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68节

剑谍_第68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4
熠“啊”了一声,心头翻涌出酸楚之意,追问道:“怎么会这样,凶手是谁?”

在长一辈的昆吾派宿老里,林熠与玄逸真人的交情最好,也是他捉弄逗乐最多的一位。玄逸真人性情木讷随和,受了林熠的恶作剧,通常也只付诸一笑,并不生气。

有一回林熠悄悄把酒混入玄逸真人的茶盏里,老道士一口喝下才知上当,当下抓了这小子来抄写了三遍《道性见情经》也就算了。

昆吾一派上下,对这位淡泊和蔼、与世无争的四大首座长老之一,亦无不敬爱崇仰有加。

没有想到,这么一位相处了十九年的长辈,居然蓦地去了,林熠顿时呆住。

电光石火间,他突然记起容若蝶的临别寄言:“遇丧则凶”。然而他对玄逸真人的关切之情远胜其他,这念头一晃而过,远远及不上突闻噩耗所带来的震撼。

宋震远徐徐道:“数日前蒙正一派费师叔遣人送信,说你被冥教软禁在筑玉山中不得脱身。玄逸师叔当即主动请缨,率了四名弟子前往搭救。师父唯恐冥教势大,又请玄雨师叔同行,再加上邙山双圣助阵,料想应能成功。”

林熠更受震动,道:“二师兄是说,玄逸师叔是为了救我,才被冥教高手暗算的?”

宋震远摇头道:“那倒不是。听玄雨师叔事后说起,当日他们赶到筑玉山外天色已黑,恐轻易入山遭到埋伏。兼之众人又是御剑万里不免疲乏,所以决定在筑玉山的一家道观先借宿一夜,待天明后再入山要人。

“可第二天玄雨师叔早起,召集了众弟子打算上路,独独不见玄逸师叔的踪影。到玄逸师叔歇息的静室一看,才发现他倒在桌边,胸口插了柄剧毒匕首,早已气绝身亡。”

林熠眼睛里精光闪动,沉声道:“匕首,什么样的匕首,喂的是哪种毒药?”

宋震远道:“那柄匕首并无花样,寻常走江湖的汉子也能人手一把。蹊跷的倒是匕首上面喂制的剧毒,怎么也查不出来源,应该是数种剧毒之物混合而成。

“我们左思右想,也记不起魔道之中有谁擅长使用匕首伤敌的。但此人能杀玄逸师叔,修为之高绝非等闲,住在隔壁的玄逸师叔门下弟子,也竟然毫无觉查。”

林熠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既然用的是一柄普通匕首,显然凶手是想刻意隐匿身分。从这上面很难查到什么,唯有从匕首上的剧毒入手,或可能寻到蛛丝马迹。”

宋震远点头道:“师父也是这么说,可惜至今无人识得这毒药的来历。但此事冥教应脱不掉干系。”

林熠脑海里纷乱一团,与曹彬重逢和归山的喜悦统统不见。

倘若玄逸真人不是为了解救自己而离山前往南荒,多半也不会遭此毒手。

从这一点而言,可说他是为了自己而死。

林熠心情沉重,低声道:“宋师兄,我先去灵堂拜祭玄逸师叔,咱们明日有空再聚。”也顾不得门规如何,御风而起直往一得轩行去。

邙山双圣在后面连声叫道:“林兄弟,别走那么快,等等咱们!”腾身追赶。

林熠充耳不闻,一路上眼前不断浮现玄逸真人生前的音容笑貌,泪水再也强忍不住。

他心急如焚,倏忽到了一得轩外。

灵堂中灯火通明,肃穆凝重,仿佛空气里都充斥着浓烈的哀伤氛围,满是焦纸与香烛的味道。灵堂正面的墙壁上,悬着两幅丈许长的巨大白底黑字挽联,中间挂了一个以素色花圈镶边的斗大“奠”字。

收殓玄逸真人遗体的棺木,静静停放大厅正中,朱案上供着他的灵位与一盏长明灯。

厅内鸦雀无声,数十名披麻带孝的一得轩弟子,依照着昆吾道家的风俗,要为玄逸真人守灵三日三夜,一个个双目红肿低声啜泣。

一位满头白发、面如重枣的道人身着黑色袍服,身躯笔直,一动不动跪坐在蒲团上,怀抱拂尘微合双目,轻轻念颂超度经文,正是昆吾另一位首座长老玄雨真人。

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道士伸手拦住林熠,冷冷问道:“林师弟,你来干什么?”

林熠认得他是玄逸真人的关门弟子清平道人,神色憔悴望着自己的目光里,却暗藏怨恨与不谅。他回答道:“清平师弟,我特来拜祭玄逸师叔。”

清平道人恨恨道:“你倒好端端回来了,我师父却为了救你,莫名其妙丧命于奸人之手。林师弟,你如何对得起他老人家?”

