得唾沫飞溅,津津有味,冷不丁背后刮起一道劲风,似有什么东西狠狠打来。他一缩脑袋,侧滑数丈,破口骂道:“他奶奶的,是谁在暗算老子?”

他舒展灵觉四处查探,却未发现任何异常。

就听白老九说道:“老七,不好,你快看那糟老头手上。”

白老七怒道:“一个糟老头有什么好看?更别说糟老头的一双糟手了,可有咱们兄弟英俊潇─”目光一扫雪老人右手,他立时闭嘴,后半截的话全吞回肚子里。

原来雪老人脸上笑咪咪的,手里拎着一双布鞋,悠悠晃荡,好似在向两人示威一般。

白老七愕然道:“出鬼了,这、这鞋子怎么又自个儿飞回来了?”

雪老人傲然哼道:“蠢材,”御剑千里,笑取人头“,这般的神功你们没学过,难道也没听过么?如何,你们两个服是不服?”

邙山双圣四只眼睛一齐瞪得滚圆,死死斜盯着雪老人手中的鞋子。

白老九摇头道:“老子不信,你这糟老头子居然能有这手本事,里面一定有古怪!”

白老七道:“让我仔细瞧瞧,这是你方才飞出去的那双鞋子吗?不定什么时候趁咱们兄弟一个没留神,偷偷掉了包。”

白老九又道:“就算是原来的那双,输的也不是咱们兄弟。我们说好比试的是看谁鞋子飞得远,而不是时间长短。你的鞋子飞了半天,却又回到自己手上,距离上远远的不及咱们。嗯,说不准刚生下来的小娃儿随手一抛,也扔得比你远些。”

白老七洋洋得意道:“所以到底还是咱们兄弟赢了。林兄弟,你说是不是这样?”

林熠见雪老人气哼哼把鞋往石桌上一放,心中暗笑,也不答话,只看容若蝶如何应对。

容若蝶漆黑如星的眸子轻灵一闪,浅笑道:“果然是两位胜了,雪老爷子输了!”

邙山双圣没想到容若蝶这般爽快的认输,白老七赞道:“你这小姑娘见事明白,倒是个好人。”

容若蝶不动声色道:“愿赌服输。依照咱们事先的约定,小妹这就撰写告示,将三位比试的经过详细写明,而后张贴各府州县,好让人人晓得两位的得意事迹。

今后邙山双圣所到之处,势必万民欢呼、英豪景从,风光无限自不必提。“

要说邙山双圣缺心眼是真,但却未必傻气,两人挠挠脑袋,心想其实这场比试是自己大大的输了,全靠咬文嚼字,胡搅蛮缠才占回上风,如果让旁人知晓,可也不怎么光彩,反而尽人皆知邙山双圣的修为差了这个糟老头子老远一大截,谈何风光无限?

于是双双摇头,白老九道:“小姑娘,我看就不必了。这糟老头子偌大的岁数,却输给咱们兄弟,传将出去于他面子也不好看。只我们几个知道也就是了。”

容若蝶肃然道:“两位虚怀若谷,小妹敬佩至极。但人无信不立,说好的事情,总不便随意更改。岑婆婆,烦劳你将笔墨取来,我这就书写告示。”

岑婆婆会意,正色道:“小姐说得极是,咱们不单要写告示,还要让人敲锣打鼓,在街肆坊间落力的宣扬,让所有人都晓得邙山双圣是如何赢得赌约。”

邙山双圣大惊,齐齐晃手道:“别,别,敲锣打鼓更加不必了。”

雪老人正色道:“不敲锣打鼓也行,那就改成说书段子,每天在茶馆里至少讲上十遍,讲足一年也差强人意了。”

岑婆婆笑道:“好主意,等一、两千年以后,纵然咱们这些人都不在了,后人们也能听着评书段子,遥想邙山双圣今日的风范神姿,那也算得流芳百世啦。”

邙山双圣心里嘀咕,认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