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60节

剑谍_第60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这编段子一事万万不能答应,否则岂不愧对将自己两兄弟生得这般威武雄壮的爹娘?

想到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兄弟飞鞋子,却输给了一个平淡无奇的糟老头,直比砍了脑袋还难受。

还是白老七脑筋转的稍快一点,赔笑道:“小姑娘,我们认输还不成么?这评书段子和告示什么的,可也别写了。”

容若蝶忍住笑,奇道:“两位是赢家,怎的又要自愿认输?”

雪老人道:“不成,胜负输赢岂同儿戏,老夫焉能要你们拱手相让?”

邙山双圣斜眼看着石桌上放得端端正正的鞋子,支支吾吾暗呼倒楣。

容若蝶见火候已到,嫣然笑道:“也罢,既然两位诚心认输,小妹怎能太过执着?不过依照事先的约定,两位可就要答应小妹一桩事情,你们是否愿意?”

白老九忙应道:“愿意,愿意,莫说一件,十件百件也没问题。”

白老七眨眨小眼睛,问道:“小姑娘,你要差遣咱们兄弟做什么事?”

容若蝶笑道:“两位修为超凡入圣,小妹可不敢拿些细枝末节、毫无乐趣之事来糊弄两位,不如等他日有好玩之事发生,再相邀两位可好?”

白老七大松一口气,暗道,错过今日,老子再也不见你这丫头的面,也就不必受你差遣,那可算不得违诺,这点小九九他藏在心里当然不能说出,否则便不灵验了。

他装出一副慨然郑重的神色,颔首道:“好,如此咱们就说定了。”

白老九不放心,又加了一句道:“小姑娘,咱们可约好了,你提出的差事,可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容若蝶道:“那是当然,总之,小妹请两位做的事情,决计不教你们吃亏就是。”

白老九又想想还是不踏实,追问道:“小姑娘,那告示和评书段子什么的,你也就不必写了吧?”

容若蝶道:“非但不写,今日在场的所有人,都需对两位飞鞋之事守口如瓶,不让第七人知晓。咱们可不能坏了邙山双圣偌大的名头。”

邙山双圣深以为然,连连点头道:“对,对,今日之事咱们谁也不能说出去。”

林熠道:“何止不能说飞鞋之事,连雪老爷子的名字咱们也绝不能提。不然人家问起两位如何遇见雪老爷子,自然免不了又牵扯出赌约的事来。”

容若蝶附和道:“林兄说的极是,我们这些人守住秘密也不算难,怕就怕双圣一时口快向外人提及雪老爷子,到时候可谁也不好再隐瞒什么。”

邙山双圣头摇得比波浪鼓还利索,异口同声道:“不会,不会,打死我们也不说。”


首部曲 第三集 亢龙有悔

第一章洗髓

雪老人右手拍出,小指与拇指朝两侧高高翘起,食指蜷曲往前凸出,拳不像拳,爪不像爪,手形怪异令林熠好奇心大起。

真气所到之处,指间亮起一蓬金色绚光,赫然现出一羽状似振翅高吭的苍鹰,挟着一溜蒙蒙弧光,罩着林熠胸口轰落。

林熠不知此招乃是昔年威震正魔两道的冠世绝学鹰扬九鉴,但见这掌势大力沉,也不敢硬接,身形右闪,仙剑一式“九星连珠”侧点雪老人右腕脉门。

仙剑与金色光澜甫一碰触,如陷暴风急流,“嗡嗡”镝鸣震颤把持不住,随时可能脱手逸出。

林熠年纪虽轻,但出道数年阅历颇丰,其中更曾经历过与仇厉这般高手的恶战。

他当即手腕一振,一缕真气注入剑刃,仙剑青华绽放,顺着掌风激荡韵律再抖落九点寒星,吞吐闪烁,虚实不定。

雪老人轻赞一声:“好!”食指倏然弹出,“叮”的震开仙剑,手间凝铸的金羽苍鹰砰然雷动,脱缰轰出。

林熠一凛,暗道:“这老爷子的修为,竟臻至‘铸元凝光’的无上化境,岂非已是地仙一流!”

他仙剑用老,旋即左袖飞拂,唯恐抵挡不住雪老人惊世骇俗的掌力,身子朝后疾退。

孰知那羽金鹰宛似通灵,在雪老人催动之下翩飞盘旋,躲过飞袖,侧转到林熠身后,直叩背脊。

林熠淩空飞退,只觉眼前光芒一闪,金鹰已失去踪迹,身后却生出一道雄浑罡风,排山倒海的掩袭而至。

他若转而朝前闪避,雪老人如山横亘,正以逸待劳守候着他,成前后夹击之势。

情急中,林熠吐气扬声身躯倒翻,头朝下,脚往上,凭空拔起,仙剑施展“守缺六十四剑”里最为沉稳凝重的一招“天衣无缝”,刹那幻起层层光幕,“砰”的与金鹰迎头激撞。

剑气金光鼓荡呼啸,金鹰“嗤嗤”蒸腾起一蓬光雾,冲破仙剑筑成的青色光壁。

林熠顾不得虎口酸麻,左掌斜斜按出,泰斗真气勃然崩流,轰然震裂金鹰。

流光弥漫中,林熠借着庞大的反弹罡风,身躯一振向侧上方飞逸,胸口郁闷难当,急忙深吸一口气流转真元,打通淤塞经脉。

两人交手不过一个照面,林熠已是由死到生走了一回。

幸亏他应变及时,若果真让这式鹰扬九鉴轰中背心,少说也得去掉半条小命。

他禁不住叫道:“老混蛋!我只削了你几根胡子而已,犯得着这般狠吗?”