林熠黯然,平素的伶牙俐齿此际全然用不上。

旁边一个中年道士低喝道:“师弟,师父之死乃冥教魔头所为,怎能怪到林师弟身上?快把路让开。”

清平道人忿忿不甘,又不能违拗大师兄的意思,缩回手突然“哇”的痛哭失声。

林熠走过清平道人,向那中年道士低声道:“清阳师兄,多谢你了。”

清阳道人摇摇头,叹口气道:“清平师弟心痛恩师仙逝,心绪激动难免语出无状。林师弟,你莫要见怪。”

林熠沉声道:“清阳师兄放心,小弟纵然踏遍天涯海角,也定要查找出杀害玄逸师叔的真凶,为他老人家讨回这个公道!”

他迈步走进灵堂,先斟了一杯清茶,双手捧起在棺前的蒲团上跪倒,心底默默念道:“玄逸师叔,弟子回来得晚了一步,便用这杯清茶为您老人家送行。放心,这回杯子里弟子没掺酒,是货真价实的‘碧云针’。”

“哗啦啦”的香茶洒落在青石地上,渐渐从缝隙里渗入地下。

林熠深深一拜,抹去眼角泪水,殊不愿旁人瞧见他哭泣的样子。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送别一位至亲之人,更因心头多了一层内疚自责,而越发的伤痛愤懑。

邙山双圣在灵堂外张望了片刻,心想这种晦气地方可多待不得,等了半天不见林熠出来,一溜烟出了一得轩,又不知跑到哪里去自得其乐了。

林熠再敬过三炷香,从蒲团上起身,退到玄雨真人近前低声道:“玄雨师叔!”

玄雨真人睁开双眼,淡淡道:“林熠,你回来了?”

林熠点头,问道:“杀害玄逸师叔的凶手可有了线索,究竟是何人所为?”

玄雨真人道:“如今看来,玄逸师弟之死,冥教绝难逃脱干系。待神霄派一战事毕,昆吾全派上下势必要与云洗尘算一算这笔血债。”

他一摆拂尘,接着道:“你既回来了,不妨先去拜见掌门师兄,也免他日夜牵挂。”

林熠道:“弟子想为玄逸师叔守过灵后再去拜见师父,想来他老人家也不会责怪。”

玄雨真人颔首道:“也好,你就在我身边相陪吧!”

林熠应了,取了一只蒲团,学玄雨真人的模样跪坐一旁,忽觉得今夜是这般的漫长寒冷。

天色微明,林熠离开一得轩径直往洗剑斋行去。

刚进洗剑斋,林熠正巧遇着四师兄清念道人,两人相见自有一分欢喜,略作寒暄后,清念道人说起师父正在书房。

林熠当即辞别师兄,驾轻就熟穿过了长廊,再走了一小段碎石幽径,便到了书房外。

清晨雾岚浓重,湿润的空气里弥漫着怡人清香,凉爽的山风拂面,也令林熠的思绪为之一清。

他霍然想道:“容若蝶在筑玉山内布下了五时七候阵,使得邙山双圣与正一、神霄两派的数十高手也难入其门。倘若冥教要对付本门,何须半夜偷袭?只消将玄雨师叔一行诱进竹林,当可唾手成擒。”

再想到冥教高手既然要对付昆吾派,又为何单单针对玄逸真人下手,而放过隔壁的门下弟子,与同行的玄雨真人?况且容若蝶面对费久等人也未下杀手,何以偏来暗算玄逸真人?

这些关节一旦念及,林熠反而觉得其中悬疑丛生,大有文章,极为可能是冥教以外的魔道其他门派在兴风作浪。

只是行凶之人又是如何算准玄雨真人一行夜宿道观,进而伺机伤人?兼之玄逸真人的修为之高,于昆吾剑派中稳坐三甲,纵对上五行魔宫的各大宫主,也能保得全身而退。

除非是巫圣云洗尘这般的绝顶人物亲自出手,否则绝无可能以一柄匕首正面刺杀玄逸真人,且不惊动整座道观。而拥有这等惊世骇俗实力的地仙一流高手,似乎也不屑于凭借淬毒匕首暗施冷箭,偷袭玄逸真人。

林熠想得入神,站在书房门口竟忘了叩门,忽听里面玄干真人苍老而悠然的声音说道:“熠儿,你傻呵呵呆在外面作甚,还不给为师滚进来?”

林熠眨眨眼睛清醒过来,推门入屋。

书房里燃着一炷檀香,玄干真人穿着一身宽松的玄色道袍,手握羊毫大笔正在伏案涂鸦。

晨曦穿越窗棂,形成一道道雾蒙蒙的光柱投射地上。

屋内寂静清幽,只是杂七杂八的书籍摆设显得有点零乱。

林熠走近书案观瞧,十多张铺展的宣纸上,全都写着一个墨汁未干的“逸”字。

玄干真人放下羊毫笔,捻髯欣赏着自己的墨宝,笑问道:“熠儿,半个多月不见,你看为师的书法是否又大有长进,可配得上‘银钩铁划,墨林至尊’的大号?”

假如搁在以前,林熠定然会吹毛求疵,寻出玄干真人书法里的不足,大大贬损一番,逗得老道士火冒三丈,哭笑不得。但现在他完全失去调笑的心情,无言点头。

玄干真人摇头叹道:“熠儿,你这次出门回来,怎的变得跟傻小子似的?可别学你大师兄,除了点头应声,就不会说点别的。”

他轻松拍打林熠肩膀,悠然道:“人谁无死?得道成仙、羽化飞天之说终是虚无缥缈,为师活了一百多年也未曾亲眼见过。将来你要死,我要死,大伙儿都会走上这条终结之道。你玄逸师叔不过早走半步,也不必过于执着心伤啦!来,还是好好评点一下为师的书法。”

林熠勉强展颜一笑,道:“师父的书法技艺的确长进许多,至少弟子已经能不用连猜带蒙,才知道你老人家写的到底是什么字啦!”

玄干真人刚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全堵在嗓子眼,瞪眼道:“你懂什么?为师写的乃是狂草,别人越是认不得,就越说明我笔走龙蛇,炉火纯青。”

林熠认真盯着宣纸端详良久,道:“难怪呢,弟子怎么都觉着你老人家的字体,像一蓬蓬疯长的蒿草。原来练的是狂草,果然有几分神韵。”

玄干真人一气茶也不喝了,在椅子里坐下,苦笑道:“看来你还是变得傻呆呆的好,起码我不会教人气得半死。”

林熠问道:“师父,玄逸师叔遇害的事情,你老人家作何想法?”

玄干真人收敛笑容,缓缓道:“玄雨、玄矶几位师弟都猜测是冥教之人所为。熠儿,我想听听你的见解。”

林熠略微整理思绪,将适才在书房门外的揣测与疑惑尽皆说了。

玄干真人一言不发的听完,沉吟一会儿方道:“你讲的大有道理。那柄匕首竟能正面直入玄逸师弟的胸口,而隔壁屋内的弟子一夜未闻打斗之声,来人修为之高委实匪夷所思,当世之间屈指可数。

“但云洗尘─他何苦要对玄逸师弟暗中加害?这对冥教而言能有什么好处?”

他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然而三圣五帝里又有谁会这么做,为师着实想不明白!”

第七章小聚

屋子里静默了许久,玄干真人从袖口里取出一柄匕首说道:“熠儿,你看,这便是插入玄逸师弟胸口的那把凶器。”

林熠小心翼翼接过匕首,迎着光线一举,上面亮起一层蓝汪汪的诡异光芒,兀自留有来自玄逸真人体内的殷红淤血。

匕首的质地仅属普通,稍大些的城镇兵器铺子里都可买到,也无任何的特殊标记,从中当真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他慢慢把匕首凑到鼻子底下轻轻一闻,一股淡淡的甜香钻入鼻孔,瞬间脑海里一混,急忙流转真气将毒气迫出,说道:“好厉害的毒药!”

玄干真人点头道:“此毒见血封喉,但凶手既敢将匕首留下,显然胸有成竹,不怕咱们由此追索到他的头上。”

林熠把匕首交还玄干真人,道:“不管怎么说,这匕首也是现下追缉真凶的唯一线索。咱们将它交予和本派交好的几位解毒名家鉴定,瞧瞧能否从中确定剧毒的来源,而后寻迹,或许能有意外收获。”

玄干真人把玩着匕首,转开话题说道:“两天前我收到仙盟总召集人的秘函,那卷《云篆天策》经由黎仙子之手已经交到她的手中,言辞里对你也颇多褒奖。”

原来玄干真人也是仙盟中人,而林熠更是由他一手引荐,才在三年前得以加盟。

此次林熠下山接应黎仙子,便是奉了玄干真人之命,只是此后邂逅容若蝶,遇见雨抱朴之事,却非旁人能够猜度。

林熠问道:“师父,不知秘函里可有提到黎仙子如今到了何处?”

玄干真人道:“目前各派尚不晓得《云篆天策》已落入仙盟之事,依旧在四处搜寻黎仙子,故此总召集人特意将她安置到一处十分安全的所在,待这段风波稍停后,你自能再见着她。”

林熠心里一定,说道:“这就好,弟子如今回想那夜与仇厉的恶战,犹然历历在目,幸亏有师父所赐的流风神珠,才将《云篆天策》送出,不然可要人财两失啦!”

玄干真人笑骂道:“胡说八道,什么‘人财两失’?不过你回头需得好好静心修炼才是,需知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下一回再撞见仇厉,未必就有这般便宜了。”

林熠细细将自己下山之后如何偶遇黎仙子,又如何恶斗仇厉被困阵图之中,直至在筑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