雪老人哈哈笑道:“我老人家已近二十年没跟人动手过招,你小子忒有福气,只管好生消受吧!”伴着话音,鹰扬九鉴的第二式“一飞冲天”沛然打出。

两人尽管相隔四、五丈的距离,但光澜熊熊,金鹰振翅,已到林熠面前。

林熠吃过一回苦头,岂能重蹈覆辙?

他抱元守一稳定心神,灵台清澈映照金鹰飞行的轨迹,待到金鹰一路翱翔,躯体不断膨胀,如小山一般轰到,仙剑急颤以攻对攻,一招“九雷奔月”斩向鹰首。

“噗!”剑落鹰裂,硕大的金鹰被一劈为二。

林熠陡生疑窦,料想雪老人这招绝不会如此容易平常,其中必定另有玄机。

果不出其然,迸裂的金鹰乍分作两弧光飙,一左一右犹如张开的臂膀,合围林熠。

亏林熠心思敏锐早一步察觉到不对,千钧一发间身形一闪,从两束光飙缝隙里脱颖而出。

“轰”的一响,光飙失去林熠的踪影,结结实实对撞在一处,飘零于无形。

林熠再不敢容雪老人舒舒服服攻出第三招,身形如龙,剑光如虹,扬声喝道:“老爷子,你也来吃我一剑!”声到人到,剑华夺目笼罩雪老人。

他知对方修为远胜于自己,自己根本无须有所顾及,因此倾力而出,将九九弹指剑挥洒得淋漓尽致。

然而雪老人手不抬、腿不移,上半身似风舞柳絮在惊涛骇浪般的剑光里随意轻晃,“嘶嘶”连声,却让林熠一连六剑走空。

他正待闪过林熠接下来的三剑挥掌反攻,孰知仙剑幻影尽敛,蓦然凝成一束化虚为实,快逾惊电疾挑眉心,却非九九弹指剑中的变招,其灵感则是来自于雁鸾霜与仇厉一战。

林熠天资聪颖,又尽得玄干真人亲传,一身修为在同辈中出类拔萃,以至于有人戏言“昆吾六子,末者为最”。然而大凡得来太过容易的东西总不见得珍惜,林熠少年有成,也难免会犯同样的毛病。

罗禹等人需修炼三年的技艺,林熠往往一年半载即可有成,进境之快,常令同门感叹老天不公。奈何内心深处亦在有意无意中滋生懈怠,兼之玄干真人宽厚诙谐,更令他有了不思深究、偷懒胡闹的机会。

自打出道以来,数年之间他声名鹊起,可谓顺风顺水。纵然遭遇一二强敌,倚仗着几分聪明机智,亦能屡屡化险为夷。

但这一回为接应罗禹及取回《云篆天策》,他与仇厉深夜血战,险死还生,当时虽然无惧,事后回想却免不了生出几分凛然之意。

其后目睹雁鸾霜绝世剑术,宛能化腐朽为神奇,更醒悟到自己故步自封,十数年所得仅是皮毛罢了。

而今再与雪老人交手,被那“手舞足蹈小八式”折腾得束手无策,林熠也如遭人当头棒喝,只觉那两跤不只是摔在身上,更摔在了心里,终激起好胜求进之心,暗暗立下决心要痛改前非,静下心思,不辜负上天所赐。

却说雪老人见林熠剑招突变,大异常理,惊“咦”一声透出欢喜道:“好小子,倒也懂得因势利导,意行剑先!”他右掌已经来不及封架,当下全身松弛若棉,双足稳稳踏地,仰面后倾,左袖轻拂。

林熠料敌机先,剑到中途再生变化,一招“抱残二十四式”中的“青山半落”转刺为劈,切向雪老人前心。招式转换一气呵成,浑然无隙,就像往日早练过了万千回一样。

雪老人猝不及防,两股真气灌入双腿,脚底横生劲力,身躯保持原先姿势“呼”的往后闪退丈许。

林熠得理不饶人,一舒被对方两次摔飞的闷气。

他双足虚空飞踏,如踩白浪,连环直踹而下。

雪老人腰际一挺,身躯不可思议的横悬半空,双足一屈弹出,以脚对脚劈哩啪啦一阵如同新年爆竹的脆响不绝于耳,封架林熠的连绵攻势。

他有意考教林熠修为,仅用上三成的功力,片刻里在招式上并不曾占到丝毫便宜。

林熠腿势将尽,不等对方反击,双脚一点雪老人足尖,借力高高飞起,身子贴吸住石室高悬的天花板,以上临下不停晃荡两腿,看似悠闲,实则是借机消除彻骨的剧痛,嘻嘻笑道:“老爷子,你这模样,可不像极了一只四脚朝天的乌龟么?”

雪老人哭笑不得,遥想当年自己睥睨四海,横扫八荒,与魔圣聂天惺惺相惜,倾心相交,何时想到若干年后,会被一个后生晚辈讥笑自己四脚朝天像只王八?

他气得大叫一声道:“小混蛋,瞧我老人家怎样打得你满地找牙!”

他手上又多加一成功力,鹰扬九鉴纵横跌宕,如鱼翔浅底,如鹰击长空,一掌猛似一掌。转眼金色光澜充斥石室,恰似有千鹰齐出,万雷轰鸣,把林熠卷裹在一片惊涛骇浪中。

林熠暗自咋舌,赞叹道:“这老爷子只有一条胳膊,可比邙山双圣的两头四臂还厉害!”

但见雪老人鹰扬九鉴施展开来如行云流水,随心所欲,两三个回合已令林熠顾此失彼,恨不能比邙山双圣还多出两个兄弟来,好抵挡住这四面八方猛过潮水般的攻势。

林熠仙剑不住承受雪老人强大气势的压迫,犹如被一缕缕无形丝线缠绕,逾显沉重凝滞,硬生生克制了九九弹指剑轻灵迅捷的招式。

林熠见此路不通,索性改以一套守缺六十四剑应敌,紧守藩篱,足不点地在空中倏忽往来,全力游斗。

突然雪老人左袖挥洒,林熠仙剑来不及变招,“啪”的缠锁,修长的大袖顿似灵蛇一圈圈往臂上缠绕,越收越紧。

雪老人哈哈笑道:“小混蛋,还不撒手!”右掌凝铸金芒,当胸拍到。

林熠嘟囔道:“撒手就撒手!”掌心运劲,仙剑镝鸣激射向对方咽喉。

雪老人右掌一带,激飞仙剑。

林熠左手吐出一股倒吸之力,收过仙剑“唰唰”疾劈,恍如右手一般灵活自如。

这一手兔起鹘落,精采之至,就好像两人之间存有默契,玩了一回惊心动魄的杂耍,但当中分寸的掌握,端的一丝一毫也偏差不得,稍稍犹豫不但错失战机,更有可能祸水东引而危及自身。

雪老人左袖剧震,引得林熠身形不稳朝右面一个趔趄,仙剑走空,他嘿然道:“好小子,看你这回再不撒手?”右掌横扫,虚按林熠右腕脉门。

林熠不甘示弱道:“那也未必!”手腕往外翻转,仙剑剑柄朝内侧亮出,顶头突起的剑锷,堪堪对准雪老人的掌心。

这一剑无中生有,也是衍生自观止池的那式“莫逆于心”,甫一施展,亦令雪老人措手不及。

雪老人眼见自己掌招将尽,右掌掌心避无可避直撞向剑锷,也顾不得事先的约定,右手化刚为柔,使出手舞足蹈小八式里的一招“手到擒来”,五根指头蜷曲吞吐,若寒梅怒放,轻轻搭上剑锷。

林熠只觉得剑柄里一道雄浑灼热的奔流涌到,虎口一颤,仙剑似肋生双翅,再也拿捏不住,“铛啷”经石壁弹折落到地面。

雪老人心里暗叫惭愧,自知虽然胜了林熠,却还是仰仗远远高过对方的三甲子修为之功。单论招式变化而言,林熠的表现实是出乎他的意外。

他生恐林熠指出他老人家失约动用手舞足蹈小八式,未免尴尬,于是抢在对方之前开口笑道:“让老夫再试试你小子的掌力如何?”右掌在胸口划了半道弧光,横越林熠身前。

这一手看似多余的花架式,实乃蓄势寻机,只要一找到林熠身上的破绽,便能随时就地起掌,雷霆万钧般劈出。

雪老人的掌势虽在待机而发,但从掌尖溢出的浩然罡风鼓啸充盈,也如同千斤巨石迫到林熠胸膛,压得他几乎难以透气呼吸。

他笃定雪老人绝无伤害自己的意图,猛然挺振身躯,硬生生朝对方的怀里撞去,嘴里兀自轻松笑道:“老爷子看我这招以身化剑使不使得?”话音为罡风催压,变得若断若续,模糊缥缈,最后几个字真气用尽,已哑若无声。

雪老人明晓得是林熠的诡计,也不敢不收掌,怒骂道:“小混蛋,你耍滑头!”右臂一沉,掌劲顿敛,卸向林熠肩头。

林熠乘势左掌直拍雪老人前心,他满以为对方会回掌自保,心里已计算好该如何应对变化。哪料雪老人迳自不理,右手指尖已搭到林熠肩膀,竟似一报还一报,同样认定林熠无意伤己。

林熠苦笑道:“老爷子,你也不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